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曾伯炎: 没有民主和法治的反腐决无成功的可能]
蔡楚作品选编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蔡楚:倒习文章可能是中共党内派系斗争的产物
·参与网主编蔡楚关于因习近平公开信被黑客攻击的声明
·蔡楚的手机和家庭座机受到每30秒一次的骚扰攻击(中英文)
·蔡楚: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
·蔡楚:裸体人
·蔡楚:亡秦必楚——记陈墨二三事
·蔡楚:“卧底”董麻子
·蔡楚: 我被“野鸭子”抓捕的一夜
·蔡楚:我的黑与红之恋—队医曾琳(图)
·蔡楚:一首題在骨灰盒上的詩
·蔡楚:一张老照片—纪念老友张友岚(多图)
·蔡楚:油画《人》凸显毛氏红卫兵的血腥化恐怖化(图)
·蔡楚:我的小弟蔡庆一(图)
·蔡楚:一位抗战时期儿童保育者的悲惨遭遇——纪念贺婆婆(图)
·蔡楚: 纪念“翻身”农民杨本富大哥(图)
·蔡楚:抢粮(多图)
·蔡楚:雅壶(图)
·蔡楚:在美闻鸡鸣(图)
·蔡楚:纪念贾题韬老师(图)
·蔡楚:追寻的灿烂——记邓垦二三事(多图)
·蔡楚:祭母文(多图)
·蔡楚: 吹泡泡的七彩年代和蒲公英的约定(多图)
·蔡楚:陈云飞被判刑,想起四川刘师亮(多图)
·蔡楚:成都《志古堂》传人的遭遇—纪念五姨妈和大表哥(图)
·蔡楚:“八酒六四酒” 我的故乡
·蔡楚:我所知道的刘晓波(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伯炎: 没有民主和法治的反腐决无成功的可能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7/2014 [分享到推特!] [分享到臉書!]
   
   作者: 曾伯炎
   共党坚持打江山坐江山的陈腐意识,坚持了几十年,由党员垄断做官,由党组织任命官,拒绝用民主选举的方法产生官,就必然任命奴才,排斥人才。当官场与市场不设界,官商混杂,官以商创收,任命官那党的组织人事部门难道只吃素,不创收吗?最方便就是把他手上权力市场化,把委任官,变成买卖官,使委任状像经济部门发提货单一样,这官员提的不就是民脂民膏吗?大清国卖官,也与共朝不同,只卖到道台一级,卖的钱要交国库,哪像是今天,尽装入个人腰包。更没有今天当兵当差,当个新兵,要向军官交几万元,才能入伍。而徐才厚任命一个将军,则要收上千万元。共党政权的贪腐,早已从皮肉腐烂到骨髓与灵魂中,哪里是打掉周永康、徐才厚几只死老虎能治住的?当前,不是激怒港人在公民抗命吗?共党坚持党主,仇视民主,拒斥宪政,对它的反腐能够乐观吗?可以肯定地讲,不搞民主和法治,反腐决无成功的可能。
   


   在这次反贪打虎运动中,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名字,已令贪官闻风丧胆。中纪委这牌子,似乎成为镇鬼之符、宰妖之剑。可最近,王岐山突然出现在政协会议上,申言反腐要反到官不敢贪、不能贪、不想贪。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困难重重。有熟悉官场内幕者告知我:老王这中纪委书记,不寻常地出现于政协会上,说明他出面打虎已遭遇很大阻力,在争取社会力量支持了。
   
   
   
   就是打下周永康这只党内的大老虎,重判还是轻处,动家法(党纪)或用国法,据说在党内高层也有颇有争议。说明雷厉风行的反腐,还只是破了一点冰,虽然,动了真,用了力,加大了力度,而除恶,难靠力度,应靠实实在在的民主与法治和制度建设。邓小平也懂:坏制度使好人也变坏,难道那些贪官,不是滥的官场打造,贪性是从娘胎里带来的吗?
   
