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
杨恒均之[百日谈]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出国通过移民局的中国人不难发现一个现象,中国边境移民局(护照检验处)柜台最明显的位置挂了一个按键盘,上面有四个按钮:“非常满意”、“满意”、“时间较长”与“态度不好”,这是供通过移民局的旅客对移民官“点赞”和“差评”的。
   
   
   
   我发现同我一起入关的外国朋友一开始都很好奇,像盯着慈禧太后的古玩一样上下左右打量,等知道了这玩意是什么用途后,脸上就显出了惊讶神色,少数会嘻嘻哈哈,但大多数在走了两次之后,开始认真“点赞”或“差评”。我观察到,反而是很多中国人对这样的一个“民意表达”键盘不以为意。


   
   
   
   一位同我一起过罗湖桥的外国朋友说:都说你们中国没有民主,不搞投票,对官员也无法监督,可你们竟然连一个检查护照的移民官都不放过,要搞“直接监督”,随时随地可以“投票”,对他的工作“点赞”或者“差评”,你们是把民主和监督搞到无处不在了啊……
   
   
   
   我这才突然意识到,移民局搞一个对边境官员现场点评的意见反馈投票器还真是中国独有的。我之前之所以没有注意到这一“中国特色”,可能因为在中国政府对外窗口服务部门,类似投票办事员、点评服务的投票器并不少见。我走了一百多个国家,真不记得还有哪个国家是这样了。例如在美国海关我就经常受窝囊气,如果有这样一个“点赞与差评”投票器,我真想狠狠按一下:态度傲慢、恶劣!
   
   
   
   一些来自西方民主国家的朋友对这种无处不在的“民意表达”设备还是挺赞赏的,当他们隐约感觉到“你的意见”将会同为你服务的公务员的奖金、升迁甚至工作挂钩时,他们更是像拿到了选举希拉里和奥巴马的选票一样,煞有介事。有一次一位外宾同我一起过关,结果被那个实习警员检查了足足五分多钟,我对气鼓鼓的他说,你为啥不按“时间太长”?他说,哦,给她一次机会吧,她还年轻嘛。
   
   
   
   一些美国朋友直言不讳地说,如果美国一些官僚机构也搞这样的投票器,也把他们的薪水、升迁甚至医保都同“民意”挂钩的话,美国公共服务一定不会倍受诟病。听得我心里美滋滋的,第一次感觉到“中国特色的民主”与“学习型政府”的优势……
   
   
   
   当然我心里很清楚,中国无处不在的“民意表达”与“监督机制”搞得再好,可能也只属于中国式的“小聪明”,而这些“小聪明”的存在与兴盛,恰恰是为了弥补甚至抵制人类的“大智慧”——那就是真正从权力结构、政治制度与政府机制上建立民主投票、权力制衡与公众监督!
   
   
   
   我曾经同几位外国学者就此问题深入探讨,他们也看到了这种无处不在的“民意表达”,但同那些外国商人与普通游客不同,他们对此却不以为然,甚至有一位认为这种做法恰恰加深了民众对政府的不满。他说这种非常有限的自下而上的“民意表达”与“监督”无法真正改变政府的权力结构与官员的服务意识。一方面,不是民众选举的官员掌控的公务员不可能从心底对服务的对象服气;另一方面,习惯了对这些底层公务员发表意见的民众总有一天会问,为什么我们只能点评这些办事的公务员,而不能公开点评领导他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呢?
   
   
   
   总有一天中国政府会发现,给每个官员屁股上装一个“民意监督器”,也无法取代给他们一张选票。一位澳洲学者说,美国之所以不做这些底层民意表达,是因为包括这些底层人在内的澳洲人过几年就能选举新的政府和最高领导人,如果官僚机构太过分,他们会选一位立志改革公务系统的总统上台。还有一位对中国体制并不见外的“老外”说,这种“意见反馈”似的民意表达就像“上访制度”,如果法院都相对独立且公平判案,你有必要去上访吗?
   
   
   
   有幸还是不幸,在无法选择那些管理公务员的领导人时,中国民众却处处被告知他们是国家主人,有对公仆(公务员与官员)发表意见甚至评判公务员优劣的权力,近期来讲这可能也是一个取代办法,但长此以往,民众对权力结构的不满和无能为力,往往会转移到对服务于他们的底层官员的不满,可谓皇帝与制度都是好的,就是官员太坏。
   
   
   
   还有,中国固然有很多官员不作为甚至欺压民众的现象,但也不乏一些民众自己罔顾法纪,对官员百般刁难的事例。以上两种现象都激化了官民矛盾,在我看来,如果不解决权力结构,几乎很难找到缓解的办法。——缓解的办法肯定不能只是这种“小聪明”,而是需要“大智慧”,更不能用“小聪明”来拖延甚至取代“大智慧”,让你按几个按钮,就民主了,就成了国家主人?
   
   
   
   也许西方需要中国式的“小聪明”,但中国显然不应拒绝人类世界已经开发出来的那些“大智慧”。我对中国政府这些年任何一个尝试改善治理、加强服务的做法都表示赞赏与支持,但作为一名政治学者,我认为这种“小打小闹”式的“小聪明”可以延迟大的变革,却无法阻止真正变革的到来。
   
   
   
   我希望作为一个学习型政府的当局,用“小聪明”为“大智慧”铺平道路,而不是用“小聪明”来阻挡“大智慧”。更不能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只耍“小聪明”而拒绝“大智慧”。一定要在法治、自由和民主上吸取世界各国经验,坚定走出一条符合中国特色的法治、民主之路。
   
   
   
   老羊头 杨恒均 2015年4月23日 北京
(2015/04/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