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香港教育制度的痼疾]
胡志伟文集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每一個機場迎接蔣公人潮千千萬萬,萬頭躦動
·傅作義讓共軍開進北平後不斷地自己掌嘴、摑臉
·全國人大香港代表廖瑤珠是衣復恩的乾女兒
· 介紹《國共名將風雲錄——抗戰篇》
·二戰美國運往海外的作戰物資,用於太平洋戰區者僅戰2%
·蘇軍將
·國際學術界不重視中國抗戰是由於政客們竄改史實
·中共不斷重復「國民黨消極抗戰妥協退讓」的讕言
·大陸修史往往小事清楚大事糊塗
·杜聿明父親是前清舉人
·研究近代史時,絕不能把過程略去不談
· 國民黨失大陸是由於現代版「蔣幹盜書」
·杜聿明病危住院揶揄郭汝瑰
·不唯上、不跟風、不給當權者抬轎
·國軍戰機進入大陸多達一萬五千餘架次
·大陸史著慣於譏諷國軍高官飯桶濃泡、一
·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的流產嚐試
·《第三勢力運動史》
·張發奎是唯一獲准攜槍抵港的前朝軍人
·李宗仁在美國公開宣稱他在華南有幾十萬遊擊隊
·空降海南島的卅多人,全部被俘處決
·反攻大陸的「總司令」竟變成對台統戰的馬前卒
·美軍轟炸機十七架誤炸六寨鎮死軍民七千
·十二萬美金收購李宗仁
·張發奎回憶錄對中國現代史的補充
·程的西裝口袋中裝著《性史》及春宮淫畫
·陳濟棠妻莫秀英在香港有九十八處鋪租收入
·淺論《陳君葆日記》
·日記中頻頻出現各界名人
·陳君葆生平事跡
·陳君葆日記一百冊千萬字
·若干秘聞正史從未提及
·斯大林對孫科說有朝一日中國強大起來,會把外蒙歸還給中國
·殖民地教育誤人子弟
·陳君葆欽佩蔣介石不為武力所壓
·陳君葆讚賞蔣介石對日不屈不撓
·讚賞蔣介石對日不屈不撓
·淪䧟三年零捌個月附逆
·陳君葆對附逆的經過語焉不詳
·陳君葆同日本憲兵特務酬酢頻繁
·陳君葆錯估世界形勢輕視人民力量
·陳君葆 日記尚有價值編校水準甚差
·《陳君葆日記》編校怠惰 佛頭著糞
·博士編輯不知雷鳴遠張蔭梧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海峽兩岸對曹汝霖均持貶辭
·曹汝霖謗滿天下實拜國定教科書之賜
·《一生之回憶》大部份尚近事實
·曹汝霖同日本的千絲萬
·曹汝霖 拒任偽職晚節可風
·英美公使逼迫老袁接受廿一條
·廿一條并非曹汝霖簽署
·西原借款日方血本無歸
·官修教科書舛錯甚多歪曲歷史
·巴黎和會前列強已訂密約損害中國
·許德珩等人回憶五四錯誤多多
·袁世凱對日寸土必爭
·袁世凱對日寸土必爭
·反對廿一條最烈者是段祺瑞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曹汝霖回憶錄基本可信
·袁世凱稱帝係受英使朱爾典蠱惑
·王正廷昏
· 汪精衛的救命恩人是章宗祥
·侍郎是正二品,怎有三代加封一品之理?
