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纪念一战的意义所在]
自立博客
·zt王晶垚致师大附中校长公开信
·改革开放干什么?
·文革与纳粹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民主的亂與治
·奥巴马无新意
·国民党会为民进党背书吗?
·zt紫阳是个好同志?
·要吃粮,靠自强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试析“打着红旗反红旗”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转载王容芬文
·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东西?
·纪念李慎之
·展览丑陋
·膺品(小说)
·析日本报业自由史
·两岸关系缓和说解析
·大家都去家乐福!
·短诗七首
·愤青这种东西
·谈判艺术和暴力行为
·议和解之道
·耶稣何以不救林昭?!
·赞王千源斥“人民文革”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上)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下)
·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评: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中日政治历史走向谈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台湾民主是不是不批评北京
·悲六四四首
·无界封锁失灵,望改进!
·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google/gmail威胁封锁我的信箱
·zt欢迎您继续使用Gmail邮件服务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沉痛怀念水建馥先生!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日本无革命(上)(中)
·日本无革命(中)
·日本无革命(上)
·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
·学习索尔什尼琴——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梦想
·邪恶裹胁奥运会
·二〇〇八年的八·一八
·对民主也要批判——从阿扁到普京我们看到什么?
·日本无革命(下)
·从“七人帮”到“四人帮”——也说说中、西政变的异同
·投美房债为印度一万多倍
·浅议君王权限论
·浅议君王权限论
·仲维光:雷蒙·阿隆的懊悔
·历史重演的悲喜剧
·zt唐士元:回忆丈夫水建馥
·接见李一哲集团干吗?
·毛泽东死而不僵论
·小议08年诺贝尔和平奖
·海瑞死谏嘉靖奏疏全文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上)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下)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简评奥巴马上台
·简评奥巴马上台
·陈水扁败坏台独思潮
·支持徐晓
·诗钞赠杨佳:青粼光不灭,夜夜照燕台。
·中国改革无文化论
·献给议报的一点建议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上)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中)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下)
· 老启蒙和新愚昧
·老启蒙和新愚昧
·我看08宪章
·ZT文 扬:零八政见
·联合国背叛联合国人权宣言
·《炎黄春秋》的几点怪论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抓人和宪章
·蒋介石和自由主义
·宣言,纲领和宪章
·中共搞不了威权之十大理由
·扯开遮羞布!——再说庞德和郭路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念一战的意义所在

纪念一战的意义所在

   ——关于“1914年”的概念分析及其他

   

    刘自立

   

    

   

   一

   

   

      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之意义和纪念二战之,应该有个比较;那就是,一战祸端,是所谓帝国主义(含所谓正面之与后来之负面之之历史时态的虚拟与实际接轨)走到极端状态之结果;是帝国主义走到极端状态后被社会主义,列宁主义利用之结果。而二战,是世界上的人们反对极端帝国主义而结合社会主义,实现后殖民主义之辨正(社会主义+帝国主义)。于是,社会主义成为反对帝国主义正面性而走向包含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后殖民主义之反面帝国主义即苏维埃主义之现实(而反对帝国主义成为改换苏联帝国主义的一个能指抵换——于是,列宁们的反对帝国主义成为斯大林主义自身蜕变成为帝国主义的循环往复)。换言之,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帝国主义走向列宁主义反帝国主义之结果。这个结果导致社会主义。而二次世界大战,成为帝国主义反对希特勒纳粹极端帝国主义和虚幻欧洲神圣罗马帝国再现的愚蠢悲剧。这样,其中的线索十分清晰——

   

     1,帝国主义可以因为他的负面特征被社会主义利用。

   

      2,帝国主义含法西斯主义,可以被正面帝国主义所抵触和反对。

   

      3帝国主义可以发展成为和社会主义一时间和平共处的政治结构。

   

      4,社会主义本身(苏联)发展成为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

   

      5,苏联帝国主义和正面帝国主义(美国和欧洲)之对抗业已注定失败;就像美英对抗纳粹注定胜算。

   

      但是,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却可以在面临苏联解体和中国崛起的时代,再次成为和社会主义(中国模式)同构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帝国主义模式”。

   

      这个模式现在可以说简直就是方兴未艾,时尚无比了。

   

      但是,这个模式因为价值/意识系统,资本/制度系统,法制/政治系统,文化/宗教系统和人权/自由系统与之冲突而最终也会走向与正面资本冲突之战争或者改变状态。

   

      纪念一战的意义,主要是在看待帝国主义这个所指或者能指的全部正、负面含义之中。

   

