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长期固执地坚持以一己之力监督、揭发“公车私用”的广州区伯在湖南长沙“嫖娼”被抓,引起广大民众关注。当舆论的焦点集中在区伯到底是“嫖娼”还是“被嫖”,关注他的“私德”与“清白”时,我这位最近被指认为“保党派”的“卧底”却焦急万分——说实话,我并不关心这位六十岁的单身老头是嫖还是被嫖,我甚至不认为一位单身老头把持不住了去嫖一下就如何“私德”有问题了,当然,更不会影响我对他长期监督“公车私用”的敬佩,总之,区伯的“私德”与“清白”也与我关系不那么大——
   
   
   
   但想“保卫政权”的老杨头却非常关心我们政府的“公德”,以及公安政法系统的“清白”!我想知道当地政府与公安政法系统到底在“区伯嫖娼”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他们的公德是否出了问题,是否顶风作案、滥用权力?是否故意给当今全力打贪与限制权力的北京当局抹黑?因此,“保卫政权派”的老羊头呼吁中纪委立即介入此案,不是为了还区伯“清白”,而是必须当地政府与公安政法系统一个清白,也给民众一个交代!


   
   
   
   如果“区伯嫖娼”是一位对他心怀不满的湖南老板与马仔设计的,这事只能自认区伯交友不善,自认倒霉吧。但如果这件事与当地政府、公安部门有任何一点关系,那么,问题就远远超过一个单身老头是否嫖娼了。不幸的是,目前事件的发酵正在朝这个方向发展,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开始认为政府部门有人利用公权力打击报复,陷害公民。果真如此的话,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就是明目张胆地挑战了中央政府出台限制权力,阻止公车私用的决策,他们迅速损害政府在民众心目中的公信力。看起来,真正“吃共产党饭砸共产党锅”的,应该非这种官员莫属了。
   
   
   
   “广州区伯”持之以恒地监督公车私用,有时甚至使用了大家都不习惯的(也有些侵犯人权的)方式方法,但我住在广州都没有听说过他几次。他能够如此监督公车八年而不被陷害、被抓,本身就是社会环境比以前宽松的一个证据。我们也看到,区伯八年的坚持,等来的是习近平这届政府一上台就大手笔限制“公车私用”。各位,对于这届政府来说,我还真想不出还有谁比“广州区伯”更正能量的:区伯坚持八年监督政府,新一任政府从善如流……
   
   
   
   但这个正能量却“嫖娼”了,而且很可能是某些公权力介入的钓鱼嫖娼,甚至是“被嫖娼” ……这对当局的打击有多大,不用我这位中共的卧底,“保党派”来点破吧?这个时候,你可以把所有的负面评论都按下去,让所有的负面评论与看法不能发表出来,可它们绝对不会消失,只会憋在大众的心里,像决堤前的河川,想积攒能量的火山,最终成为执政党难以承受的爆发!在这种情况下,我这个“保党派”能不急嘛?
   
   
   
   中国目前经济形势并不差,高速发展了几十年更是没有几个国家可以比,亚投行很有点万朝来拜的感觉,可现在连西方主流学者都认为中国可能正走向崩溃,为什么?是经济、政治、文化,都不是,是人心!当今热核时代,任何一个强大朝代的真正崩溃,只能是人心所向的结果。
   
   
   
   区伯事件,就是给人心一个交代的时候。腐败有多种形式,其实最普遍也可能危险相对较小的形式反而是对金钱的腐败,很多贪污了金钱的官员可能心中有愧,还常常会为百姓做一些事,而更严重也更能激起百姓愤怒甚至揭竿而起的贪腐则是权力不受限制,以及执政者对绝对权力的滥用。
   
   
   
   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每一个国民可能都没有一只蚂蚁的分量重,如果没有宪法与法律的保护,没有有效机制与公众舆论对公权力的约束和监督,掌握了公权力的人从设计陷害到打击报复,从贪赃枉法到草菅人命,几乎都能干出来。中国人难道不是几千年来不断重复地遭受绝对权力的荼毒与残害?
   
   
   
   区伯有否嫖娼是一个法律问题,当局如果有证据可以呈现出来,大可拘留甚至判刑,但大众有权力知道更多:是谁请了区伯到宾馆并提供了“性工作者”,公安如何得到报案,卧底了多久才突然出击,那个拉皮条的商人和“性工作者”的供词在哪里,他们被抓了没有,为什么不能接受媒体采访等等。不瞒大家说,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家乡一些朋友就好几次给我讲述他们到湖南出差,被火车站拉客的女子带到宾馆,行李刚放下,公安就敲门了,结果,谈好的200元“房费”成了嫖资,而公安的罚款是5000元!不给罚款,家属和单位来领人。
   
   
   
   对于小老百姓来说,对于如此强调廉耻的中国人来说,对这种敲诈只能忍气吞声,但区伯这件事就不同了。如果真像区伯和一些网友所说的那样,当地公安卷入其中,设计陷害区伯,那么,这些掌握了小小公权力的官员这次敲诈的可不是区区的5000元人民币,而是人民对当今政府的信任,对习、王反腐倡廉的支持,是对中国执政者宣传的“执政为民”底线的挑战……
   
   
   
   原本这种事出现后,组成独立调查组处理,媒体允许介入都是消除大众疑虑的好办法,但想到媒体受到限制,独立调查组也难成立,我只能呼吁最近走在反贪第一线,获得众多国民支持的中纪委出手了。好好查一下各地苍蝇们如何利用手里的权力对付手无寸铁的百姓,意义可能比打大老虎还大。“保卫政权派”、“保党派”老杨头郑重呼吁中纪委出手,查明“区伯嫖娼”案真相,还湖南政府与公安政府系统一个清白,也还你们自己一个清白吧!
   
   
   
   杨恒均 2015年4月5日 清明节 复活节
(2015/04/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