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
杨恒均之[百日谈]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2014年12月15日上午,50岁的劫持者莫里斯闯入悉尼马丁广场咖啡店,劫持17名人质。在僵持了16个小时无果后,警方对咖啡店进行了包围。当地时间16日凌晨,警察听到咖啡店有枪声,担心莫里斯枪杀人质而采取突击行动,冲进咖啡店。警方击毙了劫持者莫里斯,但事件最终还是造成了2名人质死亡,6人受伤。成为澳洲历史上最大的恐怖劫持事件。由于儿子的学校离事件现场并不远,我一直守在电话旁。忽然有一种澳洲也变成了战场了感觉。
   
   
   
   莫里斯是伊朗教师,在伊朗遭到政治迫害而逃出,得到澳洲的政治庇护,获得自由。过去多年他虽然犯案累累,但这次作案之前,他并非被监控的恐怖分子嫌疑人,享受到澳洲所有公民都享有的自由。他能够在澳洲这个相对自由的国家里自由地宣传他从伊朗带来的宗教教义;在电视镜头前用铁链锁住自己玩行为艺术,宣称要用手里的笔做武器追求和平与自由;他曾经给澳洲军人家属邮寄恐吓邮件,他还卷入性犯罪案件,并成为至少一起命案的嫌疑人,不过按照澳洲的法治程序,没有定案之前,他继续享受充分的自由。而他最终用自己的自由做出了一件这样的事。类似刑事案件世界各国并不少见,但一位靠政治避难的方式寻得自由,却最终用得到的自由去破坏自由的做法,并不多见。


   
   
   
   这件事,对澳洲的自由损害到什么程度,我还说不清楚,但正如本拉登改变了全球(包括中国)所有人乘飞机时的安检一样,莫里斯肯定也会改变一些人的命运。虽然目前尚未完全披露莫里斯的作案动机,但据说他要传播自己的信仰,他试图要把这块给了他自由的地方变成他逃离了的不自由之地。
   
   
   
   澳洲会受到怎样的冲击?谁会受到影响?澳洲是一个地广人稀的国家,每平方公里只有两个人。而澳洲最大的特点恐怕还是一个处于东方之地的西方国家。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来自亚洲的难民船络绎不绝驶过来。一度给澳洲政府与民众都造成了冲击:接受吧,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谁又能证明这些“难民”是真的受到了政治迫害?抑或只是为了寻求较高的工资而打扮成“难民”博得同情和居留权?
   
   
   
   还有,即便那些真正遭到他们所在国政治迫害的,他们来到澳洲会真正接受澳洲的价值理念吗?能够为澳洲国家容纳并作出贡献吗?更重要的是,澳洲有这个能力接受那么多外来人口吗?这些都是无条件接受难民而碰到的棘手问题。可不接受吧,不但有违澳洲重视人权的价值理念,而且,难道要眼睁睁看着那些真正寻求自由的难民掉转船头回到迫害他们的家园,再次受到伤害,甚至葬身大海吗?
   
   
   
   这种两难的纠结一度成为澳洲大选的热门话题。曾经有一位难民被遣返回国,结果遭到所在国家政府的迫害,结果善良的澳洲人愤怒了,指控自己的政府“助纣为虐”,差一点让澳洲当局下不了台。澳洲为此专门设立了“难民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让“难民”们上岸,住进政府设立的“难民村”吧,然后进行甄别,留下合资格的难民,遣返那些投机分子。但就我所知,那些“难民”到了澳洲后基本都立马懂得了法律,都能找到律师或者帮助者协助他们作为“难民”留下来。
   
   
   
   也曾经发生过处理不了那么多滞留难民造成拖延而引起难民村难民骚乱。后来据说改善了条件。等到我多年前去参观一个难民村时,我被惊呆了,因为我发现难民村的条件不比我自己的家差多少。果然,不久后这种“奢华的难民村”被媒体暴露了,受到了抨击。澳洲人交很高的税,但这些税收几乎都会用在公民们的医疗、养老和其他福利上。“难民村”的大多费用都来自澳洲人上交的税,他们当然不愿意。
   
   
   
   但不愿意是一回事,恪守尊重人权、人人平等的价值理念已经深入人心,更何况澳洲还有不光彩的历史,所以,无论是政客还是人数依然占多数的白人们都不会也不敢轻易挑战平等与人权的底线。在这种情况下,澳洲的移民与难民政策基本上做到了公平公正,至少不歧视某一个族群。但一些问题却逐渐凸显出来。其中重要一点就是来自同澳洲价值理念和宗教信仰格格不入的非西方国家的移民、难民和留学生带来的挑战。
   
   
   
   前面说过难民问题,其中有部分来自越南的难民,在申请难民身份时,都能够对越南共产党装出咬牙切齿和心有余悸的样子,可一旦拿到澳洲身份,在享受了宪法赋予的自由并不担心被遣返后,他们大多又开始拥护越南政府了。这样做并不违反法律。澳洲是自由的,你就是真宣布拥护希特勒,也不会像在德国一样受到指控。但这样的情况多了,一些澳洲人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担心自己的价值理念受到侵蚀。有一位朋友就对我说,你们渴望自由,但得到自由后却去支持那些限制自由的人。
   
   
   
   这些年来自中东地区的难民占到了澳洲难民的大多数,他们性格比较激烈且彪悍,居住的地区相比其他地区有较高频率的打斗事件(这个在澳洲是不允许公布的,因为有歧视的嫌疑),甚至出现了澳洲历史上百年难得一见的街头枪战。这在一个自由世界也许都不足为奇,但一些躲避宗教迫害的“难民”获得完全的宗教自由后,又开始利用这自由去宣传那些反对自由甚至限制他人自由的的“宗教”与信仰,就有些令人厌恶了。
   
   
   
   莫里斯事件也许会使得澳洲政府在审查接受难民申请,以及对那些有前科的“带信仰”人士的监控上做出一些调整。这也不足为虑。让人忧虑的则是,这类事件是否让一种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找到新的养分?西方有一种“种族歧视”群体是这样担忧的:随着世界其他文化与宗教背景的人士借西方自由、民主和法治的政策而不停涌入西方,而那些国家的文化与宗教却不允许西方价值理念与移民进入,西方的文明最终将会失去竞争力,会衰弱。
   
   
   
   这个担忧不是没有道理,例如最近西方一些国家普遍开始担心孔子学院。在你国土上,这不能讲那不能讲,但你却利用西方的自由直接把孔子学院开到人家领土上,他们能不担心?然而,担心可以理解,他们就此得出的结论就有些问题了。持此观点的西方学者主张,包括美国、澳洲和加拿大在内的西方国家,必须慎重接受其他种族的移民与文化进入。他们警告说,再过不到50年,美国的白人人数会少于总人口的50%,最终成为少数民族,那时,西方的文化与宗教是否还能延续?西方文明又将魂归何处?
   
   
   
   也许,那才是真正的中国和东方的时代吧,但那将会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呢?我今天就留给大家一道思考题:如果未来的世界像接力棒一样传递到我们中国人手里,我们怎么办?世界又会是啥样的?
   
   
   
   杨恒均 2014年12月16
(2014/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