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杨恒均之[百日谈]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香港累了
·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走过台湾二十年
·只有“三个自信”才能救国民党
·在台湾,别穿这件衣服上街哦【两岸三地】
·台湾转型的功劳谁最大?蒋经国、国民党、民进党,还是人民?
·穆骏:规范基层公安干警执法权
·穆骏:“习马会”巩固习近平“中兴领袖”地位
·穆骏:超越地缘政治 稳定中美关系
·穆骏:推广与践行核心价值观应为重中之重
·穆骏:指导国际新格局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穆骏:对网媒报道领导人讲话的几点建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杨恒均: #我问杨恒均# 朝鲜导弹引而不射,全世界都在焦虑中等待。其实都希望他快射,只有金三自己不敢射。这种政权一疯就硬,一硬就玩完:苏联带头对抗西方,崩溃了;萨达姆强硬,被处死了;查韦斯反美,连癌都没地治。反之,聪明的是那些一边搞独裁,一边不惜一切维系同美国关系的政权,例如沙特阿拉伯……

   
   
   

好,今天的“客座总编辑”时间开始。

   
   
   
   老李: #我问杨恒均#请问杨老师我有一个问题请教一下,关于小孩读书的亊情。是这样,我有两个小孩,第一个是男孩已经20岁了,后来又生了一个小女孩,才7岁,在浙江宁波北仑就无法读书。说不符合计划生育政策,就不能读书,这样合理吗?
   
   
   

杨恒均: 假如你今天偷渡到了美国,躲在纽约打黑工,按常识,你绝不敢把孩子送到学校,那等于自我暴露啊。但不久警察还是会找到你,注意,不是因为你是非法移民,而是你竟然不送学龄儿童上学!你摊上大事了。在美国国土上的孩子,不管合法还是非法,都享有(必须享有)免费义务教育!按照《未成年人保护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也应该是这样吧?

   
   
   

杨恒均:1997年,我带5岁儿子到华盛顿,去附近小学办理入学,我掏出访美邀请、证件等,她竟然连看都不看,说只要地址,孩子就入学。后来才知道,不是她们工作马虎,而是因为很多家长根本没有合法身份,可学校不管这些,学校只要孩子入学受教育,这是法,遣送家长是移民局和警察的工作。中国用不许孩子入学的办法来惩罚违规的家长,这本身就是严重违反宪法与儿童保护法的。

   
   
   
   421561994:#我问杨恒均#民主小贩您好,一直在看您的书和收听你微博。请问下,年轻人怎样才会有好的出路?有心,但是感觉好像老是做不出什么事情来,技能欠缺,怪国家怪外界貌似不能解决问题。会不会是考虑的太多了?您年轻时二十多岁那时,对未来迷惘吗?
   
   
   

杨恒均:年轻人扎扎实实学习工作,该玩就玩,不要总是抱怨,即便生活在不如意的社会,抱怨没有用。何况这里不是朝鲜,大家还是有一些机会和事情可做的。不要眼高手低,如果你不想当意见领袖或者民主小贩,控制上网时间吧,上网很浪费生命。我20多岁时傻BB的,游手好闲,好像从没想过未来。也就这样过来了。

   
   
   

杨恒均:但我有一个原则,或者人生的理念,那就是只要我做某个工作,不管这个工作是涉及到国家级安全的大事,还是清扫大街,我都会兢兢业业,力求做到最好。有朋友说,你这几天做#客座总编辑#好卖力,为什么?我说,我一生中答应人家的工作都这样。我有很多雇主和同事,迄今为止,没有人会在这方面提出异议的。我有这个自信。

   
   
   
   八百伴:#我问杨恒均#你好,老杨头!我是一名私企业主。我的客户有国内的也有国外的,相比之下国内的这些企业真是无耻到了极点,诚信、商业道德在他们眼里连路边的狗屎都不如!我想问,中国的民营经济真的就这么垃圾嘛?有着这样一群人民,民营经济怎么走出国门?是什么原因造就了,这种经济和这群人?
   
   
   

杨恒均:不讲信用虽然是道德问题,但与政治制度、法治是不可分割的。私企华商在国外很多,包括海外华侨商人,他们一开始也可能欺骗一下别人,但不久也都老实了。由于你看到的中国客户都不讲信用,所以你也肯定不能和他们讲信用,否则你血本无归。于是在他人眼中,你也成了一个不讲信用的人。可你一定认为自己的道德没有问题。

   
   
   

杨恒均:(续上)中国移民到了海外,欺骗的对象是清一色华人。你敢欺骗洋人?人家把你告回老家,告死你!不讲潜规则的法治国家,才谈得上信用。而法治则是制度层面的,和道德关系不大。政治制度可以一夜之间改变,但制度在人身上打下的道德烙印,可能要几代人才能改变,甚至得等到那些人自然死亡之后。

   
   
   
   网红:#我问杨恒均#习彭访问坦桑尼亚,中国3年内向非提供200亿美元贷款,过两年肯定会宣布,免除他们的债务,他们也知道不会要他们还的,请问老杨头:你怎么看中国与非洲诸国的外交?
   
   
   

杨恒均:中非那叫援交,不是外交。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我问杨恒均#尊敬的杨老师,您好。关于爱情,我想知道这个时代在我们的生活中还有真正的爱情吗?也许只有和房子嫁接的婚姻了,爱情真的是奢侈品了。
   
   
   

杨恒均:一切以房子嫁接的婚姻,相信我,都不一定是真正的爱情,下场不一定会好。非常困惑,现在一些年轻人为啥结婚时一定要有自己的房子甚至车子,没钱就敲诈老的,难道在自己的房子里吻起来特别香?做爱才能到高潮?想一想咱当年,最快乐时光都是滚在雪地爬在草地上的,把同屋赶出去一晚,能high好几次……

   
   
   
   453245:杨老师,我一直没有看到过选票,听说中国的香港2017年就实行“双普选”了,你能谈谈选票吗?
   
   
   

杨恒均: #我问杨恒均#多位网友问到了选票,我说两段:有网友说长这么大没有见过选票,希望拥有一张。其实每个中国公民都有选票,基层人大代表是“一人一票”选的,你没去登记投票而已。但你的“投票权”只是说你有权投给他们为你挑选的“候选人”。这就是为啥你的选票形同废票,投不投并没有多大差别。

   
   
   

杨恒均: #我问杨恒均#(续上)一港人兴奋地说,港人有选票了,2017双普选!我说,大陆人早就有选票了。不过,没有选票时还可以争取,有了一张只能选人家早就选好的候选人的选票,才真是绝望。你去投票选人大代表没事,但你若想独立参选,当候选人,就闹大了。公民要争取选举权,更要争取被选举权。

   
   
   

好,各位,谢谢各位参与,我值班的“客座总编辑”到今天就结束了,有很多问题我没有回答,但我已经记下了下来,因为不是靠微博可以说清楚的,今后会逐一写博文解答;有一些问题我没有回答,是因为我也答不上来,我也记下来了,今后会加紧学习与探索,希望我们一起尽快找到答案。

   
   
   

也谢谢腾讯的“客座总编辑”栏目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机会。

   
   
   
   杨恒均 2013.4.14
   
   
(2014/04/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