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杨恒均之[百日谈]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欢迎各位来到“老杨头说三道四”现场,我们一起看世界和中国,看看我们身边发生的事,分享观点和看法。十年前有网友称我为老杨头,其实那时我不老,还是“小杨头”,现在倒是当之无愧的“老杨头”了。好,各位最近关心什么新闻?
   
   
   
   听众一:杨老师,最近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湖南皇仓中学發生军训教官同学生冲突,据目击学生讲述,24日下午,教官与一个女学生开玩笑,班上男同学看不过去,就说了教官几句,教官后来体罚学生。班主任看不过去了就劝,但却被几个教官围攻。事件共造成42人受伤,其中教官1人,教师1人,学生40人。截至25日上午9时,共有27人在龙山县人民医院接受治疗。请问杨老师,你怎么看学生军训以及教官与学生的冲突事件?


   
   
   
   老杨头:我关注过这个新闻,也写了一篇博文,现在引用以下几点看法:首先,军训的目的不应该是让孩子们知道“艰难”,吃点“苦头”。军训的军事目的是让孩子们了解国防、军队,熟悉军事训练项目,增强体能,也方便其中一些孩子长大后投身国防与军队建设。其次,军训涉及到孩子的天生身体素质与体能,不能搞“一刀切”,让那些体质弱的孩子同强壮的孩子做一样的动作,这样无疑是歧视了身体不那么强壮的孩子。训练应该因人而已。第三,我要特别提醒相关部门,挑选去军训这些祖国未来花朵的“教官”必须千挑百选,必须具有我国优秀军人的品格与气质,拥有教书育人的资历,要在“军训”的过程中,让孩子们看到什么才是中国真正的军人,学到滚爬磨打之外的东西。湖南教官与师生冲突中,教官明显不占理,饮酒后去学校,也不合格。
   
   
   
   当然,这种冲突在哪里都有,国外也有,我相信相关部门会处理好的。大家可以看看我的博客。好,下一个热点问题。
   
   
   
   听众二:杨老师,这件事还没有完。8月26日晚,湖南龙山县委宣传部通报了皇仓中学师生和教官发生肢体冲突的经过并公布处理结果。然而这份公告引发学生不满。27日下午,龙山县高一学生和家长上街聚集,走到县政府经常开会的民族宾馆外。?学生认为官方公告与事实不符,第一,公告中对教官喝酒的问题只字未提,并且对其殴打学生的行为轻描淡写;第二,公告把矛头引向了班主任刘运杰,学生们担忧这会给他造成名誉损伤。杨老师怎么看这个问题?
   
   
   
   老杨头:这已经不是第一个问题了,也不是校园教官与师生冲突的问题,而是媒体惹出的新问题。作为一个媒体人,我得说说这事。中国发生过很多群体性事件,大多发生在基层,很多问题并不严重,转型期事故多发也正常,但不知各位发现没有,只要媒体一介入,就会把问题闹大闹糟,甚至会把基层一个小小事件弄成危害国家、民族前途与执政党地位的大事。
   
   
   
   就拿这次学校教官与师生冲突问题,世界上哪里都有,美国师生还拿枪互射过呢,你秉公处理就完了,没什么了不起的。可是,我们的媒体一涉及到这类事件,首先选边站,然后报道中总是遮遮掩掩,连小学生也能看出掩盖甚至歪曲事实。在这件事中,我注意到对校园冲突的报道除提到孩子们上楼后砸窗子伤害了自己外,对40个未成年学生受伤,20多位孩子留院治疗的原因只字未提!教官只有一位受伤,孩子却伤了40位,难道他们是自残吗?这不是冲突,这是成年教官殴打十五、六岁孩子的恶性事件!做新闻报道的连这个都不知道,你配做新闻吗?
   
   
   
   教官喝了酒去学校本身就不对,而且还同孩子们起冲突。新闻大概也是主管这些教官的同一个领导管着,于是报纸就选边站了——如果真选边站,你们也应该选择站在公正一边,选在祖国的花朵和祖国的未来一边啊。这种选边站,伤害的是同政府某部门起冲突的弱势群体,例如这次事件中的孩子和家长。
   
   
   
   有人说,媒体这样做是为了维护国家利益与军队的荣誉,我说,恰恰相反,媒体这样报道不但损害国家利益,破坏国家形象,还直接把幼小的孩子推到同政府对立的一面,而且更糟糕的是,让全国人民都产生了怀疑,严重破坏了人民军队同民众的关系!教官同师生冲突事情并不大,但媒体掩盖甚至歪曲真相就很严重了。这样的媒体到底是为国家服务,为人民和人民军队服务,还是在实际上起到了“境外反华势力”都无法达到的目的?这样的媒体有公信力与影响力吗?
   
