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我为什么支持强力反腐


   
   
   
   支持反腐好像是天经地义,不需要理由吧?但笔者竟然要写一篇文章来为自己辩护,可见事态有点严重哦。我个人不被理解无所谓,但越来越多的人对反腐的态度却不能不引起警觉与思考。

   
   
   
   反腐是民心所向,反对反腐的只是少数贪腐分子而已,这恐怕是多年来大家的共识吧?可一旦这届政府要玩真的,要“刮骨疗毒”,却有越来越多人从当初的激动不已到不适应最终开始生出些许的不安与反感。从周围朋友对我支持反腐的态度变化也可看出问题的严重性。习、王反腐到底动了谁的奶酪?
   
   
   
   反腐当然是要动一些人的根本利益,首当其冲的是腐败分子的奶酪。据说这几年来反腐下来,已经近二十万贪腐官员被抓、被撤、被搁置起来,“伤亡率”已接近一场革命了。那些一开始认为“新官上任三把火”或当初抱着“等一阵就会一切恢复原样”心态的官员们,终于发现情形有些不对劲了。
   
   
   
   但反腐只是动了官员们的奶酪吗?肯定不是。腐败的源头虽然是不受限制的权力与不能监督的官府,可中国腐败的最大特色却是已经渗透到社会与生活的方方面面。可以这样说,腐败已经成为我们这几代人的生活方式。尤其对中国社会各大精英群体来说,更是如此。
   
   
   
   拿财富精英来说,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一直是政府权力主导,市场受市长管。你要想致富发财,捷径不是找市场而是靠市长,所以以反市长腐败的反腐波及到生意人,就不难理解了。再说知识分子吧,自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底闹事被压下去后,知识群体日益依附到权力身上。目前基本上形成了这样的格局:当官的有肉吃,也会给知识分子们汤喝,再不济,也会丢两根骨头吧。于是我们看到,掌权者吃肉越多,掌握知识的人喝汤啃骨头的机会也不会少,只要前提是你不用知识对抗权力。当大官们包二奶成为常态后,大学老师们——乖乖的,据说已经延续到各地中小学校长了——也就自然而然地从“灵魂的工程师”与时俱进到“肉体的开发商”。
   
   
   
   不要以为你不属于上面说的权力、财富与知识三大精英群体,就可以幸免于反腐风暴的波及了。除非你不生活在中国,否则消除已经腐化了很多人生活方式的腐败,势必会触动你的部分“奶酪”:你开的“农家乐”没人光顾了;穷得没有其他出路的女孩靠出卖肉体赚钱,却发现官员不敢来嫖了;你家里出了一点问题,以前你几乎都可以拿起电话找到在政府工作的亲戚朋友“搞定”,现在他们却说“风声紧”,你茫然之下,竟然不知道该咋办了……
   
   
   
   对于腐败已经成了一种生活方式,可能没有多少人比我理解更深,从体制内到体制外,从国内到海外,我无数次感受到腐败是如何改变了中国人的衣食住行与生老病死的。只有到其他国家住下来生活一段时间,中国的“精英”才会恍然大悟,有多少普世都接受的规则,已经被我们以文化、风土人情和制度特色的名义彻底改变甚至摧毁了。
   
   
   
   如果这届政府的反腐能深入下去,就远远不是抓几个贪官,改变几条政府作风规定那么简单,而势必会一步一步改变我们这些年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要触动我们每一个人的“奶酪”。这也是习、王反腐的最大意义所在。
   
   
   
   问题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此都有清醒的认识。短期来看,反腐甚至会给我们造成极大的不方便,引起不满:反腐不是打富济贫,不会抄了贪官家就分给穷苦人,相反,相当部分靠富有的权力掌控者嘴角漏下的油水谋生的“穷苦人”很可能会受到反腐的影响而导致“生活品质”下降;对于我们这些“精英”来说,你的生活也许不再那么方便,财富恐怕来得也不会那么容易了……
   
   
   
