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时事观察何家维
[主页]->[百家争鸣]->[时事观察何家维]->[夏明:“国保”:中国特色的国宝利器]
时事观察何家维
·李银河:顺便说几句
·周小平文章点评 ---- 李银河
·金家父子的“艺术天才”与习近平的“文艺座谈会”
·评《纪念白求恩》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 图
·作为医生,你遇到过哪些印象深刻的病人
·宪法
·投名状——林楚章
·两个孙子的言论对比
·令人震惊:金氏家族统治下的朝鲜
·【老照片】原来民国是这样的!
·公民审判:美国的陪审团制度
·美国六年级小学生被教育要提防的五种逻辑错误
·男人的成长和成熟:男主社会化原因及历程分析 --- 滕瑛
·外國勢力
·文革处决纪录:非战争下的中国之最(图)
·QQ被盗!
·儿女祭——悼母亲贺定华
·文革高清老照片:祖国山河一片血红!
·无题
·苍井空和孙悟空啥相同?网友神回复!
·一日段子荟萃11—12
·改姓毛办公室
·军刺
·让人啼笑皆非的鸦片战争
·俄罗斯,亲爹一样的国度!
·八国联军真相
·自愿军战俘回国后、、、、
·老红军讲真话被杀害:建国后被处死的最高级别军官
·苏联对中共的扶持
·老虎级苍蝇
·王默还是被捕了
·触目惊心的史实 真实的周恩来
·浦志强
·陈丹青:中国只有上级社会 没有上流社会
·泰坦尼克在下沉 世界首富向逃生的妻子喊了四个字、、.
·感言!
·美国最佳医院排行榜
·有关“青天白日旗”
·南通警方查房
·毛泽东延安整风中的流氓手段
·文革中遭污辱、强奸迫害致死的美女们
·屌丝不哭
·美国和中国的不同
·你了解大陪审团吗?
·林彪的东北野战军竟然有……
·大跃进时候图片,最后那张亮瞎了
·共产党员豪言最多 只有刘胡兰说了真话
·当汇错款时该怎么做,绝!第三条你绝对不知道、、.
·习为何不打江老虎?
·镇压反革命。。
·做一个正常人---1
·做一个正常人--2
·飛虎隊員眼中的中國。
·罕见历史资料:红四方面军政治部《筹款须知》
·曹植、李白、欧阳修竟然抄袭我朝伟大领袖的诗词!太无耻了吧。
·卢布暴跌:自作自受,别赖美国!
·彭劲秀:大饥荒年代饥民的奇吃
·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罗将军奇谈!
·毛泽东“雷语”大集结,试试看脑子缺氧否?
·看了这些照片,才知道什么叫“国.富.民.穷”
·写给大三的女儿,以及那些正在准备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大学生们的——一
·真香并非真相——徐琳
·祸国三大怪胎:义和团、红卫兵、爱国贼
·高新:王瑞林是否也会被中纪委宣布“正在接受调查”?
·血口喷人的共匪
·一位小学生天天看《新闻联播》,结果他作文写成这样、、.
·扯蛋的文字没有主题,你们给一个吧!
·人生的尽头:临终是一个怎样的过程
·我是一正宗贱客!
·夏明:“国保”:中国特色的国宝利器
·中国1945:毛的革命与美国命中注定的选择
·中国是从哪个朝代开始落后于西方?
·朝鲜战争是中国的不幸
·晚清土豪就是这样结婚的 比电视中演的排场还大!--- 大嘴侃历史
·看着此视频想到此……
·全世界最歧视中国人的国家是中国! 绝对没有之一!
·安兰德:什么是西方价值观
·【扩散关注声援南京公民王健】
·伊拉克9年沧桑巨变戳穿中国官方媒体无耻谎言
·“人民的好总理”- 周恩来,到底是何许人呢?
·李剑芒回答张维为演讲中的两个问题
·缅甸战事牵出惊人内幕
·深度曝光:接班人-林.滮-叛谠叛國真相 震惊14亿國人
·大過年的樂一樂!
·李鹏六四日记里暗藏的真相
·​​屠夫吳淦谈这次香港、内地自由行纷争
·解放军士兵军官买卖价格表
·日狗大法好——王五四
·关于广州天河看守所“性戏耍”“性虐待”丑闻的公民声明
·抗议核工业230所迫害作家梁太平
·要“法治湖南”还是“恐怖湖南”?—就区伯嫖娼案致湖南省委公开信
·衡陽"被捕"記 —— “长沙飞雪”尹周全
·1949年以后,中国丢失多少国土?
