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杨恒均之[百日谈]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中国需要发展与超越邓小平理论,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上,在政治体制改革、思想解放甚至经济领域,小平之后这些年,中国基本上就停留在他“南巡讲话”思想以及稍后推行的“市场经济”上,还真没什么更大的理论和实践突破(最近“法治”进入实际操作算是新突破的开始)。与政治体制改革与思想解放领域的裹足不前不同的是,北京一些学者屡次想在外交与两岸三地关系上“与时俱进”,试图“超越”邓小平。这也没问题,问题是你们要怎么继承和超越邓小平,是往前超?还是往后退?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日友好关系的基础是邓小平奠定的。小平在1978年访日期间的谈判中,主张两国发展友好关系,向前看。说到钓鱼岛问题,小平大笔一挥,搁置争议,谈不拢现在就不要谈,留给后人处理吧。在中国急需海外资金与技术时,日本成为最早几个进入中国大陆投资的发达国家,对中国早期的改革开放做出了相对其他西方国家大得多的贡献。邓小平在世时,中日关系一直比较顺利。


   
   
   
   再说中美关系。毛、周在世时试图打开中美关系大门,他们去世后,别说华国锋,就是元老加起来,也不敢同“美帝国主义”走得太近。但留学过法国的邓小平上台不到两年就拿定主意同美国建交,建交后没几天就以副总理身份访问美国。中美建交,虽然签订了三个联合公报,但如果考虑到美国随后通过的“与台湾关系法”,北京无疑是做出了让美国人都感到吃惊的让步。这个让步可能只有邓小平这样有魄力的领导人才能做到。那么,小平为什么急于同美国建交呢?
   
   
   
   据记载,1979年陪同邓小平一同出访的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慎之在飞机上问邓小平:“我们为什么要这么重视同美国的关系?”邓小平说:“回头看看这几十年来,凡是和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起来了。”现在我们回头看,这几乎是不言而喻的事实。凡是带头反美的,几乎百分之百都是民不聊生的独裁国家。问题是,民众受苦受难甚至活活饿死,却往往能成就“反美英雄”。靠反美凝聚民心早成了独裁者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我认为,当时同美国发展友好关系可不仅仅是一项外交工作,反而更是思想解放的重要突破。
   
   
   
   小平在位时,无论同美国、日本还是中国的台湾,关系都相对和谐。即便出现了严重问题,他也能在坚持原则和底线的情况下,做出让步、调整而尽快恢复关系。自己国家的炮弹打在自己的领土上,长达20年之久,应该只有中国了。邓小平掌握实权不久,就叫停了从1958年持续了20年的炮轰金门,开启了两岸和谈。
   
   
   
   当然1989年六月事件后,中国的外交出现了一些新的情况。可九十年代中期以后中外关系中种种严重问题的出现,我认为还是缺少了邓小平这样的领导人:与外国交往时谦虚却自信,有原则却更懂得灵活,不卑也不亢。在我们官员与智囊中,更多的是表面自傲,内心却自卑得一塌糊涂。也难怪从九十年代中开始,中美关系与台湾问题就波折不断,最后弄到航母对峙的地步,更多时候是官员们一边指挥、策划反美,一边把自己的子女偷偷送到美国去。
   
   
   
   当然,最令人匪夷所思的还是中日关系。如果说美国试图“和平演变”中国而造成了中美关系的一波三折,在同中国交往中从来不提“人权”和“民主”的日本应该没问题吧?可是这些年下来,中日关系过一段时间就被拿出来吵一下。当然,所谓吵,主要是中国人互骂“汉奸”,愤青打砸中国人开的日本车与寿司店,中国人把同胞的头砸破等等。吵了这么多次,连钓鱼岛上的一块石头都没弄回来。
   
   
   
   如果说为了转移视线,尤其是让那些越来越看不到发展机会与前途的年轻人看到日本人的丑恶,从而在心中安上一个敌人,让他们在对现状不满需要发泄时有现成的对象,那我无话可说,可偏偏有一帮学者和智囊,认为邓小平过时了,到了改变邓小平当时为中国制定的“软弱”外交政策之时。他们的理由也挺简单的:中国强大了,今非昔比啊。
   
   
   
   一副暴发户的样子!说话都是财大气粗的,也难怪“外交”搞着搞着,弄得邻居都忌惮和讨厌你。就这样,还不知道反思,一些人模狗样的学者更是把人家西方十九、二十世纪初的“弱国无外交”理论奉为真理。殊不知,当你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的帝国叫喊“弱国无外交”时,一百多个综合国力比你弱的国家,都铁定在心里把你当成未来的恶棍了。
   
   
   
   一些人不知天高地厚,试图改变邓小平的和平发展道路,到处树敌。他们想当然地认为中国当初选择和平发展道路,是因为国力不够强大,打不过人家的权宜之计。当然,这些人在国际上碰几次壁也就明白了,我最担心的反而是暴发户们的“自信”让他们转而对付国内民众,对付港澳台同胞。
   
   
   
   最近就有一位长期研究香港问题并负责对上递帖子的“国师”对我循循善诱地说,当初小平提出“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中央制定“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时,香港的人均收入比内地居民的多了十几二十多倍,尤其是各项管理经验,都是内地缺少的。但现在不同了,中国经济世界第二,富裕程度大幅提升,也有了更多治理与管理国家的经验,很多城市例如北京、上海、深圳、广州、重庆等国际大都市都管理得不比香港差,我们不需要香港了……他言下之意,已经无法管理自己的香港人应该请他们这些成功打造了“中国模式”的英雄去管治管治了,否则香港就万劫不复了。
   
   
   
   看着他滔滔不绝,我心里特难受,因为我看到了一副老子已经世界第二的暴发户嘴脸。且不说小平制定“一国两制”政策并不是基于他们说的那些理由,如果真要“一国一制”地收回香港,别说邓小平,就是毛泽东和周恩来那时都能做到,还轮得到你?再说,你说的那些内地城市从北京到广州,不是分别出现了陈希同、陈良宇、许宗衡、薄熙来与万庆良吗?你这也叫会管理城市?
   
   
   
   邓小平的内政外交理论都需要继承和发展,更需要超越,但一些人根本看不清世界潮流与中国前途,不顾邓小平的拨乱反正就是从激进回到保守,从乌托邦回归现实,不是往前发展,而是往后拖。他们看到中国经济总量世界第二了,有了一艘航母了,就按耐不住,就要追随冷战时期苏联和二战前德国的脚步……这是自取灭亡的节奏啊!
   
   
   
   杨恒均 2014年11月2日 (原文根据9月28日在京会议上的部分发言内容整理,原标题为“邓小平外交思想与‘一国两制’”。有删改)
(2014/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