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走遍中国”路途中几件让我挺郁闷的事儿


   
   
   这次“走遍中国”历经西藏、江苏、湖北等地,除了飞机与长途大巴外,高铁与动车真的很带劲,节省了很多时间与精力。以前一个星期最多跑两、三个地方就很高效了,如今安排紧凑的话,行程可以加倍。然而在路上,我也受到少数旅客恶习的困扰。最明显的就是不分场合的大声喧哗、制造噪音,把公共场合当成了自己的客厅。
   

   高铁给我们提供了出行的方便,把十几个小时的路程缩短为三四个小时,坐在舒服快捷的高铁上,我们可以看书、看录像,可以闭目养神可以思考,还可以睡觉……但真正坐进列车里后,你会发现这些都不太现实了,你唯一可做的,就是一路被迫“倾听”前后左右旅客电话中的家长里短与生意经、互相之间毫无质量的柴米油盐聊天以及各种现代化通信工具与时髦电子产品发出的电视剧与音乐的声音……事情已经严重到连平时可以闹中取静的我都屡屡感到被折磨的地步,我又不能总是起来制止他们,或者一直带着耳机大声播放音乐以达到两耳不闻车厢事。对于一个经常在路上,试图利用坐车的间隙看书或者休息一下的人来说,这种情况真的令人难以忍受。
   
   排在大声喧哗之后的就是插队——很多时候并不是因为空间不够或者时间很紧,而是有相当一部分中国人已经习惯了插队,或者说毫无排队意识,你几十个人明明排在那里,可闸门一开,“呼啦”一下,旁边的人全部冲到你前面。排队买票时,排队的人也许会一起出声制止一下,可平时上车啊什么的,由于太多人不排队,排队的人也就干瞪眼,或者也开始不排队了。
   
   到了一些相对较小的地方,尤其是内地城市,不分场合吸烟是另外一大害。明明看到禁止吸烟却依然大摇大摆吸烟,让我成为二手烟受害者,例如在武汉高铁站,厕所成了吸烟室,烟雾缭绕,加上臭气熏天,让人想到“毒气室”也不过如此吧?不过,到了随州这样的地级市就更离谱了,明亮、宽敞且配备多台大功率空调的候车室堪称“高、大、上”的硬件了,可就在空调旁边,总是有一些人在抽烟,烟雾随着空调吹出的风,准确无误地地输送到全体乘客……
   
   还有一件事就是占座位和霸座位,所谓占座位就是一个人硬是要占据多一个位置,把自己的行李也放在座位上,而霸座位则是指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明明一人一个位置,且有扶手等划清了界限,可那些人——注意,他们并不是一些身体特别魁梧或者体积很大的人——偏偏要把手、脚甚至半个身子弄到你的座位里,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为啥无时无刻都想“占便宜”,还是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界限”的意识?
   
   上面这些情况并不始自今日,客观地说,这些烦人的旅客和路人大概越来越少了,但现代化的交通工具越来越挤,空间越来越小,只要出现几个这样的人,你的旅程可能就毁了。我常常想,当局经常开展各种运动,动员很多人力物力,如果能在革除陋习方面多投入一些,例如发动大学生志愿者走上街头,做宣传、做示范,情况也许会有所改善。下次出行,也许会少受到一些困扰。
   
   好了,“走遍中国”一路上当然不都是困扰,更多的是愉快和惊喜哦。接触了那么多人,开心、郁闷和想不通的时候都是有的嘛,例如在同五位20岁左右的打工仔聚会时,就出现了让我无法评价的一幕。
   
   我问他们,对目前的工作环境如何看,对中央颁布的户口改革有什么想法,社保、看病等同当地工人有什么区别,老板是否按照劳动合同法在办事,以及各位都对前途有什么看法和打算……孩子们不知道从哪里开口,显得也缺乏兴趣,我看的出来,他们对自身面临的问题关心并不多。可当其中一位突然问我“日本最近又在搞事”时,气氛一下子就变化了,孩子们的兴趣被调动了起来,他们不但知道日本在搞事,还知道安倍首相做的很多恶心事儿。
   
   而我这位“民主小贩”再一次成为“国际问题专家”——当我在扮演“民主小贩”时,大家明显对我有一种同情,可当我摇身一变不得不扮演“国际问题专家”,高谈阔论和这些孩子们的生活、工作甚少关系的外国事儿时,孩子们眼睛泛光,对我也有了更多的崇拜和好感。
   
   发了一通议论后,我不得不告诉他们,人类经过两次世界大战,尤其是核子武器出现与普世价值被越来越多国家接受后,拥有核子武器的超级大国之间基本上没有发生过直接的冲突,但世界上的各种“战争”几乎没有停止过,除了国家之间的打斗之外,各国政府对不平不公、愚昧、贫穷、歧视的战争,以及民众与不民主政权、独裁者之间的战斗,从来没有停止过,且情况是朝着好的方向转变的……
   
   听到这里,一位打工仔打断我急切地问:中美之间会打仗吗?我们什么时候打日本?钓鱼岛什么时候收回?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多么可爱的孩子啊,他们基本上关心国家超过了关心自己,关心打日本超过了对自己社保、福利、户口与工作条件的关心,有这样的民众,我们政府还有什么担心的?日本、美国又有什么可怕的?
   
   老杨头 2014.8.8 走遍中国
(2014/1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