· 丁中江說曹汝霖對自己頗多迴護
·蓋棺論定唐德剛
·李宗仁是一個口是心非、老奸巨滑、吃裏扒外、翻雲覆雨的濫小人
·李宗仁私通敵營
·李宗仁私通敵營
·李白與共軍相約夾擊中央軍
·李宗仁未在《國內和平協議》上簽字是迫於全體與會者均不同意
·利祿薰心 既不能命又不受命
·李宗仁既不能命又不受命,利祿薰心
·白崇禧遵中共指示不戰而退
·白崇禧阻止救援黃維杜聿明導致廿萬人被殲
·首鼠兩端 左右逢源 學風妄誕 永遠有理
·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人頭畜鳴 奸同鬼蜮
·唐德剛是當代陳世美
·翁婿都是陳世美
·唐德剛的「盛譽」大致都是自己刻意製造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教育制度的痼疾

前一陣,由於左派教聯會用公帑編撰的一本所謂「國民教育」教材(實質是教學參考書)中出現無視歷史、吹捧中共係「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以及醜詆西方民主國家「政黨惡鬥,人民當災」等乖謬字句,在香港七百萬市民中引起軒然大波,於是便有中學生自發組織的「學民思潮」與七月廿九日的九萬名家長、教師、學生的抗議遊行。
   強扭的瓜不甜 強迫洗腦效益不彰
   大凡統治者,多數是不會爽爽快快認錯的,先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國民教育促進會」主席姜玉堆甘冒天下之大不諱,揚言「腦子有問題便要洗,就好像衣服髒了要洗……」接著是新上任的梁班子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聲稱:「遊行人數多少並非考慮是否撤回國民教育的因素。」看來,這一場洗腦與反洗腦的針鋒相對鬥爭,將會持續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其中少數人因享受到特權利益而死心塌地充當赤色「先鋒」,多數人則因理想破滅而投奔民主陣營,這就是歷史的重演。
   想當年,中共用了巨大的資源與人力,在知識份子中開展思想改造運動,在學校中,創立少先隊、共青團,培養了三個世代的「共產主義接班人」,光是毛澤東著作就印了十億冊。到如今,請問有幾家、幾戶人還存有「毛選」?只見千百萬人爭著以留學、投資的名義移居美國。據美國國務卿希拉莉今年七月十二日在哈佛大學演講時透露:中國90%的官員與80%的富豪已申請移民美國,並給妻兒辦了美國身份證。華盛頓的「全球金融誠信」報告說,最近十年,中共高官非法轉移到國外的金錢高達2.7萬億美元。從意識形態來看,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哪個不是吃共產黨奶水長大的?其中最活躍的如魏京生、王丹、萬潤南等都是金枝玉葉的高幹子弟,投奔自由的趙復三是部長級的中共駐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代表,叛逃美、英的許家屯、鄭華是新華社正副社長,流亡美國的潘國平當過上海市革委會副主任。由此可見,洗腦是短暫的,其時效極其有限,就連梁班子的風雲人物、主張母語教育、鼓吹「國民教育」最聲嘶力竭者,都早已將子女送到英國留學,連國民身份都丟棄了。
   德育乏善可陳 遑論國民教育

