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
杨恒均之[百日谈]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2014年12月15日上午,50岁的劫持者莫里斯闯入悉尼马丁广场咖啡店,劫持17名人质。在僵持了16个小时无果后,警方对咖啡店进行了包围。当地时间16日凌晨,警察听到咖啡店有枪声,担心莫里斯枪杀人质而采取突击行动,冲进咖啡店。警方击毙了劫持者莫里斯,但事件最终还是造成了2名人质死亡,6人受伤。成为澳洲历史上最大的恐怖劫持事件。由于儿子的学校离事件现场并不远,我一直守在电话旁。忽然有一种澳洲也变成了战场了感觉。
   
   
   
   莫里斯是伊朗教师,在伊朗遭到政治迫害而逃出,得到澳洲的政治庇护,获得自由。过去多年他虽然犯案累累,但这次作案之前,他并非被监控的恐怖分子嫌疑人,享受到澳洲所有公民都享有的自由。他能够在澳洲这个相对自由的国家里自由地宣传他从伊朗带来的宗教教义;在电视镜头前用铁链锁住自己玩行为艺术,宣称要用手里的笔做武器追求和平与自由;他曾经给澳洲军人家属邮寄恐吓邮件,他还卷入性犯罪案件,并成为至少一起命案的嫌疑人,不过按照澳洲的法治程序,没有定案之前,他继续享受充分的自由。而他最终用自己的自由做出了一件这样的事。类似刑事案件世界各国并不少见,但一位靠政治避难的方式寻得自由,却最终用得到的自由去破坏自由的做法,并不多见。


   
   
   
   这件事,对澳洲的自由损害到什么程度,我还说不清楚,但正如本拉登改变了全球(包括中国)所有人乘飞机时的安检一样,莫里斯肯定也会改变一些人的命运。虽然目前尚未完全披露莫里斯的作案动机,但据说他要传播自己的信仰,他试图要把这块给了他自由的地方变成他逃离了的不自由之地。
   
   
   
   澳洲会受到怎样的冲击?谁会受到影响?澳洲是一个地广人稀的国家,每平方公里只有两个人。而澳洲最大的特点恐怕还是一个处于东方之地的西方国家。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来自亚洲的难民船络绎不绝驶过来。一度给澳洲政府与民众都造成了冲击:接受吧,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谁又能证明这些“难民”是真的受到了政治迫害?抑或只是为了寻求较高的工资而打扮成“难民”博得同情和居留权?
   
   
   
   还有,即便那些真正遭到他们所在国政治迫害的,他们来到澳洲会真正接受澳洲的价值理念吗?能够为澳洲国家容纳并作出贡献吗?更重要的是,澳洲有这个能力接受那么多外来人口吗?这些都是无条件接受难民而碰到的棘手问题。可不接受吧,不但有违澳洲重视人权的价值理念,而且,难道要眼睁睁看着那些真正寻求自由的难民掉转船头回到迫害他们的家园,再次受到伤害,甚至葬身大海吗?
   
   
   
   这种两难的纠结一度成为澳洲大选的热门话题。曾经有一位难民被遣返回国,结果遭到所在国家政府的迫害,结果善良的澳洲人愤怒了,指控自己的政府“助纣为虐”,差一点让澳洲当局下不了台。澳洲为此专门设立了“难民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让“难民”们上岸,住进政府设立的“难民村”吧,然后进行甄别,留下合资格的难民,遣返那些投机分子。但就我所知,那些“难民”到了澳洲后基本都立马懂得了法律,都能找到律师或者帮助者协助他们作为“难民”留下来。
   
   
   
   也曾经发生过处理不了那么多滞留难民造成拖延而引起难民村难民骚乱。后来据说改善了条件。等到我多年前去参观一个难民村时,我被惊呆了,因为我发现难民村的条件不比我自己的家差多少。果然,不久后这种“奢华的难民村”被媒体暴露了,受到了抨击。澳洲人交很高的税,但这些税收几乎都会用在公民们的医疗、养老和其他福利上。“难民村”的大多费用都来自澳洲人上交的税,他们当然不愿意。
   
   
   
   但不愿意是一回事,恪守尊重人权、人人平等的价值理念已经深入人心,更何况澳洲还有不光彩的历史,所以,无论是政客还是人数依然占多数的白人们都不会也不敢轻易挑战平等与人权的底线。在这种情况下,澳洲的移民与难民政策基本上做到了公平公正,至少不歧视某一个族群。但一些问题却逐渐凸显出来。其中重要一点就是来自同澳洲价值理念和宗教信仰格格不入的非西方国家的移民、难民和留学生带来的挑战。
   
   
   
   前面说过难民问题,其中有部分来自越南的难民,在申请难民身份时,都能够对越南共产党装出咬牙切齿和心有余悸的样子,可一旦拿到澳洲身份,在享受了宪法赋予的自由并不担心被遣返后,他们大多又开始拥护越南政府了。这样做并不违反法律。澳洲是自由的,你就是真宣布拥护希特勒,也不会像在德国一样受到指控。但这样的情况多了,一些澳洲人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担心自己的价值理念受到侵蚀。有一位朋友就对我说,你们渴望自由,但得到自由后却去支持那些限制自由的人。
   
   
   
   这些年来自中东地区的难民占到了澳洲难民的大多数,他们性格比较激烈且彪悍,居住的地区相比其他地区有较高频率的打斗事件(这个在澳洲是不允许公布的,因为有歧视的嫌疑),甚至出现了澳洲历史上百年难得一见的街头枪战。这在一个自由世界也许都不足为奇,但一些躲避宗教迫害的“难民”获得完全的宗教自由后,又开始利用这自由去宣传那些反对自由甚至限制他人自由的的“宗教”与信仰,就有些令人厌恶了。
   
   
   
   莫里斯事件也许会使得澳洲政府在审查接受难民申请,以及对那些有前科的“带信仰”人士的监控上做出一些调整。这也不足为虑。让人忧虑的则是,这类事件是否让一种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找到新的养分?西方有一种“种族歧视”群体是这样担忧的:随着世界其他文化与宗教背景的人士借西方自由、民主和法治的政策而不停涌入西方,而那些国家的文化与宗教却不允许西方价值理念与移民进入,西方的文明最终将会失去竞争力,会衰弱。
   
   
   
   这个担忧不是没有道理,例如最近西方一些国家普遍开始担心孔子学院。在你国土上,这不能讲那不能讲,但你却利用西方的自由直接把孔子学院开到人家领土上,他们能不担心?然而,担心可以理解,他们就此得出的结论就有些问题了。持此观点的西方学者主张,包括美国、澳洲和加拿大在内的西方国家,必须慎重接受其他种族的移民与文化进入。他们警告说,再过不到50年,美国的白人人数会少于总人口的50%,最终成为少数民族,那时,西方的文化与宗教是否还能延续?西方文明又将魂归何处?
   
   
   
   也许,那才是真正的中国和东方的时代吧,但那将会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呢?我今天就留给大家一道思考题:如果未来的世界像接力棒一样传递到我们中国人手里,我们怎么办?世界又会是啥样的?
   
   
   
   杨恒均 2014年12月16
(2014/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