      有人说,一战期间(1914年前)世界呈现了某种和平温馨景致(主要是说欧洲或者具体说,比如,维也纳之类的城市……),空气多末香甜,风景如何美好。也许,那是一个现实。笔者20世纪末叶也曾旅行维也纳或者苏黎世,那里的空气确实比较北京的空气是天上地下!但是请注意,在上上个世纪初,世界各个城市和农村的景象果真如此美好吗?——换言之,如果那些政客和分子们如果真的有点良心和底线,世界大战,就不会爆发吗?这个比喻,十分浅显。我们看到,在世纪初,各种乱象和危机早已祸根俱在,无可避免——即便是大战引擎被偶然拔掉,战争可能性,依然存在。因为,这个战争的逻辑,早已在资本,贸易,殖民(——民主)世界之耶稣诞生以前,就已存在。前此,我们撰文绍述之伯罗奔尼撒战争和再早之波斯-希腊(雅典)战争,已经包含后来殖民战争和帝国战争的种子。这些战争的种子,跨越各个世纪,伴随着西方“崛起”和“衰落”双向而行。这些悖论和辨证,说明了一个最为简单的事实,那就是,僭主的雅典式或者斯巴达式野心,完全可以从民主蜕化和转变成为殖民——战争导致价值改变——而于此呼应,战争也赢回价值;比如二战……。(再比如,日本明治维新概念就是这种典型的双向轨道特征之体系:一个轨道,是期宪,民主,治衡之法治国家理念——一个轨道,是日俄大战,日-满(清)大战乃至日-中大战之理念):这个理念,可以和希腊之雅典(民主)理念+战争理念——乃至(拉斯金所谓战争美学之)英国理念+日本理念,有的一比。日本,之所以混同于英国,是因为他们一样有民主,有宪政;日本之所以不可以混同于英国,是因为他们面临殖民命运于不同之时代;时代变了,殖民+民主,这个概念,不好用了。于是,要改变成为资本主义以(科技,文化,外交……)代替战争。但是,这种战争替换法,其本质,还是要摒弃价值系统,追逐利益系统——那是一种也许唯此唯大的独一无二的价值第二主义——而价值第一主义,就是摒弃价值改换利益之系统。这个系统的改变也许导致了二次打战以后出现的民主浪潮。(换言之,就像德勒兹所谓,一切列宁主义所指系统本身,就是指向能指的虚幻;他们的“无产阶级”本身不是无产阶级,苏维埃主义本身就是后来废弃苏维埃主义的斯大林主义……;但是,于此类比,如果人们也把起源于雅典的民主价值系统同样能指幻化和所指蜕化,那么,人们就会把民主系统直接改造成为利益系统,而最终收到后现代派把洗澡水和孩子一起泼掉。(参见德勒兹《千高原》))。

   

      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在另外一个方面,如果西方人同样取得德勒兹主义后现派的身份,那么,起始于雅典的民主主义,民社主义,民粹主义和德莫斯主义(——民主词头本身),就会转变成为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不是经济决定(论)导致了雅典的命运,而是民主和殖民的意识,海外的意识,亚细亚的意识和世界希腊化的意识,导致之,兴盛之,(——而这种帝国主义导致毁败世界民主——同样,不是威尼斯经济导致中世纪贸易鼎盛,而是因为神圣罗马帝国赞同、至少不反对自由主义和城邦经济,自由市经济——甚至自由人权主义,才使得经济发展——海外殖民主义可以统揽世界……)。这也就是有学人所谓雅典民主概念形成和影响之历史(这是一种主观决定论,哲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而不是经济之。“故此,‘民社’(demos,即公民大会制度,在其中设立了具有统治权的团体)的诞生标志着一个重大的进步。这个制度使得政治权力很难于集中到贵族手中——直到公元五世纪后期还是一直如此;随着旧的游戏规则得以改变,广大阶层民众意识到了自身的价值,他们逐步与贵族形成了对立,这迫使后者变得更加自主。

   

      “因此,人们首先形成的是以广大阶层为基础的‘政治平等’概念(isonomia,大致形成于公元前六世纪末至公元五世纪初),这绝非偶然。

   

      “……公民政治上的权利上的平等——投射到‘属神秩序’(Eunomie)上的产物。

   

