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中国需要发展与超越邓小平理论,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上,在政治体制改革、思想解放甚至经济领域,小平之后这些年,中国基本上就停留在他“南巡讲话”思想以及稍后推行的“市场经济”上,还真没什么更大的理论和实践突破(最近“法治”进入实际操作算是新突破的开始)。与政治体制改革与思想解放领域的裹足不前不同的是,北京一些学者屡次想在外交与两岸三地关系上“与时俱进”,试图“超越”邓小平。这也没问题,问题是你们要怎么继承和超越邓小平,是往前超?还是往后退?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日友好关系的基础是邓小平奠定的。小平在1978年访日期间的谈判中,主张两国发展友好关系,向前看。说到钓鱼岛问题,小平大笔一挥,搁置争议,谈不拢现在就不要谈,留给后人处理吧。在中国急需海外资金与技术时,日本成为最早几个进入中国大陆投资的发达国家,对中国早期的改革开放做出了相对其他西方国家大得多的贡献。邓小平在世时,中日关系一直比较顺利。


   
   
   
   再说中美关系。毛、周在世时试图打开中美关系大门,他们去世后,别说华国锋,就是元老加起来,也不敢同“美帝国主义”走得太近。但留学过法国的邓小平上台不到两年就拿定主意同美国建交,建交后没几天就以副总理身份访问美国。中美建交,虽然签订了三个联合公报,但如果考虑到美国随后通过的“与台湾关系法”,北京无疑是做出了让美国人都感到吃惊的让步。这个让步可能只有邓小平这样有魄力的领导人才能做到。那么,小平为什么急于同美国建交呢?
   
   
   
   据记载,1979年陪同邓小平一同出访的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慎之在飞机上问邓小平:“我们为什么要这么重视同美国的关系?”邓小平说:“回头看看这几十年来,凡是和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起来了。”现在我们回头看,这几乎是不言而喻的事实。凡是带头反美的,几乎百分之百都是民不聊生的独裁国家。问题是,民众受苦受难甚至活活饿死,却往往能成就“反美英雄”。靠反美凝聚民心早成了独裁者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我认为,当时同美国发展友好关系可不仅仅是一项外交工作,反而更是思想解放的重要突破。
   
   
   
   小平在位时,无论同美国、日本还是中国的台湾,关系都相对和谐。即便出现了严重问题,他也能在坚持原则和底线的情况下,做出让步、调整而尽快恢复关系。自己国家的炮弹打在自己的领土上,长达20年之久,应该只有中国了。邓小平掌握实权不久,就叫停了从1958年持续了20年的炮轰金门,开启了两岸和谈。
   
   
   
   当然1989年六月事件后,中国的外交出现了一些新的情况。可九十年代中期以后中外关系中种种严重问题的出现,我认为还是缺少了邓小平这样的领导人:与外国交往时谦虚却自信,有原则却更懂得灵活,不卑也不亢。在我们官员与智囊中,更多的是表面自傲,内心却自卑得一塌糊涂。也难怪从九十年代中开始,中美关系与台湾问题就波折不断,最后弄到航母对峙的地步,更多时候是官员们一边指挥、策划反美,一边把自己的子女偷偷送到美国去。
   
   
   
   当然,最令人匪夷所思的还是中日关系。如果说美国试图“和平演变”中国而造成了中美关系的一波三折,在同中国交往中从来不提“人权”和“民主”的日本应该没问题吧?可是这些年下来,中日关系过一段时间就被拿出来吵一下。当然,所谓吵,主要是中国人互骂“汉奸”,愤青打砸中国人开的日本车与寿司店,中国人把同胞的头砸破等等。吵了这么多次,连钓鱼岛上的一块石头都没弄回来。
   
   
   
   如果说为了转移视线,尤其是让那些越来越看不到发展机会与前途的年轻人看到日本人的丑恶,从而在心中安上一个敌人,让他们在对现状不满需要发泄时有现成的对象,那我无话可说,可偏偏有一帮学者和智囊,认为邓小平过时了,到了改变邓小平当时为中国制定的“软弱”外交政策之时。他们的理由也挺简单的:中国强大了,今非昔比啊。
   
   
   
   一副暴发户的样子!说话都是财大气粗的,也难怪“外交”搞着搞着,弄得邻居都忌惮和讨厌你。就这样,还不知道反思,一些人模狗样的学者更是把人家西方十九、二十世纪初的“弱国无外交”理论奉为真理。殊不知,当你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的帝国叫喊“弱国无外交”时,一百多个综合国力比你弱的国家,都铁定在心里把你当成未来的恶棍了。
   
   
   
   一些人不知天高地厚,试图改变邓小平的和平发展道路,到处树敌。他们想当然地认为中国当初选择和平发展道路,是因为国力不够强大,打不过人家的权宜之计。当然,这些人在国际上碰几次壁也就明白了,我最担心的反而是暴发户们的“自信”让他们转而对付国内民众,对付港澳台同胞。
   
   
   
   最近就有一位长期研究香港问题并负责对上递帖子的“国师”对我循循善诱地说,当初小平提出“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中央制定“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时,香港的人均收入比内地居民的多了十几二十多倍,尤其是各项管理经验,都是内地缺少的。但现在不同了,中国经济世界第二,富裕程度大幅提升,也有了更多治理与管理国家的经验,很多城市例如北京、上海、深圳、广州、重庆等国际大都市都管理得不比香港差,我们不需要香港了……他言下之意,已经无法管理自己的香港人应该请他们这些成功打造了“中国模式”的英雄去管治管治了,否则香港就万劫不复了。
   
   
   
   看着他滔滔不绝,我心里特难受,因为我看到了一副老子已经世界第二的暴发户嘴脸。且不说小平制定“一国两制”政策并不是基于他们说的那些理由,如果真要“一国一制”地收回香港,别说邓小平,就是毛泽东和周恩来那时都能做到,还轮得到你?再说,你说的那些内地城市从北京到广州,不是分别出现了陈希同、陈良宇、许宗衡、薄熙来与万庆良吗?你这也叫会管理城市?
   
   
   
   邓小平的内政外交理论都需要继承和发展,更需要超越,但一些人根本看不清世界潮流与中国前途,不顾邓小平的拨乱反正就是从激进回到保守,从乌托邦回归现实,不是往前发展,而是往后拖。他们看到中国经济总量世界第二了,有了一艘航母了,就按耐不住,就要追随冷战时期苏联和二战前德国的脚步……这是自取灭亡的节奏啊!
   
   
   
   杨恒均 2014年11月2日 (原文根据9月28日在京会议上的部分发言内容整理,原标题为“邓小平外交思想与‘一国两制’”。有删改)
(2014/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