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杨恒均之[百日谈]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杨恒均按:今天是“五四青年节”,我起了个大早,原本心情大好,可又觉着总有啥事噎在心里。打开电脑,立即发现了问题,原来就是这些读者来信啊。几个信箱里(尤其是“老杨读书会”的信箱[email protected] ) 积存了成百上千封的读者来信,大多是没时间一一回复的,少数是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的,还有一些是具有普遍意义,我留下来准备写博文时“公开讨论”的。这些来信也是我鼓励年轻读者给我写的,可人家写来了,我却并没有及时回复,我心里的不安可想而知。今天,借此一角对给我来信的读者深表感谢,感谢你的信任,也对没有及时回复信件深深道歉。现在,我选出了一些比较具有典型意义的信件,分别刊登在我不同的博客上,除了隐掉了读者的个人信息之外,一字不改。说不上是回复大家,只在信件后面附言几句读后感、点评和感想。我要说明的是,这些信件本身就是一篇篇能引起我们思考的文字,也是我不能确定该如何答复的,我想,读者是我的老师,当我无法回答的时候,我有“权利”向你们请教。再说,我的回复很可能画蛇添足,读完这些信,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思考,有各自的答案和和不同的回复。]
   
   
   
   杨老师好!


   
    跟读您的博文已经成为我的习惯。《黑眼睛看世界》和《说中国》已经拜读,放在书架留于以后再读并留给小女去读。我的心量还不能让我去读《伴你走过人间路》。曾几度捧起杨绛先生的《走在人生边上》,文还没读,心已漂移。单看“伴你走过人间路”,我的心已经无助。杨老师,对您,我是羡慕嫉妒恨的。
   
    不久前,我的一个亲戚躺在医院里做癌症手术,从手术室里出来他接到了被检察院调查的消息。那个家庭开始陷入慌乱与无助,甚至绝望。去年他在看守所里呆了一段时间,一个癌症患者的心路历程应该只有那个看守所看的最清楚。今年年初法院判了,简直就是一个清官。贪与没贪,贪了多少,不是我想说的,总之是贪了。作为一个人,他从非常有优越感的社会地位到阶下囚,怎样的人生体会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对于我而言,整个事情的前后,都给了我深深的触动。在我成长的过程中,这个亲戚给了我很多次的顿悟,在我的眼中他是优秀的,上进的,我自己不懈的努力很大程度上是他给予的。比如,读初中的我,周末去参加乡里的植树造林,他是乡里的领导,在指挥着整个植树造林,我看到他的努力与辛苦,被嗮黑的脸和满嘴的火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次回家过年,那满山的林木和他不能回家过年的事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假设他从新来过,还会不会呢?我相信还会。
   
    贪,应该是人性中固有的吧。我自认自己也有贪欲。我是做财务的,看着钱谁不爱呢。庆幸一路走来,我没有机会。因为我主要是在外企工作。我对我的亲戚说是制度害了他,这制度让他“优越”了很久,也让他跌入了深谷。腐败盛行,盛行的让人绝望。有些税务局的专管员逢年过节都有人排队去塞红包。你看着她都不知道该羡慕还是该痛恨。
   
    那到底什么样的制度可以让人更平稳的走过一生呢?您说民主好,拿着选票的人谁对自己有利就投谁的票(如果我理解正确),在我理解,不是对自己有利的事就能做的。您说好的制度需要我们每个人去争取,去维护(如果我理解正确),现实生活中,去争取的人都是神经病,成了不合群的人。我想,美国那个争取平等的黑人妇女,一定是先接受了平等的理念,而且那个环境下,一定还有一个地方为平等留位。
   
    杨老师,以您的学识和阅历,写一本中国的《理想国》吧,在我的认识里我觉得只有您可以写出来。您已经写了很多不应该这么做,不应该怎那么做,但到底怎么做我还是没看到,或者说认知让我没能理解到。
   
    杨老师,对于腐败,我其实也看到了希望。去年我们公司涉及纳税申报的事,我们没塞红包,但我看到了税务局工作人员的专业性与职业性,第一次,我感觉到了我与他们的相互尊重,我感觉到了就事论事的工作方式。也许您觉得步伐还是慢了点,但我还是看到了希望。
   
    提前祝您劳动节快乐!
   
   
   
   老杨头回复:
   
   
   
   你的信写得真好,请原谅我没有等到你答复我是否可以使用你的信件就刊登出来了,不过我改动了几个关键的时间与地点词语,算是保护了你的隐私。也请你原谅,我第一次在读者的来信中“指手画脚”涂出了黑体字,因为那些句子也给了我触动。
   
   
   
   其实,我收到了很多像你这封信一样的读者来信,最大的特点吗?就是你提出了问题,更给出了答案,根本不用我回复啊。例如你对贪污腐败的论述,不错啊,人性如此,谁不想贪污腐败?你以为老杨头不爱钱啊?你以为老杨头见到女孩子不心思思啊——如果老杨头不顾法纪,没有制度约束下,把持不住,贪腐了一回,希望你也能像对待你那位亲戚一样,对我依然有些感觉。还有,每一个贪官都可能是好父亲、好儿子与好亲戚,否则他们贪钱霸权干啥?但他们不是好的公仆,不是好的干部啊。
   
   
   
   人性如此,怎么办?这才是千百年来人类一直在探索的问题,也是我一直在做的,你信中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很庆幸,制度让你没有贪污腐败的机会。
   
   
   
   当然,更庆幸的是,制度也能让他们——让所有的人都没有贪污腐败的机会,否则啊,制度让你没有贪污腐败的机会,却把“机会”都留给了掌权者,你的“庆幸”恐怕就是最大的不幸了。
   
   
   
   信中,你自己说出了答案,也是我一直在博文里鼓噪的那些内容,怎么叫“到底怎么做你还是没看到”,你看到了,只不过同你一样看到的人不多,你感到很孤独,而愿意同你一起去做的人更少,这让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不过,现在不是有我们两个都看到了?再加上这封信刊出后,也许还会增加一两位同我们一样看清楚的读者呢。
   
   
   
   也祝你五四青年节快乐啊,希望你的宝贝女儿长大了,不再有你一样的困惑哦。
   
   
   
   杨恒均 2014.5.4 五四青年节
(2014/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