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在法国巴黎留学的朝鲜学生韩某近日被朝鲜当局强行召回,但在朝鲜“护送组”押送其前往机场的途中脱逃,至今已15天,尚未找到。据说韩某的父亲最近在朝鲜清除“张成泽党羽”的工作中遭到肃清。韩某担心被押送回国后遭到处决。巴黎警方已获悉相关情况并在寻找韩某。如果朝鲜当局试图“绑架”和强制召回留学巴黎的朝鲜学生一事得到证实,可能会引发法国和朝鲜之间的外交摩擦。而朝鲜“护送组”据传从与法国接壤的第三国进入法国境内,因此还可能会引发第三国与朝鲜之间的外交争端。
   
   
   
   消息出来后,网上舆论除了对朝鲜留学生韩某的同情,对朝鲜当局株连清洗官员后代的做法一片不满之外,关注焦点集中在朝鲜是“越境执法”还是“绑架”,如此明火执仗违反国际法、侵犯人权会否受到新一波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制裁。


   
   
   
   虽然没经过双方协商与同意的“越境执法”早就被国际法定为非法,但各国政府尤其是情报机关与特种部队并没有少干。冷战时期美苏两国特工常常“深入虎穴”,策反、绑架甚至暗杀特定政治目标;以色列情报机关“越境执法”也是常事了,不过最经典的例子恐怕还是2011年美国在不告知巴基斯坦当局的情况下,在巴基斯坦境内采取军事行动,击杀本.拉登。
   
   
   
   此事引起巴基斯坦当局的强烈抗议。许多巴基斯坦人也认为美军的行动是一种侵犯他们主权的行为并感到愤怒。当然,美国的理由是担心巴基斯坦泄密,并声称本.拉登是美国以致联合国都认可的“恐怖分子”与“通缉犯”,美国有权执行猎杀任务。
   
   
   
   以上例子显然不能套用在朝鲜韩某的头上,韩某不是特定的情报对象,更不是通缉犯,他只是一名经过法国和朝鲜协商后合法前来巴黎留学的朝鲜学生。朝鲜对派到国外的留学生与外交官等工作人员都有严格的管理制度与规定,这可是我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领教过的。
   
   
   
   当时我住在复旦大学留学生楼,同世界各国来的留学生混住(以便学习语言、了解国外情况)。来自世界各国的留学生几乎都给我们带来一些不同的开放信息与清新空气,唯独朝鲜来的七、八位留学生,清一色中年男人却出双入对,从来不落单,说起话来每个人几乎一模一样,都在背标准答案似的。毕业后我分配到北京外交系统工作,才发现原来我们的外事纪律也是这样规定的:出国在外,不得单独行动。只不过那个规定已经成了“强弩之末”,并没有被严格执行,不久随着进一步改革开放,这规定也就废除了。
   
   
   
   朝鲜当时在中国的留学生都有党小组,每晚要学习金日成语录,互相监督,连某位留学生佩戴的金日成像章有点歪,都会有人在出门前帮忙纠正和整理。我所在的复旦大学并没有朝鲜留学生被召回的事发生,但听说北京发生过(因为是外事事件,所以都有通报),是因为朝鲜来的留学生被当时中国八十年代开放的空气“污染”了,说了几句不该说的话,就被召回去了。当然,不是被“强制”召回的,那时朝鲜人民还比较纯洁,几乎没有什么“滞留不归”与“叛逃”发生,如今的“逃北”也没有听说过。过去十几年,至少有几次(例如2007年),朝鲜突然大批或者分批从北京召回一些留学生,弄得神秘兮兮。好在大家都不把那个国家当回事了。
   
   
   
   朝鲜对留学生的管理,让我想起大清留美幼童。1872年到1875年,在曾国藩、李鸿章、容闳等洋务派的主持下,清政府先后派出四批共120名幼童赴美国留学。其中50多人进入哈佛、耶鲁、哥伦比亚、麻省理工等著名学府深造。中国铁路工程开拓者詹天佑即是其中一位。这原本是清政府设立的一个长达15年的留学计划, 进行到第10年时,遭到强烈反对,“留美幼童”被强行提前召回。主要原因是这些留学幼童本来是被派到美国学习“洋技术”的,可不知不觉间,一些幼童开始接触社会人文科学,甚至对宗教和民主制度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当时清朝可没有“跨境执法”的能力,所以并不是所有幼童都能被“强行召回”到大清怀抱。
   
   
   
   朝鲜这次越境强制“召回”留学生当然同大清留美幼童不太一样,有“越境执法”的味道。如果查实,就明显违反国际法了。我们知道,不管你是什么政治制度,也不管你的执法目的多么正当和急切,国际间执行类似“遣返”任务一定得双方协商,否则,不但同“绑架”无异,更涉及到主权和领土的大原则,轻则外交纠纷,重不排除更严重的制裁与冲突。
   
   
   
   以前曾有加拿大等外媒报道中国反贪“越境执法”,其实大多查无实据,少数几个是在签证下直接进入,并得到对象国家配合而了解相关情况,完全符合国际法。最近中国政府加大了“境外追贪”的步伐,我们看到,几乎都是和贪官污吏潜逃国家当局密切合作的。日前,APEC和G20会上通过了与会国联合反贪宣言,在这个框架下,中国加紧同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等国家签订双边反贪协议,联合反腐,这是符合国际法,也符合国家利益的。
   
   
   
   杨恒均 2014年11月 20
(2014/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