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杨恒均之[百日谈]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虽说现在中美关系还不错,但还是很复杂的。影响中美关系的因素很多,有些还很严重,所以习主席提出了要建立中美“新型的大国关系”。一开始美国方面不冷不热,这段时间发现中国的崛起势不可挡,北京也确实有诚意要建立新型大国关系,试图避免历史上不同政治制度大国之间的权力更替一定会有热战或者冷战的历史宿命,美国这才从政府到智库开始关注“新型大国关系”,想搞清楚“新型大国关系”的内容。
   
   
   
   中方摆在“新型大国关系”最重要位置上的就是互相承认和尊重各自的核心利益(core interests)。但恰恰是这一点,目前还没法达成共识。对北京来说,最大的“核心利益”就是政局稳定与执政党的领导地位不动摇(one-part system),可在外交与国际场合,直接说出这样的国家“核心利益”颇令人难堪,于是就有些含糊其辞,希望美国人心领神会,可美国人偏偏假装听不懂。当然,我能理解,要让美国公开承认和尊重这种“核心利益”同样是强人所难,不但违背了美国230年来的立国理念,也有背他这些年在世界各地打拼的目标。所以,“新型大国关系”要想落到实处,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我希望不是“不可能的任务”(mission impossible)。


   
   
   
   上面说的是政府层面的事,但不管政府之间做什么,并不影响我们这些民间机构与民间写作者利用力所能及的平台,增进民间的交流,增加普通民众对对方的了解,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种“公共外交”,从长远老讲,恐怕更有意义。在全球化时代,在开放的社会与信息公开的时代,真正决定两国关系走向的,最终还是取决于民众的认知与公共意见。
   
   
   
   过去十几年,我亲眼见证了大陆和台湾关系、中美关系与中日关系的风风雨雨。1997,两岸关系剑拔弩张、一触即发,怪吓人的,后来几乎是一夜之间,风平浪静,啥事都没了。我从那时开始意识到不报道真相、不允许不同意见的媒体实际上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是很危险的。但我们什么也不能做,当时五千多个电视台、报纸几乎都是官办的,报道的口吻千篇一律,弄得所有的人(除了北京和李登辉之外)都认为两岸这对“兄弟”肯定要再打一仗,好像不弄死几百万中国人就对不起列祖列宗似的。
   
   
   
   不久,两岸这对“兄弟”就如胶似漆了,倒是被喻为“夫妻”的中美两国开始磕磕碰碰,尤其是2008年后,美国媒体对中国不客气,中国官媒也开始大张旗鼓地宣传美国人的阴谋和邪恶,弄得一些连美国在地球上哪个方位都不清楚的年轻人开始热血沸腾,一说起美国就咬牙切齿,好像他们的房子被拆、工资太低以及政府的贪污腐败都是中央情报局的阴谋,恨不得立马渡海到美国,占领华盛顿,血洗白宫。
   
   
   
   很快,媒体的风向又转了,中美这对“夫妻”不吵架了,我不能确定他们是否已经“同床”,但已经坐在同一张板凳上开始做梦了——中国梦同美国梦是相通的嘛。“兄弟”不闹了,“夫妻”和好了,可媒体不能闲着,巧的是这时正好又跳出一个一衣带水的恶邻——日本。官方背景的媒体又起劲了,用当初指责“美国支持台湾”的一模一样的口吻与句式指责美国现在又在支持日本……美国真是躺着也中枪啊。最后弄得一些喜欢吃生鱼片的人都不敢去中国人开的日本餐厅,担心被扣上“汉奸”的帽子。
   
   
   
   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出,只能发出一种声音的媒体,没有能够在政治人物失误或者别有用心时坚持公正的报道,刊登不同的意见,实则扮演了很坏的角色。互联网的出现,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我们虽没有非盈利(non-profit)机构从事“公共外交”工作,但我们有“非盈利”(no-paid)写作给外交提供一点正能量。过去十年,我主要关注中国国内政治改革与民主化进程,但也写了几十万字的国际关系评论文章。
   
