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杨恒均之[百日谈]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受中央某部门邀请,我向正在海南同我一起度假的儿子请假,暂时飞来北京两天参加共和国成立六十五周年招待会,以及随后的《美丽中国,光荣梦想》音乐会。儿子有些不解,说既然不是去讲课赚钱(儿子知道我有时靠给政府官员上课赚点小钱),为啥飞四个小时去吃一顿饭、听一场音乐会呢?我打开电视对他们说,我可以在几个小时内把所有每天都会出现在电视上管理这个国家的领导人都看一遍,为啥不去呢?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嗯,忘记吃饭还需系领带,忘了带,临时搞了这条很有点破坏老杨头形象的哦)


   
   来后发现果然如此,由于晚宴我的位置几乎安排到最靠近主席台,音乐会的座位也紧紧围绕着习中心,还真可以一次看了个够。国庆晚宴由政协主席俞正声主持,在京的政治局委员几乎都到齐了。音乐会就更多人了,从习近平等七常委到江泽民还有王沪宁,几乎所有我能想得起来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到齐了。
   
   
   回来后看报道才发现,晚宴招待的对象是海内外、社会各界人士,听音乐会的则是“中央党政军群各部门和北京市主要负责同志,在京中央管理的企业、金融企业主要负责同志,各民族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代表,在京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政协常委,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地区及海外华侨代表,先进人物代表,出席第六次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代表,驻京部队和武警官兵代表,各国驻华使节,首都各界代表”——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吃饭后到天安门广场散步,碰上三军列队,同他们一起,拍下了难得的一组照片)
   
   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我属于哪一个群体,最后只好自我安慰说,我来自网络或者博客哦。还别说,竟然在这种场合还有“读者”认出我来,他看到我后立即喊出了我的名字,满脸惊讶的样子,说读过也转过我的博文,很喜欢,要求和我合影。合影时他问,你不是被限制了?
   
   
   参加晚宴的人比较复杂,大多属于“统战”对象,很多来自国外与港澳台,我同桌的就有从俄罗斯与巴西飞过来的,他们应该是自掏飞机票。要是我,如果不报销机票,我都舍不得从海南飞过来呢。但大多参加者乐此不彼,竟然有一位连续16年来每年都来吃这顿“国宴”的名流,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穿得整整齐齐来吃饭,菜还不怎么样,为啥每年都来?
   
   
   对了,说是最高规格的“国宴”,但除了这盘牛肉和这盘西兰花带子外,还真没有什么合我胃口的。我现场采访了几位多次来吃喝过的:这些年,你觉得菜有什么变化?几位几乎都异口同声地回答说:一年差过一年,尤其是今年,明显比去年和前年差一些。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算了一下,十个人一桌的菜,平均下来每个人可能不到50元吧,大排档水平)
   
   我一听就高兴了,嘿嘿,这就对了,能吃饱就可以了,今年的菜数量比去年增多,但“质量”和价格明显降下来,说明习总主导的节约社会、限制公费开支起了作用。再说,到这里来的,谁是为了吃这顿饭?不少宾客上窜下跳,到处用手机拍照——规定不能带照相机进场,但却可以带手机。难道他们不知道手机就是照相机?哈哈,结果一群一群的“吃客”都涌到前面用手机拍摄那些政治局委员们吃饭的样子,好玩死了。
   
   
   领导人中,俞正声是我一直想见的,源于我以前读过一本写他的书,他的很多思想与想法都比较先进,我很认同。政协副主席中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杜青林与令计划,两人一个来自东北一个来自西北,都属于比较低调的干部。杜青林是我的“老领导”,早在我当年还在海南省政府工作时,他就是省委书记,还主管过我们单位,一直有不错的名声。王岐山看上去有点瘦,但目泛精光,一看就是内外兼修的武林高手哦——众贪官们,看你们怕还是不怕?哦,对了,最英俊的还是那位对我影响比较深的政治学教授王沪宁。退休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中,江泽民、李鹏年岁比较大,得仔细多盯两眼哦,这算是难得的机会嘛。
   
   
   中国不停有新的事情发生,我也一直没有停止过关注与写作,但难得真正放下一切陪儿子旅游一次,从张家界到凤凰再到海南,玩得很开心,中途抽出两天到北京参加这样的活动(参加活动是早就定下来的),也是有一定收获的。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看到习近平走路沉稳得像一座山,我还是对这届领导人有一定信心的,希望在改革、经济建设,在反贪污腐败,在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在新疆、西藏与香港问题上,在践行法治、自由与民主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上,能够走出更大的步伐,有所突破,取得更大的成绩。
   
   
   作为一名普通的网民与博客作者,我几乎不停地写了十年,也不知道到底有几个人看进去,受到了影响。无论如何,一个人的力量和生命都是有限的,该休息时我也会退下去的,不过,我想对自己的读者与网友们说,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我永远同各位站在一起,希望民众生活更好、社会更公平、国家更强大是我不变的“中国梦”——但这一切缺少了各位的努力,单单依靠领导人或者他人,显然都是白日做梦,永难实现的!
   
   
   如果说春节是民间老百姓的节日,五一节是国际性的节日,那么,十一就是国家尤其是执政者的节日,这三个兼顾了民间、国家与国际的节日分别是中国放假最长的三个假期。十一长假就要开始了,我提醒大家出门要小心,当然,如果不愿意出门,那就呆在家里,读读我的博客,看看我的书吧。我的博文与书,也不是永远都有滴……
   
   
   杨恒均 2014年9月 29 北京
(2014/12/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