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五四青年节这一天,习总前往北大校园同师生交流。打开新闻,看到数十条诸如“习总在北大听学生朗诵毛主席诗词”、习总邀国际象棋冠军给外交部官员“上课”,人生第一粒扣子要扣好,习总告诫学生“当官就不要想发财”等等,习总的个人风格尤其是饶有特色的讲话跃然纸上,确实挺吸引眼球,但一如既往的,习总在北大最重要的那段讲话,并没有进入各大新闻网站的显要位置!
   
   
   
   习总在北大最重要的讲话是他对青年学子就“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做的反复解释、告诫与期盼,我觉得这段讲话是非常及时和重要的(哦也,怎么像回到当年体制内时的例行学习发言呀),为了协助北大学子和我的读者更好理解习总口中的核心价值观,我选取以前博文里的一些段落和句子对习总的讲话做一个简单注释。(黑体红字为习总2014年五四青年节在北大对学生的讲话)

   
   
   
   习总对北大学生说:“我为什么要对青年讲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个问题?是因为青年的价值取向决定了未来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而青年又处在价值观形成和确立的时期,抓好这一时期的价值观养成十分重要。这就像穿衣服扣扣子一样,如果第一粒扣子扣错了,剩余的扣子都会扣错。人生的扣子从一开始就要扣好。‘凿井者,起于三寸之坎,以就万仞之深。’青年要从现在做起、从自己做起,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成为自己的基本遵循,并身体力行大力将其推广到全社会去。”
   
   
   
   老杨头:习总说得好,价值观对青年来说,正如第一颗纽扣,不能错!对于国家何尝不是如此?我们过去百年之路走得为什么那么艰难,那么曲折,很大程度上,就是核心价值理念的错失与扭曲,是时候拨乱反正、回到正路上,哪怕一下子无法实现那些理念,但有了核心价值观,有了目标,有了判断是否的标准,国家才不会走老路,不会走邪路!老杨头对香港大学同学曾经讲:在问到我对中国的最大忧虑是什么时,我说,一是环境问题,另一个是国人的核心价值观。很难想象,13亿人,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如果没有一种把他们凝聚在一起的价值观念,后果很难设想。当我在说“普世价值观”的时候,很多青年人会捂住鼻子走开,因为这好像和他们的工作、生活没啥关系。其实,大谬不然。我说的价值观,不但和你的工作生活有关,而且,直接关系到你是否幸福,是否活得有尊严,你的心灵是否在你离开人世的时候,扭曲得连你自己也认不出来了。
   
   
   
   一个国家拥抱的价值观念不但决定这个国家的政治制度,而且也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成为主导法律、规则和道德准则的指导思想,简单地说就是,我们生活、工作与交往的各种游戏规则其实都是依据我们拥有的价值观念而派生出来的。所以,一个国家有什么样的体制,拥抱什么样的价值观念,是和即将在这个体制里生存和打拼的青年的命运密不可分的。(节选自《普世价值与80后的命运》2010.3.6)
   
   
   
   老杨头:我们的国家不乏理想,但几乎所有的时代都是你想我不想,或者我想你不想,我们国家从几千年的儒教到现在的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等,也从来没有缺乏过价值观,问题 在于,我们的国家要崛起,民族要复兴,祖国要统一,一个最、最基本的前提就是,我们一定要寻求一种所有的中国人都能接受的核心价值观——不是只对少数人有用的价值观,也不仅仅是用来约束和奴役大多数人的价值观,而是上下都能够接受的普适的价值观。(节选自《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2009.6.15)
   
   
   
   习总:“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表明,对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来说,最持久、最深层的力量是全社会共同认可的核心价值观。核心价值观,承载着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精神追求,体现着一个社会评判是非曲直的价值标准。”“如果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没有共同的核心价值观,莫衷一是,行无依归,那这个民族、这个国家就无法前进。这样的情形,在我国历史上,在当今世界上,都屡见不鲜。”
   
   
   
   老杨头:一个在国际上秉持什么样的价值观,最终是由这个国家在国内秉持什么样的核心价值观来决定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担忧的就是35年的政经改革与急剧的社会变革,打乱甚至砸碎了中国人的旧观念,新的核心价值观却又迟迟无法建立起来。
   
   
   
   任何一个国家——更不用说像中国这样庞大的国家,如果没有民众和执政者都认同的核心价值观,是无法凝聚共识的。没有核心价值观的国家有如失去灵魂的生灵,有如行尸走肉,乱象丛生。即便靠强力维稳勉强维系表面的“和谐”,也不会长久。所以,我一直以来都主张尽快建立全国各族人民、各个阶层与体制内外都能接受的核心价值观念。人民有信仰,国家才有力量,人民的信仰也是国家最强大的软实力。
   
   
   
   中国实现这24字核心价值观的道路自然会更加遥远与漫长。 我们如今看到的自由、民主、法治与公正还不尽人意,甚至还会被一些人做出各种解读甚至歪曲,但我们毕竟知道了:自由不是奴役,民主不是独裁,公正不是剥夺,和谐不是监禁,法治不是人治……自由、民主、法治、公正也许离我们还有相当一段距离,但有了这样的目标与价值理念,有什么东西能阻挡我们追寻理想的步伐?(节选自《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2014.1.12)
   
   
   
   习总:“价值观是人类在认识、改造自然和社会的过程中产生与发挥作用的。不同民族、不同国家由于其自然条件和发展历程不同,产生和形成的核心价值观也各有特点。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核心价值观必须同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的历史文化相契合,同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的人民正在进行的奋斗相结合,同这个民族、这个国家需要解决的时代问题相适应。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必须知道自己是谁,是从哪里来的,要到哪里去,想明白了、想对了,就要坚定不移朝着目标前进。”
   
   
   
   “中华文明绵延数千年,有其独特的价值体系。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基因,植根在中国人内心,潜移默化影响着中国人的思想方式和行为方式。今天,我们提倡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从中汲取丰富营养,否则就不会有生命力和影响力。”
   
   
   
   老杨头:如果说普世价值只是有关制度和道德的空壳,那么需要的内核正是各个不同的民族与国家自己的文化、风俗、习俗与具体道德规则,如果没有了自己的道德标准,给你一个民主制度,给你一个好的法治,你又能如何?难道我们选举领导人的标准应该是会吃西餐而不是使用筷子的?
   
