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
杨恒均之[百日谈]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美国学者划分中国支持和反对改革的群体
   
   
   
   一著名美国中国问题专家日前在悉尼指出,中国对习近平这届政府反腐、改革持支持态度的有三类人:广大民众、中产阶级与中下级军官;持相反立场的他也归纳出三种人:党政干部与利益集团(包括大富大贵)、高级军官、知识分子。


   
   
   
   这种分法显然过于简单了,不科学,甚至有失偏颇。与其说是实地考察调研的结果,不如说是根据这届政府上台后的动作来反推的。例如习总上来后主要是反腐倡廉,要把公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拿体制内的党政官员和高级军官开刀,这位学者就自然而然地把几千万官员分到对改革持“反对”立场的一边。这点就与事实不相符。
   
   
   
   上个月我就写过一篇《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的博文,检讨了我以前持有的类似看法,指出习总的反腐其实是得到广大基层公务员与廉洁官员支持的,因为反腐让他们看到了新的方向与新的生活方式。与此同时,这位学者把中产阶级归类为支持反腐和改革,从理论上讲,这个可能没错,因为习总是第一位强调要扶持、培植和壮大中产阶级的中共总书记。
   
   
   
   但现实中呢,至少到目前为止,有相当部分中国中产是依附在某些利益团体身上的,对反腐并不感冒,甚至有些担忧。还有一部分中产被折腾来折腾去,也早就对改革失去了信心。我做移民的朋友告诉我这两年中产移民海外的数字在稳步增加。
   
   
   
   当然,美国学者的分类也不都是没有道理的,至少值得中国执政者认真思考。按说,任何一个国家的执政党能够得到“广大民众“(低层为主)和“中产阶级”的支持,恐怕都会笑得合不拢嘴——那可是能确保他们得到百分之五十以上选票,能上台执政的啊。
   
   
   
   可是在中国,情况很不同。中国是一党执政,执政党声称自己代表了全民的利益。在这种情形下,如果改革只能让中产阶级与底层民众支持,又无另外一个“党”来“代表”、照顾其他的群体,例如知识分子和商人、财团,那恐怕也迟早会出麻烦,至少社会无法赢得持续的和谐,不排除会出现严重的紧张对峙状况。政府重蹈几年前依靠“维稳”来度日的做法也有可能。
   
   
   
   诚然,改革进入到深水区,早就不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当时从国库粮仓到民众的口袋,几乎都是囊中羞涩。当时只要任何一项改革措施出来,受益人不但清清楚楚一大片,受损者基本不明显。邓小平成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得到民众爱戴,除了他顺应时势之外,还在于他每一项改革措施一出手,就能赢得一片欢呼。
   
   
   
   看过《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一剧的都知道,邓小平一出山,就是恢复高考制度,看似无足轻重,实则至关重要:一转眼这位被老毛三次打倒、名声并不怎么好的矮个头领导人就得到了千千万万青年学子的拥戴;接着他和耀邦着手平反冤假错案,几个案子一出,艾玛,被老毛折磨得死去活来的知识分子立马死心塌地地跟定了他;随后知识青年返城,让一帮差一点沦为社会“小流氓”的无业青年们开始感谢邓爷爷开恩;还有包产到户——好家伙,更是把最广大的农民从画地为牢的土地上解放出来……看看这些改革,哪一项出台不是赢得一大片欢呼?这样的改革能没有高度“共识”?这样的改革能不成功?
   
   
   
   当今的改革进入深水区,该啃硬骨头了。三十多年的改革成果被不少利益集团把持,如果要进一步改革,必须打破利益集团的垄断,这使得任何一项改革措施出来,受益者还没有得到到任何好处,利益受损者马上感觉到了痛苦。这样的改革处处是阻力,何来“共识”?
   
   
   
   改革艰难,难取得共识只是一个方面,改革过程中也不是没有问题。打老虎虽然勇猛,一些制度也开始着手建立,可同各界的期盼还是有相当距离的。从体制内到体制外,大家都在盼望从“不敢”到“不能”贪腐的跨越——从严酷整治贪官污吏到制度限制贪污腐败的发生并没有发生,甚至没有明显令人振奋的迹象。
   
   
   
   同八十年代任何一项改革相比,反贪的受益者目前并没有明显得到“好处”,一些民众眼中满眼是“贪腐”,并无希望。而体制内精英呢?他们感受最深的就是制度性腐败,但现在只打腐败的他们,并没有打造成他们腐败的制度,自然有不服气的现象。我多次说过,中国改革取得的成果离不开政府队伍,如何在用制度反腐的同时又能保证大多公务人员的利益,保持他们的积极性,实在是非常重要也非常必要的。
   
   
   
   再说被美国学者归类为反对改革的知识分子。虽然我并不赞同这位美国专家的说法,但有些情况确实应该引起当局重视。例如,就我所接触的,几乎没有一位知识分子不支持当局迈向“法治”的改革,有些还欢欣鼓舞,可我们一些部门和地方执法政府,就在当局提倡法治的时候,不但没有像当初小平时期一样大力平反冤假错案,甚至正好相反,还去制造了一些新的有违法治的案件。把一些原本可以通过正常司法程序解决的涉及知识分子的案子,硬是弄成了新的乌龙案件。这让当局失去了多少掌声与支持,不可小觑啊。
   
   
   
   再拿我最起劲支持的“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说吧,这些天我都被海外学界和媒体界贴上了“海外宣传部”的头衔,其实我可能应该被贴上“自干五”的标签更恰当,因为我真是自愿的。“走遍中国”过程中,到处看到当局出大力气宣传、推广包括“自由、法治、民主”在内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几乎每个城市的公共汽车屁股上都在闪烁着“自由、法治”等价值观的霓虹灯,这种情形几十年不见,我能不激动,能不主动去宣传?对执政者来说,这不但是凝聚知识界与有识之士、也是凝聚中华民族的法宝……
   
   
   
   可是,恰恰有一些部们和官员,一提到自由、法治和民主就立马贴上西方“普世价值”的标签,要死要活、不依不饶,试图把这个“自由、法治、民主”同那个“自由、法治、民主”不但分开,而且绝对对立起来,要置对方的“民主、自由和法治”于死地。你以为你是造字的仓颉,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把白的说成黑的,把黑的说成白的,大家都是傻瓜?这些人的搞法,不但让当局的良苦用心付诸东流,且让不少有识之士心有余悸,让原本信心满怀的改革支持者平添一些疑虑。
   
   
   
   这届政府的反腐与改革总体上来讲,是得到广大民众与中层阶级支持的,但在一党执政的政治现实下,这还远远不够,必须在明确目标、凝聚共识,相互理解与包容的情况下,联合社会各阶层,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同心同德,做出贡献——但愿这不是我4月1日的梦想,而是我们大家的中国梦。
   
   
   
   “羊群”群主老羊头 杨恒均 2015年4月1日 愚人节
(2015/04/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