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英雄与敌人]
杨恒均之[百日谈]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雄与敌人

——在“逐梦大道”上追寻“中国梦”?


   
   
   
   把马丁·路德·金最光辉的那段历史拍成电影如何?毫无疑问,那一定是最激动人心的好莱坞大片。42岁美国黑人女导演艾娃拍摄的《逐梦大道》(Selma)描述金博士1965年3月带领黑白群众从阿拉巴马州的塞马(Selma)小镇一路行进到首府蒙哥马利的壮举——

   
   
   
   “我有一个梦”、道义、责任与勇气,这些一个都不会少,不缺席的还有反面人物:白人种族主义分子、各地政府与警察、跟踪调查揭露金博士嫖娼、养情妇的FBI,当然还有白宫里的那位总统约翰逊……问题恰恰出在这里。导演艾娃为了突出金博士的“高大上”而贬低甚至歪曲了当时的总统约翰逊,最终引起美国各界议论纷纷,也使得这部好电影与各大奖项擦身而过。
   
   
   
   中国观众可能不太理解,既然金博士反抗的就是当局代表的体制,遭到的阻扰也来自警察和白人种族主义分子,难道白人总统约翰逊不是理所当然的坏人一个?按照“正常的逻辑”,总统不可能是好人吧?即便真是好人,现在的文艺作品也应该把他弄成一个“坏人”的样子,否则,没有邪恶之人,哪来伟大英雄?
   
   
   
   但世界并不像白人和黑人的肤色一样黑白分明,成熟的公民更不会用简单的黑白二元论看待世界和历史。如果说没有马丁·路德·金等民权运动领袖们的勇气与执着,就没有民权运动,同样可以说,没有肯尼迪、约翰逊总统与众多白人的支持与良心发现,根本就不可能有马丁·路德·金这样的民权领袖存在!约翰逊总统的意义显然不止于此,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如果没有被《逐梦大道》歪曲了约翰逊总统,《民权法案》与《投票权利法案》不可能通过!
   
   
   
   被逮捕近20次的马丁·路德·金的事迹家喻户晓,美国最高强力部门FBI竟然专门设立了“毁金小组”,要以生活作风(同两个白人妓女有染、同性恋等等)来摧毁他……但他最后是死于极端分子的枪杀,并没有被政府摧毁。事实上,从肯尼迪总统到约翰逊总统,不但都在积极推动金博士提出的诉求,还多次称赞他,允许他出国领取诺贝尔和平奖,还要同他见面讨论他的追求与国家前途,派兵到地方去保护他组织的民权活动,下令全国都为遇刺身亡的金博士下半旗致哀……
   
   
   
   约翰逊总统和金博士并不是对手,而在对民权的追求上大多时候更像一对心照不宣的伙伴。美国黑人被奴役是有历史根源的,同样,美国制度下选出的总统,也并不都能随时随地对抗顽固的体制与强大的利益集团。在金博士冒生命危险行进在“逐梦大道”上时,约翰逊总统遭到的压力一点也不小。金博士不是总统的敌人,他也没有把总统当成敌人,他同白宫一直保持着某种沟通关系。
   
   
   
   导演艾玛应该清楚,当初争取民权的黑人中确有把总统当成敌人与恶魔的领袖人物,他们号召黑人同胞拿起武器进行反抗,建立自己的政府,甚至鼓噪推翻白人的统治。这种极端争取民权的行为并没有遭到镇压,但不但没有一个白人支持他们,就是黑人追随者也渺渺无几。他们比金博士要英勇得多,可从来没有成为英雄,也不是英雄。大家都知道,他们不可能成功,即便真的成功,把美国变成第二个黑非洲的可能性会更大。
   
   
   
   伟人之所以成为伟人,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拥有值得为之奋斗的民众,更多时候,他们还拥有令人尊重的“敌人”。美国如此,南非、印度、中国台湾甚至苏联何尝不是这样?没有英国人的人权理念,甘地靠绝食真能战胜大英帝国的坚船利炮?没有南非总统德克勒克的选择,曼德拉再坐27年牢也不一定能成就伟业!没有蒋经国,反对党只能在美国或者太平洋上内斗到精尽人亡;没有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可能永远是一位整天喝得醉醺醺的莫斯科党委书记……
   
   
   
   美国的历史离我们至少有半个世纪的距离,但并不是对我们没有一点的启发作用。相比美国,我们是一个更善于塑造甚至编造英雄而制造邪恶敌人的民族,尤其是在影视剧里:要突出清末的革命党人,清朝改良派就必须一无是处;要歌颂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军阀就必须个个是混蛋;到了中共不能不是正能量时,国民党自然成了千古罪人……
   
   
   
   在黑白分明的二元世界里,统治者只会不停地为自己制造敌人,被统治者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些人有了一些理想,确定了追求,却丢失了包容心,把所有对手甚至与自己意见稍微不同的人都划成了敌人。为了突出自己的光荣和伟大,千方百计贬低敌人,甚至不惜用谎言抹黑对手。好在这些人很难成功,否则,他们带来的很可能是他们用来描述对手的那些谎言与黑暗……
   
   
   
   杨恒均 2015年2月3日
(2015/02/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