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杨恒均之[百日谈]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台湾“九合一”选举结果29日晚出炉,全台22县市中,国民党仅保住6席,其中备受关注的6个“直辖市”之战,国民党仅在新北市险胜。在微博、博客和微信上都有不少网友留言,让老杨头对此发表评论。其实老杨头以前写过很多关于台湾选举的文章,这里摘录部分:
   
   
   
   对于大陆网友来说,今天台湾的选举就是一个政权保卫战,只不过战场是投票站,“武器”是民众手里那张小小的选票。这张选票的威力无穷,可以合法和平地“颠覆”不真心为台湾民众服务的国民党政权。也因此,这场选举看到部分大陆网友眼里,让他们比台湾同胞还要紧张。


   
   
   
   
   经历过四次大选的台湾人都知道,只要两岸没有统一,再过四年,他们还有机会投票决定国民党的去留。大陆网友因没有这个切身的经历与体会,心理总有“颠覆政权”的阴影在作怪。我想对大陆网友说:追求民主的人都想赢,但只有当我们都能够平静地接受“输”,真正的民主才会到来!
   
   
   
   
   马英九以689万票赢蔡英文的609万,大陆网友惊叹:609万人输了?这让我想起反对民主的专制者津津乐道的一个歪理:两个候选人相差不多,那个多了2个百分点的,赢了51%选票的当了总统,49%的人输了。他们以此嘲笑一个政府得不到49%国民的支持。
   
   
   
   
   因此他们不允许选举,坚持认为他们直接代表100%的人民,每一次的民调都显示他们得到了几乎百分之百人民的支持。其实在这种没有选票的“代表制”下,人民始终被奴役,所不同的是被奴役的程度根据民众的态度被分成了三个等级:奴隶,奴才,奴儿。
   
   
   
   
   台湾选举结束了,如果要说说有什么亮点,恐怕还真不容易。当民主到来的时候,也就那么简单,简单得让你不敢相信这就是世界上最不坏的制度。你可能还想不明白,这种制度为什么会让人类在黑暗中探索了几千年才寻得?为什么让那么多人抛头颅、洒鲜血去争取?
   
   
   
   对于没有经历过民主、隔岸观火的人来说,还真不是一下子能够解释清楚的。好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包括中国的台湾,已经民主了。民主离我们并不远,就在海峡对岸;民主一点也不复杂,也就那么回事。然而,你知道中国人争取民主的路走了整整一百年吗?你知道台湾的民主经历了多少心酸与艰难?
   
   
   ——节选自《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2012年1月08日
   
   
   
   对于我来说,这个所谓的“五都选举”几乎没有什么研究与发掘的意义。我反问一位询问我对“五都选举”有什么看法的年轻朋友,你是研究台湾问题的?你是研究民主制度的?你为啥想了解台湾某个县市的地方选举……他说,他什么都不是,他只是一名关心海峡两岸关系、关心中国前途的大学毕业生。他说,他正托人(送钱)在找工作,烦死了……我说,台湾的“五都选举”是一个逐渐成熟的民主制度下的一场选举而已,它和两岸关系,和你的生活几乎没有多大的关系,他和台湾当地居民的福利、工作与生活息息相关。你正在找工作,也许你更应该关心你所在地区找工作领域的腐败现象,还有北京刚刚结束的党代会,那才是决定你未来五年生活与前途的东西。台湾人热衷于“五都选举”,那是因为这次选举将决定他们的“工作”与未来几年的前途……
   
   
   
   其实,我还真不知道如何更好地回答读者关于“五都选举”的提问,这些年,我已经亲历过无数的选举,甚至比大多数与我同龄的美国人观摩过更多的选举场景。我经历的各种选举,大都与台湾正在进行的“五都选举”差不多,说简单吧,可以说它简单得不值一提,正如中央电视台展示的那样,几个想当官的候选人,在民众面前竭尽所能地“作秀”,你一言我一语地辩论,搞急了,还互相攻击一番。和小孩子们在家长面争风吃醋差不多,对不对?就这么简单。
   
   
   
   可说复杂吗?那就实在太复杂了,即便我再怎么苦口婆心,你都不可能完全理解。因为要真正理解这些简单的选举场面,你不但需要从理论和思想上去理解整个民主制度与理念,你甚至还一定得设身处地,“潜伏”在选举现场,更要“潜伏”在经历过选举的普通民众中去学习、去体会、去运作……别说你和我,就连确确实实置身其中的台湾人,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完全的“理解”这一场又一场的选举?
   
