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
杨恒均之[百日谈]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美国当地时间12日迎来“最不是秘密的秘密”!前国务卿、前第一夫人、前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宣布参加2016年总统大选。如果她参选获胜,将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宣誓就职时她将近70岁。现任总统奥巴马已经表态支持希拉里,称希拉里将会是一位“出色的总统”。
   
   
   
   一旦宣布,共和党一片愁云惨雾,目前还没有一位共和党候选人是这位纵横政坛三十年的“老女人”的对手啊。不过,那些在克林顿时代就异常活跃的媒体又开始兴奋了,乖乖的,终于又等到一个克林顿上来,终于又可以每天调侃、讽刺和嘲弄了,想一想奥巴马这八年,连说“猴子”都要提醒吊胆的媒体,真是太憋屈了,新闻自由啊。


   
   
   
   可怜却令人敬佩的希拉里·克林顿将会面临哪些艰难险阻?她最终能登上总统宝座,演绎“夫唱妇好”的政坛传奇吗?同现任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可以远离政治相比,希拉里颠覆了希腊人的“男人是政治动物”的传统,向世人宣示“女人也应该是政治动物”,而且日久见人心,她以不屈不饶的经历向世人展示,只要你坚持,走到最后的可能就是你——希拉里很可能成为2016年大选中的“美国冠军”。
   
   
   
   早在2008民 主党准备推出总统候选人时,我就注意到,当时大多美国人认为美国社会已经“成熟”到接受一位黑人总统或者女人总统,而倾向先来一位(白人)女性总统的比例显然更高一些。这也符合美国的历史与实际,美国历史上,白人妇女的地位先于黑人得到解放,而在现实中,歧视黑人的现象显然比歧视妇女要严重得多。
   
   
   
   虽然布什主政的八年有些乱,民主党即便推出一个阿猫阿狗都有可能坐上总统宝座,但当时大多认为希拉里如果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胜算的希望会更大一些。希拉里也是志在必得,可她哪里想到,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一匹真正的“黑”马,抢去了她八年的光阴——女人的八年光阴啊。
   
   
   
   希拉里希望重回白宫的另一个原因大概是“报仇雪耻”,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克林顿与夫人虽然占住白宫八年,但正如当时赵本山大叔所说:苦不苦,想想人家萨达姆;累不累,想想人家克林顿——现在是不是应该加一句:惨不惨,想想人家赵本山?
   
   
   
   克林顿八年总统,几乎有六年官司缠身,就在他最艰难也就是必须得讲清楚为啥用雪茄玩就不是性交以及遭到弹劾的时候,我就住在离白宫不远的地方,那时我常常百思不得其解:哥们,你干什么不好,非要去当总统?遭罪啊,我都为你难过。就是那段经历,奠定了我对民主政治最深厚的感性认识:当权力被关进了笼子里,总统并不那么好当。
   
   
   
   有一些人不喜欢希拉里的强势,认为她从一开始就干政,却不知道,她进入白宫后干政做的都是好事,而她不得不站到前台的时候,几乎都是人家攻击克林顿,她不得不站出来的时候。好在美国对“夫人干政”不象中国那么敏感,“干政”如果是辅佐丈夫善用权力,为民做事,未尝不是好事。
   
   
   
   还有人指责希拉里明明知道自己丈夫管不住那个东西,却为了权力而不肯离开他,从而认为美国人不会原谅她,这是“too young,too na?ve,还too simple了。如果老公偷情了就离婚,那美国人不是全离婚了?中国也剩下不了几对吧?还有,你那个东西被你那位管住了?美国人在这方面要比咱成熟很多哦。
   
   
   
   当有些朋友用米歇尔刻意“远离政治”而贬低希拉里有权力欲时,我是有所保留的。米歇尔故意用讨厌、远离、不谈政治来博得根本没机会接触政治的普通人的欢心,正是政客最高级的手段。要远离政治的米歇尔住在全球政治中心白宫里,不停换时装吸引眼球,你以为是干啥?再说,成熟的国民都知道,你可以远离政治,政治能放过你?第一夫人让国民不关心政治,那一定是她的老公干得太差劲,她在转移注意力嘛。
   
   
   
   希拉里在四年国务卿任期内,充分显示了她从政的才能,如果年轻一些,等奥巴马下台后问鼎白宫,从干政、从政到主政,完全是有可能的。到那时,她不但像奥巴马一样创造了美国的历史,同时也可以扬眉吐气地再次搬进白宫,让那些12年前指责她丈夫克林顿“玷污”了白宫的政敌和媒体郁闷到死。媒体鞭挞奥巴马夫妇达到了令人生疑、生厌的地步,尤其是Fox News, 连我都看不过去,认为他们太偏激了。
   
