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四.三、四.四之争]
自立博客
·有没有胡赵新政!
·美国幼稚病
·书稿存稿
·赵紫阳的难点!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冷战思维的是是非非
·聚谈“告密”
·榷芦笛兄
·台湾民主化启示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读鬼札记
·西方文明里的中国
·作为牺牲者的人民——兼议新疆事件
·诗:死亡赋格
·胡政之评西方战略
·胡政之论世界政治
·死亡赋格(续)
·论白璧德
·诗:荒原
·诗:俄罗斯的人们
·俄罗斯思想辨正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一)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二)
·阿巴多 北京 马勒一 现场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三)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四)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五)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六)
·俄罗斯思想辨正(全稿)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ZT郑飞 :柏克《美洲三书》读书笔记
·读施本格勒全译《西方的没落》
·读施本格勒全译续
·西方衰落了吗?(完整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三、四.四之争

四.三、四.四之争--写在文革四十五周年  刘自立

     摘要:我们看到,毛的这个“矛、盾”之矛是,四三派象征了毛打倒政敌,打出革命旗帜,革命之矛的所谓体制外特征体貌;而四四派,则表达的是毛回归“体制”之盾的某种特征--此“体制”内外说,当然并无常识和价值系统而言,不过是翻云覆雨的策略方法辅弼文革前的弱极权统治--而区隔于毛之无法无天强极权主义。

