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杨恒均之[百日谈]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这里的“菊与刀”不是指美国学者鲁思·本尼迪克特描写的日本人矛盾性格与日本文化的双重性,而是——算了,还是你自己随便打开一篇我的博文,看看下面的留言吧。你一般都会看到:啊,杨先生,你的文字像锋利的刺刀,直刺贪污腐败与专制的心窝;啊,尊敬的杨老师,你像刀锋战士一样勇敢,你的文字是对社会最好的解剖刀……别激动,接着看下去吧,下面随时又会蹦出这样的留言:艾玛,你老小子又添菊了?与专制共舞?艾玛,这菊舔的……
   
   
   
   诸位,写了十年博客,我就是在这样的留言声里——在“菊与刀”中过日子的,想一下至今还没有崩溃与精神分裂,我容易吗?


   
   
   
   风风雨雨走过半个世纪,我有自己的坚持,也学会了包容与妥协。然而,在一个信息大爆炸、急剧变革与社会分裂极其严重的时代,我的坚持与我的特立独行,在一些人眼中是持刀的勇士,在另外一些人眼中,却成了舔菊的大五毛。甚至在同一个不成熟读者的眼中,我一手提着刀,一手拎着舔菊的润滑油……
   
   
   
   我很忧虑。但别误会,我其实一点也不为自己担心,作为一名写作者,文字就是我的一切,留给后人与历史评判吧。我忧虑的是从读者对我文字的反应折射出的社会极端分化:上下猜忌,体制内外的对立,左和右的对抗,极端思潮与势力充斥我们的世界……互联网的存在加剧了这种情况,几位极端的左派引发了近半的话题,而所有不那么右的言论几乎都被更右的标准划为“舔菊”。社会上真正的大多数,也都被这些极端声音盖过甚至挟持,最终只好沉默了。
   
   
   
   而这些年,我一直试图倾听沉默的声音。“走遍中国”足迹已经达到25个省市(因经费不够而暂停了),每次走进那些沉默的大多数时,我都能感觉到他们的迷茫与希望:他们离互联网还有相当一段距离,离新闻联播就更遥远了。他们希望社会朝好的方面变化,但他们也渴望稳定与发展,内心深处害怕再次沦为某些政治人物的“试验品”。
   
   
   
   我试图在文字里折射他们的想法,但结果却是把自己弄成了“没有立场”、“左右逢源”,里外不是人。被极端思潮裹挟的社会里,中国要就是完美无缺,即将征服地球,要就是一无是处,必须打倒重来。眼里不只有黑白两种颜色的普通人的想法被忽略不计……
   
   
   
   按说,在一个成熟、健康的公民社会里,极端声音出现在理论界、媒体与互联网上是不足为虑的,国家与社会发展的方向是靠大多数手里握有选票的普通民众来决定。选票和公正的民调随时可以让任何持极端声音者立马变成孤家寡人。可中国的公民社会并没有形成,在诸多方面也很不成熟,这就使得官媒与网上的极端声音仿佛控制了整个中国,人们发现他们不得不在“五毛”和“带路党”、舔菊者和汉奸中选边站——温和理性的声音不得不靠边站。
   
   
   
   应该说政府对造成这种现象负有主要责任,毕竟,批评不自由,赞美无意义,这使得相当一批感觉言论受到限制的人士趋向于越来越激烈的批评,并对任何赞美与鼓励持怀疑甚至厌恶的态度。于是又陷入恶性循环,因为对于中国的当政者来说,没有赞美,批评还有意义吗?
   
   
   
   当局显然也看出极端对立的互联网使得任何改革都杂音不断甚至举步维艰,所以加大了对网络的治理力度,但这显然不是良方。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我们不应落后于千年前的古人吧?可是,在当今的体制与文化氛围下,如何不使用权力和武力压制,而能从包容、和解到和谐,实在不那么容易。从这些年我在刀尖上和菊花里翻滚得遍体鳞伤来看,情况并不乐观。
   
   
   
   我想首先,双方都要从自身做起。当局尤其要深刻反思,要知道,没有极左就没有极右;没有体制内的特权对民众的漠不关心,就没有体制外的极端对立情绪;没有报喜不报忧的新闻联播和官媒,就没有报忧不报喜的互联网;没有压迫,哪来的反抗?当局如果能够放下身段,主动协调、和解,改革会事半功倍,肯定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其次,沉默的大多数必须发出声音。温和理性的声音虽然无法哗众取宠,但却是国家之福。没有选票是造成极端声音充斥社会的主要原因,当局可以弥补的就是提供让广大民众发声的平台和机会。让沉默的声音能够被听到,才不会让极端思潮控制舆论。
   
   
   
   最后我要强调,中国这样一个尾大不掉的庞然大物,无论是改革、转型还是变革,都少不了上下齐力、内外互动与左右共识。极端分裂与对立的社会,只有集权专制才能驾驭,或者被刀与血的革命改变,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出路。当一些人“手里有枪”而绝不让步,当另外一些人自以为真理在握而决不妥协,当沉默的大多数不得不被迫选边站时,国家很可能正被逼上绝路……
   
   
   
   杨恒均 2015年1月29日
(2015/02/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