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杨恒均之[百日谈]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http://sucimg.itc.cn/sblog/o24a0fdd9404d996e49fa0b853db1caa0
   
   今天在香港岛散步,路过繁华街道时,瞥见一排杂货铺、便利店之间有一个冷清的门面,上面赫然写着“廉政公署”(ICAC)。哇,这就是名扬四海的香港反贪局?实在太不威风了,左看右看都有点滑稽,两边的商铺人来人往,好不热闹,这里却门可罗雀,我站了20分钟也没看到有人进出,我只好自己推门而入……“先生要举报吗?”女性清脆的声音传过来……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香港经济起飞,但伴随而来的是猖獗的贪污腐败。据一些香港老人告诉我,那腐败程度恐怕同当今大陆不遑多让。由于普遍的腐败,加上官官相符,哪怕标榜独立的香港司法也拿腐败没有办法。但老百姓不乐意,逼迫当局反贪,世界舆论也纷纷扬扬。于是港英当局根据实际情况,决定设立ICAC(廉政公署)。
   
   
   
   这个机构大概有职员一千多人,不属于公务系统,独立成军,但在反腐上的权力很大,有点像北京的中纪委。只要你被检举贪污腐败了,他们就可以调查,不用走繁复的司法程序,他们可以让你提供自己无罪证据,财产无法说清就是犯罪,这同以前实行的“法治”可真有些不同,甚至很多时候给人有点“不合法”的印象。这个机构在英国、澳洲也有,但香港的操作有很特殊的地方。
   
   
   
   为什么特殊?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中国人贪污腐败起来其聪明和无耻程度,还真是其他民族望尘莫及的,有时靠完全西方化的那一套还真搞不定。ICAC成立后,就开始在民众可以方便走进去的街坊邻居间设立分店,只要举报,立即侦办,限期回复。类似这种便利店似的“廉政公署”在我驻地附近竟然有两个。
   
   
   
   由于铁腕反贪,加上赦免了一批(注意,赦免贪腐在西方并不多见,又是中国人的香港特殊性决定的),后来又实行了“高薪养廉”,结果,香港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期,短短十几年不到,竟然成了世界上最廉洁的地区之一。
   
   
   
   去年统领了一千多位反腐尖兵的廉政专员就自嘲地说,没几个大老虎可抓,苍蝇反而更少……这话一点不假,看看这些占据了最重要位置却无人问津的“廉政公署”小门面上竟然贴的是“孩子与她们的下一代”,让人闻之丧胆的铁腕反腐,怎么竟然也让人感到有点温馨了呢?
   
   
   
   “先生要举报吗?”那女士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我是思绪。看到柜台后面两位女士很重视的样子,我有些不知所措。我要举报吗?其实我想举报那些把反贪机构都弄在深宫后院,一个上访的地方还戒备森严,你举报贪官污吏随时可能被报复……当然,我知道啦,现在是“一国两制”嘛。
   
   
   
   好了,各位,你希望咱反贪局和中纪委设在路边,你可以随时走进去不?顶我一下啊。
   
   
   

光明与黑暗

   
   http://sucimg.itc.cn/sblog/o7660a1a231c161ccb44bc32064024885
   
   到处走就有这点好处,可以对比一些事情,弥补读万卷书的不足。从“廉政公署”出来后我想起今天看到的一篇文章,北朝鲜领导为一张卫星地图做辩解,从那张图上看,东北亚地区的中国和韩国领土内灯火通明,而朝鲜除了平壤有几点零星灯光外,几乎是一片漆黑……
   
   
   
   这本是一副可以让我喜怒笑骂一通的图片,我却不但笑不出,还有些心酸,因为让我想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中国。当时坐飞机机会不是很多,而且大多也是白天,有一次赶上晚上到广州,同行的一位领导说,快看小杨,下面灯火好亮,这可是中国除香港之外最亮的地方。我看了一下,果然很多灯光,但很快就过去了。
   
   
   
   不久后,我第一次出国去美国,飞机也是白天到的洛杉矶,但大概是第三天飞机到了拉斯维加斯,那是夜晚……飞机到了城市上空,我差不多被吓呆了,甚至有些害怕,以为下面“着火了”,一片火红的海洋,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如此亮堂的夜晚的地球。后来到纽约是晚上起飞,也看到了一片火海……不久前看到的广州同美国的任何一个中等规模的城市相比,几乎可以用萤火虫来形容。
   
   
   
   故事讲完了,现在你们应该原谅我,为什么飞机到了中国的大城市上空,我老是不遵守规矩,急不可耐地用手机拍摄灯光吧?是的,我观察、期盼了整整二十多年啊……如今的广州、上海、深圳、北京等越来越多的中国城市成为地球上最光亮的地点。真的很令人自豪的。当然中国还有更多的地方,尤其是农村地区和西部地区,还处于半明半暗之中。
   
   
   
   现在你知道看到朝鲜的黑暗,我为什么幽默不起来吧?真心希望朝鲜人民能够在二十年之内,或者在他们有生之年,等到这一天,看到光明!
   
   
   

间谍与记者

   
   http://sucimg.itc.cn/sblog/o37fca97f23e581a15dcf144f6d5434f6
   
   说到黑暗与光明,让我想起了自己多年前为“人民间谍”做的一个定义:为了光明而躲藏在黑暗中……这是我说的“人民间谍”,就是那些把邪恶政权与腐败政府的秘密披露给大众的“间谍”。可惜那只是我小说中虚构的人物,现实中,“间谍”不但从来都是属于国家、党和权力机关的,还往往是掌握他们的人用来对付人民的工具。
   
   
   
   但世界上有一个职业同间谍极其相像,那就是记者。相似之处:他们都是挖掘秘密,揭露真相,暴露隐秘。不同之处:间谍为政权服务,大多时候用来对付民众;而记者则为大众服务,更多时候是为了制衡甚至对抗政权。
   
   
   
   一些人可能会说,扯,间谍生涯多刺激,记者,类似“妓者”哦。如果你这样认为,那就大错特错了,在和平年代,记者要比间谍承担更多风险和危险,而且,见不得人的间谍越来越怯懦,希望丑闻“见人”的记者却越来越勇敢。
   
   
   
   就我所知,过去三年全球冲突虽然不断,但被杀害与“蒸发”的间谍特务都没有超过20个(几乎都不公布,但我有自己的来源),可是记者呢?2012年被杀害的高达141人,2013年为129人。刚刚过去的2014年全球至少有128名记者被杀,2015年才刚刚开始,日本记者后藤健二被IS恐怖组织杀害……
   
   
   
   即便经历如我,看到这位日本记者的工作轨迹,也让我不得不佩服:他去过这个星球上大多数被战争和冲突蹂躏摧残的地区,从车臣、阿尔巴尼亚、科索沃、塞拉利昂、利比里亚、阿富汗到伊拉克和叙利亚,都有他的足迹。他曾经多次穿行在死亡线上,在尸体堆上拍摄,被士兵用枪顶着头……他没有机构,他是一位孤独的记者大侠。
   
   
   
   正因为有了他这样的记者,我们看到了那么多无法想象的画面,让我们生出了对战争的愤怒与对和平的向往——你告诉我,他对世界和民众的贡献难道比那些偷鸡摸狗的间谍特务小吗?
   
   
   
   所以,你们应该能够理解,有人不想当间谍却想当一名写作者与一名公民记者?好了,让我们一起为勇敢的记者们祝福,不但为那些战地记者,更为那些生活在“和谐社会”却随时被打击报复、被半夜敲门、被跨省的记者们祝福……
   
   
   
   杨恒均 2015年2月4日
(2015/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