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当官不贪亏不亏?]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官不贪亏不亏?

   不少公务员来信表达了对如火如荼反腐败的担忧。日前一位公务员在信中说,每天打开新闻就能看到有官员落马,前几天,竟然看到自己认识的某位领导也被突然带走了。这让他感到了不安与压力。他问我,当前的反腐会不会走过头了?如果说还没有到让他们“人心惶惶”的地步,也至少让一些干部无心做事了。他担心这样反下去,一向有活力的公务员队伍可能会失去“战斗力”。他想离开公务员队伍“另谋生路”,可又不知道怎么离开……
   
   
   
   即便没有这封来信,我也基本上了解情况。我想对这位公务员说的是,反腐败在一些人眼中看起来“过头了”的主要原因是以前几乎都只是“开了个头”就停下来了。长年累月积攒下来的腐败已经根深蒂固且骇人听闻,不反不行了。但正因为几乎稍有点权力的人都沾染了一些腐败,或者借助某种灰色地带赚了一些不太干净的钱,这使得真正大面积、深入的反腐败在为数不少的公务员眼中就构成了对他们的一种“威胁”。


   
   
   
   但是,如果听任多年积累下来的腐败发展下去,“威胁”的恐怕就不只是公务员队伍,而是整个国家、民族和执政党了。但正因为腐败是同几十年高速经济发展一并形成的,我认为在反腐时,确实要注意整体的经济发展与干部队伍的积极性问题,切忌“倒洗澡水时把孩子一起倒掉”的现象发生。
   
   
   
   在这一点上,这届政府是有尺度的,例如,王岐山就针对那些18大后“还不知收敛”的贪官,警告他们“莫伸手,伸手必被抓”,释放的信号是不是包括这样的意思:当前的反腐是以那些顶风作案,还不知道“收敛”,仍然在“伸手”的贪腐份子为主要目标的。
   
   
   
   我认为整体公务员队伍没有必要“人心惶惶”、“无心做事”,但我同样要提醒那些认为反腐只会是一阵风并在焦急等待“风平浪静”的官员们,这次如果你不彻底“改弦易辙”,等来的恐怕是你自己的被抓。
   
   
   
   至于一些官员朋友抱怨反腐之后几乎“官不聊生”,我觉得最好是以数据说话,例如公布个人财产或者中国公务人员人均拥有房产数量,同普通公众对照一下,就很能说明问题了。要记住,当公务员不但不是为了发财,甚至不能也不应该有超出普通国民太优厚的工资与福利待遇。
   
   
   
   习总在讲到公务员队伍时说了一句很通俗的话,想发财就不要做官。发财和做官都是堂堂正正的事,但如果你想“两不误”——又想当官又要发财,那你现在必须“人心惶惶”,不但“无心做事”,还要有随时进去把牢底坐穿的心理准备!
   
   
   
   但对于当初挤破公务员考试队伍,技压群雄、脱颖而出当上公务员,却突然发现“做官”与“发财”竟然相互冲突,该咋办呢?这就是今天我想提的一个建议:建设、健全公务员制度中的“辞职、退出机制”,让公务员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顺利退出公务员队伍,去追求、从事自己喜欢的事业与工作。
   
   
   
   官员的辞职、退出在西方比较成熟的文官制度中早就习以为常,不管官职多大,一旦有了更好的去处,或者对当局一些政策不太理解,又或者因为想要更多的个人空间与自由,说辞职就辞职了。可中国呢,一旦当了官,只能上不能下不说,要就是一直干到退休干到“死而后已”,要就是一路干到监狱里去……
   
   
   
   有了退出机制,公务员的新鲜血液将更新得更快,也因此会避免一些“人心惶惶”的公务员们“无心干事”的现象发生。那么,官员们没有了“腐败”或者“灰色收入”的激励,还有战斗力吗?没有人民币,“人民公仆”还会为人民服务吗?
   
   
   
   日前在同一位老共产党员讨论反腐与干部队伍建设时,他就提出了类似让我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答的问题。他也忧心反腐反过了头,但他的思考显然别开生面,他问我,如果执政党领导人民把经济建设搞得这么好,让大多数民众都富裕了,自己却只能拿那么一点点工资,为的到底是什么呢?那些清正廉洁的共产党员,到底得到了什么?当官不贪点便宜,亏不亏?两袖清风的高级官员得到了什么回报呢?
   
   
   
   我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如何作答,想了好一会才说,从最低一层来说,他们得到了国家政权,掌握了对14亿人的管理权;从高一层讲,民众对没有腐败的执政党的回报是发自内心的顺从与尊敬;而如果我们提升到历史的高度,可以这样说,清正廉洁的执政党能够得到历史的认可……
   
   
   
   我也不能确定自己的答案就靠谱,但我知道,如果你一直腐败下去,上面三个你一个也得不到,一个也不配得到。
   
   
   
   杨恒均 2014.7.15 (原文标题:两袖清风的官员得到了什么?)
(2014/1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