   
   
   难怪,习近平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时强调,要着力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
   
   
   
   说得好啊,中国的官媒都有实力也有传播力,但中国确实需要一些真正有公信力与影响力的媒体。现在几万家媒体也应该学会与时俱进,不能因为自己的无能而把所有的言论空间丧失。官方与媒体都应该反思,为什么现在民众宁肯上网去听小道消息而不相信媒体?为什么公众宁肯相信网络大V,公知和自由撰稿人,而不相信有政府支持、纳税人供养、财大气粗的上万家媒体?这个问题值得思考啊。
   
   
   
   听众三:老杨头,我要打断你一下,你刚才提到大V,公知和“自由撰稿人”,有这样一件事:不久前,社科院院长王伟光在该院“三项纪律”建设专题工作会议上,发表了长达23000字的演讲,社科院网站近期刊发全文。王伟光在讲话中指出社科院不是“自由撰稿人”的松散联盟,“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写什么就写什么”;社科院的研究人员决不能把自己降低到一个“自由撰稿人”的地位上,“自拉自唱”、“自说自话”、“自娱自乐”,如社会大V、网络公知那样。
   
   
   
   老杨头:哇噻,今天的“说三道四”跨度也忒大了点吧?从校园教官同师生冲突,到了媒体,现在又来到中国政府最高的学术殿堂——中国社会科学院。好把,我正好既是媒体人,又是智库人员。我就讲一下吧,王院长在科学院内部讲话,说什么都没有问题,不过既然公开了,我就可以评论了。
   
   
   
   王院长这段话让我很不安!他无论怎么强调社科院的重要性都可以,他们本来就是每年享受国家几亿甚至几十亿拨款的最高学术、智囊机构,有至高的地位。但我想对王院长说,你真的不应该在这样的场合,在自己的讲话中如此贬低网络大V,公知和“自由撰稿人”。
   
   
   
   我虽然不算大V,粉丝不够多,网络公知也只是沾上一个边,专业知识不够丰富,但如果说我是“自由撰稿人”应该还是可以的,过去十年,我自由地写作了几百万字。不过,首先我想说的是,我们不是你口中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写什么就写什么”,虽然有大V造谣被抓,还有公知犯错,但总体来讲,大家都是遵纪守法的,如果写的东西违反中国宪法、法律与核心价值观,我们一般都不会写。
   
   
   
   其次,各位不能不考虑到大V,公知与自由撰稿人在中国诞生的背景,正是官方掌握的传统媒体失去了公信力,网络上才出现了一批以自由言说为己任的公知、大V和自由撰稿人,而且从过去十年来看,他们揭露弊端,帮助国家清除政治肿瘤与社会垃圾,为国家出谋划策,都取得一定的成绩。
   
   
   
   就拿我来说,我一直关心国家命运与前途,过去十年,不停揭露贪污腐败,在外交与社会治理领域提出一些建议,还在薄熙来在重庆时就批评他,在周永康垄断石油打压异己时就揭露他,这多少都对国家后来的决策起了一些作用,算是尽到一点做公民的义务。但我想弱弱地问一句,王院长的社会科学院,不是本来应该为中央出谋划策的,不是本来应该在发现了贪腐如薄、周的大老虎时马上写向中央建议、递帖子的?给公众发出警告?你们过去十年对这些腐败分子的研究与对策,对薄、周的倒行逆施,写过什么报告?提过什么建议?我倒看到你们那里有不少领导和研究员紧跟这两位贪腐分子,为他们提供“理论根据”。
   
   
   
   王院长作为中国最高的学术殿堂,与中国政府最看中的智囊机构的领导人应该明白,社科院是靠国家和纳税人的钱养活的,而他所说的所谓网络大V,公知还有我这个“自由撰稿人”几乎没有花费国家一分钱,没有用过纳税人一毛钱——有些靠稿费过活,有些例如我一边打工一边坚持写作,我们是如此的不同,但我想我们都有一颗爱国、爱人民之心,都想中国政府能够很好地治理国家,中国能够和平稳定。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建立健全决策咨询制度”,可见,中国目前以社会科学院为主的智库还远远不能适应中国发展的需要,我们多么希望中科院能够在王院长的带领下真正肩负起为国家强大、为民众富强与幸福、为民族复兴出谋划策啊。那样的话,我们这些被王院长鄙视和看不起的公知、大V与“自由撰稿人”就不用再去冒着被跨省、半夜敲门和被侮辱的危险,还去写作,去发声,去为国家前途忧虑,为政府出谋划策,为民众利益和权利呼与鼓。
   
   
   
   好了,今天的“说三道四”有点沉重,有点伤感,从校园一起小小的冲突,讲到媒体,讲到国家智库,这都是我一直关注的,媒体和智库直接关系到国家兴亡,关系到中华民族是否能够真正复兴。好在习近平这届政府一上来,就提出了对媒体与智库的改革方向,我们拭目以待。
   
   
   
   谢谢大家。
   
   
   
   老杨头 2014年8月 28日
(2014/1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