   
   
   说到反贪力度,曾大肆吹雍正皇帝的作家二月河,最近又大吹特吹习近平了,说习大大的反贪力度,是二十四史中也没有的。可明朝皇帝朱元彰反贪那种力度,不知要强过今天多少倍。这明太祖为强化他的专权,把宰相胡惟庸处死,连带把宰相职位都给废了,由皇帝亲自兼任宰相工作,集所有大权于一身;他杀贪官,可说杀得鬼哭狼嚎,贪60两银子(约折合今天一万多元)就杀头,县官被他杀了几十万。可是,明朝仍涌现出魏忠贤与锦衣卫这类大贪集团,崇祯皇帝吊死了,凤阳总督马士英还拥立福王,大肆搜刮民财,被民谣骂他:“扫尽江南钱,填塞马家口”。朱元彰开国那么心狠手辣地反腐,仍未挽救到他朱氏江山衰亡呵!
   
   
   
   笔者并非怀疑本朝新主反腐的诚意与决心,二者可能都不缺。只是担心他们仍然认为:反腐是完善他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举措,而不是看作腐败暴露的恰是这制度之弊与恶,不是吃剂祛腐补药可医治的,必须启动政治改革的大手术才能治,如果不根治,那么,即便淸除今天90%的贪官,明天新上台的,仍是90%腐官,因为共产党嘴上说的为民当官的意识,早就换成发财当官了,他们信仰的马克思主义,只信在嘴上,心里信奉的早就是财神爷了。有权在手,能不去贪,让它过期作废吗?何况,许多人的官是靠行贿买来的,当官是需要投资、需要花费很大本钱的,能做蚀本买卖吗?
   
   
   
   中共政权不只腐烂到皮毛而是腐烂到骨子里了
   
   
   
   共党坚持打江山坐江山的陈腐意识,坚持了几十年,由党员垄断做官,由党组织任命官,拒绝用民主选举的方法产生官,就必然任命奴才,排斥人才。当官场与市场不设界,官商混杂,官以商创收,任命官那党的组织人事部门难道只吃素,不创收吗?最方便就是把他手上权力市场化,把委任官,变成买卖官,使委任状像经济部门发提货单一样,这官员提的不就是民脂民膏吗?大清国卖官,也与共朝不同,只卖到道台一级,卖的钱要交国库,哪像是今天,尽装入个人腰包。更没有今天当兵当差,当个新兵,要向军官交几万元,才能入伍。而徐才厚任命一个将军,则要收上千万元。学校市场化,出了一种钱学生,兵役市场化,再闹出一种钱士兵!共党政权的贪腐,早已从皮肉腐烂到骨髓与灵魂中,哪里是打掉周永康、徐才厚几只死老虎能治住的?可以肯定地讲,没有民主和法治的反腐决无成功之可能。
   
   
   
   由此,便懂得共党为何要由党员垄断官,为啥坚持委任官,不还权于民,不让民众选举官。始终要以党主制代替民主制,玩点选举,也玩假的,还想把假选举,扩展到香港,使港人治港成空话,也像大陆,要党人治港。当前,不是激怒港人在公民抗命吗?共党坚持党主,仇视民主,拒斥宪政,对它的这反贪能够乐观吗?
   
   
   
   虽然,将要召开的四中全会,宣称要讲以法治国了。但党比法大,法的头上坐着党,就连宪法这个根本大法也有“在共产党领导下”的限制,这就说明党治高于法治。说了多年多次:党的一切活动,要纳入法的轨道,不是白说吗?这以法治国仍是一张皮,掩盖其以党治国之实而己。党比法大的老问题不解决,这共党的腐病,是没治的。
   
   
   
