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杨恒均之[百日谈]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今天主持人邀请我谈谈中国政局,但一谈这个,我就要发牢骚、就要批评,可我早就立下了规矩,不在海外批评中国,要批评中国,我会回国再批。所以,我今天只能讲讲戈尔巴乔夫,一位外国退休的领导人,八十多岁了,讲起来很安全。
   
   
   
   中国朝野的“戈尔巴乔夫情结”非常严重,有人希望中国尽快出一名戈尔巴乔夫,有人在竭力避免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出现。想中国出戈尔巴乔夫,是因为他锐意改革,几乎是以一人之力结束了冷战,终结了强大但相当邪恶的苏联帝国,给俄罗斯等国家带来了民主。有人讨厌戈尔巴乔夫,是因为这位老兄的改革失败了,不但导致执政的共产党下岗,还让超级大国一夜之间分崩离析,连接下来20多年的民主转型也不那么平稳。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错了吗?他的失败是可以避免的吗?如果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又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大家都知道我对戈尔巴乔夫的评价(见文后链接),但今天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和层面做一些更加客观的分析,让各位了解苏联——也对中国多一份思考。
   
   
   
   苏联体制大家都不陌生,到了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已接近我说的“七十年大限”:腐化堕落,几乎难以运转,倒台是分分钟的事,戈尔巴乔夫顺应历史潮流,提出了“新思维”,进行改革,试图挽救党和国家。即便那些对戈氏咬牙切齿的人,也没有敢对戈氏改革的内容进行攻击的,原因很简单,难道透明政府、瓦解极权、还权于民、实现民主、给人民更多自由会错吗?没有人会傻到对戈氏的改革内容提出过激的批判,否则他还没有批倒戈氏,自己就先臭了。
   
   
   
   改革是必须的,不改亡国,改了呢——戈氏的改革失败了,他的失败导致执政党下台,引发一个庞大帝国的瓦解。很多人说失败的原因是因为苏联得的是绝症,改革改良都挽救不了它,只能革命,或者等它自然死亡,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自己身体够好,能够活得比它更长一些。这话不是没有道理,像苏联这样的体制,确实没有改革成功的先例,几乎都是一头走到黑,不见棺材不掉泪。但这还是不影响我们追寻戈尔巴乔夫改革失败的其它一些原因。
   
   
   
   回头看看,戈氏的改革如果是只吃肉不啃硬骨头,小打小闹,风声大雨点小,或者在经济领域摸石头过河,逐步放宽僵化计划经济对民众的控制,不阻止民众致富的愿望,他的改革即便不能成功,也不会出多大的问题,就更不会失败了,苏联体制很可能继续延续几年甚至几十年。戈氏也就成了他后来比较羡慕的苏联版的邓小平。但戈尔巴乔夫一上来就去啃硬骨头,搞政治体制与社会改革。
   
   
   
   这个按说也没错,问题是他以为自己很有权威,对苏联的制度、他的“新思维”理论以及他选定的改革之路都很自信,大有“四个自信”的势头。在没有绝对掌握军、警大权以及改革的领导权之下,就开始了啃硬骨头的改革,结果怎么样呢?
   
   
   
   有那么一段时间,戈尔巴乔夫一说民主,叶利钦几乎样样都比他更民主;他一说坚持党的领导,党内保守派几乎都比他更共产党;他率先放开对媒体的控制,媒体却都不愿意放过他。改革一开始,他几乎就失去了对改革的控制,几年不到,他把体制内外和左右两派都得罪了,被极端保守派视为“社会主义的叛徒”,同时又被极端自由主义分子贴上了“民主、自由的叛徒”的标签——戈氏当年的境况,很有点像老杨头当今在网络上的处境:左右不是人啊。
   
   
   
   那么,戈氏的改革有可能成功吗?不但戈氏自己,他的后继者也都认为有这个可能。事实上,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无论从方向还是具体的内容上,一开始是确实得到了体制内开明派、广大知识分子以及大部分求变民众的支持的。如果戈尔巴乔夫能有更明确的目标和“顶层设计”,而不是在改革进入深水区后还抱着“摸石头过河”的心态,如果他能把党、政尤其是军、警(克格勃)的大权都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被党内的老人指手画脚分掉了权力、损害了权威,如果他始终把“改革置于党的领导之下”(戈氏语)而不是听任体制内保守派以及极端民主派对自己左右夹击,他的改革从战术和技术层面来说,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只不过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按照苏联的体制(我们都很熟悉,不是吗),如果要做到把改革始终置于戈尔巴乔夫的绝对领导之下,他必须得做的正是他立志要改掉的:对体制内的专权与腐败不通过法律手段进行严厉的打击(从而避免那些将军和克格勃发动政变,把他囚禁在别墅三天之久),对党内民主派叶利钦等人进行无情的斗争,让他们闭嘴甚至软禁起来(而不让他们总是在民主改革的进程中占据道德制高点,让当局背负“原罪”,让戈氏自己处处被动挨骂),把极左派弄得灰头灰脸,同时对自由派和媒体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而不是放开后无法收拾,最终媒体几乎都起来对付戈氏本人)……
   