         一      上述课题,一言蔽之就是,文革全过程中,毛是不是可以持续、永久和有效地实施其“继续革命”战术--这个革命,是革命、还是反革命--所有文革派系,是不是可以在此臼穴中,找到其运动于毛的原因。细而讨论之,就会找到这样一些派系细节。四.三派出现的原因,关系到四.四派出现的原因;而联动思想,其实就是四四派的一个极端和特殊的表现;他们之间间性区隔的所在是,四四派更多呈现了极权主义下所谓顺民心态的某些特点,而联动,则表现出一种特权势头;但是,他们的政治倾向则是基本一致的:要保护十七年;保护保皇党;保护官僚及其体系--而四三派打击联动的极端观点,则起源于毛的思维中,否定十七年和官僚体系(其实是袒护新的官僚体系)。毛的这个矛盾体开始逐渐发效。我们看到,毛的这个“矛、盾”之矛是,四三派象征了毛打倒政敌,打出革命旗帜,革命之矛的所谓体制外特征体貌;而四四派,则表达的是毛回归“体制”之盾的某种特征--此“体制”内外说,当然并无常识和价值系统而言,不过是翻云覆雨的策略方法辅弼文革前的弱极权统治--而区隔于毛之无法无天强极权主义。    更加重要的一个考察是,文革派系斗争的症结所在,其实,是对于文革前十七年的看法和定位。十七年,主政者当然首先是毛;但是三年饥荒以后,毛的农村和经济政策全面崩溃,刘少奇等人伺机反击,呈现我们所谓弱极权占据上风的政治局面;而毛暂时处于下风。这是后来毛制造阴谋反击,企望鲤鱼翻身的部分原因。于是,毛在《516通知》在党内达成共识以后,全面出击,煽动造反,逐渐形成毛主控局面的政治态势。这个政治态势的形成,缘于以下事态的形成。    一是,毛利用上海帮,有效打击了北京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封锁格局,以他的类似宦官系统施行司礼监披红,废黜政治局主控局面,也就是成立中央文革小组。    二,他启动所谓巴黎公社原则,推出“继续革命”的莫须有理据,施行“造反有理”之舆论宣传(此间,因为国人和全国知识分子无一揭示巴黎公社真相--这个革命,其实是打倒私有制,毁灭文化,铲除宗教,屠戮教士僧侣,创造雅典民主和英国宪章政治数千年以后的大倒退……)--以至于形成一种假相指导革命的虚伪史观……)。    三,就是毛一面利用报纸宣传革命,“要把皇帝拉下马”;一面利用有关人员深入北京中学,唆使组织相应的造反组织,也就是后来之第一支红卫兵、清华附中红卫兵。于是,北京中学生的造反(此中学中人,写有《三论造反》一类文字,可见史料)因此而起。这是毛打乱党政系统,始乱中华之策略行动方案之一。    同时,当然还有四,就是毛利用林彪统率军队和叶剑英等人为文革清场,早就文革无后顾之忧的形势,使得无数社会底层的人员、子弟大规模被流放边地(此间,尚发生新乡事件--因为流放列车让其远放的秘机泄漏,并造成一定规模的暴动和镇压。)自待一切就绪,毛随之发动八一八检阅,公然煽动反人类、反国人的文革暴力屠杀。    这是第一阶段的毛文革框架。很多人为此看到毛蛊惑之“巴黎公社精神”的战略到位,并且将此称为毛之“第一次文革”,也就是所谓打击红色官僚的巴黎公社式革命。这个说法,从任何角度而言都是妄言。因为,这里有几个事实和论据早已将此说法抛之。    一是,前此所谓巴黎公社模式,其实就是法国布朗基主义者罔顾法国政治系统和自由观念之一次反对专制(含俾斯麦主义)之准极权主义暴动。反对专制之同时,巴黎公社杀人放火,剿灭宗教,文化和道德,使得一大批以雨果,左拉为代表的法国良知知识分子起而抨击之,讨伐之;而马克思对待之,也是抱有支持-反对之两面态度,首鼠两端,阴阳两面。    二是,毛发明他的“巴黎公社原则”之革命,是其为根本不想实行,也从来没有实行的一种空头支票(含任何官方的直选,监督(于民),平等之措施),只是他煽动革命、造反的一个借口--就像他们在所谓“民主先声”里面,从来不会提出监督和制衡共产党人一样。    三是,“继续革命”的口号,实则起源于俄国极端革命派托洛茨基的观点。这个观点认为一国建成社会主义之误,导致斯大林主义蔓延。我们说,托洛茨基主义的逻辑值得注意。1,因为托洛茨基认为,如果一国建设社会主义,则会形成独断和寡头统治,而世界革命要求一国建权后,实行继续革命。    2,可惜,托洛茨基说对了一半。一国建不成社会主义,却可以像邓一样,建设中国资本主义--可是其寿数如何,恐怕还要演变,革命,变通,归入世界之资本主义体系(法治化和民主化)--一国或者世界实现社会主义,乃是一届梦想和“欲壑难填”的野心(俾斯麦语--针对社会主义言)。    3,故此,就像毛不懂经济建设一样,毛的严重阙乏政治常识,也使他作茧自缚,自承毒果;却以为捞到巴黎公社这根稻草,就可以实行打倒他的政敌的多方位“继续革命”;含其称霸全球的梦幻……(须知,这个继续革命的主体“无产阶级”,也根本就是一种虚幻的不实之在,和农民归于政体主人一样,纯属子虚乌有。)    可惜,1960年代(其实,这个误解延续至今),无人知晓巴黎公社,既不是法国人的实践和理想原则,也不是国人可选的良项,不过是毛自己脑袋里折腾出来的鬼影魔道而已。这个不幸的国家,因为知识分子的无知而导致更加不幸之悲剧发生,也好像成为规律。    毛之矛,就是文革,就是打破国家机器之乱,就是实行巴黎公社之弊。    毛之盾是什么?还在其后,其次之表现--就是,毛完成了打击政敌以后的系列做法--回归体制;中美媾和;“经济建设”,等等。    在此理据的支撑下,文革第一次打击,随即开始:(其实,第一次打击,也有一个所谓蓄谋与酝酿阶段;即,毛去湖北的“五十天”--这个五十天的完结,使得毛打击了毛、刘一致同意派出之工作组之方式)--但是,这个阶段,绝对不是人们所言之“第一文革”,而是“第一阶段”之延续……)。在此阶段,毛之策略就是要让“天下大乱,以达天下大治”……。乱始之作打开第一个缺口--这个缺口,由谁打开?就是清华附中第一支红卫兵。于是,不论如何估计此红卫兵的祸国殃民之罪过,都不为过--不是因为他们杀人多少,抢劫多少,而是因为他们是毛的矛之第一次屠戮之序曲。这个序曲的瓦格纳纳粹精神,以后,蔓延全国乃至全世界。可见此红卫兵之举足轻重。

