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杨恒均之[百日谈]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台湾“九合一”选举结果29日晚出炉,全台22县市中,国民党仅保住6席,其中备受关注的6个“直辖市”之战,国民党仅在新北市险胜。在微博、博客和微信上都有不少网友留言,让老杨头对此发表评论。其实老杨头以前写过很多关于台湾选举的文章,这里摘录部分:
   
   
   
   对于大陆网友来说,今天台湾的选举就是一个政权保卫战,只不过战场是投票站,“武器”是民众手里那张小小的选票。这张选票的威力无穷,可以合法和平地“颠覆”不真心为台湾民众服务的国民党政权。也因此,这场选举看到部分大陆网友眼里,让他们比台湾同胞还要紧张。


   
   
   
   
   经历过四次大选的台湾人都知道,只要两岸没有统一,再过四年,他们还有机会投票决定国民党的去留。大陆网友因没有这个切身的经历与体会,心理总有“颠覆政权”的阴影在作怪。我想对大陆网友说:追求民主的人都想赢,但只有当我们都能够平静地接受“输”,真正的民主才会到来!
   
   
   
   
   马英九以689万票赢蔡英文的609万,大陆网友惊叹:609万人输了?这让我想起反对民主的专制者津津乐道的一个歪理:两个候选人相差不多,那个多了2个百分点的,赢了51%选票的当了总统,49%的人输了。他们以此嘲笑一个政府得不到49%国民的支持。
   
   
   
   
   因此他们不允许选举,坚持认为他们直接代表100%的人民,每一次的民调都显示他们得到了几乎百分之百人民的支持。其实在这种没有选票的“代表制”下,人民始终被奴役,所不同的是被奴役的程度根据民众的态度被分成了三个等级:奴隶,奴才,奴儿。
   
   
   
   
   台湾选举结束了,如果要说说有什么亮点,恐怕还真不容易。当民主到来的时候,也就那么简单,简单得让你不敢相信这就是世界上最不坏的制度。你可能还想不明白,这种制度为什么会让人类在黑暗中探索了几千年才寻得?为什么让那么多人抛头颅、洒鲜血去争取?
   
   
   
   对于没有经历过民主、隔岸观火的人来说,还真不是一下子能够解释清楚的。好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包括中国的台湾,已经民主了。民主离我们并不远,就在海峡对岸;民主一点也不复杂,也就那么回事。然而,你知道中国人争取民主的路走了整整一百年吗?你知道台湾的民主经历了多少心酸与艰难?
   
   
   ——节选自《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2012年1月08日
   
   
   
   对于我来说,这个所谓的“五都选举”几乎没有什么研究与发掘的意义。我反问一位询问我对“五都选举”有什么看法的年轻朋友,你是研究台湾问题的?你是研究民主制度的?你为啥想了解台湾某个县市的地方选举……他说,他什么都不是,他只是一名关心海峡两岸关系、关心中国前途的大学毕业生。他说,他正托人(送钱)在找工作,烦死了……我说,台湾的“五都选举”是一个逐渐成熟的民主制度下的一场选举而已,它和两岸关系,和你的生活几乎没有多大的关系,他和台湾当地居民的福利、工作与生活息息相关。你正在找工作,也许你更应该关心你所在地区找工作领域的腐败现象,还有北京刚刚结束的党代会,那才是决定你未来五年生活与前途的东西。台湾人热衷于“五都选举”,那是因为这次选举将决定他们的“工作”与未来几年的前途……
   
   
   
   其实,我还真不知道如何更好地回答读者关于“五都选举”的提问,这些年,我已经亲历过无数的选举,甚至比大多数与我同龄的美国人观摩过更多的选举场景。我经历的各种选举,大都与台湾正在进行的“五都选举”差不多,说简单吧,可以说它简单得不值一提,正如中央电视台展示的那样,几个想当官的候选人,在民众面前竭尽所能地“作秀”,你一言我一语地辩论,搞急了,还互相攻击一番。和小孩子们在家长面争风吃醋差不多,对不对?就这么简单。
   
   
   
   可说复杂吗?那就实在太复杂了,即便我再怎么苦口婆心,你都不可能完全理解。因为要真正理解这些简单的选举场面,你不但需要从理论和思想上去理解整个民主制度与理念,你甚至还一定得设身处地,“潜伏”在选举现场,更要“潜伏”在经历过选举的普通民众中去学习、去体会、去运作……别说你和我,就连确确实实置身其中的台湾人,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完全的“理解”这一场又一场的选举?
   
