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杨非羊
[主页]->[百家争鸣]->[杨非羊]->[“蓝色列车”餐厅和八十岁的女侍生]
杨非羊
·自由即奴役 plus 真话即诽谤
·白居易的“花非花”新考
·读书只读一句话
·政府知道真相吗?—驳群体事件中的“群众不明真相”说
·多维陪审团对邓玉姣案的审理
·成龙知否:中国政府更需要管理
·论“粉丝型思维混乱症”
·你真的关心伊拉克人的死吗
·没有自由权利是要饿死人的
·从84年洛杉矶奥运会入场式看中国09年国庆游行
·是骂娘的堕落,还是卖身的堕落
·当局关于温家宝“鞋门”事件报道的内幕
·美国佬是这样领先的:“妇女儿童先走”
·“下次再来”—世界杯赛的精神
·从郭德纲“被俗”谈专制文化的理论荒谬
·向“新保皇派”发起进攻
·驳“西方阴谋论”
·为什么中国国家领导人出访总是遇到众多的抗议者
·美国国务院过去关于埃及的人权报告
·法律上,中国每一农村人口折算为四分之一人
·拒绝“华盛顿路线”-- 与一个留美博士的对话
·《3D肉蒲团》为何如此血腥
·《3D肉蒲团》为何如此血腥
·美国列车员的权威
·海明正在指控自己
·余杰被虐待责任在中央
·冯巩,纽约人怎么惹你了?
·纳什维尔高尔夫场地遭遇记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二)
· 《人民日报》到底批什么主义(三)
·胡鞍钢:主席制,中国特色的“单一总统制”
·人民公诉人对谷开来一案的答辩词
·中国的盗贼政体—Kleptocracy
·杨非羊关于中国人数学能力的猜想
·为什么不说自己要人管
·为什么有周、薄?
· 为中共的黑箱政治感到羞辱
·三评周永康案:如果媒体自由的爆料,何有周、薄
·为毛诞纪念活动被压制鸣不平
·和一位前外交官的对话
· 五问曹长青
·“和” 与“同”以及苏长和关于民主的乖戾
·“蓝色列车”餐厅和八十岁的女侍生
·香港的“雨伞革命”和“西方阴谋论”
·新华社关于习近平主席回答《纽时》记者提问的重要更正
·民主“五龙”包围中国
·入籍后的困扰:中美打起来怎么办
·山羊和绵羊为同种动物吗
·元宵雪
·萧功秦自掴嘴巴
·和一位八零后在饭桌上谈论祖国妈妈
·数字说话:失败的救援和渲染的感
·是多数还是少数,且看新华社的文字游戏
·乙未年端午夜读楚辞有感
·黄石公园游记
·坎昆,加勒比海边上一艘不动的游船
·中国已经进入“亚文革”时期
·七律·就周强大法官“司法亮剑”有感
欢迎在此做广告
“蓝色列车”餐厅和八十岁的女侍生

   “蓝色列车”餐厅和八十岁的女侍生
   今天是我的一个特别的日子,于是和家人来到位于曼哈顿中城著名的布鲁明戴尔百货大楼(Bloomingdale's )。 那里都是些名牌店,但我们不是特别去购物的,只是逛逛,然后找个餐厅美一顿。
   我们逛了一会后,就来到六楼的一个餐厅。餐厅的名字是法语,Le Train Bleu,中文可以翻译为蓝色列车, 或蓝色特快。也许是我的法语不通的原因吧,我没有马上从餐厅的名字去联系其不同凡响的地方。我一进去就觉得餐厅不如曼哈顿高级餐厅那样宽敞明亮,而是狭窄如同列车的餐车。我读了餐单上关于“蓝色列车”的介绍后,才知道这个餐厅是根据在欧洲运行了一百多年的法国豪华快车卡莱斯地中海快车(Calais-Mediterranée Express 1886-2003)而命名。因为卧铺车厢为蓝色,这两快车就有了“蓝色列车”昵称。这辆快车之所以著名,就是因为它的豪华。它是欧洲最早的带有卧铺和餐厅的夜间快车。当我们中国男人还扎着辫子驾牛车的时候,欧洲的富豪们就乘坐这辆快车穿梭于地中海。因为它的名声,也就有了许多文学艺术作品,比如我们中国人熟悉的电影片“蓝色列车之谜” (The Mystery of the Blue Train)。
   1901年法国巴黎的里昂车站的一个自助餐因此而改名为“蓝色列车”,至今是法国巴黎的一个景点。1979年纽约布鲁明戴尔名牌百货大楼也以“蓝色列车”为名在六楼开设了这个如同列车餐厅的餐馆。
   我正在读餐单上关于“蓝色特快”的故事时候,一位女服务生在我背后问我要什么水,是瓶装水还是一般的水。我回头一看,这个服务生看上去至少八十多岁,穿着白色工作服,和列车餐厅的服务员着装一样。来美国时间长了,我知道美国老板不能因为年纪而开除员工。所以我不会怀疑她是餐馆的侍应生。接下来,这个有经验的侍应生就和我们开玩笑。给我们介绍菜单。我点好了菜,要了杯白葡萄酒。一会儿,她从我后面上来,拿着一瓶白葡萄酒,捅捅我的腰说,我给你多到点。我笑笑。可是她酒瓶的酒到完了,我的酒杯还不到一半。我说,太少了。她说,一会儿再拿酒来。


   我看她走了,动作还算敏捷。我问问我隔壁的桌子的一对中年夫妇,她大概多大了。他们说大概八十岁。我问他们我能不能问问她的实际年纪。回答是“不”。 不问人家年龄,这是美国文化。我明知道这点,但还是想知道在这特殊的情况下,问问老太婆的年龄。既然人家老美都说不合适了,我就不问了。
   老太太又到别的桌子光顾一下,和客人们说说笑笑一会后,又拿着一瓶酒回到我桌子这儿来了。她首先让我将酒杯里的酒多喝些,她再倒。我喝了一口,她还是用另一只手捅捅的腰说,再喝点。我于是又喝了一口。她还要我喝。其实,这是午餐时间,下午我还要回到办公室工作,不能多喝。看她那份热情,我也顺就了她的意思,又喝了一口。我知道,她是个老服务员,通过和客人的“套近乎”,可以多那些小费。我们估算,她一天至少每天要赚150美元。
   结帐的时候,我特意多留下些小费。她看到小费后,开玩笑的说“good boy”。离开餐馆的时候,我们和她合影。我还是好奇地问问她一周工作几天。她说,“四天”。八十岁的老太婆,要每周工作四天,不可理解。
   我说,“why?’
   她说,“我要钱”。
   我说,“政府的钱不够用”?
   她说:“我喜欢赌博,到大西洋去玩老虎机,一个月去一次。”
   我无言了。但是我发现了活在世上的又一个有意义的生命:蓝色列车餐厅六号侍应生, Virginia, 她为了自己的快乐而快乐地工作。
(2014/10/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