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
杨恒均之[百日谈]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24日,湖南一高校学生身着汉服到长沙圣诞活动场所手举红色标语“抵制圣诞”和“中国人不过外国节”,他们呼吁中国人回归传统节日。同时,网传西安某高校禁止学生过圣诞节。一些学者也忧心忡忡,担心这是西方文化与宗教入侵。
   
   
   
   目前看来,宣称抵制圣诞节的大多是民间人士,并无官方背景或介入,这属于公民正常的诉求表达与言论自由。不过,如果真有一天上升到中国官方层面,弄出个抵制圣诞节的话,就应该引起重视了。尤其是海外华人,不能掉以轻心。


   
   
   
   要知道,散布全世界的华人已经有六、七千万,他们可是无论到任何地方,都会一如既往、义无返顾地过中国节日,尤其是传统节日春节,规模与规格越搞越大。只要有华人群体申请,春节这天,基本上都可以在西方国家各大城市的主要广场举办春节活动或者游园之类的。悉尼这些年还有封路游行庆祝,规模都是各民族节日中最大的。难怪,这些年连美国总统和澳洲总理都会在中国春节前向华人拜年。
   
   
   
   中国人以前缺乏宗教,很多时候都是利用春节烧香拜佛,崇拜祖先,在很多西方人看来,春节也是有浓重东方情结与宗教色彩的,每到这个节日,唐人街与华人社区都张灯结彩,舞龙玩狮的,华人同各民族一起庆祝春节,成为世界各国尤其是西方国家大城市的一道风景线。但至今为止,好像我还没有看到西方那个国家有人提出抵制春节。中国应该自信一些,别太任性,不要动不动就抵制这个抵制那个。你现在强大了,你真抵制一下人家,人家不会像以前“让着弱者”那样不理睬你,人家一定会抵制回来,若这样,你那没有和经济一起强大的小心灵受得了吗?
   
   
   
   当然,同西方相比,东南亚国家的春节规模与节日气氛更浓,有些地方甚至比中国大陆一些城市的节日气氛都浓。记得多年前那些国家民族主义盛行、排华严重时,一些地方的华人一度不敢在春节期间过分喜庆。但随着全球化与普世价值被普遍接受,多元文化成熟,春节也在这些地区大放异彩。
   
   
   
   至于一些人认为圣诞节是西方文化与宗教侵入,我觉得没那么严重,其实这个节在西方也没有那么重的宗教意味了,成了家庭团聚的假日。就拿大家都喜欢的圣诞老人来说吧,也就是给孩子们——尤其是生活比较不如意、家庭贫困孩子们送礼物的慈祥老头。利用圣诞搞慈善比宣扬宗教更普遍,更被大家接受。
   
   
   
   中国传统节日都强调家庭团聚,反而缺少了一位这样的老人去关心那些无家可归的,那些需要照顾的人。当然,中共领导人这些年好像都会在春节期间的电视上访贫问苦,扮演“圣诞老人”的角色,但那大多是电视上的独角戏。什么时候我们的传统节日能有一大批这样送礼物的“圣诞老头”呢?这是传统假期和宗教节日与时俱进,向现代文明转换的一个标志。
   
   
   
   中国年轻人喜欢过圣诞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圣诞不放假,所以单位同事和朋友聚会非常方便,而中国其他假期,尤其是春节,虽然也是家庭团聚,但都放假了,平时的朋友见不到了,同事分开了,气氛反而不活跃。这也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要知道,我在国外过圣诞,很少看到庞大的聚会,因为人家都回家了,去旅行了,可中国人搞春节,就有很多西方人涌过来看,为啥呢?因为他就在附近啊,没有放假,也没有去旅游。
   
   
   
   就我观察,现在年轻人过圣诞,就是找个机会乐一下,中国信上帝的群体在扩大,但有几个是看到圣诞老人才信上帝的呢?所以,一些人士不必杞人忧天,担心宗教渗透与文化侵入。
   
   
   
   各地圣诞气氛浓,商家炒作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每年圣诞节,甚至逐步扩展到复活节、万圣节等等,商家们都会因势利导,制造各种商品和礼品,大赚一笔,从而也推动了节日消费。
   
   
   
   记得2007年,我曾经写过这样一篇文章,有些东西还不过时。请大家点击阅读:《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老杨头 2014年12月26日
(2014/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