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香港累了
·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走过台湾二十年
·只有“三个自信”才能救国民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观察世界各国转型的过程不难发现,无论是封建、集权,还是专制、极权,凡是被当局弄得一个敌人也没有的国家,转型起来不但异常激烈,且统治者基本上都没有好下场。最近的例子发生在苏联东欧剧变与中东茉莉花运动中。这两个地区剧变发生前,被统治者弄得全国上下万马齐喑,一个“敌人”都找不到的国家分别是罗马利亚和利比亚,恰恰是这两个国家的独裁者乔奥塞斯库和卡扎菲死得最惨:一个被被乱枪扫射,一个肛门被乱棍狂插。相比而言,当时这两个地区的苏联、东德与埃及、突尼斯等国家,都多少因为存在敌人而使得转型相对平和、有序。
   
   
   
   当然,没有人喜欢敌人,更不用说那些唯我独尊的专制国家的统治者了。看看中国几千年的历史,皇帝大权独揽的时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范围内,凡是对朝廷与皇帝稍有敌意的,基本上都被杀头、抄家了。不过,那样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正如我曾经说过的,现代文明社会里,独裁者要想用专制手段统治一个国家超过70年,几乎都没有成功的例子。转型已成为必然,问题在于是主动转型还是被动转型,是主动改良、改革,寻找政权合法性,还是继续采用早就不灵的手段强行维系,最终还是无法避免地走向毁灭。


   
   
   
   在这两个截然不同的过程中,选择权并不都掌握在执政者手里,与执政者为敌的“敌人”也至关重要。没有政权喜欢与己为敌的势力或者个人存在,但真正能够让整个国家没有敌人的独裁者,一定也是世界上最邪恶的,迟早会死得很惨。当今世界上,所有政权都在致力于消灭“敌人”或者减少敌对声音,可唯一能够完全做到的国家,除了朝鲜之外,恐怕并不多。而所有人都知道,朝鲜迟早会发生巨变,执政者肯定会被推翻,大家感兴趣的只不过是独裁者到底如何个死法而已。
   
   
   
   敌人或者有敌意的人,对一个转型政权来讲为什么重要?一是让集权(或极权)不要生活在靠强权维系下的虚幻与美梦之中,迫使他们不时也能看到敌人眼中的自己,促使他们常常保持警惕,并致力于改革与革新;二是可以让他们知道自己应该同什么样的人(或组织)打交道,而不至于最后都不知道死在谁手里——后面这点尤其重要。
   
   
   
   由于极权国家都善于消灭敌人,消除不同声音,最后往往让他们以为真是老子天下第一,等到出现经济危机与社会变革甚至一件小小的足以点燃动乱导火线的事件时,才突然发现他们控制下的显示百分百支持他们的那些民调有多么的虚假,一夜之间,温顺的人民都变成暴民,每一个被他们欺负过的人都成了他们的敌人。还有一些统治者,把温和的、讲理的声音也统统灭掉,最后起来推翻他们的都是不同他们讲道理的激烈者。
   
   
   
   但既然是敌人,对任何政权肯定是把双刃剑,更何况从集权、极权的性质来说,任何敌人都有可能要了他们的命。有敌人不行,没敌人更危险,怎么办?聪明的执政者,或者说那些理性而有自信的执政者都会选择另一条路:留下甚至制造一个敌人——一个可以打交道的敌人,一个理性、平和的敌人——最终万不得已时,即便让出政权,也可让原执政者保全自身与族群(政党)性命的敌人。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甘地、马丁路德金与曼德拉了。这几位常常被一些生活在缺人权、无民主、少自由、不平等的国家民众推崇备至的英雄,实际上是无法复制的。因为与其说他们自己的人格、追求与斗争方式造就了他们,不如说是当时站在他们敌对面的统治者塑造、制造了这样的“敌人”。
   
   
   
   拿马丁路德金来说吧,当时美国争取人权的黑人团体与领袖远远不止他一人,有些比他激烈很多的黑人民权运动领袖一度在黑人中的地位远超过他,但美国政府挑选了金博士作为自己的对手,逐步靠各种手段把他变成了诸多“敌人”中的英雄,而把那些极端得无法打交道、迟早会给美国带来灾难的“敌人”彻底边缘化。
   
   
   
   美国是所谓尊重人权的民选政府,上面的例子可能没有说服力,那么,南非的例子就更直白了。曼德拉没有因为他的暴力行为被判处死刑,监狱锻炼了他,坐牢27年后他被释放——不是因为当局仁慈了,而是因为抗击南非白人政权的黑人暴力运动席卷大地,如果南非白人政权不选择曼德拉作为他们的对手与“敌人”,那么,当时任何一位黑人领袖上台——这几乎是无法阻挡,只不过是早晚的事——都将血洗南非白人族群,把他们赶进大海。
   
   
   
   曼德拉这位白人政权挑选的“敌人”经过多年的牢狱历练,知道消除恐惧与不自由的最终办法不只是民主投票,依靠多数取得政权后欺压少数,而是依照宪法保护少数人(白人)的权利。最终他依靠选票把白人赶下台,却实行了由那些欺压他们的白人的祖先发明的宪政民主制度。印度甘地也几乎走了相同的路。当然,无论转型后的南非还是印度,情况并不尽人意,可即便时间倒流,谁还能指出一条更好的道路?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不可阻挡,识时务的统治者,绝不是以枪杆子、刀把子与笔杆子消除所有不同声音,消灭一切“敌人”。当然,让他们放任敌对势力自由成长也无异于自取灭亡,并不符合他们的本性,也没有这种可能性。对于这些掌权者来说,坚守一定的政治与道德底线,善待那些愿意同你讲道理的异见者,给那些可以打交道的“敌人”留下生存空间,其实也就是给自己留下一条退路甚至活路,给国家和民族留下一条理性、和平的出路与生路。
   
   
   
   杨恒均 2015年1月25日
(2015/0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