   
   
   可是,所有这些手段和措施却又同他追求的改革目标背道而驰!而当戈氏试图让追求的目标和手段一致时,他很快就被自己发起的改革吃掉了,正如“革命吃掉了自己的儿子”一样。
   
   
   
   更有意思的是,被改革吃掉了的戈尔巴乔夫,却以他的失败奠定了自己的历史地位。说白一点就是:戈尔巴乔夫的失败正是他最大的成功。
   
   
   
   个人的成功不一定预示民众的成功,个人的失败有时反而是历史的胜利。历史上很少有以失败奠定自己历史地位的“伟人”,戈尔巴乔夫就是其中之一。但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戈氏自己并不认同这种“伟大”。下台后的戈氏到西方各地演讲,当人家把他当成推翻苏联的英雄时,他自己却像祥林嫂一样反复叨念诸如“如果不是党内保守派和激进的叶利钦等人的破坏,我的改革会成功,苏联也不会倒”。戈氏的意思很清楚:如果他的改革成功了,苏联最终也会走向自由、民主与法治,反而少了叶利钦十年的混乱(包括物资匮乏)和普京十几年利用不成熟的民主体制与选民而搞的“独裁”,苏联也不会解体成十几个国家……
   
   
   
   这些年论述苏联解体和戈尔巴乔夫的书汗牛充栋,可几乎没人有想像力设想这样一种结局:如果戈氏的改革成功了会怎样?一个繁荣、富强、民主、自由的苏联社会主义超级大国?或者那只不过是戈尔巴乔夫个人的胜利——能够让戈氏至今还盘踞在苏联国家主席与总书记的宝座上,成为80高龄、执政最久的独裁者之一?让苏哈托、穆巴拉克和卡扎菲都相形见拙?
   
   
   
   戈尔巴乔夫给我们留下了一本充满经验和教训的教科书:必须改革,这没有疑问;改革的目标和方向也应该是符合历史大趋势,这个也没有多少人敢质疑和挑战,甚至改革的方式方法和步骤也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实行改革的领导人是否有权威与权力把改革进行到底。有权威的领导人掌握大权后并不一定会改革,例如金家王朝、穆巴拉克和卡扎菲之流的;有权威的领导人愿意改革的,也不一定一改到底,例如邓小平;但愿意彻底改革的领导人必须掌握绝对的权威,才能获得成功,例如蒋经国。
   
   
   
   那些否定戈尔巴乔夫改革内容和方向的人必须认识到,倒行逆施只能让你苟延残喘一段时间,反人类的体制不改革,最终领导人和体制一起都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你拥有再大的权力,只不过是有权把自己的贴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而已。戈尔巴乔夫当年在苏联推行的改革,中国目前在很多方面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同时,那些希望中国出现戈尔巴乔夫的人也应意识到,世界上是没有哪一个领导人愿意被自己发起的改革吃掉。在中国,被自己发起和推动的改革吃掉的改革派领导人还少吗?
   
   
   
   历史留下的选择并不多,如何选择戈尔巴乔夫的改革道路,却又不重蹈他的覆辙,如何当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不是那个改革失败的戈尔巴乔夫,也不是那个因改革失败而被认为成功了的戈尔巴乔夫,而是当一名成功改革的戈尔巴乔夫!很显然,这不但需要政治理想,也需要政治权威、政治智慧甚至政治手腕。
   
   
   
   就在俄国人逐渐淡忘戈尔巴乔夫,西方人的热情不再之时,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情结”却方兴未艾。历史不能假设,苏联的改革早已结束,但中国的改革非但没有结束,反而新的改革才刚刚起步,类似苏联体制的中国依然在通往未来的道路上踽踽独行。中国需要改革的戈尔巴乔夫,但改革的戈尔巴乔夫们肯定不希望自己的改革会失败。
   
   
   
   各位,我讲了一通苏联与戈尔巴乔夫,让八十多岁、躺着的戈氏也中枪了,也让想听我对中国政局发飙犀利看法的朋友失望了。最后请允许我开个玩笑:假如我是戈尔巴乔夫,我会怎么做呢?我想我别无选择,我会顺应历史潮流,搞一个使苏联走向自由、民主、法治与富强的顶层设计,然后我会紧紧抓住对军警以及国家安全的控制,掌握改革的主动权,把左右等极端派都打下去,然后一步一步去实施自己的改革措施——
   
   
   
   可惜我不是戈尔巴乔夫,而且即便我强迫自己对戈尔巴乔夫们抱有幻想,我也对他代表的那个体制实在没有多少信心,所以,我还是倾向认同戈尔巴乔夫的最大成功就在于他的失败。希望未来的戈尔巴乔夫们能够成功,并把他们自己的成功变成人民、国家和民族的成功!
   
   
   
   谢谢各位!
   
   
   
   杨恒均 2014.2.21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