     毛知道,他利用学生运动之作用,缘于他利用之,打击民国。而民国之学运,又多原自民粹主义和共产主义运动而为胡适,王芸生等知识良知者所批评(见史料)。毛之矛开始行动了,就像条顿剑开始挥舞。交响乐(某乐章)或可分成几个主题。毛之交响乐的第一个主题,就是利用清华附中,北大附中红卫兵,在江青的唆使下,实行打击社会秩序的第一次冲动。这个冲动,很快收到效果。虽然,在工作组和毛之矛交替时期,悲剧和屠杀业已发生。师大女附中的卞仲芸校长,业被红卫兵活活打死。其时之红卫兵,一是工作组性质的存在,一是毛之矛直接屠杀的结果。    八一八,成为一个起点。这个起点,就是毛要煽动中国的水晶之夜和水晶之昼,而不分阴阳捭阖地施行始乱之做。这个始乱的特征就是,一是毛号召造反;毛把自己定位在拉下皇帝之皇帝对立面--而其实,最大的皇帝当然是毛自己--然后,他开始递进这个策略--在红旗杂志十三期社论以后,毛开始将矛之权柄交于北京和全国大学生造反派。这是一个严重的转折。这个转折带来的复杂性和矛盾体,迄今,并无多少研讨者交待于文革中人或后代中人。这个转折是,毛开始打击官吏、权威即所谓“走资派”;要“踢开党委闹革命”;变“要革命的站过来,不革命的滚他妈的蛋!”这种泛泛而做,变成打击刘少奇的具体前奏。与此同时,毛煽动全国造反派打击当地官僚,造成了一种非常类似真实巴黎公社的屠戮主义;在此煽动下,毛的政敌,应声而到;毛的支撑者,猴窜上升--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造反,而是走马换将,王旗变幻,而已。

     这个背景使得中国人和中国知识分子看到了一种莫以名状的混乱。混乱带来的恐惧和兴奋双双具在。人们开始思考这样的问题。毛,是不是要施行平等之原则?人民,是不是可以据理(巴黎公社原则)造反?革命和权力,是不是一双而兼?民主,是不是就是毛的“大民主”?……等等。一批受到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和毛之煽动而兴奋起来者,如作者类人,开始思索一个继续革命的课题--这是1966-1967年的一段思索时期。这个时期的主要思考对象就是,毛,是不是要推倒旧制度,建立新公社?这个提问,来得很早,却只能是在毛布置和装潢了革命氛围之后,不能在此之前--1957年,毛的手段,与此相反--于是,人们思索面积开始扩大。值得注意,这是一种极权主义政局里面特有的青年思维轨迹--这个思维轨迹原自毛,原自正统,原自局限--根本不是“异端思潮”(我们以后还会逐渐提出此见:比如,杨小凯支持毛之巴黎公社式“第一次文革”论,就是紧跟在北京中学生同类思潮--“四三宣言”1967年6月--杨小凯《中国向何处去》/1968年1月发表。这是一个滞后的提法。等等。……)    于是,我们归入正题。有人指出,四三派观点出处,源出江青等人的一次谈话;而四四派出处则是另外一次谈话(王力等人)。史料如下——    “1967年4月3日晚,周恩来、康生、谢富治和中央文革的陈伯达、江青等接见北京大专院校和中等学校的学生代表。江青在讲话中指责负责北京中学军训的北京卫戍区解散中学造反派组织的做法。谢富治说:“要把“联动”搞垮,必要时把军训停下来,为支持左派服务,左派组织不能解散。”康生在讲话中对北京卫戍区负责军训工作的副司令员李钟奇进行了严厉的批评,他说:“李钟奇3月27日的讲话是完全错误的,他的这个讲话不谈阶级斗争、不谈两条路线的斗争,不谈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和刘邓反动路线的斗争,完全是'联动'的观点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