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今天,你改革了吗?]
杨恒均之[百日谈]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天,你改革了吗?

   现在有一个现象令人忧虑。我简单写出来同网友探讨,也希望北京看到后能重视。过去多年的改革,尤其是新一届执政团队上来后,反腐抓贪力度不可谓不大;深化改革的各种方案不可谓不多;从媒体与互联网上看,民众对政府的支持度与期望值不可谓不高,可当我深入普通人之中时却发现大多数人仍然认为反腐、改革甚至刚刚提出的“法治”都“事不关己”,或者说,他们不认为这些措施同自己的生活、工作有多大关系。改革很火,但人民群众更多地作为一个“旁观者”在隔岸观火,而不是“参与者”。
   
   
   
   这种现象令人不解,也让人担忧。习近平上来后提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在改革与民众关系上,他反复强调了两点:一是让人民群众成为改革主体,二是让人民群众享受改革的果实。指出人民群众不仅是历史的创造者,更是改革的力量源泉。没有人民参与支持,改革如同无水之舟、无土之木。


   
   
   
   拿反腐来说吧,我一个朋友的情况很能说明问题。习总上台后,他每天都看手机上的“网易新闻客户端”,他说,看到有贪官落马的消息,他就开心,但也有忧愁:怎么这么多贪官啊?可一旦某一天看不到有贪官落马的新闻,他就更忧愁了:难道他们不抓了?他说这样搞下去,他迟早会得忧郁症的。他担心如果中央突然停止反腐,他肯定会得忧郁症。我说,一直这样抓,抓没有了,你不就看不到了,怎么会得忧郁症呢?他说,别逗了,你真相信能抓完贪官?别提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就拿过去改革开放三十年来说,贪官什么时候是越抓越少的?
   
   
   
   我的这位朋友是一个典型,支持中央反腐,但却在骨子里并不相信这种反腐会有根本的改变。这给他们带来了一种令人心碎的无力感。九月份我到湖南考察后,在《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博文里写了这样一段话:大家对习总这届领导人反腐都抱着期待,但他们内心深处却几乎都认为无论什么样的反腐,在现阶段都很难触动到干部队伍的方方面面尤其是广大的基层。因此中央和省级的反腐虽然轰轰烈烈,但同底层民众的生活显然还有相当的距离。
   
   
   
   还有距离!反腐如此,改革何尝不是这样!回头想一想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改革伊始,实践检验真理了,于是农民立马可以养鸡养鸭;思想解放了,“傻子”马上可以去摆摊卖瓜子,成“万元户”了;否定“两个凡是”了,土地忽然就可以承包了,剩余的粮食可以卖钱了;“科学的春天”一宣布,高考恢复了,我们这些乡镇地区的孩子也可以靠勤学而不是后门跳农门,堂而皇之地进国务院和国企了;改革渗透到百姓的柴米油盐之中,政府每天在改革,民众每天也在改革……实事求是地说,那时的改革步伐并没那么大,但每一步几乎都能让普通民众感受到时代跳动的脉搏,看到实实在在的改革成果。改革的共识也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如今这些年里,改革的调门还是那样高,出笼的改革措施也越来越深,甚至连“民主、自由和法治”都弄出来了,改革的步伐不可谓不大啊,但为什么却有越来越多的民众同改革有了“距离感”,感到无力呢?原因当然是复杂多样的,我只简单提几点供大家谈论:
   
   
   
   第一,没有解决权力来源与权力结构的问题,通俗地说,就是没有能够实现习总提出来的“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结果形成了强大的利益集团。这些利益集团本身是改革的产物,也从改革得益良多,而且也支持改革,只不过权力没有被限制,各种利益集团几乎都能把改革的成果劫持走。一方面,改革的好处越来越集中体现在少数人身上,而广大民众,却不得不“平摊”改革的风险。这个已经讨论过多次,我今天不说了。
   
   
   
   第二,改革措施都不错,口号也很美,但很多是“政令不出中南海”,或者出了中南海,到了下面就变样,被搁置被阉割了。例如,最近出台的中国特色的法治改革,给人带来很大的期望,但很少有人相信“中国特色的法治”真能限制住各地大大小小的官员欺负、侵犯民众,因为执行法治的是他们,监督执行法治的也是他们啊。于是,一边是法治建设宣传轰轰烈烈,一边是被冤杀的青年含冤十八年竟然无法立案重审,这种事并不少见。对利益集团与官员有利的改革,他们就起劲推动,对民众有利的,他们就怠工。对于不是民众选举产生而是上面任命的官员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
   
   
   
   第三点是我要特别强调的,就是民众缺乏“参与感”。我们知道,现在很多改革措施几乎都是各种在北京举行的闭门会议上敲定的,很多时候大家眼睛都只能盯着大会堂,等会议结果,看会议决议如何决定自己的命运。这让很多民众包括知识分子产生了这样一种印象:改革是他们的事,而不是我们的。反腐也是他们的事,而和我们无关——不但无关,而且,你去反腐,可能就出大事了。
   
   
   
   任何国家政策与改革措施,如果没有经过广泛的舆论讨论,就这样被与会者或者高参突然推出,民众怎么会有“参与感”呢?没有参与,又怎么能够成为改革的动力?更不用说会成为改革的受益者了。
   
   
   
   中国的改革从七十年代末开始就是被民愿与民怨“倒逼”着向前的走的,互联网时代就更加明显了,但我们一些人恰恰要刻意去掉民众“倒逼”的成分。明明是民众希望废除“劳教”,最终也以网络为主真推动废除了,可那些推动的人反而差一点被送去劳教。被民众举报的贪官污吏被抓了,但他们造成的冤假错案却迟迟得不到纠正,甚至举报贪官的人还身陷囹圄。中国网民关心、呼吁、支持改革的为多,不少网民的意见也被中央采纳了,可一些人却总觉得网民不顺眼,三天两头对付他们,要整治中国民众目前最大的参与改革与反腐的平台……
   
   
   
   对改革缺乏监督,对反贪缺乏监督,是造成民众对改革与反贪有“距离感”的最重要原因。当民众看到新闻报道贪官家里搜出上亿现金的时候,当局绝对不能满足于“打老虎”的成果,而应该向民众交代:这些钱没收后干什么去了?能不能直接用来扶贫,资助无钱上学的孩子?那个贪官污吏怎么可以弄到这么一大笔现金?难道没有监督,没有制衡吗?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如果这些解释不清楚或者根本不去解释,你让民众如何不同你保持距离?谁又能让他们相信,你的家里不也藏了两个亿,甚至更多的赃款?!
   
   
   
   要落实“让民众成为改革的主体,成为改革的受益者”这句话,必须让民众切实参与到各项改革之中。而最好的参与就是能够监督反腐,监督改革,监督法治,监督政府与执政党。这样,政府和执政党的改革,也成了民众自己的改革。而权力不能在阳光下运行,缺乏了民众的监督,任何改革都“如同无水之舟、无土之木”,都注定会失败。
   
   
   
   杨恒均 2014年11月4日
(2014/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