      于是民主制度随着寡头制度,专制制度或曰僭主制度随即到来,轮番执政,神阅于人(民主绝对不是无神论。))……(参见梅耶《古希腊政治起源》))故此,当耶稣诞生后年岁,圣.保罗访问雅典时期,希腊价值系统的衰落,业已触目可见——这就是保罗所谓“雅典社会偶像太多”这个微词所现,所指——于是,柏拉图预言之一神教(“未识之神”时代,果然到来。(根据新约使徒行传记载,使徒保罗在访问雅典时,看见一座祭坛,上面写着:献给未识之神。他受邀到亚略巴古,向雅典的精英发表了如下讲话:

   

      “保罗站在亚略巴古当中,说,诸位,雅典人哪,我看你们凡事都很敬畏鬼神。

   

      “我经过各处的时候,仔细观看你们所敬拜的,遇见一座坛,上面写着:给未识之神。你们所不认识而敬拜的,我现在传给你们。

   

      创造宇宙和其中万物的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什么,自己倒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万人。

   

      祂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面上,并且豫先定准他们的时期,和居住的疆界,要叫他们寻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实祂离我们各人不远;

   

      因我们生活、行动、存留都在于祂,就如你们中间有些作诗的说,原来我们也是祂的族类。

   

      我们既是神的族类,就不当以为那神圣的,像人用手艺、心思所雕刻的金、银、石头一样。世人蒙昧无知的时候,神并不鉴察,如今却吩咐各处的人都要悔改,

   

      “因为祂已经定了日子,要借着祂所设立的人,按公义审判天下;祂已叫这人从死人中复活,供万人作可信的凭据。”——《使徒行传》(《维基百科》))

     

   

   二

   

   

      价值系统可以衰落和蜕化但是不会消失,更不会因为价值辨诡和文学幻化而出现消殒或者逃逸。“逃逸线”,这个词汇正是上述哲学家德勒兹全盘否定价值思索的文幻手法——因为他的文本牵涉到“1914年”,故此,我们可以应用它对于这个年代和时代,事件和人物做一个对于第一次大战的粗浅分析(当然,不会只是牵涉德氏,还会绍述一些有影响的其他哲学家,诸如施本格勒一类人,在那个时期的观点,以较为丰满呈现古今人们对这个问题的见解。也许,文本的起始,可以运用德勒兹的这个概念:狼群。他直接说出列宁之布尔什维克“狼群”对于1914年的含义,且前后带出一系列的概念和辞藻(《千高原》)。比如他的“根茎”说;以抗衡所谓“树形”和“侧根”象征于比喻;这个根茎说的主要指向就是谓之根茎的网络状态和无中心论;可是,树本身是其侧根和根茎之前提完全被忽略——这个说法简直就是文学诗话语言;这种语言的特征就是歧义文本和能指/所指分裂——而他的哲学和很多后现代哲学一样,一贯以此蒙之,混之;他首先模糊哲学以文学化,再,模糊政治以哲学化,最后以哲学,政治文学化双向模糊价值称述和教旨常识——也就是另外一种常识反对论(——犹如我们今天所谓模式之“政治”经济学化;呵呵)。根茎说对抗树形说的几乎全部说辞就是在潜在地、或者显在地反对一种价值、中心系统。于是,他的对于价值系统的置疑,带出逃逸和“界域”/“阀域”(——含对立系统之解域和结域)——而逃逸的含义预指或者现指他所谓结构之解构和解构之结构(——也就是,他的节段化和线性化对立)。而他强调的非二元化系统,(——也非一元化系统),则使用他的所谓N-1概念予以称述(——既不是“陈述”;也不是“表述”——因为,他认为陈述的表述和表述的转述,就像列宁宣称的口号和诺言一样,在时空上都是虚幻和谎言。(在此一点上,后现代分析堪称政治正确?)于是,“狼”群代述的那种(极权主义?之弥散)“分子”状态和他的所谓“克分子”,状态成为他反对分子状态和克分子状态的比喻——就像他说,佛罗伊德不懂狼性;佛罗伊德问起狼性,而提出何以狼之一,个体,和狼之二,……三,四,五,十百之群集性存在……他说,这就是狼的群集和个体同构的、既是分子状态,有是克分子状态。用我们生活在毛主义时期人们对极权主义理解,换言而之,就是分子状态的个性趋炎附势和独特表现,乃随无个性克分子状态之趋炎附势和独特表现,二者汇为一体。就像我们论析文革状态之个体犯罪和国家犯罪一样。这里的分子状态(比如:宋彬彬——)——克分子状态(比如,宋任穷-谢富治-康生-江青-毛就是国家状态),结合了。当然谢富治一类人也有自己的分子状态。等等。这个宋氏父、女之一体就是分子状态和克分子状态,就是所谓德勒兹主义的谐谑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