·长沙警方装死狗 考验“依法治国”
·文革道县大屠杀,骇人听闻!
·老兵冬雷:黄继光堵枪眼为什么会被质疑?
·曾相信……
·老逼养的……!
·写给徐纯合的信 --- 李建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夏明:“国保”:中国特色的国宝利器

徐友渔、华泽的《遭遇警察:中国维权第一线亲历故事》在2012年夏天就已出版。到现在,它的英文版(In the Shadow of the Rising Dragon: Stories of Repression in the New China, Palgrave, 2013)也已出版一年多。由于我和作者、编者、译者都有缘分,所以该书在成书过程中就为我所知。早在2011年利用我的学术休假,我把华泽的《飘香蒙难记》翻译成英文,发表在纽约的《中国人权》双周刊上。华泽亲笔签名的书放在我的案头也有两年半。直到今天,我才动笔写下我的书评,兑现给朋友的承诺。
   野蛮的黑森林
   
   我一年通常可以读一二十本、甚至几十本书,但《遭遇警察》让我读了三年。受阻的主要原因是我不愿进入黑暗深处。人生至此,我悟透了但丁《神曲》开篇之言:“当人生的中途,我迷失在一个黑暗的森林之中。笔直向前的路径已经失落。啊,对我而言,要说明那个森林的荒野,残酷和广袤,是多么的困难啊!仅仅是这想法本身,就会激发新的恐惧。”另外一个原因是,我始终无法开悟,为下面的问题找到答案:我们如何穿过黑暗,又如何找到光明?思想的目的不仅仅是要感受他人的经历,或只是看到人性的美丑。更重要的是,我们如何从一个一个的案例中,发挥我们的“社会学想象力”来揭示、总结和归纳出模式、制度和政治社会宏观的变迁(Cˑ赖特ˑ米尔斯)。尤其重要的是,这种社会学想象力带来的飞跃从而引申出的结论,恐怕并非会为编者和作者所直面或接受。当一位创造者对他的成果还处在舔犊情深的阶段,我把他人的智慧之子当成一个完全独立的解读对象,稍不小心恐怕造成误读,引起朋友之间的误解。
   读罢《遭遇警察》,合卷深思,脑海里留下的是恐怖、阴森和野蛮的黑森林。22位作者、22篇文章,篇篇催人泪下,让人唏嘘不已。正如作者们指出的,中国还是一个“法外的、野蛮的国度”(徐友渔),是一个比“冷风刺骨”的冬天还冷的地方(滕彪),一个“围城之国”——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小乔),是一个“荒谬的社会”(游精佑),是一个“邪恶政权”下的“神弃之地”、“恐怖的国度”和“毒化的中国”(李昕艾),是一个停留在“不正常时代”的“奇迹之国”(慕容雪村),是一个“警察无处不在”、“极权主义全面控制社会生活”的“警察国家”、“一个野蛮国家、黑帮政府”(华泽)。

   出版人金钟指出,这种建立在“和谐谎言之上”的警察国家,“只有纳粹的盖世太保和苏联的克格勃可以类比”。而其核心机构就是“国内安全保卫局或大队”,简称“国保”。这一中国特色的“盖世太保”对中共党国的维稳体系来说,就是一个国宝,一个滥用“毫无必要的横暴”(徐友渔语)治国的利器。
   “毫无必要的横暴”
   
   本书的作者们提供了大量亲身经历,展示了“国保”的残忍和暴虐。最让人震惊的是伤害致伤的滥用。例如,滕彪是这样描述他所遭受的“难以想象的身体及精神折磨”:绑架、失踪、带黑头套、狠踢、“扭胳膊、摁脑袋、掐脖子,推、抓、拽,非常粗暴地将我摁倒。”而他的一位同道也是“被多次辱骂,脑袋被摁到地上,脸被搧,手指被猛攽,右手大拇指和手腕有明显伤痕。”古川的妻子李昕艾写道:“古川被秘密关押期间,经历了带黑头套、不让睡觉、不给饭吃、不准走动、肆意辱骂、拳打脚踢、耳光如风、扒光裤子、被逼下跪等种种酷刑……负责审讯他的‘国保’陈世杰见古川不肯屈服就范,就拿两个孩子来威胁要挟。”
