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金正恩去哪了?]
杨恒均之[百日谈]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正恩去哪了?

   曾经写了一篇《别了,穆巴拉克》,穆巴拉克下台了;又写了一篇《别了,卡扎菲》,卡扎菲没有了,结果网友看上瘾,有事没事就跑来找我,希望我再写一篇《别了,金正恩》之类的,我是真不好意思再写了,一是怕无意中创造出一个“别了,XXX”的“杨氏体”,二是怕一不小心写漏笔了,最终让你看到“别了,杨恒均”,三是作为一个半吊子学者,我还得顾忌一点自己的名声,不能太随波逐流——
   
   
   
   你想啊,一百年前,地球上大概90%的国家是专制独裁者靠枪杆子统治;50年前,降到50%以下;现在,全世界的独裁专制国家不到10%。在这种历史大趋势下,你可以针对任何独裁者写一篇“别了,XXX”的文章,然后坐等他们的灭亡。民众不会让你久等,历史不会让你失望。只不过,我会对自己失望,这种无人不知的道理,这种昭然若揭的历史大趋势,用得着我堂堂的“民主小贩”一而再、再而三地写文章赚稿费,你把自己的读者都当成傻瓜了?


   
   
   
   这不,已经有个读者开始寻找我文章中的类似之处,他怀疑我早就为如今地球上剩下的为数不多的独裁者一人准备了一篇“别了”的“杨氏雄文”,等到他们熬不过去的时候及时抛出来,从而摇身一变而成为“预言大师”。所以,我决定不再写这篇人人都在期待的《别了,金正恩》的文章,而改写一篇:金正恩哪去了?
   
   
   
   金正恩到哪去了?朝鲜消息说他生病了,但无大碍;日本新闻说他已经死了,还有人说他病得很重;也有说他是被抓起来的,另外一则消息则说,他虽然病了,但正在利用这段时间调整朝鲜的国际大战略,最重要的内容就是抛弃一衣带水的中朝友好关系,转向韩国、日本和美国……还有消息甚至说,他什么事都没有,只不过他要利用自己“重要的地位”玩弄大家一下,让全世界关注朝鲜,让亚洲揪心一把。就像以前他靠一个连饭都吃不饱的国家,硬是让全世界为它的核子武器忐忑不安了好一阵一样。
   
   
   
   如果是这样的话,金正恩还真达到了目的。也许《时代周刊》和世界各种评选机构要认真思考一下,你们每年评选的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人物是不是应该把金正恩放在第一位?说真话,对于大多数已经民主了的国家来说,少了任何领导人都不会有多大的区别,就像现在奥巴马当美国总统,两年后他下台甚至明天他突然辞职,对世界尤其是对美国好像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影响。可是,金正恩就不同了。
   
   
   
   金正恩为什么不同?我们真的很关心这样一位迄今为止几乎没有说出过一句完整的能让世界记住的正常话语的金正恩吗?不是,而是这样一位三十左右的年轻人,竟然控制了整整两千万朝鲜民众!多少还决定着世界上热点之一的东北亚的局势!
   
   
   
   我们完全可以笑谈甚至讽刺金正恩的痴肥与他的生死,但我们怎么能忘记两千五百多万鲜活的朝鲜民众?这可是同创造了那么多电影电视剧、生产了三星与现代汽车的优秀韩国人同一个种族啊——仅仅69年前还在一个锅里吃饭,一个教室里上课,一块田里耕地的人啊……
   
   
   
   我第一次接触朝鲜人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上海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读书时,当时有一些朝鲜来复旦进修的干部同我们住一起。经过小平、耀邦和紫阳主导的八十年代思想解放与改革开放,我们已经享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空气与开放思想。在这种情况下,我接触到朝鲜人后,感觉他们和开放前的中国人一模一样,但他们对我说,朝鲜同中国不同,因为朝鲜没有搞文化大革命。他还说,朝鲜在金日成领导下,社会稳定,人民幸福,没有下岗、没有失业,没有游行,更没有示威。
   
   
   
   我当时无话可说,因为韩国那时和稍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也开始进入到民主转型的阵痛期,相比朝鲜,确实充满了“动乱”与“不稳定”,官员贪污腐败被揭露,民众上街成为常态,领导人走马灯似的换来换去……而朝鲜呢?稳定得好像那里根本就没有生活着两千多万人类,只有一个红太阳金日成——他的声音盖过两千万人,他的思想统治着整个国家,他的音容笑貌决定无数朝鲜人的喜怒哀乐甚至生死荣辱……
   
