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杨恒均之[百日谈]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英国人李约瑟原本是专攻生物化学的,但接触到中国人和中国近代史后,他有了一个疑惑:欧亚两个人类文明的中心在几千年的历史上,几乎都并驾齐驱,可为什么从明末清初开始,中国的科技渐渐落伍了? 这就是著名的“李约瑟难题”。虽然不少人给出了答案,但显然没有办法验证“答案”是否正确。于是,这个“难题”也就一直难到今天。
   
   
   
   就在大家渐渐忘记这个“难题”时,习近平6月9日在中科院第十七次院士大会、工程院第十二次院士大会上讲了这么一段:


   
   
   
   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从明末清初开始,我国科技渐渐落伍了。有的学者研究表明,康熙曾经对西方科学技术很有兴趣,请了西方传教士给他讲西学,内容包括天文学、数学、地理学、动物学、解剖学、音乐,甚至包括哲学,光听讲解天文学的书就有100多本。是什么时候呢?学了多长时间呢?早期大概是1670年至1682年间,曾经连续两年零5个月不间断学习西学。时间不谓不早,学的不谓不多,但问题是当时虽然有人对西学感兴趣,也学了不少,却并没有让这些知识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起什么作用,大多是坐而论道、禁中清谈。1708年,清朝政府组织传教士们绘制中国地图,后用10年时间绘制了科学水平空前的《皇舆全览图》,走在了世界前列。但是,这样一个重要成果长期被作为密件收藏内府,社会上根本看不见,没有对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什么作用。反倒是参加测绘的西方传教士把资料带回了西方整理发表,使西方在相当长一个时期内对我国地理的了解要超过中国人。这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科学技术必须同社会发展相结合,学得再多,束之高阁,只是一种猎奇,只是一种雅兴,甚至当作奇技淫巧,那就不可能对现实社会产生作用。
   
   
   
   习总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正是关系到中华民族能否真正复兴的“李约瑟难题”,而且习总在这篇讲话中,也给出了答案,他说:“明代以后,由于封建统治者闭关锁国、夜郎自大,中国同世界科技发展潮流渐行渐远,屡次错失富民强国的历史机遇。” “必须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破除一切制约科技创新的思想障碍和制度藩篱”。对于“李约瑟难题”,没有比进一步“解放思想、深化改革”更合适的答案了。
   
   
   
   康熙确实是开放比较早的皇帝,在西学东渐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康熙是在深入研究儒学,领导编写了《古今图书集成》一书之后,开始推广“西学”。“中学”知识渊博的康熙皇帝一旦接触到西方传教士,能坐下来谦虚地听人家侃大山,有时长达几个小时,并且很快就信服了传教士们拥有比中国先进得多的科学技术知识,并曾经在南巡时要求清朝各级干部虚心向人家学习,把西方的历法与治水技术引进到中国,用于河川治理。正因为他的这一事迹,康熙被西方一些学者称为“实干家”与“强势领导人”、一名真正的“知识分子”。
   
   
   
   可是,若果真如此,“李约瑟难题”也就不存在了,中国科技与创新正是从康熙前后的清朝开始一步一步落在人家后面。康熙之后发生了什么?就让我们先从康熙入手吧,因为在我看来,问题恰恰可以从他那里找到部分答案。康熙皇帝虽然是第一个从西方传教士那里了解到包括天文学、数学、地理学、动物学、解剖学、音乐、哲学的皇帝,但他的兴趣仅仅止于这些“奇技淫巧”对自己的统治有什么好处,从一开始就没有从对国家的强大、民族复兴与大众的福祉来考虑。
   
   
   
   在这种指导思想下,当康熙一旦发现传教士们带进来的不但有科学技术,更有哲学、宗教与自由思想时,他立马改变了主意,再也不往前走一步,对进一步的开放与交流迅速关上了大门,甚至把一些传播进来的科学成果与思想书籍都封了起来束之高阁。
   
   
   
   康熙之后的皇帝更糟糕,一个不如一个。到了慈禧太后,竟然连引进火车都担心震动了清廷的“龙脉”,让维新的大臣在中南海修建了一段铁轨与火车,却不许用火车头带动,而是用马拉着列车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当皇帝们把一切引进都同“保护清廷统治”联系起来,别说那些先进的思想与管理方式,就是一些可能增加民间力量、有利开启民智的技术,也都会被他们视为洪水猛兽,用封锁、屏蔽的方式拒之门外,在中国与世界之间筑起了一道又一道的铜墙铁壁。
   
   
   
   习总在讲话中提到的绘制于1708年《皇舆全览图》,竟然被清廷作为密件封藏,正是因为清廷视整个国家领土为自己的一族之私产所致?在这种情况下,怎容小民知晓与觊觎大清领土?对于一个试图维护摇摇欲坠的政权来说,愚民是最好的统治工具。世界上多个类似的国家与朝代都实行过“闭关锁国”的政策,原因大同小异。
   
   
   
   “李约瑟难题”不是难在没有人给出答案,而是给出了答案也无法实施与验证,统治者如果一意孤行、闭关自守,再多纸上谈兵的答案也无济于事,无法实施的答案自然不能解决“难题”。如今,作为最高领导人的习总认真思考了“李约瑟难题”,他不但给出了答案,也是最有决心与能力去彻底解决这个“难题”的新一代领导人。希望中国未来在科技与创新上的实践能够解决“李约瑟难题”。
   
   
   
   杨恒均
(2014/1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