   北京独立制片人何杨这样描述他关押时半夜被隔壁声音惊醒:“‘我X你妈,X你妈……’一阵怒吼和谩骂声,有人呻吟,低沉的呻吟声。又是一阵谩骂和怒吼……从这种暴虐的声音中不难判断隔壁的情形。”记者雨声这样记述了他莫名其妙遭受的警察的毒打:那人一拳打到我脸上……又一人挥拳打到我的头上。“更多的拳头,头、脸、胸、腹,纷纷中招。两个人各扳我一条胳膊使劲往上抬,其中一人一边抽我的皮带,一边用拳头打我的胸腹,另一个人主要攻击我的头部,身后还有一人可能凑不到跟前,于是跳到旁边小桌子上,抬腿对着我的头和脸就是两脚,他的动作提醒了另一个人,那人也跳上桌子一起踢我的头。”
   本书编者和作者徐友渔观察到:“在二00八年之后我听说的许多事例中,警察是蛮横粗暴的,他们张嘴就骂、抬手就打,对待女性也如此,完全没有策略一说。”本书的一大特色是几乎一半的作者是女性,而且多是知识女性,而且还涉及其他许多“闪耀的女性”(何培蓉)。她们的记录也不缺少残酷的暴力折磨,而且还有专门针对女性的“微侵”。福建福清为弟弟申冤的吴华英半夜被从家中拷走,下面是她记述的随后经历:“我被按坐在一张‘老虎凳’上。‘老虎凳’用铁条和钢管焊成,扣上前面的横版,我被固定在里面不能动弹。”“审讯轮班进行。”“长时间被强光照射,我已分不清白天、黑夜。身体里的水分也在闷热中蒸发流失。被固定在‘老虎凳’上的身体麻木酸疼,滴水粒米未进的肠胃开始一阵阵痉挛。我一边用手捂着胃,一边弯着身子,以减轻肠胃痉挛造成的疼痛。审讯者时而戳我脑袋,时而猛踢‘老虎凳’,时而拽着我的肩膀晃动,不让我因极度疲乏而昏睡过去。”
   性骚扰还包括:“女犯”洗澡间让在里边“如厕洗澡的人春光外泄”,送饭的师傅、巡逻的管教都会偷窥(吴华英);“穿的裙子被掀起来”和“不让穿衣服”,还有“警察冲进来把她们带到和什么里派出所,拳打脚踢,让她们承认卖淫,还给她们嘴上捂三层口罩,每层都涂上芥末油,连呛带憋,不是人受的罪”(王荔蕻),上洗手间有女警一直贴身跟随,“不能关闭洗手间的小门”(小乔),等等。慕容雪村还写道刘沙沙的例子,讲到女性参与维权的危险,特别提到陈光诚住的“东师古离我们有好几千年,远在丛林时代,有许多诡异的特产:布袋蒙头、拳头打脑袋、脚踢裤裆,还有抢劫和猥亵。”
   刻意算计的“微侵”
   
   曾在央视供职的纪录片制片人华泽“被人从后面按住,仰面架起,一边向后拖,一边黑头套从天而降。”她写道:“挣扎的过程中,黑头套被我挣脱了,在被七八个大汉头朝下脚朝上塞进面包车时,记住了这个最后的镜头:我用双脚勾住白色面包车的门框,不肯就范。一个绑匪变形的脸,恶狠狠地俯视我:‘再挣巴就弄死你!’随后便失去了知觉。” 后来,一个她称之为“打手”的将她的手腕往后扣,一边从牙缝里骂:“你叫啊,快叫!你不是厉害吗?我就捏死你!捏死你这个贱B!”华泽记述道:“我的手腕被他拧得和胳膊形成了三十度锐角。四肢开始痉挛,渐渐麻木,失去了知觉。”与身处社会边缘的下层女性相比,这样的对待当然还不是最残忍的。但华泽却细致地描述了“国安”(比“国保”还要会“精致迫害”的安全部门)微侵的新手法。所谓“微侵”(微观细小处的侵犯和伤害, microaggression),用这项研究最有名的美籍华裔心理学家隋文(Derald Wing Sue)的定义,就是“故意或下意识的,短暂的和每天常见的言语、肢体行为、或环境气氛传达的屈辱。针对种族、性别、性倾向、宗教等差异,它们是要向被选定的个人或伤害的受众传递敌视的、贬损的、负面的冷淡或侮辱。”(Derald Wing Sue,Microaggressions in Everyday Life, 2010,第五页)。华泽给我们一个例子:
   审讯开始了。其他人都退出房间,只留下“一号”(我把审讯者按先后顺序编了号)。他看上去三十岁左右,头发打了厚厚的摩丝,像招手停一样翘着,窄腰的短上衣吊在身上,衣领敞开,露出足有一公斤的银项链。