   记得打倒“四人帮”后,党官们深恶痛绝老毛那“无法无天”之灾,曾决心讲民主与法治,却难动摇这人治加党治的传统,以法治国,只成了以党治国的装饰。在他们的理念里,法仍是用来镇压民众的。最近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就拿出一套镇压有理的说教,要把中国不是纳入以法治国的轨道,而是要用阶级斗争回到文革无法无天的动乱,也为干扰当前反腐,在为贪官解围,怂恿当局保住专制,去打击讲民主的好人,好保住那些硕鼠同志。能对反腐乐观吗?只要党大于法的制度不变,岂只党员的贪腐恶性难改,“依法治国”仍是以党治国的外衣罢了,其实质仍是依法治民罢了。
   
   
   
   何妨清理一下中共贪腐的历史成因
   
   
   
   这几十年,共产党内不断把有理想者和正直之士视为异己分子、危险分子乃至敌对分子,不断地排斥、打击与清洗,从王实味到王若望,从张志新到刘宾雁,以当年追求民主那批地下党的知识精英为例,无不是“我以我血荐轩辕”的激进,“头颅掷出血斑斑”的勇气,去追求自由公正的社会,可打下江山,只要有思想与理想,就被共党视为异类。1949年,四川中共地下党有1、2万人;到l953年,经过审查清洗,只剩下2千人。这些参与打江山的理想主义者,他们的高尚,成了北島诗中写的墓志铭,中国由投机钻营的卑鄙者,持卑鄙的通行证,在1950年代那些政治运动,就通行无阻了,难道这不是从制度为卑鄙的贪腐,从毛时代就开始在孕育吗?打下江山后,共党的用人制度:打击清洗有理想的人才,尽用听话的奴才,实际上就是在培养追逐利祿的卑鄙小人,厌恶党内讲道德的君子,中共贪腐大军,早已酝酿几十年,而最早的打家劫舍造反,未必不是贪腐的滥觞吗?
   
   
   
   30多年前,刘宾雁以报告文学《人妖之间》揭露黑龙江粮食部门的王守信,贪污50万元,震惊全国,当时被称为建国以来第一大贪。刘宾雁曾在文中说:文化大革命把张志新这种志士型的党员杀了,由王守信这类卑鄙者来代替,共产党员怎么不贪呢。刘宾雁这以他对党的第二种忠诚(敢揭露与批评丑恶的忠诚)反腐,又被党开除了,岂非由周永康、徐才厚之类代替吗?刘宾雁揭露共产党内人妖颠倒,比文革与文革后,更深化了,中国,当年王守信这种小妖,今天已变成周永康、徐才厚这种大妖巨魔,岂非清除刘宾雁、王若望这些志士,必然是群妖乱舞于共产党内吗?
   
   
   
   今天,王岐山打虎面对的艰难,远甚过1948年的蒋经国。小蒋遭遇的拦路虎,不过是孔祥熙与杜月笙两大佬的儿子。若非内战东北战场失利牵制,那次打虎未必夭折。今天王岐山打虎,已是比孔家杜家更强势百倍的一大群壮虎恶虎,好几百家红色特权家族,阻力不大过百倍吗?而且还存在难以逾越的致命难度:
   
   
   
   其一,共党所推行的以公有制取代私有制,实际上是党有制和官有制,闹到国库变成党库,所以“三公”消费,恰是从制度就方便假公济私,共党官僚们,要保卫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讲民众福利,却被他们全吃进肚里,这种党已是非常流氓成性的大老虎,能打得干净吗?
   
   
   
   其二,坚持专制集权不许分权制衡,必然丧失监督与制约,不要民众监督、新闻舆论监督,也把人大和政协的监督职能废了,变成党的统战部门,把纪委弄成老式的廵按式监督,能治得了遍布全国的新式贪官吗?
   
   
   
   其三,依赖暴力与谎言维稳的中共政权,历时己半个多世纪,已走不出这暴力加谎言造的鬼打墙与惯性,且丧失正视自己腐党恶政的勇气。想用反腐来收拾民心,作用是很有限的。
   
   
   
   由此观之,王岐山打虎比蒋经国打虎失败的概率大得多矣!
(2014/10/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