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杨恒均之[百日谈]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对毕姥爷评论的评论(1):虽然已经写了一篇评论毕姥爷事件的博文,但看到微信圈中转播的各种评论,还是觉得应该说几句,也算是一个纠偏吧。对毕姥爷事件的评论,分成四个层面,第一是政治层面,第二是法律层面,第三是规章制度(纪律)层面,第四是个人品德与职业道德层面。大家各取一面,歪曲其他的情况很严重。
   
   
   
   对毕姥爷评论的评论(2):法律层面:有不少网友抬出了美国宪法,说在美国是可以批评甚至辱骂华盛顿的,还举了一个媒体的例子来说,从而引出言论自由,这当然没错,我也常常借题发挥,但用在毕姥爷身上就不恰当了,因为迄今为止他没有被起诉,也没有触犯法律啊。他如果被开除,也不是因为违法吧。


   
   
   
   对毕姥爷评论的评论(3):毕福剑被央视辞退或者冷藏起来,也不是因为他的违法,而是他违纪。那些引用美国宪法允许批评攻击领导人的应该知道,美国政府雇员受到纪律约束,对过往与现任最高领导人不能出言不逊与顶撞,否则一旦曝光,基本都得辞职走人,美军驻伊拉克司令就是这样辞职的。
   
   
   
   对毕姥爷评论的评论(4):央视是政府的“媒体”,是纳税人钱养的,所以不能算是西方意义上的媒体,受薪人员也需受到约束,这也是职业道德,正如公司雇员如果顶撞老板,会走人一样。所以说,很多人引用为毕福剑辩护的美国言论自由的例子这里并不合适。他们试图从法律、纪律与职业道德、道德(告密者)方面为毕姥爷辩护,却不知道毕姥爷引起的最大风暴是:政治层面。
   
   
   
   对毕姥爷评论的评论(5):毕姥爷的失言引发的是政治层面的火山,很多人却力不从心地从法律、纪律甚至道德方面来为他辩护。当我们上升到政治层面时,就有两个问题值得关注,第一:毕姥爷说对了?说了真话,甚至是真理还是谬误?第二,他所在的那个“机构”的后台雇主有合法性吗?如果没有,你为啥要受约束?
   
   
   
   对毕姥爷评论的评论(6):美国政府雇员遵守约定,那是建立在美国人对其建国与政权的合法性基本都没有什么异议,总统选举上台,组织政府,政府雇员守约不得反“执政党”,公务员保持政治中立。可若在一个没有得到这种合法性的政府工作呢?例如,以前德国人骂希特勒的成了英雄,现在骂总理的,肯定不能留在政府工作。那么,毕姥爷调侃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呢?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你扯法律,而且是西方的法律,远水解得近火吗?
   
   
   
   对毕姥爷评论的评论(7):我们看到,一旦牵扯到政治层面的大是大非,法律、规章甚至个人品德,一下子都要靠边站。即便拿那些东西做辩论工具的,也只是利用而已,他们其实心中早就得出了结论——那结论是根据这个标准得出的:这哥们到底说了什么,他说的事是不是对的?当你不认同一个团体(或国家政权)时,你自然不会遵纪,甚至不愿守法。你只关心:他是不是和我观点一样?
   
   
   
   对毕姥爷评论的评论(8):可因为政治层面不能够畅所欲言,有人就从“政治正确”出发借用法律、规章、和人品做武器,甚至有所歪曲,这个不应该。评论一度全部偏差到“告密者”身上,其实毕姥爷这件事和告密没有太大关系,中国深受告密之害,但作为央视名嘴,参加外国人在场的活动,别说中国,就是美国和澳洲,也不能算是私下场合(这也属于入职协约一部分),我今天专门就此请教了澳洲政府部门的朋友。拍摄者公开了录像而不是去告状,他也许想不到是这样的结果。
   
   
   
   对毕姥爷评论的评论(9):一些评论者陡然把评论焦点引到“告密”者身上,且引起了共鸣,但我可以理解很多人发现毕姥爷原来是"我们一伙的”而生出了保护他的愿望,可你也不能就此把一位揭露央视记者内心世界的“真正英雄”一下子打成告密者吧?如果他拍摄的是一位五毛的“丑态”从而让他身败名裂呢?如果他拍摄了长期在央视不敢说真话的毕姥爷从而引起了热议并最终导致重评LBY的呢?
   
   
   
   对毕姥爷评论的评论(10):补充:关于告密者。告密者的前提是你已经否定了那个东西的合法性,讨厌那个机构,保护好人。但如果是在一个合法国家与机构里为政府和人民工作,在一个外事场合谈论此事,被揭发出来,那叫告密吗?那么,揭露贪污腐败的人叫告密吗?保护好人重要,也不能过度使用“告密者”。我们要保护好人,但不能使用让他们闭嘴的方式保护他们,明白吗?意思是:过分丑化告密者,有可能让我们放弃了改变滋生告密者的土壤。
   
   
   
   对毕姥爷评论的评论(11):很多想保护毕姥爷的人陷入了一个悖论:他们首先不承认ZF,鄙视央视,可他们却想尽一切办法,希望一辈子都在央视呆着,只说了这一次任性话的毕姥爷继续留在央视!这种对央视的鄙视与崇拜,跟很多人一边骂腐败一边希望自己去当官搞腐败一样,反应在评论上,就是矛盾百出。如果你真要保护、爱护毕姥爷,你干吗那么希望他呆在那个受到纪律与职业道德约束的地方?
   
   
   
   对毕姥爷评论的评论(12):毕姥爷道歉了,但我认为,他只需对他所在单位道歉,没必要对大众道歉,对于我们,那不但是他的言论自由,而且他践行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的自由呢。但希望毕姥爷能取得所在单位谅解。对于央视和当局来说,我认为最明智的做法是留下毕姥爷,你也会留住相当部分民众的心。而且,你们可以第一次正告美国人:我们的自由比你们的更人性化!
   
   
   
   对毕姥爷评论的评论(13):结论,毕姥爷桌上谈话本无大事,央视可以淡化处理,也可以批评了事,但事件引发的政治层面的风暴却是对当局的一个巨大警醒:如何评价某些领导人,如何评价他的功过,如何看待当前改革和未来发展方向,都不是可以拖过去的。更重要的是,政府要尽快寻求到民众普遍认可的合法性。光自信不行,还得大家都信你!我的七十年代大限没有多少年了。
   
   
   
   点评结束 “羊群”老羊头 2015年4月10日 马桶上
   
   
   
   【后记:今天看到几篇评论,吃完饭坐在厕所上,顺手写下了以上13条微薄,前后也就半个小时左右吧,写完后回头去扫了一眼,大吃一惊,因为在每一条下面,都有分别来自左和右、支持毕姥爷和反对毕姥爷的激烈点评甚至辱骂,看到最后我突然发现,几乎没有一位愿意看完我全部十三条再评论的,而且一个比一个说话更狠、更恶毒,我只不过践行了一下写作者的义务,也马上成了“老逼养”的。我突然想起了以前和我争锋相对的一位体制内官员的话:“杨先生,你看看现在这些人的素质,我们不管,谁管得了?我们不狠,让他们把中国闹翻天吗?人民答应吗?!”——莫非这些“网友”正在用自己极端低下的品格与偏激的观点,来证明当今政府已经有了“合法性”?难道他们才是真正的“卧底”、水军?】
(2015/04/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