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苏荣、万庆良、徐才厚等这些高官一个一个倒下,让人觉得他们实在可恶,如此位高权重,却还贪赃法,置人民利益与国家安全于不顾,令人恨之入骨!但痛恨之余,也不免私下感叹,能升到这个位置,无疑还是做了一些工作,取得了一些成绩的。苏荣,已贵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之一;万庆良,中国南方改革开放最大城市的一把手;徐才厚,更是达到了军人能够取得的最高职位,可转眼之间都沦为阶下囚。如果他们在监狱里写的悔过书能曝光的话,我们一定能看到悔不当初、痛不欲生、泪流满面的真实场景,同他们当权时在台上侃侃而谈做报告同样令人印象深刻!
   
   他们为什么沦落到如此可恶又可怜的地步呢?制度赋予他们手中的权力过大又不受限制是主要原因。“为人民币服务”成了他们“为人民服务”唯一的动力也是重要原因,偏面强调一个是不客观的。
   
   对于如何防止那些守不住道德底线,只为人民币服务的官员腐化堕落,步这些高官后尘,我想下面两个方面是很重要——这两个方面其实也是习总这届政府正在努力做的。


   
   第一,就是“转变政府职能”,发挥市场分配优势,更好(不是更多更大)发挥政府管理职能,把社会的还给社会。
   
   从政府同社会的关系方面粗略地分,世界上的政府大体可以分为“积极政府”和“消极政府”。“小政府、大社会”自然是消极政府,把社会的还给社会,政府只是服务机构,社会做不到的,再来找政府。
   
   而中国则是典型的“积极政府”:本来应该是属于经济的、社会的甚至家庭与个人思想领域的,政府都大包大揽。社会同政府比起来,显得不成比例的“小”,甚至成了政府的“附庸”,全社会为政府存在,为政府服务。
   
   实事求是地说,“积极政府”不是没有积极的意义,尤其在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不高,民众的素质有一定局限性的国家,积极政府在经济发展与社会变革领域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
   
   我们不妨拿相同社会制度的越南做比较,越南属于典型的“消极政府”:政府能不干的事,尽量不去做。所以这些年下来,越南的基础建设都搞不好——社会与私营企业没发展到这个程度,你政府不主动带头搞基础建设,不去扒人家的房子修路,谁来搞?但同时,不积极做事的越南党政领导也自然不会成为社会矛盾的焦点,拆迁的民众不会找他们讨公道,被强征地的农民也不会去围攻政府、讨伐政权……
   
   拥有“积极政府”的中国呢,同越南情况正好相反,本来在发达国家由社会与企业甚至个人搞的各种建设项目与工程,到了中国都成了政府的“职能”范围内的事儿,都打上了党和国家的烙印:招商引资、架桥修路自然不错,但同时他们还上房扒瓦、圈地抢钱啊。更有意思的是,你什么时候看到其它国家的政府官员到街上去宣传计划生育,恨不得手把手教民众如何使用避孕套?咱中国官员就干过这事。
   
   原本“积极政府”应该发挥政府统筹作用,领导社会朝某个既定目标前进,但拥有过大权力的政府誓言向共富目标“前进”时,政府官员却偷偷向“钱进”了。更可恶的是,民众本来只是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保住眼前一点点的利益,却被上纲上线到反对国家和政府;而反对腐败官员的,甚至被划为敌对分子……
   
   而且情况会越来越严重。改革开放之初走在改革开放前沿的政府部门与公务员系统,现在在百姓中也逐渐沦为“利益集团”与贪污分子的代名词。难怪有些公务员朋友也很委屈,回想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没有中国政府对经济与社会的大力介于与带头,中国经济能够如迅猛发展吗?
   
   我觉得,任何人都不应该一口否认“积极政府”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的贡献,但随着经济的发展,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尤其是社会的扩大,私营经济的发展,公民个人素质提高以及当家作主意识的增强,“积极政府”已越来越不合时宜,滥用权力严重,开始压制社会(扩大),对付公民(觉醒),发挥的作用不是引导、领导社会致富,而是同社会争富,与民众争权。
   
   这个时候,如何转变政府职能,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其实就是要实现经济发展到这个阶段后各国普遍实行的“小政府、大社会”模式,也就是十八大精神中把市场的还给市场,把社会的还给社会,减少政府的干预与审批权力,发挥更好更优的作用!
   
   只有政府转变了职能,我们才能谈第二步“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否则,权力掌握在一个庞大无比的“积极政府”手里,谁有办法同他们抗衡,谁来把他们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第二,就是习总说的“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也是根本解决公权力贪污腐败的唯一最终办法。就是用制度反腐,发挥民主优势,完善体制的权力制衡,允许民众尤其是媒体的监督作用。
   
   我相信,随着这届政府反腐的扩大与深入,官员们主动推动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的日子应该不会太久了——你想一下,官员不但也是人,有家庭、子女与亲戚朋友,而且原则上说,还是我们中最精英、最优秀的一批中国人,难道他们认识不到“出来混都是要还”的道理?难道他们看到一个一个人模狗样的同事与领导,前一小时还在台上大谈“清正廉洁”、“执政为民”,随即就被中纪委带走,瞬间成了全国人民唾弃、也注定遗臭万年的阶下囚,即便不会“良心发现”,也会感到不安与后怕吧?
   
   反腐败就怕半途而废!目前雷厉风行的反腐进行到一定程度,“反腐逼官”就很可能发展到“官逼政改”,再加上民间不断增加的压力,官员们很可能再发挥一次改革开放之初那种积极作用,主动配合甚至要求把手中的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从而确保他们不再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可以好好地为人民服务,确保中国的健康发展。
   
   杨恒均 2014.7.2
(2014/1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