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我认识的郭美美…… ]
杨恒均之[百日谈]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认识的郭美美……

   看到一则新闻说“东莞被打掉的色情场所大部分已重新开张”,我打电话给当地的一位官员朋友,他坚决否认,说就是再借给他们几个胆,也绝不敢顶风做案,让色情业卷土重来。我问他们二十多个五星级酒店咋办,他支支吾吾,我又问那么多“失业”的小姐咋办?他立马来劲了,说“产业升级,腾笼换鸟”了。我一下子没回过神来,他说,小姐们上网了。
   
   我恍然大悟,性工作者(妓女)“产业升级、腾笼换鸟”就是经济学家们常说的从工业时代过度到信息时代。这个星期的《经济学人》正好就是以此为封面。说的是欧美的性产业过去十年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工业时代的卖淫嫖娼是以红灯区、妓院、夜总会、黑社会帮派团伙与拉客龟公为“活动中心”的产业,而信息时代的卖淫嫖娼只需要一部电脑、一台智能手机。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已经与时俱进,实现信息化、现代化了。
   
   在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都把卖淫嫖娼非法化的时代,卖淫嫖娼依然我行我素、生意兴隆,各地的红灯区、夜总会和阻街女郎一直构成了对法律的挑战,也是社会和道德问题,警察每天都同她们打照面,却不能都抓,又不能不抓;而老实本分的市民看到妓女满街拉客时,还不得不尊称她们为“性工作者”,好像她们真的个个都是被逼出卖肉体而不是贪图享受与好吃懒做似的。


   
   现在好了,不能消灭但可以消失!随着妓女们学会使用社交媒体与约炮工具,开设虚拟的网络妓院,民众眼不见为净,警察睁只眼闭只眼,嫖客们也感觉安全多了,甚至连嫖娼的负罪感也大大降低——去妓院嫖娼变成了电脑上的性约会。性产业“升级”淘汰掉的是那些靠开设“五星级酒店”与各类色情场所的老板,负责拉客的龟公以及靠受保护费、贿赂的腐败官员。
   
   其实,在这方面,中国并没有落后于西方国家。如果目前公布的资料属实的话,郭美美就是在网络领域卖淫的一个典型例子,而且是相当“成功的”。我之所以这样说,是我本人就认识几位这样的“郭美美”,她们利用网络社交媒体与即时通讯工具,以交友为名寻找潜在的“嫖客”,约好后开房。她们当然不会寻找同龄年轻人,约炮和一夜情是她们痛恨的,她们往往约会比自己大很多的,而且一开始也并不在网络上谈钱,弄得很清纯、很学生,很“大叔控”和“恋父”似的。而一般的大叔,当然不会对不起这样“倾心”自己的小姑娘,不会白操,一来二往,大叔送给“小清纯”的礼物和金钱,就远远高于东莞甚至澳门加美国的平均嫖资了。当然,这些“小清纯”既不清纯,也绝非善类,也自然不会满足于高额的嫖资,而会通过网络不停寻找更大的嫖客。
   
   我认识的一位深圳女孩从十六岁时就在虚拟空间打游击,从陌陌到QQ到微信,朋友第一次带她同我们一起吃饭时,她还只是寻找一些三十多岁的“大哥哥”,两年后她已经南征北战、硝烟滚滚了。她告诉我,从那次一起吃饭后,她学会了从微博上寻找有名的大叔、大爷们(因为当时朋友介绍我是“微博大V”)。她说从微博上找到目标后,再用私信、微信等联系就能“有的放矢”,比直接通过陌陌、微信等容易多了。
   
   我怀疑这小孩在吹牛,直到上次我到纽约时,她正好也去纽约购物,我才大吃一惊,她连工作都还没找到,已经可以专门来纽约购物,住的超五星级酒店离我住的寒碜的三星半级并不远。她当时18岁生日才没过多久,她对我说:现在她傍的那位比我有名多了,上过两次央视一套的。我问,你准备和他结婚?她说应该不会,她还太小,那位快六十了,她说,这次应该能弄一百万左右的人民币。她还问了一句与本文无关的话:你卖多少字可以赚这么多钱?
   
   按说,她就是一位收费比较高的妓女,但说实话,我始终没有把她完全当成妓女看,为啥呢?因为她同郭美美一样,有很大的迷惑性,她不是在五星级酒店的走廊抛洒媚眼,更不是妆化得像鬼一样在夜总会里游荡,而是装扮成一位涉世不深,看上去“Too young、Too naive、Too simple (太年轻、太傻、太简单)”的小女孩,对一般事业有成,周边全是俗不可耐的红男绿女的有钱人,别有一番滋味。当这样清纯的在校学生后者刚刚走向社会的女孩向他们敞开大腿之时,老板们几乎没有理由不敞开钱多得快装不下的荷包,反正,这类人的钱也基本上不是太干净,来得也容易。
   
   郭美美同我认识的几位不同的是,她是真的“Too young、Too naive、Too simple ”,她通过网络把自己炒红,使得嫖资一夜之间暴涨,使得国内多位富商、甚至还有一名中超现役球员都高价嫖她,享受一下同名人与小女孩嫖宿的乐趣,却忘记了,她能够让那些去“嫖”她的人感受不到是在“嫖”,但她的行为毕竟属于不折不扣的卖淫嫖娼。当然,令人奇怪的是,对网络上一个敏感词都不放过,说错一句话就有可能被他们带走的警方,为什么会容忍这种肆无忌惮的卖淫嫖娼猖狂如此之久,一定要等到聚众赌博才能理直气壮地抓人?
   
   郭美美进去了!但在这样一个不义之财来得太容易,贪污腐败盛行,贫富差距与不公一样巨大,社会风气与道德底线有点hold不住的今天,郭美美的败露与曝光对社会的正面教育意义,很可能远远不及对那些潜在的“郭美美们”的负面教唆与引诱。一个郭美美倒下了,会不会有更多的郭美美站起来?
   
   杨恒均 2014.8.10
(2014/1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