   
   
   
   别以为我在夸张。民主选举制度的最大特点就是不断完善,在口水中完善,在民众的质疑中完善,在看似“混乱”的场景中完善,在政治家的失败与泪水中完善……在没有尽善尽美之前,谁能说这就是终极完美的民主?而大家几乎都有共识,这个制度永远不可能达到终极的完美,正如人性一样。
   
   ——《台湾的选举与北朝鲜的党代会》2010年10月19日
   
   
   
   
   在台湾期间,我能够在每一个愤怒的台湾人身上寻求到一种大陆人身上没有的,特别是那些我初次见面的普通台湾人。他们有的对陈水扁执政愤怒,有的对马英九现在执政不满,但他们却都不对这个制度产生厌恶,没有一个普通台湾人会说这个制度造成这些腐败和无能,他们只是认为这个制度不够完善。更重要的是,我接触到的台湾人虽然愤怒,但几乎都尊重民主的游戏规则。
   
   
   
   
   这可能就是民主制度的特异之处,每一个人都对这种制度议论纷纷,说三道四,批评和指责为多,但一旦进入这种制度的人,谁也不想退回去,或者选择其他在历史上存在过的任何一种非民主的制度。
   
   且不说台湾的民主制度是哪些力量奠基的,到目前为止,我认识到,推动民主制度前进的最主要力量不是国民党,也不是民进党,而是广大的民众,他们对这个制度的不满足,对这个制度漏洞的愤怒,对这个制度的期许,正在一步一步迫使政治精英们修补这个制度的漏洞。
   
   
   
   毫无疑问,这两颗子弹挽救了陈水扁,让国民党继续在野长达四年之久。如果说第一次民主选举的游戏规则被国民党自己破坏了,那么第二次则是两颗子弹破坏了这个游戏规则。所以,在2000年选举结束后,支持国民党的愤怒的群众包围了国民党党部,在2004年选举结果出来后,同样支持国民党的愤怒的群众却包围了总统府。
   
   
   
   
   民主没有什么神秘的,民主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不过如其字面意思一样,是人民当家作主而已,一旦确立了这个民主的核心价值观,剩下的就是人类长期以来摸索出的一些民主的游戏规则。这些游戏规则有些看上去很可笑,甚至被有些集权国家的统治者说成是劳民伤财,说成是“虚伪的民主”等等,但没有这些游戏规则,或者破坏这些游戏规则,民主也就成了理想,成了镜中花、水中月。
   
   
   
   
   一个新兴民主国家或者政体的逐渐完善,也就是这些民主的“游戏规则”的不断更新,或者修修补补。成熟的民主国家也有问题,但一发现问题,没有人会去质疑民主的核心价值观,更没有人想要推翻这个制度,而是去修补这些游戏规则,去完善这个制度。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2008年12月24日
   
   
   
   
   蒋经国的改革把国民党弄下了台,同时也赋予了国民党合法性。由于历史的潮流不可阻挡,就算蒋经国不去搞政治民主化,那么民主化的大潮迟早会席卷台湾地区。一旦到那个时候,国民党不是是否改革开放报禁和党禁的问题,也不是修改宪法实行民主选举的问题,而是你想下也得下,不想下也得下。
   
   
   
   
   只是到那个时候——民众起而攻之的时候,国民党就不单单是被赶下台那么简单,而是要被集体审判,判刑和清算的。——我说的过分吗?一点也不过分,大家对国民党的历史都不陌生,且不说他们手上沾满了各阶层民众的鲜血(千万别告诉我他们是为了稳定,他们不能不杀一些无辜百姓),单凭贪污腐败这一条,也足够台湾民众把大大小小的国民党推上断头台了。如果你对历史不感兴趣,那么看一下苏联东欧的独裁党,被清算后至今都一蹶不振,更不用说卷土重来了。
   
   
   
   
   等到长期在国民党一党专政统治下没有人权、没有民主和自由的民众终于忍无可忍的时候,也就是国民党人头落地,被广大民众彻底清算的时候,那个血流成河的情景在中国几千年历史上屡见不鲜,并不是大家想看到的。
   
   
   
   而避免历史重演的唯一方法被蒋经国先生找到了!蒋经国开放报禁、党禁,推动政治民主化,选定了一个最终将终结国民党统治的接班人李登辉,都是具有一个真正政治家的独到眼光的。
   
   
   
   
   2000年5月20日那一天,民进党通过民主选举的方法合法地推翻了国民党统治,而就在这同一天,国民党——从此以后开始成为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合法的政党!
   
   ——节选自《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2008年1月16日
(2014/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