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杨恒均之[百日谈]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受中央某部门邀请,我向正在海南同我一起度假的儿子请假,暂时飞来北京两天参加共和国成立六十五周年招待会,以及随后的《美丽中国,光荣梦想》音乐会。儿子有些不解,说既然不是去讲课赚钱(儿子知道我有时靠给政府官员上课赚点小钱),为啥飞四个小时去吃一顿饭、听一场音乐会呢?我打开电视对他们说,我可以在几个小时内把所有每天都会出现在电视上管理这个国家的领导人都看一遍,为啥不去呢?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嗯,忘记吃饭还需系领带,忘了带,临时搞了这条很有点破坏老杨头形象的哦)


   
   来后发现果然如此,由于晚宴我的位置几乎安排到最靠近主席台,音乐会的座位也紧紧围绕着习中心,还真可以一次看了个够。国庆晚宴由政协主席俞正声主持,在京的政治局委员几乎都到齐了。音乐会就更多人了,从习近平等七常委到江泽民还有王沪宁,几乎所有我能想得起来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到齐了。
   
   
   回来后看报道才发现,晚宴招待的对象是海内外、社会各界人士,听音乐会的则是“中央党政军群各部门和北京市主要负责同志,在京中央管理的企业、金融企业主要负责同志,各民族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代表,在京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政协常委,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地区及海外华侨代表,先进人物代表,出席第六次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代表,驻京部队和武警官兵代表,各国驻华使节,首都各界代表”——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吃饭后到天安门广场散步,碰上三军列队,同他们一起,拍下了难得的一组照片)
   
   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我属于哪一个群体,最后只好自我安慰说,我来自网络或者博客哦。还别说,竟然在这种场合还有“读者”认出我来,他看到我后立即喊出了我的名字,满脸惊讶的样子,说读过也转过我的博文,很喜欢,要求和我合影。合影时他问,你不是被限制了?
   
   
   参加晚宴的人比较复杂,大多属于“统战”对象,很多来自国外与港澳台,我同桌的就有从俄罗斯与巴西飞过来的,他们应该是自掏飞机票。要是我,如果不报销机票,我都舍不得从海南飞过来呢。但大多参加者乐此不彼,竟然有一位连续16年来每年都来吃这顿“国宴”的名流,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穿得整整齐齐来吃饭,菜还不怎么样,为啥每年都来?
   
   
   对了,说是最高规格的“国宴”,但除了这盘牛肉和这盘西兰花带子外,还真没有什么合我胃口的。我现场采访了几位多次来吃喝过的:这些年,你觉得菜有什么变化?几位几乎都异口同声地回答说:一年差过一年,尤其是今年,明显比去年和前年差一些。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算了一下,十个人一桌的菜,平均下来每个人可能不到50元吧,大排档水平)
   
   我一听就高兴了,嘿嘿,这就对了,能吃饱就可以了,今年的菜数量比去年增多,但“质量”和价格明显降下来,说明习总主导的节约社会、限制公费开支起了作用。再说,到这里来的,谁是为了吃这顿饭?不少宾客上窜下跳,到处用手机拍照——规定不能带照相机进场,但却可以带手机。难道他们不知道手机就是照相机?哈哈,结果一群一群的“吃客”都涌到前面用手机拍摄那些政治局委员们吃饭的样子,好玩死了。
   
   
   领导人中,俞正声是我一直想见的,源于我以前读过一本写他的书,他的很多思想与想法都比较先进,我很认同。政协副主席中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杜青林与令计划,两人一个来自东北一个来自西北,都属于比较低调的干部。杜青林是我的“老领导”,早在我当年还在海南省政府工作时,他就是省委书记,还主管过我们单位,一直有不错的名声。王岐山看上去有点瘦,但目泛精光,一看就是内外兼修的武林高手哦——众贪官们,看你们怕还是不怕?哦,对了,最英俊的还是那位对我影响比较深的政治学教授王沪宁。退休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中,江泽民、李鹏年岁比较大,得仔细多盯两眼哦,这算是难得的机会嘛。
   
   
   中国不停有新的事情发生,我也一直没有停止过关注与写作,但难得真正放下一切陪儿子旅游一次,从张家界到凤凰再到海南,玩得很开心,中途抽出两天到北京参加这样的活动(参加活动是早就定下来的),也是有一定收获的。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看到习近平走路沉稳得像一座山,我还是对这届领导人有一定信心的,希望在改革、经济建设,在反贪污腐败,在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在新疆、西藏与香港问题上,在践行法治、自由与民主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上,能够走出更大的步伐,有所突破,取得更大的成绩。
   
   
   作为一名普通的网民与博客作者,我几乎不停地写了十年,也不知道到底有几个人看进去,受到了影响。无论如何,一个人的力量和生命都是有限的,该休息时我也会退下去的,不过,我想对自己的读者与网友们说,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我永远同各位站在一起,希望民众生活更好、社会更公平、国家更强大是我不变的“中国梦”——但这一切缺少了各位的努力,单单依靠领导人或者他人,显然都是白日做梦,永难实现的!
   
   
   如果说春节是民间老百姓的节日,五一节是国际性的节日,那么,十一就是国家尤其是执政者的节日,这三个兼顾了民间、国家与国际的节日分别是中国放假最长的三个假期。十一长假就要开始了,我提醒大家出门要小心,当然,如果不愿意出门,那就呆在家里,读读我的博客,看看我的书吧。我的博文与书,也不是永远都有滴……
   
   
   杨恒均 2014年9月 29 北京
(2014/12/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