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假如你们不喜欢我,我不会永远在这个位置上。假如你们不喜欢现在的政府,它也不会永远执政下去,但如果你们离开英国,那就真的永远回不来了。”批准了苏格兰公投的英国首相卡梅伦发表演讲,大打爱国牌,试图挽留苏格兰。这段充满感情的话广为流传,让人感到:世界真的变了。
   
   
   
   以前的世界可不是这样的哦,且不说日不落帝国曾经在世界各地拥有的近百个殖民地在脱离他之时要就是浴血奋战,要就是历经磨难,就拿与他同宗同祖的美国,也曾为了独立而打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独立战争”。那时,如果英国人会说“假如你们不喜欢我,我可以走”的话,成千上万的生命就不会牺牲了……


   
   
   
   当然,地球上并非每个角落都能看到这种变化,例如今年初才发生的克里米亚公投,就缺少了含情脉脉的“爱国宣言”,而更多的是硝烟弥漫和剑拔弩张。
   
   
   
   无论是克里米亚公投脱乌入俄,还是苏格兰投票要和大英帝国“友谊地久天长”,对世界局势的影响并不像一些地缘政治学家们夸夸其谈的。地球上的国家从30多个发展到如今的200个左右,分分合合,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而真正对世界影响最大,对我们每一个人至关重要的,反而是主导、贯穿这些独立与分裂之中的政治观念与价值理念。
   
   
   
   从苏格兰公投以及卡梅伦首相这句声情并茂的爱国动员中,我们看到了一些变化,这种变化对于地球人,恐怕比苏格兰独不独立更有意思。这种变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爱国不是爱政权,也不是爱执政党,更不是爱卡梅伦这样的领导人。
   
   
   
   那么爱国是爱什么呢?对于执政的卡梅伦来说,是爱这块土地,维护这块土地的完整就是爱国。而对于那些要求独立的苏格兰人呢,就是爱自己所在的这块土地,爱自己的族群,爱他们自己。苏格兰拥有目前最盈利的油田与渔场,可在“大一统”的英国统治下,苏格兰人不但获利不多,还要为用油交税。独立后的苏格兰不可能太顺利,但却可以让居民享受更多石油和天然气带来的利润。
   
   
   
   对于苏格兰人来说,爱国不但不是爱党、爱政府、爱领导人,甚至不是爱“统一的土地”,而是爱脚下的土地与生活之上的自己。这之前的克里米亚公投虽然更加复杂,但有了公投权力的克里米亚人“用脚投票”试图脱离乌克兰而加入俄罗斯,肯定和俄罗斯比乌克兰富裕很多不无关系。
   
   
   
   世界上大国包括美国、中国和一些欧、亚大国,都或多或少存在苏格兰这样的问题:少数族群或者偏远落后地区拥有丰富的资源,却在大一统的爱国传统里成为资源输出、为国家做贡献的配角,且稍有不满,就以反对政权、分裂国家进行打压。美国曾经为了“无选票不交税”而反抗英国,他自己却也在印第安人问题上步英殖民者后尘,但美国毕竟是与时俱进的,我们从他处理阿拉斯加石油收益上可以看到这种变化:阿拉斯加居民首先获得了这块土地上石油收益的“红利”。
   
   
   
   澳大利亚也是英联邦国家,奉英国女王为最高国家元首,前几年我住在那里时曾举行过全民公投,决定是否脱离英国而成为共和国。不少华人支持脱离英国,这样就可以选澳洲总统了,而不是首相、总督还有英女王,虚虚实实,让人烦。
   
   
   
   但投票结果却是支持共和的略输一筹。究其原因,除了澳洲大多数人源于英国,且英国并没有像当初对待美国那样(应该是吸取了教训)阻挡澳洲立国,还和人们观念的变化有很大关系:是否脱离英国、是否“独立”对民众的生活没有什么影响,甚至深一层追究下去:英国女王和澳洲总理、执政党有什么区别呢?
   
   
   
   是啊,“爱国”中的爱英国和爱澳洲到底有什么区别?爱澳洲既然不是爱澳洲执政的首相与大选胜出的党派,爱英国既然不是爱卡梅伦和他的政府,爱国既然已“沦为”爱自己和自己生活的这块土地,分享共同的价值理念,公平享受自己创造的财富,那么,要不要英女王,以及管理这个国家的是首相还是总统,真有那么重要吗?卡梅伦一句“你不喜欢我可以走”可能让更多的苏格兰人不想走了,不是吗?如果我们可以改变政府,如果我们可以让不喜欢的统治者走人,我们为什么要走?我们为什么要独立、去成立一个新的政府?
   
   
   
   这种观念的变化已经发生很久了,但在地球上相当多的国家与地区,听上去还可能只是一个“梦想”:在一些夺取了政权就掌握了民众生杀予夺的大权,当了官就可以贪污腐败包11个二奶的地方,爱国一定不能是爱这块土地——这土地根本不属于你啊,爱国更不是爱自己——你们都爱自己,谁来爱统治者?
   
   
   
   在这样的国家和地区,“假如你们不喜欢我”——你们可以走,否则,我可以把你们赶走,扒掉你们的房子,夺取你们的资源和财富,还可以让你们闭嘴,把你们关起来!
   
   
   
   因此,对于那些地区的民众来说,他们不一定真能看懂苏格兰公投,但我相信,他们都还怀抱着这样的梦想: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假如我们不喜欢你的政府,我们可以改变……
   
   
   
   杨恒均 2014年9月 19日
(2014/12/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