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杨恒均之[百日谈]
·《谍影重重》(十一至十五)
·《谍影重重》(十六-二十章)
[百日谈]之《叛逃》(小说)
·《叛逃》(引子)
·《叛逃》(一)
·《叛逃》(二、三)
·《叛逃》(四、五)
·《叛逃》(六、七)
·《叛逃》(八、九)
·《叛逃》(十、十一)
·《叛逃》(十二、十三)
·《叛逃》(十四、十五)
·《叛逃》(十六、十七)
·《叛逃》(十八、十九)
·《叛逃》(二十、二十一)
·《叛逃》(二十二、二十三)
·《叛逃》(二十四、尾声)
[百日谈]其他
·我的母亲(散文)
·《我的老师》(散文)
·《台风,来吧!》(小说)
·《最后一个汉奸》(小说)
·《祥林嫂》(故事新编)
·《我最忠实的读者》(散文)
《百日谈》之《恐怖档案》(小说)
·《恐怖档案》一至四
·《恐怖档案》五至八
·《恐怖档案》九至十二
·《恐怖档案》十三至十六
·《恐怖档案》十七至二十
·《恐怖档案》21至24
·《恐怖档案》25-28
·《恐怖档案》29-32
·《恐怖档案》33-36
·《恐怖档案》37-40
·《恐怖档案》41-44
·《恐怖档案》45-48
·《恐怖档案》49-52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八年来以两部手机监督公车私用的“广州区伯”区少坤,因在湖南嫖娼被抓后引起网络热议,我觉得:即便嫖娼是真实的(?),并不影响他以老翁之躯,行公民监督之责。倒是有一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那就是对“区伯”的个人性格的评论。说实话,大家都是地球人,更是中国人,你看到什么时候中国人会“莫名其妙”地用八年时间去自费且冒着危险地拍摄公车私用?这种人如果没有“病”,我说你也不相信吧?更何况,在追踪、拍摄的过程中,“区伯”不可能个个都精准,如果弄错了,难道不是侵犯了一些人的人权?这种固执、偏激怎么可能没有误伤?
   
   
   
   像“区伯”这种人,不用多说,我们也应该能够猜到,他性格有“怪异”,至少有不合常人之处,果然,一些网友翻出了他的种种不是,与邻居甚至家人相处不愉快,两度入狱、精神分裂、欺骗自杀等等都来了,任人看上去,都会认为他偏激、偏执吧。


   
   
   
   但禁止“公车私用”在共和国已经推行了三十多年,不但没有任何改善,而且愈演愈烈,十几亿堂堂中华儿女一开会就制定规矩,一到一起就抱怨辱骂,可几乎没有出现第二个像“区伯”这样偏执的人去用整整八年时间,用自己几乎要成为人间笑话的人生经历,告诉我们所有正常人: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不正常的社会里——有时我想,“区伯”的种种偏激与偏执,是否对这届政府痛下决心杜绝公车私用起到了一点点作用,也许没有,但至少对我们每一个人的心理都产生了微妙的影响。
   
   
   
   在不少习惯了公车私用的领导干部,甚至部分习惯了公车私用的小老百姓看来,这届政府都有些“固执”、“偏执”了,人家用了三十年的公车,你一声令下就拍卖了?就不许私用了?
   
   
   
   我想借题发挥,翻出一篇老文章,题目叫《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在文章中我指出:科学家不偏激,会破旧立新吗?人类哪一项科技的发展不是由“科学狂人”们发明的?有些科学怪人为自己一个“偏激”的想法反复试验,不但弄得自己孤僻异常、不近人情,甚至有人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你知道当时发明火车的人被认为是疯子吗?好好的马车不坐,却发明了一个笨重的只能在铁轨上慢吞吞爬行的巨无霸?因此火车发明后很久,那些习惯了马车达上千年的人还在冷嘲热讽,说这玩艺是“思想偏激”的疯子弄出来的大玩具。
   
   
   
   这种例子随手捡来,更不用提欧洲历史上曾经把思想偏激得坚持认为地球是圆的布鲁诺给活活烧死了。去查一下小学历史读本吧,任何人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人类历史上所有的杰出的科学家与发明家都是在打破常规、标新立异,在与普通人想法偏离,甚至偏激的基础上有所成就,造福于后人的。
   
   
   
   人类政治制度的演变与社会的进步,也几乎清一色是由“偏激与偏执”的思想者与行动者在引领。那些冒着生命危险无数次尝试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里的“偏执狂”,放着人类过了几千年的舒服的奴隶生活不过,却前赴后继地用鲜血与生命追寻变化,最终铺平了当今世界和谐与大同之路。
   
   
   
   当然,普通社会的和谐与正常运转,更多的是由我们这些循规蹈矩、四平八稳的人来操作,社会中的大多数人不可能“思想偏激”与“行为偏执”,都想去发明永动机与指导人类前进的哲学、政治与经济思想,更不会有几个想成为“区伯”这样固执得近似令人讨厌的老头,长年累月地关心一件同他个人的生活并无多大关系的“公车私用”。但如果广州没有“区伯”,中国没有“区伯”,如果我们才经过短短三十年就对公车私用,对各种腐败习以为常的话,我实在想不通执政者为啥要主动放弃“公车私用”与各种贪污腐败呢?
   
   
   
   说了一大通高谈阔论,我还是想私下告诉你,“区伯”如果是我的邻居或者朋友,我真可能受不了。但我知道,他的那些偏执、偏激的做法真的有很大的意义。一个国家与民族如果少了这类“偏激”的思想与“偏执”的行动,迟早会像一具尸体一样,慢慢溃烂下去……
   
   
   
   老羊头 2015年3月30日
(2015/03/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