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杨恒均之[百日谈]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从图书馆借回一本胡兰成的《今生今世》,顺手发了个微信。没想到,收到很多留言,其中竟然有七位读过此书的女性读者说她们很喜欢胡兰成。喜欢他的文字、文风都可以理解,但这些女读者(而且还是我的读者)怎么会忽视这位汉奸字里行间流露出的那种逻辑与思维而喜欢他呢?由于今天正好是11月11日“光棍节”,我们不妨由此谈开,说说女性交友和择偶的标准问题。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告诉女性我心目中的好男人和好丈夫,例如幽默、体贴、能干、性格开朗、有包容心等等,我主要侧重在性格和品行方面,现在很多女子择偶的标准是有没有车、房和好的工作,能不能每年让她出国玩那么一两次。这个当然也重要,一穷二白的男人大多也不那么“能干”把,即便再体贴、幽默,也会让吃不饱穿不暖的女友觉得腻味,感觉贫嘴吧。


   
   
   
   但我发现我还是忽略了一个我最不该忽略的,那就是价值理念、世界观,或者更狭隘一点说“政治立场”。可能是我这个“政治动物”刻意要在男欢女爱上“去政治化”吧,毕竟,感情世界容不下政治,更何况,我们国家曾经经历过1949年前的“门当户对”时代与1949年后那种极端的“血统论”、“唯成分论”年代。
   
   
   
   当然,我这里说的价值理念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你很难真正把它们从感情世界驱逐。想一想就不难明白:你会乐意同一位有钱有地位的杀人犯同眠共枕一辈子?你会不会疯狂爱上那些曾经对纳粹剥人皮大唱赞歌的纳粹文人?
   
   
   
   就拿胡兰成来说,我以前看过他在日伪时期的种种劣迹,不夸张的说,他比侵华日本兵好不到哪里去。他自己在《今生今世》中记载,日本在美国的原子弹下宣布投降后,他秘密上书驻扎中国的日本司令部,建议不要放下武器,“要在华日军拒绝投降,而与南京政府军队(汪精卫)军队合编,建立于中国民间,变成中国的革命军,加以政治的运用,可使重庆知礼,延安亦不得乘虚,美国见日本尚有在国外的军队未降伏,亦不敢欺压日本太甚。”——比胡兰成“诚实”与“忠诚”的日本人显然知道战败了,天皇也下令了,于是准备投降,可这位汉奸竟然想玩政治,要把侵略者和汉奸变成“革命军”。幸亏日本人没有听他的,否则,不知道又有多少中国人会被屠杀。
   
   
   
   胡兰成从来没有因他的汉奸罪行受到过惩罚。这使得他也从来没有真正悔罪过。在同张爱玲搞在一起两年多后,他形成了自己的文字风格,还有一套经不起推敲的逻辑与思维——从对爱情与日本侵略,都“心平气和”地娓娓道来,颇迷惑了一些人,尤其是女性。
   
   
   
   日本战败后,这位汪精卫政府的副宣传部长潜逃民间,路上搞了个二奶情人。妻子张爱玲来看他时,三人常常在一起玩(不是玩3P),张爱玲一开始也不怀疑他,他挺得意的,说张爱玲不怀疑他是“因为都是好人的世界,自然会有一种糊涂”。
   
   
   
   有一次他带这位情妇去张爱玲那里玩,情妇要求照顾她的名誉而假装是张爱玲的姊妹,结果张爱玲看出了端倪,心中颇有些不快。你猜胡兰成咋说?他写道,“(对张爱玲)不觉得抱歉,因为我待爱玲,如我自己,宁可克己,倒是要多照顾小周和秀美(两个小三的名字)”。这逻辑即便放在可以妻妾成群的民国,也是很有点不合常理的。因“待妻子如自己”,就应该多照顾二奶?
   
   
   
   胡兰成在文章中确实都用比较优美、平和的笔墨描写人间的苦难与不幸,甚至常带一丝佛心,不时流露基督之爱,但当他描写日本兵进到村子里,把一位村里的妇女脱光绑在树上,对另一位从外地回来探访娘家的媳妇实施了轮奸时,他也是使用这种语调,而写到那位被轮奸的媳妇回去后丈夫知道了也不计较,他以赞赏的口气描写这位老公的“豁达”,却从头到尾对那些轮奸年轻媳妇的日本兵没有一句谴责,表现了他更大的“豁达”。想到他任汉奸宣传部副部长时的所作所为,实际是助长了日本人的烧杀奸淫,实为一人渣,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就是这种逻辑,这种处理故事的手法,始终贯穿他的“今生今世”这本书,他同八位女子交往(很多是同时交往),每一个都是真情,置于女子不理解,那是她们的事;日本人轮奸中国妇女,也是一个他可以轻描淡写的事实,如果你们被强奸了而要死要活,那就是你们有问题了。
   
   
   
   如今这样的汉奸是没有了,但各色无耻之徒大有人在。在这样的地方,吮痈舐痔、助纣为虐的无良文人往往能够拥有一批心仪的读者,不择手段的当权者与逆历史潮流的败类都可能成为领袖与英雄。在一个缺乏核心价值观,或者价值观混乱的地方,年轻人择偶时也基本上不会考虑到对方所持的价值理念,更不会去问对方的政治观点。
   
   
   
   这怪不得年轻人,尤其怪不得每年到了“1111”这个日子就心慌慌的剩男剩女们。不过,如果有条件的,或者不是饥不择食的,挑选终生伴侣,还应该看看他(她)持什么价值理念,在大是大非上能不能和你尿到一个壶里……爱啥也不能爱人渣啊!
   
   
   
   杨恒均 2014年11月11日 光棍节
(2014/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