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中国商人孙大午赴美签证被拒,何清涟女士写了一篇文章分析,她认为“中国思维撞了美国规则的墙”是名企业家孙大午签证被拒的主要原因。孙大午是中国的名商人,不在商言商,有情怀,据说在自己的企业里搞了“中国民主试验田”。在当今中国政治光谱上无疑更偏向西方的孙先生,两次赴美却都被拒签。
   
   
   
   孙先生第一次拒签是2008年,移民官问他要个人存款证明时,他出示了公司资产证明,被拒。前不久则是他被签证代理忽悠了,说2008年的拒签记录已经被抹去,不必再提。结果他没有告诉签证官上次被拒签的原因,当然,这次又被拒签了。


   
   
   
   何女士分析孙大午被中国式的思维害惨了,孙先生肯定以为我公司资产都如此之大,我个人还会没有那区区20万存款吗?殊不知,美国签证官根本不会这样脑袋急转弯,且死板地按规定办事,他们要你个人存款,你就必须提供个人存款,哪怕你是马云,也得提供一个20万元的私人存款他才能考虑给你签证。
   
   
   
   第二次则说明孙先生可能已经了解到美国的宪政和民主真谛,却对美国政治与现实社会不那么了解。美国是个信用社会,我十五年前在那里因感冒欠的一笔两百美元的医药费(当时走得急,忘了交哦)至今还有“不良记录”,你被拒签这种事,怎么会轻易被抹去?
   
   
   
   孙先生愤愤不平是可以理解的,陈光标等企业家以及各种小商人的十年赴美签证都拿到了,一位如此有情怀的(咱就不用说对美国更友好的)企业家竟然两次被拒,难怪他要给美国总统写公开信了。不过,这顶多也是发泄而已,美国签证官基本上不受美国总统“指使”,除非是重大政治事件,作为政客的美国总统几乎也不会介入公务员的例行工作。我本人有太多类似经历可以说明。
   
   
   
   我认识美国的很多政府官员与政客,但当一些朋友请我帮他们解决赴美签证难的问题时,我就很为难了。美国的签证官除非政治事件,否则平时完全不受政客左右,而且,签证官还有所谓“自由心证”,给你签证或者不给你签证,他们凭自己的判断甚至当时的心情来决定。除非他们贪污受贿了,几乎没有任何签证官曾经为自己的行为被问责过。
   
   
   
   我不但无法在签证上找人帮忙,而且我自己就曾经被刁难过。今年初我去美国在洛杉矶降落,过海关时发现我的网签过期了,这个东西在网上也就五分钟可以办完,可没有确实不行。那个签证官原本可以放行我,让我当场补办一个,但按规矩他也可以遣返我,结果,他选择了故意滞留我四个小时作为惩罚。
   
   
   
   我能有啥办法?除了写文章骂之外,别无他法。我如果告诉他,老子是连你们总统都知道的“民主小贩”,常常因为谈美国的好处被人家骂得狗血喷头,他不但会无动于衷的,甚至还会面带讥讽地对我说:那请你遵纪守法,按照规矩办事。——你看,这就是我们推崇的法治国家的“毛病”。这毛病做到了真正的规则面前一律平等。
   
   
   
   如果说规则面前还有人比我们更平等,那就是更守规矩的人。一位不久前已经离职的美国大使馆官员曾经对我说,在我有一次对他提出警告甚至“抗议”后,他私下做了一个统计,结果让他大吃一惊:中国一些公开反美包括一些极左思潮的人士,赴美签证的成功率几乎百分之百;可常常有所谓的右派,包括一些被网友标签为“亲美”、“带路党”的人士遭到拒签和波折。
   
   
   
   这位大使馆政治处的官员解释道,他们对签证官根本没有管辖权,更不用说控制了,签证官几乎不持任何政治立场,按规矩办事是他们的职责,例如1989年后,一些签证官基于自己的政治立场与好恶而刁难一些反对学生的官员的子女赴美,结果受到投诉而遭到美国国务院的批评。但对于上面说到的左派比右派更容易得到签证的情况,他还是疑惑不解。弄到最后,他反而向我虚心请教: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原因可能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可能还是“心理原因”,或者说“中国思维”造成的。所谓的反美人士和一些极左派在办理赴美签证时不但战战兢兢,而且会严格按照规矩去办,生怕遭到歧视与拒签。他们虽然批评美国,但深知美国是法治国家,必须得按章办事。而一些右派和亲美人士呢,就缺乏了这种“心理”,总认为自己同美国站在同一条船上,随便一点、大大咧咧没啥关系,美国佬一定会睁只眼闭只眼,总不能对“自己人”拒签吧。多次有“右派”找到我问签证的事,我说你为啥不按照规矩吧?他们说,美国嘛,没问题吧。
   
   
   
   正是这种心理,就让他们的签证有问题了。美国人尤其是签证官从来不会认为那些打着民主旗号的就是“自己人”,见了“民主小贩”恨不得拥抱你。当然,长期以来,美国一些重量级的研究机构和大学,更倾向于邀请有官方背景的中国人士赴美,他们签证通过的比例自然就很高。美国国务院有个什么资助新闻人士访美的计划,我推荐的右派他们都不接受,他们优先考虑的是左派和体制内的人士,实在找不到,才在右派中找几个。这样做可能是为了“和平演变”起来更有成就感吧。
   
   
   
   和签证类似的一个现象也值得一提,大家去调查一下,只要细心的人用目测就可以发现,中国潜逃到美国的贪官污吏以及一些反美斗士,在美国普遍过得比那些因为亲美而滞留美国不能归国,或者在美长期从事民主运动的中国人要惬意得多。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美国确实拨款支持一些民运人士,但这些年情况已经变化了,美国一些特殊部门花费更多的钱在那些反美的中国人身上,对官员在美的子女家属也更加殷勤……
   
   
   
   当然,签证这事很复杂,加上签证官的“自由心证”,原因不一而足,这里只是胡乱说一些供大家周末一乐而已。有些人和部门都不要太上心哦。
   
   
   
   老杨头 2014年12月20日
(2014/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