   
   
   同样的道理,哪怕你有悠久的历史与丰富的文化资源,还有孔子这种道德教育家留下的精神富矿,可你始终没有一个符合普世价值的“自由、民主、法治”的框架与环境,结果会如何呢?结果很简单,孔子宣扬了几千年的道德为什么始终无法深入中国人之心,更不能在这块土地上开花结果?
   
   
   
   原因:没有普世价值提供的那几个框架,再好的文化与道德教育,常常沦为统治者用来驯服、愚弄老百姓的精神鸦片与奴役工具,而糟蹋这些普通人珍惜的宝贵的文化瑰宝与精神财富的恰恰正是绝对权力不受限制的历朝历代的独裁统治者。那些要复兴中华文化,抬出孔子的人不妨回顾一下:要想真正贯彻孔子的思想,最好的办法难道不是接受普世价值,建立一个制度框架,让大家在框架里,制定出符合中国文化与道德标准的法律法规,选出符合中国文化与道德的精神楷模、圣人,与总统?(节选自《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2011.2.28)
   
   
   
   
   
   习总:“核心价值观的养成绝非一日之功,要坚持由易到难、由近及远,努力把核心价值观的要求变成日常的行为准则,进而形成自觉奉行的信念理念。不要顺利的时候,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一遇挫折,就怀疑动摇,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了。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要坚守在中国大地上形成和发展起来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时代大潮中建功立业,成就自己的宝贵人生。”
   
   
   
   老杨头:让我们看看奥巴马在获胜感言中说的一句话:今天晚上我们再次证明,我们国家真正的力量并非来自我们武器的威力或者财富的规模,而是来自我们理想的持久力量:民主、自由、机会和不屈的希望。在这个时候,在全世界都在把目光集中在这位“世界的奥巴马”身上的时候,他说出的是这样一句话,他欢呼的是美国的立国之本和美国人民的核心价值。可见,一个伟大的民族、一个想要崛起的国家,必须拥有比武器和财富更加有力、更能牵引这个民族走向光明未来的核心价值观,才能克服一个又一个艰难困苦,才能不屈不饶地走向未来,才能真正和谐,才能崛起!
   
   
   
   不过,我在听他演讲的时候就有些犹豫、有些纳闷、有些不解,我想问,奥巴马,美国的这些核心价值观是在两百年前建立并逐渐完善的,可你忘记了,两百年前,你的祖先在美国只能是奴隶呀?不,仅仅在四十前,你的黑人同胞还是被歧视的族群,那你提到美国的建国理念难道不是有点讽刺?
   
   
   
   这就是我今天想讲的,核心价值观的设立。美国的核心价值观确实是从221年前开国那时就建立起来的,从《独立宣言》到《宪法》,内容基本上定了下来,后来一直没有变动,就是天赋人权,人人生而平等,自由和民主等。可是,两百年了,如果仅仅拿一项美国黑人受歧视到事实来说事,美国几乎从来没有完全实行核心价值观。那么当初为什么要设立这样的核心价值观?
   
   
   
   这就涉及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讨论和设立核心价值观时的眼光。因为这些年,我们国家从上到下都意识到我们这个13亿国民党国家最缺的正是核心价值观,而且从上到下,都在热火朝天的要研究出一套“核心价值观”。问题在于,我们很多人在说到一套核心价值观的时候,往往鼠目寸光,有些眼睛盯住当权派,以为搞出一个让上面满意,又能够忽悠大众的玩意就可以了。即便只能维持一届统治者的任期,也没有关系,反正会“辩证法”和整天“实事求是”的中国人会不停的“与时俱进”,不停修改——何其可笑!
   
   
   
   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核心价值观应该是深植民族之心的价值理念,也是一种长期追随和追求的理想,他不是一种随机应变,更不是谁上台就搞一套的什么五讲四美、几个代表之类的。我们国家的问题不在于没有核心价值观,而在于过去上百年来,每上来一个统治者就搞一套他自己的“核心价值观”,从阶级斗争到白猫黑猫,到XXX,不但没有培养出民众的核心价值观,还把民众心中残留的那一些优秀的核心价值观念驱逐殆尽(例如我们的妈妈的妈妈的妈妈告诉我们说:孩子,不是你的东西千万不要拿!可是阶级斗争理论成为核心价值观的时候,不是你的你就要拿,不拿就是“犯罪”!当今,贪官污吏也一直在拿不是他们的东西,我们还不得不称呼他们为“领导”)。
   
   
   
   那么从美国的核心价值观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了,当200年前的美国人在建立那些核心价值观的时候,他们自己也清楚,他们没有完全遵守,也不能完全实现,这其中的原因除了当时的经济落后(应该比现在的中国落后很多吧),民众和统治者自己的观念也并没有立即更新过来,我们看到这个过程是漫长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