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
杨恒均之[百日谈]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昨天不少网友到我这里留言,希望我对毕福剑饭桌上骂“老逼养”的说两句,其中几位更是有激将和逼我出手的意思,例如一位留言道:杨恒均先生,毕福剑被央视通报批评,停播四天节目,估计工作都可能不保,危险啊,可你竟然不管不问,你整天在干嘛吗?该出手时不出手!
   
   
   
   这话真的激怒了我,很想回复他:真想知道我在干嘛吗?我十几年前从体制内自动退出,每天都干着这事,每时都应该比毕姥爷更“危险”,你竟然没有看到?——当然我没有这样回复,像无数次忍不住想回复最终还是咽下去了一样。


   
   
   
   不过,毕姥爷的事倒不妨说几句。毕姥爷酒桌上助兴,真情流露,实在令老杨头佩服,也有点喜欢上这哥们了。其次,酒桌上的即兴被偷拍下来公布在网络上,不可取,任何以此为证据来惩罚毕姥爷的做法都实际上助长了告密之风,对目前互信本来极低的中国社会弊大于利。最后也应该提一下,饭桌虽是隐私之地,但饭桌上外国人不少,对于体制内人员来说,实在不能算是“个人聚会”。央视可能会抓住这点对付毕姥爷,强调体制内的工作人员不宜对过往以及现任领导人评头论足的规定,这个规定很多西方国家都有,或明文或无形,但对体制外民众并不适用。
   
   
   
   现在回头看看毕姥爷“危险”在哪里,为啥需要我出手呐喊吧。毕姥爷虽然早就是大名人,但除了和赵本山合演的那个小品外,其它在央视的节目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印象。这次酒桌谈笑被放上网,让我第一次多看了一眼这位体制内央视的大名人。说他处境危险想声援的主要指央视可能会停播他的节目、冷藏他甚至“开除”他。于是这些人就开始“声援”,殊不知,你越声援,说明他那段调侃影响越大(严重),他被处理的可能性就越大。
   
   
   
   其次,毕姥爷可能触犯了体制内工作人员的纪律,但并不犯法,所以,最严重的处理也就是停播节目、冷藏或者“开除”,认为这对他很不公正的人,首先认定央视工作对毕姥爷是莫大的荣誉和机会,没有央视就没有毕姥爷的今天。这说法当然也有道理,不是有一个央视播音员说过“放一条狗到央视也能出名”吗。问题是,如果因为说了真心话而被处理与开除,真比一直呆在央视对他更不公正,更危险吗?这些欣赏毕姥爷讲真话并想帮助他的网友,第一时间却希望他能继续留在央视屏幕上,有这么精神分裂的?
   
   
   
   毕姥爷年纪也不小了,钱和名应该也都不缺了,我倒觉得,如果央视和当局不能正视这个问题,硬要因为一次饭局上的调侃而处理他,受损的是央视与当局而不是毕姥爷。对于毕姥爷,说个不好听的话,很可能反倒是成全了他。就凭他现在在央视的那几个节目,主持到他慢慢变老,又真有多大的社会意义?换了别人,那样垄断的电视台,照样会有收视率和观众。央视退休的大腕多了去,过几年还有谁能记得他们?
   
   
   
   从这个意义上说,毕姥爷是否被处理,并不是他的“危机”与“危险”,而是央视和当局应该面对的。毕姥爷面临的既不是“危机”也没有什么“危险”。对于毕姥爷,你在体制内这么久,很可能加起来也没有这次真情流露让你赢得更多的社会甚至历史意义:中国需要真话,需要真情,你在央视一辈子兢兢业业,按部就班地娱乐大众更愉悦领导,有什么G8意思?不如在功成名就之后,给青年人,给社会,也给这个国家树立一个样本:就是要讲真话——不管真话是对是错,有人喜欢有人反感,但,你讲出来就是对的。如果真有“老逼养”的让你父亲和家人受苦了,你说出来有什么不对?难道做儿子的还要为害惨自己父亲的人歌功颂德?这还是人吗?!
   
   
   
   至于那些跑过来激将我的网友,你们也要跳出央视的迷思,跳出体制加给你们思想上的枷锁。昨天共识网上有一篇文章有点意思,标题叫“赫鲁晓夫,杨教主,毕姥爷”。文章提到,一些“普世派”和所谓追求民主的人士,看到憋了一辈子的毕姥爷爆出一句粗口,几乎要顶礼膜拜了,而十几年前自愿退出体制,写了一千万字的“杨教主”却成了众矢之的……
   
   
   
   我在想,如果我一直留在体制内,多说几年假话,多欺瞒几次百姓、多赚几天肮脏钱,名声可能没有毕姥爷大,但权力应该不比他小,到那时我突然吃饭时流露出一两句真心话,而不是现在东躲西藏地写了近千万字,会不会能得到你们更多的尊重呢?
   
   
   
   我的结论是:毕姥爷饭桌调侃没有那么严重,如果央视如临大敌地对付毕福剑,很可能让央视甚至社会陷入一场真正的危机;而如果他们真要那么做,对毕姥爷也没有那么严重,很可能让我们和社会得到一位说真话的有影响力的名人。
   
   
   
   杨恒均 2015年4月9日
(2015/04/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