   再看香港的教育環境,自九七以來,每況愈下,連公民教育都乏善可陳,又怎能侈談國民教育?二十多年前,我兒子上學時,公、私學校都很重視德育,開家長會或春節聚餐時,小朋友都識叫「世伯」或uncle;回歸以後,我孫兒的同學,竟個個都不懂禮貌:到我家用餐、留宿及外出飲宴,竟無人叫一聲長輩,眼睜睜盯著我視若傭人。我多次向學校班主任反映,卻從無改進。翻開報紙常見的是黑社會滲入名校、女生群毆弱者、十多歲女生當媽媽生、警方拘捕一批唔夠秤少女等等。我們的大成至聖先師說:「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如今的中小學生連起碼的禮義廉恥忠孝仁愛等基本品格都未具,怎能指望他們治國平天下呢?可見侈談「國民教育」是空談。學校方面怒氣更是沖天,教師普遍要求小班教學,即把卅五人的班級縮為24人。在香港,學生品德出了紕漏,班主任是不管的,一切推給社工。一所千多人的中、小學,社署只派一名社工,還不是每日都返工,有問題的孩子求見社工,有時排隊排到畢業還見不到。香港中、小學教師的待遇比鄰近地區的大陸、台灣甚至歐美國家都優厚得多,月薪自三萬至十萬元不等,我認識一位教師,愉景灣開盤時炒樓花炒了廿個住宅單位,然而香港學生的學業水準卻大大落後於鄰近地區。我閱看過香港歷年的會考題目,相當於大陸的例題,更談不上偏題難題怪題。廿八年前我兒子從大陸出來,一下子就跳了兩級。時隔廿多年,有報導說百份之九十三的學生要請課外補習老師。
   在香港,教師只管教課,學生成績與升級加薪是不掛鉤的。學生成績差次,校方便鼓勵他們課馀請名師補習,在職教師也會悄悄「秘撈」,到校外招收學生。香港的中小學,考試與測驗是從一種出版社專門供應的「題庫」中選擇考題的,而所謂「補習天王」「補習天后」都是有辦法買到名式各樣題庫的叻人,他們反覆讓學生做「題庫」的習題,所以耗鉅資入補習班的學生多數能撞準學校的考題,因而補習過的學生都能考個較好分數,於是補習教師便成為香港三百六十行中最能賺快錢的行業。然而補習班的學費卻貴得驚人,一個小學生,如果補習中英數常識等全科,學費動輒過萬,中學更逾兩萬,貴過國際學校的學費。所謂的免費教育云乎哉,真是虛有其名。至於家境清寒的學生,除非少數家長學問淵博精心輔導,多數人成為籮底橙,他們的出路,至多是升讀職業學校,從事建築、烹飪等髒、累行業了。
   一年上課155天 假日多過返學日
   香港的中、小學,一年上幾天課?一百五十五天,佔三百六十五天的42.4%。除了每星期日與星期六下午,一切公眾假期,如國定的元旦、勞動節、七一、國慶;華人的節日如農暦新年、清明節、佛誕、重陽節以及洋人的復活節、聖誕節,都照放不誤。學校自己規定的更多:校慶日 、學校開放日 、教師發展日、家長會、家長日、旅行日與翌日、校運會與翌日 、學校活動日 、學生活動日、親子體驗日 、學生交流活動。七折八扣下來,一星期平均只返學三天。還有出奇的,一月十三日考試完畢,要到農暦除夕才發成績報告單;六月十五日大考完畢到七月十二日 才發成績單,亦即寒假、暑假前共一個多月,只返校不唸書,純粹等待老師改完考卷交差。這樣鬆鬆垮垮的校暦是教育局編訂的,無論公、私、耶、佛、道教學校一體執行,難怪香港出不了驚世的人才。有人可能會說香港人高錕、崔琦分別獲得2009年和1998年的諾貝爾物理獎,然而前者是英治時期的聖約瑟書院畢業後留英,後者是英治時期的培正中學畢業留美,那時的教學程度與今天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學精於勤荒於嬉 行成於思毀於隨
   從學習環境來看,今日香港的中、小學都普遍裝上了冷氣機,有專用的音樂教室與電腦教室,一人一件樂器,一人一部電腦。老師對每班35人尚且叫苦連天;遙想五、六十年前我在上海唸中、小學時,每班人數達到過64人,哪有一人一副桌椅那麼舒適!?2009年我回滬出席校慶一百三十週年紀念活動時,回到兒時的課堂,如今是華東政法大學的課室,五十多年過去了,那三米長的長櫈長桌仍然分列教室兩旁,每條長桌四名學生,左右分列,共計八排,最慘是頭一排的同學,伏案用力稍微過猛便會推倒整條長桌,於是書包、文具全部散落地下,還可能壓傷講台前面同學的腳踝。