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杨恒均之[百日谈]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人民网引用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指出,中国的财产不平等程度在迅速升高:1995年我国财产的基尼系数为0.45,2002年为0.55,2012年我国家庭净财产的基尼系数达到0.73,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在家庭层次的财产不平等及其变化有两个特征:一、有家庭成员在体制内工作的家庭财产水平明显高于在体制外工作的家庭,在体制内工作的家庭财产的增长幅度也明显高于体制外家庭,这将导致体制内外家庭的财产差距进一步扩大。二、中等收入家庭财产增长幅度大,而低收入和高收入家庭的财产增长幅度相对较小。
   
   这份报告引起我的注意。贫富差距拉大是个严重的问题,尤其在“不患寡而患不均”的东亚儒家社会,但更严重的则是这贫富不均是“权力”在作怪——中国的香港以及少数西方发达国家的基尼系数也超过或者逼近中国的程度,可那种贫富不均明显是由出身背景、教育程度以及能力大小决定的,在中国大陆呢?明眼人几乎都一清二楚:体制、权力和财富同那1%的家庭如影随形——换句话说,“腐败”是造成贫富差距的主要原因。
   
   这是一种很危险的现象!加上我们目前并没有实现西方那种可以缓解官民矛盾的民主制度,这一现象继续下去,恐怕会重蹈中国历史上循环往复多次的恶性循环:反抗贪腐甚至打富济贫的运动此起彼伏,多年稳定换来的经济发展与社会“和谐”迟早毁于一旦,历史又一次回到原点……


   
   对中国社会来说,最、最严重的还不是贫富差距甚至也不是贪腐造成贫富差距,而是贫富阶层几乎被固化,没有了上下流动的可能性。这也是在我“走遍中国”走到农村与农民工中时,屡次感到的无奈与痛苦。当前这种状态不改变,中国的“弱势群体”——广大的农民以及进城打工的农民工,基本上没有向上提升的机会与可能。
   
   在西藏之行前后,我分别抽了两个星期去珠三角和长三角,延续我多年来对农民工生存状况的社会追踪调查(当初是为了写研究报告,后来变成我接触这方面社会的必备功课,成了我的“习惯”,并无具体学术目的与工作要求)。多年下来,对农民工的境遇与前途,我依然忧心忡忡。我跟踪的14位女工与21位男工,除了失去联系的,几乎所有的在工作、生活上都并没有什么进展与起色,更糟糕的是,他们仿佛都为了虚无缥缈的明天活着——可并不知道明天的希望在哪里。
   
   这就是为什么在上海同体制内朋友聊天时,我终于失态,大怒了一次。当时朋友谈到习总反腐力度越来越大,一些体制内的人士对反腐与改革开始有抵触情绪,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下去,很可能会影响“官本位”体制下的经济改革与社会发展。我说,那就向“小政府、大社会”的方向发展,逐步解雇、减少一批公务员,缩小公务员队伍。较少公权力同时,也减轻社会的负担。
   
   没想到这位朋友一听就来劲了,他说,这不可能!想解雇缩小公务员队伍,那就不只是影响经济发展,而是有可能危及社会稳定,最终伤及执政党的地位。他补充说,你以为公务员是工人和农民吗?说牺牲就牺牲?牺牲公务员和官员的利益是很危险的!
   
   他后面这句话,让我最终爆发了,我说,狗屁,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改革”让工人下岗,几千万工人一夜之间失去了铁饭碗,也有人不服、鼓噪甚至抗争过,但政府用铁腕对付他们,最终也走过来了。至今虽然还有人生活在贫困边缘,不过,他们毕竟渐渐老去了。牺牲他们,从某种意义上说,换来了经济体制的一次大变革。随后“改革”又为了“中国制造”的廉价品销售全球而牺牲了上亿的农民工的利益与权益……
   
   如果说“改革”一定要牺牲一些群体的利益,从工人到农民工的牺牲,确实换来了某种程度的社会发展与经济繁荣,但这一牺牲换来的繁荣与昌盛绝对有不健康与变态的成分:例如使得一些利益集团坐大,贪污腐败如此猖獗,社会底线滑落,并以人类历史上最快的速度培养出占全国财富三分之一的那1%的家族……
   
   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实行让社会更加公正、公平的社会与政治体制改革,就是要再一次拨乱反正,必要的时候,是必须要牺牲一些利益集团和享受特权的那部分官员的利益的。
   
   杨恒均 2014.7.28 “走遍中国”
(2014/1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