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杨恒均之[百日谈]
·《恐怖档案》一至四
·《恐怖档案》五至八
·《恐怖档案》九至十二
·《恐怖档案》十三至十六
·《恐怖档案》十七至二十
·《恐怖档案》21至24
·《恐怖档案》25-28
·《恐怖档案》29-32
·《恐怖档案》33-36
·《恐怖档案》37-40
·《恐怖档案》41-44
·《恐怖档案》45-48
·《恐怖档案》49-52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习近平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上表示要对国有企业领导人的过高收入进行调整,并“坚决根除”按照职务设置消费定额并量化到个人的“职务消费”。看到这条消息时,我正和香港某中资主管喝茶,他的第一反应是“这有点难”。
   
   我能理解,因为我在国企中资公司任职的资历比他还老。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才20多岁时就被政府外派到香港某中资公司任职,虽然工资已达到万元港币,超过国内同级别工资近十倍,但很快我就了解到,没有一个中资国企的主管人员是靠工资过活的,工资之外的“职务消费”和各种巧立名目的公费报销,几倍甚至几十倍于各自的工资。
   
   一晃20多年过去了,情况进展如何我们都心知肚明:现在的国企与中资公司的老总、经理,早就与时俱进,几乎都有花不完的“职务消费”与公费报销!过去一些领导人也曾经在不同的场合表示要改变这种状况,但雷声大雨点小,而且谁都知道,真要“彻底根除”恐怕比登天还难,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在哪里呢?


   
   我们同样心知肚明,最高领导层从没痛下决心根除这种弊端,以致久而久之,大家不但对这种不正之风习以为常,甚至被一些人堂而皇之地包装成了“中国特色”,不管媒体、网民与普通民众如何鼓噪,“特色”岿然不动,我行我素,完全不顾这些国企老总与高管中饱私囊的是国家资产与国民的共有财产,而他们任何一个人的“职务消费”与带有贪污色彩的公费报销,往往可以挽救多少个看不起病的普通人的生命,让多少贫困失学的孩子回到配有课桌与板凳的教室。
   
   还有一个被我们长期以来认为是“不可能的任务”就是彻底反腐。以前每届领导人上去后不是没有打掉一两个大老虎,但事实是,这些年贪污腐败越来越严重,大老虎越来愈多,久而久之,我接触的所有朋友都毫无例外地认为,腐败就是中国的特色,就是这个政权的“特色”,除非政权更迭,腐败不可清除,难怪连《环球时报》都开始为腐败找借口。也因此当人们看到习近平这届领导人上来后一边打老虎一边拍苍蝇,几乎一开始都倾向认定这是做做样子、树树威信、压压异己而已……甚至到了今天,亲眼看到徐才厚、薄熙来等相继落马,各地贪官继续纷纷被带进牢房之时,他们还都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半信半疑,猜不透习总到底要干啥。
   
   习总以言行展示就是要反腐,震慑贪官污吏,而且还要以法治来反腐,并迟早会采取公布财产等一系列行之有效的反腐方法,可是,各位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公布官员财产?这是不可能的啊!因为他们认为在中国这种制度下彻底反腐是“不可能的任务”,中国领导人也没有这样的决心、权力与能力。
   
   中国积累的问题之严重,让习近平这届领导人的任务异常艰难,而大多数人尤其是精英们对习近平是否有决心和能力去解决问题所持的怀疑态度,无疑让习总的改革更加艰巨。我自己见证的一件事也可以说明一些问题。
   
   从十年前开始写作以来,我几乎每过一两个月就要写至少一篇呼吁国家尽快设立包括“自由、法治、民主”在内的核心价值观,作为国家崛起的动力与路径,国人奋斗与追求的目标。这些年下来,由于我的持之以恒或者“固执”,连我当初狂热的追随者都渐渐开始以同情的眼光看着我,仿佛我是那个口中喋喋不休嚷着“自由、民主、法治”的祥林嫂。他们早不再相信在中国,或者这个政权会把“自由、民主、法治”写进价值观里并认真推广、培育、践行。
   
   而当十八大推出“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多次强调各级政府带头培育、践行,如今已贴满大街小巷,连广州的巴士上都闪烁着这24字后,我当然是有些激动的。尤其听了习近平在北大等地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阐述,我更认为这次像反腐一样,是大有希望的。可我的希望很快就遭遇了挫折——
   
   无论是我接触的公务员包括各级别的领导,还是我的读者、我的朋友尤其是那些平时整天都把“自由、民主、法治”挂在嘴边的民主人士,他们要就是对这“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漠不关心或者不屑一顾,要就是根本不相信,还有一些甚至冷嘲热讽。为数不少的朋友认为,在中国推行这24字,是“不可能的任务”。既然是“不可能的任务”,为啥要费心去研究、去推动呢?更可笑的是,现在,当我继续说“自由、法治、民主”这些我鼓噪了十年的核心价值时候,我被一些民主人士说成是“拍马屁”、“舔菊”。说实话,没有什么比这个让我更难受、更绝望的了。
   
   中国走到今天,就是我们已经完成了很多“不可能的任务”,但很显然,留下来的是更加不可能的任务。这些更加难的“不可能的任务”都落到了这届领导人肩上,落在了习近平的肩上,也落到了我们这几代人的肩上。这些“任务”之所以被认为“不可能”,其中最主要责任当然在上面,在中国的最高领导层与领导人,如果领导对民众承诺太多却总是不了了之,如果反腐叫得整天响民众却一直被大老虎与小苍蝇们折腾来折腾去,谁还会相信、还敢相信呢?而当民众都认为“不可能”之时,那即便真“有可能”,也一定会变成“不可能”了!
   
   但是,一味的怀疑、质疑甚至冷眼旁观、置身事外,不但于事无补,甚至会适得其反,使得领导人完成“不可能任务”的行动举步维艰,使得一些试图阻碍改革的人如愿以偿。中国的变革不是单单靠上面也不是仅仅靠下面就能够独立完成的,需要上下互动、齐心协力。打老虎拍苍蝇,努力推行各项改革,不是和我们普通人无关,而是息息相关。如果说民众有权享受到各种改革成果的话,所有的人,包括你我,也都有责任为改革想招,为改革发力,至少做到为改革呐喊。正如习近平在这次讲话中所说:让人民群众感受到实实在在的改革成效,引导广大干部群众共同为改革想招、一起为改革发力。
   
   上下一起为改革发力,和习近平一起挑战“不可能的任务”,群策群力之时,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杨恒均 2014.8.19
(2014/1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