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
杨恒均之[百日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长期固执地坚持以一己之力监督、揭发“公车私用”的广州区伯在湖南长沙“嫖娼”被抓,引起广大民众关注。当舆论的焦点集中在区伯到底是“嫖娼”还是“被嫖”,关注他的“私德”与“清白”时,我这位最近被指认为“保党派”的“卧底”却焦急万分——说实话,我并不关心这位六十岁的单身老头是嫖还是被嫖,我甚至不认为一位单身老头把持不住了去嫖一下就如何“私德”有问题了,当然,更不会影响我对他长期监督“公车私用”的敬佩,总之,区伯的“私德”与“清白”也与我关系不那么大——
   
   
   
   但想“保卫政权”的老杨头却非常关心我们政府的“公德”,以及公安政法系统的“清白”!我想知道当地政府与公安政法系统到底在“区伯嫖娼”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他们的公德是否出了问题,是否顶风作案、滥用权力?是否故意给当今全力打贪与限制权力的北京当局抹黑?因此,“保卫政权派”的老羊头呼吁中纪委立即介入此案,不是为了还区伯“清白”,而是必须当地政府与公安政法系统一个清白,也给民众一个交代!


   
   
   
   如果“区伯嫖娼”是一位对他心怀不满的湖南老板与马仔设计的,这事只能自认区伯交友不善,自认倒霉吧。但如果这件事与当地政府、公安部门有任何一点关系,那么,问题就远远超过一个单身老头是否嫖娼了。不幸的是,目前事件的发酵正在朝这个方向发展,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开始认为政府部门有人利用公权力打击报复,陷害公民。果真如此的话,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就是明目张胆地挑战了中央政府出台限制权力,阻止公车私用的决策,他们迅速损害政府在民众心目中的公信力。看起来,真正“吃共产党饭砸共产党锅”的,应该非这种官员莫属了。
   
   
   
   “广州区伯”持之以恒地监督公车私用,有时甚至使用了大家都不习惯的(也有些侵犯人权的)方式方法,但我住在广州都没有听说过他几次。他能够如此监督公车八年而不被陷害、被抓,本身就是社会环境比以前宽松的一个证据。我们也看到,区伯八年的坚持,等来的是习近平这届政府一上台就大手笔限制“公车私用”。各位,对于这届政府来说,我还真想不出还有谁比“广州区伯”更正能量的:区伯坚持八年监督政府,新一任政府从善如流……
   
   
   
   但这个正能量却“嫖娼”了,而且很可能是某些公权力介入的钓鱼嫖娼,甚至是“被嫖娼” ……这对当局的打击有多大,不用我这位中共的卧底,“保党派”来点破吧?这个时候,你可以把所有的负面评论都按下去,让所有的负面评论与看法不能发表出来,可它们绝对不会消失,只会憋在大众的心里,像决堤前的河川,想积攒能量的火山,最终成为执政党难以承受的爆发!在这种情况下,我这个“保党派”能不急嘛?
   
   
   
   中国目前经济形势并不差,高速发展了几十年更是没有几个国家可以比,亚投行很有点万朝来拜的感觉,可现在连西方主流学者都认为中国可能正走向崩溃,为什么?是经济、政治、文化,都不是,是人心!当今热核时代,任何一个强大朝代的真正崩溃,只能是人心所向的结果。
   
   
   
   区伯事件,就是给人心一个交代的时候。腐败有多种形式,其实最普遍也可能危险相对较小的形式反而是对金钱的腐败,很多贪污了金钱的官员可能心中有愧,还常常会为百姓做一些事,而更严重也更能激起百姓愤怒甚至揭竿而起的贪腐则是权力不受限制,以及执政者对绝对权力的滥用。
   
   
   
   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每一个国民可能都没有一只蚂蚁的分量重,如果没有宪法与法律的保护,没有有效机制与公众舆论对公权力的约束和监督,掌握了公权力的人从设计陷害到打击报复,从贪赃枉法到草菅人命,几乎都能干出来。中国人难道不是几千年来不断重复地遭受绝对权力的荼毒与残害?
   
   
   
   区伯有否嫖娼是一个法律问题,当局如果有证据可以呈现出来,大可拘留甚至判刑,但大众有权力知道更多:是谁请了区伯到宾馆并提供了“性工作者”,公安如何得到报案,卧底了多久才突然出击,那个拉皮条的商人和“性工作者”的供词在哪里,他们被抓了没有,为什么不能接受媒体采访等等。不瞒大家说,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家乡一些朋友就好几次给我讲述他们到湖南出差,被火车站拉客的女子带到宾馆,行李刚放下,公安就敲门了,结果,谈好的200元“房费”成了嫖资,而公安的罚款是5000元!不给罚款,家属和单位来领人。
   
   
   
   对于小老百姓来说,对于如此强调廉耻的中国人来说,对这种敲诈只能忍气吞声,但区伯这件事就不同了。如果真像区伯和一些网友所说的那样,当地公安卷入其中,设计陷害区伯,那么,这些掌握了小小公权力的官员这次敲诈的可不是区区的5000元人民币,而是人民对当今政府的信任,对习、王反腐倡廉的支持,是对中国执政者宣传的“执政为民”底线的挑战……
   
   
   
   原本这种事出现后,组成独立调查组处理,媒体允许介入都是消除大众疑虑的好办法,但想到媒体受到限制,独立调查组也难成立,我只能呼吁最近走在反贪第一线,获得众多国民支持的中纪委出手了。好好查一下各地苍蝇们如何利用手里的权力对付手无寸铁的百姓,意义可能比打大老虎还大。“保卫政权派”、“保党派”老杨头郑重呼吁中纪委出手,查明“区伯嫖娼”案真相,还湖南政府与公安政府系统一个清白,也还你们自己一个清白吧!
   
   
   
   杨恒均 2015年4月5日 清明节 复活节
(2015/04/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