   他夸张地活动活动手腕,点上一支烟,套上一个透明烟嘴,用带着银戒指的兰花指捏着,踱过来,一屁股坐到靠近我的床边。我低下头不看他。过了一会儿,他用一根手指按着我的脑门把我的头顶起来,把耷拉下来的一缕头发挑到耳后。然后深深地吸一口烟,悠悠地吐到我的脸上。显然他是想激怒我,我闭上眼睛,不上他的当。又过了一会(感觉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他把胳膊轻轻搭在了我的腿上,身体向前倾,几乎是耳语:“看着我。啊?你看着我嘛。”
   我冷冷地抬起眼睛,接住了他挑逗地目光。他一只眉头向上挑起,挤眉弄眼的凑到离我不足一尺的距离。
   在另一天,华泽又遭遇了类似的伤害。她写道:
   我把头埋在双膝上默默地想着,门“砰”地开了,涌进来一帮人,其中一个紧挨着我坐在了床垫上。是“一号”,那个小流氓。他用胳膊肘捅捅我的肋骨:“抬头!看我!”
   我不动,沉默。他捅一下,又捅一下。仍然沉默。他点上烟,吸一口,找准位置,“噗”把烟从我趴着的头和胳膊缝隙间吐进来。我朝远处挪了挪,继续埋着头。他也跟着挪到床垫中间:“呃,你怎么这么淡定啊?在台湾受过训吧?”周围嘻嘻哈哈一片笑声。
   华泽还写道另外一个“国保”:
   他火了,围着床垫走了两个来回,开始破口大骂:“你个贱B,你以为你是谁呀?装TM什么丫挺的?……”继续骂,不堪入耳。
   我豁出去了,猛然坐起来:”你什么东西?给我滚出去!”
   他逼近我:“你再说?我弄死你!”打手一边将我的手腕往后扣,一边从牙缝里骂:“你叫啊,快叫!你不是厉害吗?我就捏死你!捏死你这个贱B!”
   类似的侮辱、揶揄例子在本书中不胜枚举:“国保”对刘沙沙吆吼:“你一个女人家!”“你一个女的,怎么会对政治这么感兴趣,受谁影响?” “国保”这样评价郭泉:“其实郭泉人不坏,就是他不知哪根筋拧上了……”“国保”这样教训唐小昭:“你呢,是个很感性的人,有时候会冲动,也没看清楚宪章是什么,就签名了……”“你这样做是很幼稚的,签个名就能改变什么吗?一点用处都没有,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看来你在政治上还不成熟。”“像你这种单纯冲动的人根本就不了解他,你是被他们利用了……”“你看,外媒是在利用你!你被人家利用了都不知道!”对年过六旬的王荔蕻,警察毫无来由恶狠狠地破口大骂:“傻逼!”“瞧你那德行,那么大岁数了。”“不跟你说了,你这个人太偏激,将来你一定会后悔的,我把话放在这儿。你们这些人……”
   何杨在审讯中听到一连串的羞辱和讽刺:“这么个大男人,还靠老婆和父母养着,你要脸不要脸……”“你说说你为家庭做过什么贡献……”“你就是虱子,寄生虫、社会渣滓……”“我见到你们这种人就烦,一天到晚牛逼烘烘的,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在这里,你就是一堆臭狗屎……”“以后无论什么人进来,你都得站起来,说领导好,不让你坐不许坐。听见没有?” 陈家坪也记述了两名协管非常嚣张,张口就骂一位学生家长是“娘儿们”。
   敌对分子:新贱民
   
   从这些细节,一方面我们看到中共的“国安”、“国保”和“公安”虽然还继续保留了他们土匪、流氓和痞子的原生态,但他们也花了精力和财力,在系统地运用现代心理学升级他们的恐吓和威胁手段,尤其是用一系列精心设计的小动作来炫耀他们的权力、建立控制服从关系、击垮你的自尊、消灭你的自信,让你感觉到无价值、无力量和无意义。另一方面,他们系统地在政治身份上制造出一个贱民阶层,对这么一些另类的、受侮辱与受迫害的人,就只配接受无产阶级专政,而无人民民主权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