   
   
   多少年过去了,韩国从经济崛起的“四小龙”而走向亚洲的“文化大国”,经过阵痛的民主成功完成转型,政局因民主普选而一劳永逸的稳定下来,社会也相对和谐。而朝鲜呢?唯一的变化就是爷爷金日成死了,换成了儿子金正日,儿子金正日死了,换成了孙子金正恩……
   
   
   
   多年后,当我再有机会接触朝鲜人时,他们甚至连“我们同中国不同,因为我们没有搞文化大革命”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他们表情木然有如刚刚从外太空坠落到地球的外星人,提心吊胆随时担心被监控被送进“劳动营”,我唯一看到他们脸上还有类似人类的表情是从朝鲜电视上来的:那里的男女老少因为金正日的死而哭得死去活来,那里的女人看到三十岁的金正恩都激动得泪流满面。
   
   
   
   我曾经无数次地把朝鲜人同韩国人对比,深刻反思独裁同民主、两种制度以及不同的思想能够让同一种族的人类生出多大的差别。当很多御用文人和半罐子学者在反思、批判甚至嘲讽亚洲带来混乱的民主时,他们很少敢拿韩国与朝鲜做例子。而当我们真正放下成见,直面朝鲜半岛之时,让我们震撼的可能远远不是独裁统治对朝鲜经济的破坏、对社会的蹂躏、对文化的摧残,而是专制制度与独裁思想对人心甚至人性的腐蚀——三代领导人短短69年的统治,已经彻底改变了一个民族!
   
   
   
   从这个意义上说,金正恩到哪去了,并没有那么重要。他即便今天不走,明天也会死,而且还保不准被历史的大潮提前卷进人类历史的垃圾堆里。民主取代独裁有如水向低处流这样毋庸置疑的规律,已经不是学者们讨论的课题。独裁都是一日之间倒台,民主制度甚至也可以一夜之间设立起来,但是,被独裁制度与思想改变了的民众,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成正常的人类,恢复人类的本性呢?
   
   
   
   去过德国的人都知道,从昔日东德穿越到昔日西德时,你明显感觉到的不只是建筑物的风格不同,你还能观察到自由世界与独裁国家成长起来的人的精神面貌与思想的巨大差异。如今,即便东西德已经统一二十多年了,这种差距依然存在。独裁制度用来捆绑民众的无形枷锁不可能像柏林墙一样一推就倒,专制思想打在人民心灵上的烙印在短时间内很难擦掉。这就是为什么当我考察完俄罗斯后,我得出的结论是,俄国虽然建立起了类似西方的民主制度,但这个制度生长的土壤——主要指民众的思想,恐怕得苏联制度与克格勃培养出来的那几代人死绝才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在这之前,利用民主制度玩弄独裁的前克格勃上校普京依然是他们的领袖与精神寄托。
   
   
   
   而朝鲜民众所受专制思想的毒害恐怕要远比东德与俄国人深,从这个意义上说,韩国不可能轻易谈到半岛统一,美国也恐怕不敢接这个烫手山芋。可怜的朝鲜人要经过多久,经过几代人才能消除金家三代对他们的影响与控制,我真的没有把握,这也是我不敢再写“别了,金正恩”的重要原因之一。我深深的知道,经过69年的独裁统治,赶走金三胖并不难,难的是你无法同已经深深侵入你的骨髓,躲藏在你内心深处的“金正恩”们彻底告别!
   
   
   
   也因此,在大家都在关注“金正恩哪去了”时,我呼吁不管是北朝鲜还是南朝鲜,抑或东朝鲜、西朝鲜,我们更重要的是从心中深处把形形色色的“金正恩们”驱赶出去,荡涤他们留下的独裁专制思想与影响。只要从内心彻底驱逐“金正恩”之流的,他在现实中也自然会无处藏身,而如果人们无法把“金正恩”之流的从内心深处驱赶出去,那么他们不管到哪去了,依然还影响、控制着人们的思想,主宰着大家的命运。
   
   
   
   杨恒均 2014年10月9日
(2014/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