就這麼簡陋的設備,每年還要下鄉春耕、夏收、秋收以及大炼鋼鐵,浪費三、四個月的大好青春歲月,結果卻培養出國家教委主任張孝文、發改委主任曾培炎、上海副市長夏克強等名人;光是五十年代的畢業生,就湧現了23位中國科學院院士、兩名副總理、十名部長;再往上追溯,自民國肇建以來,我的母校曾經培育出三位國家元首(嚴家淦、顧維鈞、王正廷)、一位國家副主席(榮毅仁)、三位國務總理(顧維鈞、王正廷、顏惠慶)、三位行政院院長(宋子文、嚴家淦、俞鴻鈞)、三位國民政府委員、六位外交總長(宋子文、王正廷、顧維鈞、顏惠慶、唐悅良、施肇基)、五位駐美大使、兩位駐英大使、一位國防部部長(俞大維)、六位財政部部長/總長(宋子文、俞鴻鈞、嚴家淦、顧維鈞、施肇基、王正廷)、兩位農林/農商部長。此外,林語堂、經叔平、趙復三、錢李仁、朱良、唐樹備、鄒韜奮、潘公展、劉鴻生、陳光甫、顏福慶、牛惠霖、牛惠生、朱友漁、周詒春、劉以鬯、矍希賢、邵洵美、江一平、汝信、朱啟楨、伍連德、史久鏞、古耕虞、余日章、吳舜文、吳嘉棠、李登輝(復旦大學創校校長)、周有光、柳無忌、范敬宜、馬約翰、高尚全、張伯苓、張建邦、張壽鏞、陳奇祿、陳從周、陳鶴琴、曾虛白、黃嘉德、楊蔭瀏、董樂山、雷潔瓊、潘序倫、嚴停雲(華嚴)、唐納、魯平等學長,在我國政治、外交、金融、實業、教育、新聞、醫療、文學諸領域均有出類拔萃的成就。在香港,四十年代畢業生何兆豐、曹文錦、鄒文懷、邵炎忠、周亦卿、容 永道、陸孝佩、古勝祥、盧金熊、郭德華、沈鑒治、饒馀慶等盡皆執相關行業之牛耳;香港著名的大導演吳思遠、芭蕾舞鉅星石鍾琴則是我的學弟、學妹。每聽到八、九十歲的前輩學長憶及他們在日寇鐵蹄蹂躪下長途跋涉逃難、在山洞與廟宇中聽課的經歷,知曉他們在國難深重的年代連飯都吃不飽,哪裡有什麼「國民教育課程」,可他們自覺自願在戰火中磨礪自己,煥發出愛國熱忱,爾後都出人頭地,留名青史;對比時下年輕的一代,真有「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之感慨。如今香港的頂級大官口口聲聲要少年兒童接受「愛國」教育,提倡母語教學,卻把自己的兒孫都送到牛津、劍橋去;他/她們斷然取消初中歷史課程,卻又批出大量公帑讓中、小學生去延安、井崗山接受「革命教育」,其實質是生怕年輕一代觸碰到六十年來大陸腥風血雨的政治運動實例。子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信然!
   一科十四本書 開創世界紀錄
   雜然無章、穿靴戴帽,是香港中小學教科書的最大弊端。三十年前,我兒子上學時,基本上是一科一本。九七前後,政客們鬥得心旌動搖、神不守舍時,出版商便乘虛而入,逐漸膨脹到一科八、九本甚至十四本,真不明白今日香港中小學究竟是學校還是學店?校長的職責是傳道授業解惑抑或充當出版商的推銷員?
   且看港島一所名校的六年級教科書,洋洋灑灑多達四十四冊如次:
   一、中國語文333頁,分三冊印,開本小於一般售價30元的雜誌,售價卻高達165元。教科書印量數以十萬計,訂價應該比雜誌便宜,然而從小學生身上賺取的錢卻比普通缺乏商業廣告的雜誌多4倍。我認識一位香港教科書出版鉅商,用汽車整麻袋往豪宅運現鈔。有個大陸作家說,香港一位出版商轉載了他一篇散文給他匯了八十元,且不說印數,這樣的稿費標準還不及香港普通雜誌稿費的五份之一。語文教科書首兩頁的編輯說明與尾兩頁的學習重點一覽表是寫給教師看的,與教師參考用書(香港稱「教材」)重復,旨在膨脹頁數加收書錢。一本語文書只有四課,目錄卻佔據了七頁,每一課再重複一頁目錄,真正的課文只有兩三頁;屬於教師備課要點的「討論與活動」、「挑戰題」、「焦點提問」、「應用字詞」、「導讀活動」等卻佔了二十多頁,毫無意義的空白圖表動輒佔大半頁篇幅,最可笑的是筆順表也要佔一整頁。課文後面附了練習題,另外又印三本「習作薄」,十九頁(黑白)的薄薄的一本,要賣三十元,三本習 題60頁賣九十一元,相比之下,普通書店印行的書籍,四五百頁才賣八九十元,這筆賬真不知從何算起?六年級的學生理應學以致用,教師卻怕改作文,書商樂得鋪排大量填充題、選擇題,最少的一頁只有28個字。從前上私塾的時代,十歲的孩子要唸《左傳》與《史記》,今日的十歲孩子卻留在選擇題是非題的幼稚園水平,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