   怎么办?腐败已经让中国社会失去了道德底线,让中国人成为地球上的异类,腐败也是贫富不均、社会不公的根源,腐败还可能会让各种危机随时爆发,中国多年的经济发展回到原点——所以,反腐已不再是一个选项!反腐是必须进行的。既然反腐成为不可碰触的“政治正确”,很多人对当今反腐的不满就找到了另外一种抱怨方式,例如声称应该制度反腐。好像在这之前,中国一直在靠制度反腐似的。
   
   
   
   我当然知道反腐应该从制度上入手,但我更知道,如果腐败已经深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渗透进不少人的血液中,成为精英群体的生活方式,你根本没有往好的方面改革制度的机会,更不用说用这种好的制度反腐了!而目前人类发明的包括民主制度在内的所有文明制度,都很难解决目前中国的腐败现状。利益集团的形成,阶层的固化,一个八千万的政党与几千万掌握枪杆子、笔杆子与刀把子的政权,多年来有几个像样的人站出来呼吁改革?你真期待这样的国家和社会能有一夜之间向好的可能?地球上没有发生过,历史上也没有先例。
   
   
   
   我之所以支持反腐,当然不是支持这种非制度性反腐方式,而是中国的制度反腐一定得在压制住腐败势头后才能真正开始;我支持反腐,是因为这届政府利用反腐开始着手限制官员手中的权力时,各项旨在推行更健全市场化的改革措施接二连三出台;我支持反腐,是发现在中国现有条件下,强力反腐也是启动深水区改革与社会转型必不可少的。
   
   
   
   反腐之前,权力、财富和知识精英与其说是腐败的受害者,不如说是共谋者。上亿的精英群体过去几十年里,有几个真心诚意拥护更大的变革并愿意做出一点点牺牲的?大多不过是在腐败的游戏规则下,争取多一点奶酪而已。一些民众也不是没有问题:那么多连骨头和汤都得不到的人,却与食肉者翩翩共舞,对掌握权利的人百依百顺、甚至怀念独裁者,反而对那些试图为他们争取权利的人和思想保持距离。这样的国家、这样的社会、这样的人,别说很难完成民主转型,即便勉强转型了,腐败势力绝对会改头换面继续残害民众,国家经历的混乱与停止时期恐怕不会比俄罗斯与亚洲一些新型民主国家短。
   
   
   
   我支持反腐,是感觉到打破利益格局、改变生活方式的强力反腐很可能会把庞大的不可动摇且阻碍任何进一步改革的精英群体变成“倒逼”改革,甚至主导改革的主流。反腐激烈进行时,我的一些体制内朋友却对我以玩笑的口气透露了真心话:我们现在最希望有你说的“宪政”,因为那可以保护我们的财产不受侵犯;另一位则说,我们希望有党内民主,这样就可以选一位不搞反腐的领导人;还有一位更爽快地说,还是法治靠谱,因为实在受不了中纪委不太符合法治的反腐方式……
   
   
   
   兄弟们,官员贪赃枉法、贪污腐败时,你们没想到过法治?官商勾结、大肆拆迁、侵犯百姓权益时,你们没想到保护私产的宪法?得心应手多年玩弄不受限制的权力时,你们也从来不提民主?而他们不提不说不想,你还就没有办法。指望家里地下室藏了成顿现金的军委副主席与躺在石油上享受央视女主播的政法委书记为改革“保驾护航”,做你的中国梦吧。
   
   
   
   多年来,中国的精英听到我谈民主,几乎都在内心深处不以为然,生活还挺滋润的精英们,谁真愿意穷人起来用选票瓜分他们的财产和特权?包含“自由、法治、民主”这些普世价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被要求各地公务员学习时,大多不以为然,甚至遭到鄙视,因为这和他们用特色捞钱格格不入。相信我,等到他们“不敢、不能也不想”腐败,没钱包二奶也不用到处匿藏成顿现金时,他们会比我们更愿意研究这“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刮骨疗毒”的反腐不可能只涉及腐败分子,同样也会触动我们每一个人的“奶酪”,除非你想继续像以前那样生活下去,我认为是各位真正把思路调整到支持反腐上来,开始设想和规划没有腐败的生活对你的影响,以及你将在这种全新的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
   
   
   
   杨恒均 2015年1月11日
(2015/0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