   
   
   
   别以为我在夸张。民主选举制度的最大特点就是不断完善,在口水中完善,在民众的质疑中完善,在看似“混乱”的场景中完善,在政治家的失败与泪水中完善……在没有尽善尽美之前,谁能说这就是终极完美的民主?而大家几乎都有共识,这个制度永远不可能达到终极的完美,正如人性一样。
   
   ——《台湾的选举与北朝鲜的党代会》2010年10月19日
   
   
   
   
   在台湾期间,我能够在每一个愤怒的台湾人身上寻求到一种大陆人身上没有的,特别是那些我初次见面的普通台湾人。他们有的对陈水扁执政愤怒,有的对马英九现在执政不满,但他们却都不对这个制度产生厌恶,没有一个普通台湾人会说这个制度造成这些腐败和无能,他们只是认为这个制度不够完善。更重要的是,我接触到的台湾人虽然愤怒,但几乎都尊重民主的游戏规则。
   
   
   
   
   这可能就是民主制度的特异之处,每一个人都对这种制度议论纷纷,说三道四,批评和指责为多,但一旦进入这种制度的人,谁也不想退回去,或者选择其他在历史上存在过的任何一种非民主的制度。
   
   且不说台湾的民主制度是哪些力量奠基的,到目前为止,我认识到,推动民主制度前进的最主要力量不是国民党,也不是民进党,而是广大的民众,他们对这个制度的不满足,对这个制度漏洞的愤怒,对这个制度的期许,正在一步一步迫使政治精英们修补这个制度的漏洞。
   
   
   
   毫无疑问,这两颗子弹挽救了陈水扁,让国民党继续在野长达四年之久。如果说第一次民主选举的游戏规则被国民党自己破坏了,那么第二次则是两颗子弹破坏了这个游戏规则。所以,在2000年选举结束后,支持国民党的愤怒的群众包围了国民党党部,在2004年选举结果出来后,同样支持国民党的愤怒的群众却包围了总统府。
   
   
   
   
   民主没有什么神秘的,民主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不过如其字面意思一样,是人民当家作主而已,一旦确立了这个民主的核心价值观,剩下的就是人类长期以来摸索出的一些民主的游戏规则。这些游戏规则有些看上去很可笑,甚至被有些集权国家的统治者说成是劳民伤财,说成是“虚伪的民主”等等,但没有这些游戏规则,或者破坏这些游戏规则,民主也就成了理想,成了镜中花、水中月。
   
   
   
   
   一个新兴民主国家或者政体的逐渐完善,也就是这些民主的“游戏规则”的不断更新,或者修修补补。成熟的民主国家也有问题,但一发现问题,没有人会去质疑民主的核心价值观,更没有人想要推翻这个制度,而是去修补这些游戏规则,去完善这个制度。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2008年12月24日
   
   
   
   
   蒋经国的改革把国民党弄下了台,同时也赋予了国民党合法性。由于历史的潮流不可阻挡,就算蒋经国不去搞政治民主化,那么民主化的大潮迟早会席卷台湾地区。一旦到那个时候,国民党不是是否改革开放报禁和党禁的问题,也不是修改宪法实行民主选举的问题,而是你想下也得下,不想下也得下。
   
   
   
   
   只是到那个时候——民众起而攻之的时候,国民党就不单单是被赶下台那么简单,而是要被集体审判,判刑和清算的。——我说的过分吗?一点也不过分,大家对国民党的历史都不陌生,且不说他们手上沾满了各阶层民众的鲜血(千万别告诉我他们是为了稳定,他们不能不杀一些无辜百姓),单凭贪污腐败这一条,也足够台湾民众把大大小小的国民党推上断头台了。如果你对历史不感兴趣,那么看一下苏联东欧的独裁党,被清算后至今都一蹶不振,更不用说卷土重来了。
   
   
   
   
   等到长期在国民党一党专政统治下没有人权、没有民主和自由的民众终于忍无可忍的时候,也就是国民党人头落地,被广大民众彻底清算的时候,那个血流成河的情景在中国几千年历史上屡见不鲜,并不是大家想看到的。
   
   
   
   而避免历史重演的唯一方法被蒋经国先生找到了!蒋经国开放报禁、党禁,推动政治民主化,选定了一个最终将终结国民党统治的接班人李登辉,都是具有一个真正政治家的独到眼光的。
   
   
   
   
   2000年5月20日那一天,民进党通过民主选举的方法合法地推翻了国民党统治,而就在这同一天,国民党——从此以后开始成为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合法的政党!
   
   ——节选自《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2008年1月16日
(2014/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