   
   
   在海峡两岸紧张时,我写了大量的呼吁两兄弟坐下来谈,主张北京通向台北的路不必绕道华盛顿;中美关系最紧张的时候,我认为同美国搞好关系是我们唯一的选择,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中日大闹时,我写了多篇文章提醒他们别玩过了……当然,我更多的博文,还是向那些也许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出去看看的青年人介绍我所有见所闻、所思所想,我认为,任何牢固的双边关系,必须建立在两国民众对对方的认知与理解上,无知、误解与误导只能导致偏见与对抗。
   
   
   
   我有很多这类旨在增加中国普通读者对美国的了解、减少误会、缓解仇恨的博文。例如2008年时中美关系出现了一些问题,大量青年被主流媒体引导认为美国的民主和言论自由都是虚假的,民众没有抗议权,针对奥巴马的批评和丑化行为会遭到打击报复。于是在不久后一次访问美国时,我穿上一件明显印有丑化奥巴马漫画图像的衣服,绕着白宫走了一圈,还在华盛顿期间写了一篇抗议美国政府官僚机构的文章。我当天就把图片和文章发在博客上,很多年轻的中国网友通过图文多少增加了对美国的一些了解,要知道,他们可是生活在一个“丑化”乡长都有可能被打击报复甚至送去“劳教”的地方——谢天谢地,在网友的鼓噪下,“劳教”好像已经废除了。不过,我得对奥巴马说一声对不起,我不是真不喜欢他,我只是利用了一下他。有点不地道,但我知道,美国人的总统就是用来“利用”和批评的。
   
   
   
   再如,前段时间美国的退休国防部长盖茨写书点评美国政坛人物,几乎把从总统到国务卿的所有白宫人物都批评了几句,这件事在中国的主流媒体上被报道的比较多,这当然没什么,也符合事实,但一些试图由此引申出美国的民主制度虚假,以及美国政府在欺骗民众等等的做法,就过了,会给信息不全甚至连思考都被限制的部分中国读者留下错误的认识,这个时候,作为博客和微博作者,就有必要点醒一下:你没看到人家一个退休的国防部长都可以揭露现任政府的内幕,直接批评总统和国务卿吗?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看新闻联播可以增加幸福感,但如果不结合老杨头的博文看,你可能很快就变成幸福的傻子。这些年,像我一样的成百上千的网络写作者,多多少少对中国普通人理解外部世界做了一些贡献。有了互联网这个平台,一些人试图靠制造舆论来激起仇恨、转移视线达到其它目的做法,恐怕都不会那么顺利了。“公共外交”不仅仅是做政府无法做的事,还要设法避免政府做一些不太好的事。
   
   
   
   相比中国来说,美国民众的意见对当局的外交决策具有更加直接的影响,但我们痛心地看到,就在中国的一些网络民调显示中国人对美国人的好感在上升时,美国人对中国的不友好甚至敌视的比例却在增加。中国有一些外宣计划,也投入了不少钱,但由于他们不理解海外的生态,或者不愿意去理解,也无法改变自己的官僚作风,效果往往不是很好,有时甚至做多少错多少,更有一些起到了反面宣传的效果。我认为增加美国人对中国了解的这种工作,还得由当地的华人华侨以及像“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以及老一辈中美问题专家和美国外交官来做比较好。美国的媒体看中国也应该全面,不能抱妖魔化的心态。
   
   
   
   在中国,我们这些博客作者走的还是草根路线,影响的是巨量没有多少影响力的普通人,不过,我相信,当成千上万没有影响力的普通人了解到真相,接受到多元,并开始学会通过互联网和新媒体发声时,他们不但能够影响那些有影响力的政策决策者,其本身就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巨大力量。因此我认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内容中应该加进一条,那就是开放的社会,流通的信息,确保两国民众之间也能做到从了解到理解再到相互尊重。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杨恒均 2014.2.27 纽约《2014旅美日记》之三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