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杨恒均之[百日谈]
·《恐怖档案》37-40
·《恐怖档案》41-44
·《恐怖档案》45-48
·《恐怖档案》49-52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杨恒均按:今天是“五四青年节”,我起了个大早,原本心情大好,可又觉着总有啥事噎在心里。打开电脑,立即发现了问题,原来就是这些读者来信啊。几个信箱里(尤其是“老杨读书会”的信箱[email protected] ) 积存了成百上千封的读者来信,大多是没时间一一回复的,少数是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的,还有一些是具有普遍意义,我留下来准备写博文时“公开讨论”的。这些来信也是我鼓励年轻读者给我写的,可人家写来了,我却并没有及时回复,我心里的不安可想而知。今天,借此一角对给我来信的读者深表感谢,感谢你的信任,也对没有及时回复信件深深道歉。现在,我选出了一些比较具有典型意义的信件,分别刊登在我不同的博客上,除了隐掉了读者的个人信息之外,一字不改。说不上是回复大家,只在信件后面附言几句读后感、点评和感想。我要说明的是,这些信件本身就是一篇篇能引起我们思考的文字,也是我不能确定该如何答复的,我想,读者是我的老师,当我无法回答的时候,我有“权利”向你们请教。再说,我的回复很可能画蛇添足,读完这些信,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思考,有各自的答案和和不同的回复。]
   
   
   
   杨老师好!


   
    跟读您的博文已经成为我的习惯。《黑眼睛看世界》和《说中国》已经拜读,放在书架留于以后再读并留给小女去读。我的心量还不能让我去读《伴你走过人间路》。曾几度捧起杨绛先生的《走在人生边上》,文还没读,心已漂移。单看“伴你走过人间路”,我的心已经无助。杨老师,对您,我是羡慕嫉妒恨的。
   
    不久前,我的一个亲戚躺在医院里做癌症手术,从手术室里出来他接到了被检察院调查的消息。那个家庭开始陷入慌乱与无助,甚至绝望。去年他在看守所里呆了一段时间,一个癌症患者的心路历程应该只有那个看守所看的最清楚。今年年初法院判了,简直就是一个清官。贪与没贪,贪了多少,不是我想说的,总之是贪了。作为一个人,他从非常有优越感的社会地位到阶下囚,怎样的人生体会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对于我而言,整个事情的前后,都给了我深深的触动。在我成长的过程中,这个亲戚给了我很多次的顿悟,在我的眼中他是优秀的,上进的,我自己不懈的努力很大程度上是他给予的。比如,读初中的我,周末去参加乡里的植树造林,他是乡里的领导,在指挥着整个植树造林,我看到他的努力与辛苦,被嗮黑的脸和满嘴的火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次回家过年,那满山的林木和他不能回家过年的事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假设他从新来过,还会不会呢?我相信还会。
   
    贪,应该是人性中固有的吧。我自认自己也有贪欲。我是做财务的,看着钱谁不爱呢。庆幸一路走来,我没有机会。因为我主要是在外企工作。我对我的亲戚说是制度害了他,这制度让他“优越”了很久,也让他跌入了深谷。腐败盛行,盛行的让人绝望。有些税务局的专管员逢年过节都有人排队去塞红包。你看着她都不知道该羡慕还是该痛恨。
   
    那到底什么样的制度可以让人更平稳的走过一生呢?您说民主好,拿着选票的人谁对自己有利就投谁的票(如果我理解正确),在我理解,不是对自己有利的事就能做的。您说好的制度需要我们每个人去争取,去维护(如果我理解正确),现实生活中,去争取的人都是神经病,成了不合群的人。我想,美国那个争取平等的黑人妇女,一定是先接受了平等的理念,而且那个环境下,一定还有一个地方为平等留位。
   
    杨老师,以您的学识和阅历,写一本中国的《理想国》吧,在我的认识里我觉得只有您可以写出来。您已经写了很多不应该这么做,不应该怎那么做,但到底怎么做我还是没看到,或者说认知让我没能理解到。
   
    杨老师,对于腐败,我其实也看到了希望。去年我们公司涉及纳税申报的事,我们没塞红包,但我看到了税务局工作人员的专业性与职业性,第一次,我感觉到了我与他们的相互尊重,我感觉到了就事论事的工作方式。也许您觉得步伐还是慢了点,但我还是看到了希望。
   
    提前祝您劳动节快乐!
   
   
   
   老杨头回复:
   
   
   
   你的信写得真好,请原谅我没有等到你答复我是否可以使用你的信件就刊登出来了,不过我改动了几个关键的时间与地点词语,算是保护了你的隐私。也请你原谅,我第一次在读者的来信中“指手画脚”涂出了黑体字,因为那些句子也给了我触动。
   
   
   
   其实,我收到了很多像你这封信一样的读者来信,最大的特点吗?就是你提出了问题,更给出了答案,根本不用我回复啊。例如你对贪污腐败的论述,不错啊,人性如此,谁不想贪污腐败?你以为老杨头不爱钱啊?你以为老杨头见到女孩子不心思思啊——如果老杨头不顾法纪,没有制度约束下,把持不住,贪腐了一回,希望你也能像对待你那位亲戚一样,对我依然有些感觉。还有,每一个贪官都可能是好父亲、好儿子与好亲戚,否则他们贪钱霸权干啥?但他们不是好的公仆,不是好的干部啊。
   
   
   
   人性如此,怎么办?这才是千百年来人类一直在探索的问题,也是我一直在做的,你信中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很庆幸,制度让你没有贪污腐败的机会。
   
   
   
   当然,更庆幸的是,制度也能让他们——让所有的人都没有贪污腐败的机会,否则啊,制度让你没有贪污腐败的机会,却把“机会”都留给了掌权者,你的“庆幸”恐怕就是最大的不幸了。
   
   
   
   信中,你自己说出了答案,也是我一直在博文里鼓噪的那些内容,怎么叫“到底怎么做你还是没看到”,你看到了,只不过同你一样看到的人不多,你感到很孤独,而愿意同你一起去做的人更少,这让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不过,现在不是有我们两个都看到了?再加上这封信刊出后,也许还会增加一两位同我们一样看清楚的读者呢。
   
   
   
   也祝你五四青年节快乐啊,希望你的宝贝女儿长大了,不再有你一样的困惑哦。
   
   
   
   杨恒均 2014.5.4 五四青年节
(2014/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