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
杨恒均之[百日谈]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中国商人孙大午赴美签证被拒,何清涟女士写了一篇文章分析,她认为“中国思维撞了美国规则的墙”是名企业家孙大午签证被拒的主要原因。孙大午是中国的名商人,不在商言商,有情怀,据说在自己的企业里搞了“中国民主试验田”。在当今中国政治光谱上无疑更偏向西方的孙先生,两次赴美却都被拒签。
   
   
   
   孙先生第一次拒签是2008年,移民官问他要个人存款证明时,他出示了公司资产证明,被拒。前不久则是他被签证代理忽悠了,说2008年的拒签记录已经被抹去,不必再提。结果他没有告诉签证官上次被拒签的原因,当然,这次又被拒签了。


   
   
   
   何女士分析孙大午被中国式的思维害惨了,孙先生肯定以为我公司资产都如此之大,我个人还会没有那区区20万存款吗?殊不知,美国签证官根本不会这样脑袋急转弯,且死板地按规定办事,他们要你个人存款,你就必须提供个人存款,哪怕你是马云,也得提供一个20万元的私人存款他才能考虑给你签证。
   
   
   
   第二次则说明孙先生可能已经了解到美国的宪政和民主真谛,却对美国政治与现实社会不那么了解。美国是个信用社会,我十五年前在那里因感冒欠的一笔两百美元的医药费(当时走得急,忘了交哦)至今还有“不良记录”,你被拒签这种事,怎么会轻易被抹去?
   
   
   
   孙先生愤愤不平是可以理解的,陈光标等企业家以及各种小商人的十年赴美签证都拿到了,一位如此有情怀的(咱就不用说对美国更友好的)企业家竟然两次被拒,难怪他要给美国总统写公开信了。不过,这顶多也是发泄而已,美国签证官基本上不受美国总统“指使”,除非是重大政治事件,作为政客的美国总统几乎也不会介入公务员的例行工作。我本人有太多类似经历可以说明。
   
   
   
   我认识美国的很多政府官员与政客,但当一些朋友请我帮他们解决赴美签证难的问题时,我就很为难了。美国的签证官除非政治事件,否则平时完全不受政客左右,而且,签证官还有所谓“自由心证”,给你签证或者不给你签证,他们凭自己的判断甚至当时的心情来决定。除非他们贪污受贿了,几乎没有任何签证官曾经为自己的行为被问责过。
   
   
   
   我不但无法在签证上找人帮忙,而且我自己就曾经被刁难过。今年初我去美国在洛杉矶降落,过海关时发现我的网签过期了,这个东西在网上也就五分钟可以办完,可没有确实不行。那个签证官原本可以放行我,让我当场补办一个,但按规矩他也可以遣返我,结果,他选择了故意滞留我四个小时作为惩罚。
   
   
   
   我能有啥办法?除了写文章骂之外,别无他法。我如果告诉他,老子是连你们总统都知道的“民主小贩”,常常因为谈美国的好处被人家骂得狗血喷头,他不但会无动于衷的,甚至还会面带讥讽地对我说:那请你遵纪守法,按照规矩办事。——你看,这就是我们推崇的法治国家的“毛病”。这毛病做到了真正的规则面前一律平等。
   
   
   
   如果说规则面前还有人比我们更平等,那就是更守规矩的人。一位不久前已经离职的美国大使馆官员曾经对我说,在我有一次对他提出警告甚至“抗议”后,他私下做了一个统计,结果让他大吃一惊:中国一些公开反美包括一些极左思潮的人士,赴美签证的成功率几乎百分之百;可常常有所谓的右派,包括一些被网友标签为“亲美”、“带路党”的人士遭到拒签和波折。
   
   
   
   这位大使馆政治处的官员解释道,他们对签证官根本没有管辖权,更不用说控制了,签证官几乎不持任何政治立场,按规矩办事是他们的职责,例如1989年后,一些签证官基于自己的政治立场与好恶而刁难一些反对学生的官员的子女赴美,结果受到投诉而遭到美国国务院的批评。但对于上面说到的左派比右派更容易得到签证的情况,他还是疑惑不解。弄到最后,他反而向我虚心请教: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原因可能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可能还是“心理原因”,或者说“中国思维”造成的。所谓的反美人士和一些极左派在办理赴美签证时不但战战兢兢,而且会严格按照规矩去办,生怕遭到歧视与拒签。他们虽然批评美国,但深知美国是法治国家,必须得按章办事。而一些右派和亲美人士呢,就缺乏了这种“心理”,总认为自己同美国站在同一条船上,随便一点、大大咧咧没啥关系,美国佬一定会睁只眼闭只眼,总不能对“自己人”拒签吧。多次有“右派”找到我问签证的事,我说你为啥不按照规矩吧?他们说,美国嘛,没问题吧。
   
   
   
   正是这种心理,就让他们的签证有问题了。美国人尤其是签证官从来不会认为那些打着民主旗号的就是“自己人”,见了“民主小贩”恨不得拥抱你。当然,长期以来,美国一些重量级的研究机构和大学,更倾向于邀请有官方背景的中国人士赴美,他们签证通过的比例自然就很高。美国国务院有个什么资助新闻人士访美的计划,我推荐的右派他们都不接受,他们优先考虑的是左派和体制内的人士,实在找不到,才在右派中找几个。这样做可能是为了“和平演变”起来更有成就感吧。
   
   
   
   和签证类似的一个现象也值得一提,大家去调查一下,只要细心的人用目测就可以发现,中国潜逃到美国的贪官污吏以及一些反美斗士,在美国普遍过得比那些因为亲美而滞留美国不能归国,或者在美长期从事民主运动的中国人要惬意得多。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美国确实拨款支持一些民运人士,但这些年情况已经变化了,美国一些特殊部门花费更多的钱在那些反美的中国人身上,对官员在美的子女家属也更加殷勤……
   
   
   
   当然,签证这事很复杂,加上签证官的“自由心证”,原因不一而足,这里只是胡乱说一些供大家周末一乐而已。有些人和部门都不要太上心哦。
   
   
   
   老杨头 2014年12月20日
(2014/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