   
   
   一些朋友认为,作为头号大国的美国,出现一个女性总统不太恰当,至少还没到时候。这当然有一定道理,当你死我活的政治、血流成河的军事与明争暗斗的经贸主宰 一个国家的时候,掌舵的那位最好是一位阳刚味十足的男性,即便是撒切尔这样的女人,也得有“铁娘子”的性格才能应付,不能像泰国的英拉,这么柔弱,被人欺负了吧。所以,我们看到过去一些从政的女性,尤其是凭自己的本事爬上去的女人,大多是如撒切尔与默克尔这种。
   
   
   
   可是,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到冷战,又到反恐之战,世界已经越来越平和,民众越来越关心柴米油盐酱醋茶,他们关心是否能够呼吸到干净的空气,饮用水是否洁净,孩子上学问题如何解决,养老福利等等,这些问题的诸多方面,女性温柔的目光与小手可能更容易触及。
   
   
   
   还记得911发生的当天早上,布什总统正在干啥不?他正在一间小学给孩子们读故事,目光散乱,百无聊赖的样子,一听到有恐怖袭击,丢下故事书就跑了。当时就有媒体评论:你丫的没什么事好干吗?能不能干点正事(反恐),把给孩子讲故事的事留给第一夫人和女人们吧?从次以后,布什精神抖擞,民调急升——所以有些美国佬认为世贸中心袭击案就是美国人自己搞的。可以想像,一旦反恐战争也告一段落,美国最好还是出一位可以给孩子读故事的女总统。希拉里如何让自己再温柔一些,更接近底层与家庭,恐怕是她能否胜选的关键。
   
   
   
   不过,当今世界上大多的女性领导人,几乎都是靠“裙带关系”上来的,例如第一夫人华丽转身(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第一家庭的女 儿、姐妹(韩国总统朴槿惠与泰国总理英拉),究其原因,是男性主导的世界,基本上断绝了女性从政之路。有些国家提倡女性从政,也大多停留在点缀阶段,例如中国政坛的“无知少女”现象(无党派、知识分子、少数民族与女性)。对于很多女性来说,别说从政,就是想“接近”政治,都得靠生在政治家庭中,或者“委身于政治强人”。
   
   
   
   这些第一家庭里的女性或者第一夫人,真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没有人比她们更有条件接近权力、观察权力、理解权力。当她们一旦不甘寂寞,试图走向前台由从政到主政,往往拥有了她们身边男人积累的政坛资本,同时又有那些“臭男人们”天生不具备的亲和、柔性与平和。对于希拉里和克灵顿这对从近于底层爬上中产的政治人物来说,过去几年给人他们拼命捞钱(写书演讲)的感觉,例如克灵顿只要四十万美金就飞一趟中国,胡乱说一通,虽然可能是媒体妖魔化了他们,但希拉里不能不重视,我认为,她们两人已经功成名就,剩下一个不错的女儿,要那么多钱干啥?不如找机会表明心态,甚至“裸捐”,这样希拉里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当然,这是美国人的事,我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对于美国来说,不管谁执政,什么人上去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制度能够保证她不做坏事,而她如果不做好事呢,就得下台。美国总统的权力应该是世界上最大的吧?但如果你在台上时试图伤害美国人,别说国会和最高法院不会让你得逞,民众也恐怕会把白宫围得水泄不通。如果你想干违犯宪法的事,那就等着被弹劾,有可能遗臭万年哦。
   
   
   
    说到世界各国第一夫人干政、从政到执政,总不能完全不提中国吧。不过,别紧张,我想说的是中国历史上两位“第一夫人”的华丽转身,最终当了“最高领导人”哦:一位是武则天,另一个是慈禧。同美国人现在还在期盼出一位女性总统相比,中国在这方面确实走在前面了,不过,更多中国第一夫人干政的结局可没那么浪漫,大多是老公死后锒铛入狱,还不乏更残酷的——喝毒酒被自杀。唉,但愿那都是历史了,让我们幻想一下吧:如果制度好,以武则天和慈禧的才能、美貌,希拉里与米歇尔算个啥子嘛。
   
   
   
   “老羊头” 杨恒均 2015年4月13日 文中部分内容摘选自2013.7.21发表的《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2015/04/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