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秘书与太监]
杨恒均之[百日谈]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秘书与太监

   腐败有多种形式,其中最严重的一种就是任用干部上存在的腐败。中国政坛上长期存在的“秘书帮”现象则集中反映了用人制度中的弊端。日前海南省副省长、曾担任高级领导人秘书的冀文林成为马年第一个“归案”的大老虎,宣告了一个 “秘书帮”的沦陷。让人震惊的是这些秘书们盘根错节的关系网,以及高级领导人秘书升迁之快、能量之大。
   
   
   
   这种情况几乎是中国独有的现象,很少听说世界上其他国家的领导人秘书有这样的能量,实际上,在现代文明国家的文官制度下,高级领导人的秘书几乎都是名不见经传的“隐形人”,我们最终知道了美国总统和国务卿有秘书班子大多是从他们卸任后秘书写的书或者发表的文章中了解到。至于总统和国务卿职位以下的领导人的秘书,这些年几乎就压根儿没有听说过。在中国则不同,老板的“小秘”与高官的“大秘”占据了娱乐和政治新闻。


   
   
   
   生活在中国的人都能如数家珍地指出身边哪些领导曾经是哪些领导的“秘书”,高级领导人的秘书空降到省市“挂职”、“锻炼”随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扶正”几乎成了组织用人制度的规则,现在是连一些芝麻绿豆那样的小官也学会了安排自己的“秘书”。按说,副省以下的干部是不能配备专职秘书的,但市、县甚至乡镇领导哪个没有秘书班子?例如“办公厅”里的秘书们,各级领导如今都学着中央的领导,安排自己的“大秘们”空降到更下面当领导,这现在也成了各地任命领导干部的潜规则。秘书们负责工作,领导负责吃喝。
   
   
   
   稍微不经意之间,我们发现,“秘书治国”也有了新的形式:以前是秘书帮领导人出谋划策,或者架空领导直接去“领导”,去发号施令,现在他们则不甘寂寞,干脆利用从领导那里获得的权力与影响力,空降到各地去直接当领导。如果用人制度不改变,再过多少年,我们整个国家真可能会被秘书们领导了。
   
   
   
   秘书受到重用,对领导来说,便于延续自己的思想与指令,对于体制来说,秘书跟随领导多年,对领导个人与体制的了解,自然不是他人能及的,但“秘书”原本是一种比较专业的文官职业,除了给领导写稿子,料理工作中的琐碎事务例如安排日程之外,有些还兼顾生活上的照顾之责。鉴于他们的工作性质,真正的秘书的就应该是内敛、低调、细心。在领导权力不能有效被限制的制度与体制下,秘书必须被限制住,这是中国古代人的经验教训和政治“智慧”。
   
   
   
   中国古代皇帝都有“秘书”,就是太监。太监为什么一定要被阉割掉?除了担心他们对皇帝身边的女人生出非分之想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担心他们有私心,担心他们专权。根据弗洛伊德后来才发现的理论显示(显然没有中国人“先进):男性荷尔蒙是权力欲望的根源,而去根的男人,基本上都没有权力欲。这些没有权力欲望的太监在皇帝身边,一般都不会做欺上瞒下的勾当,更没有必要贪赃枉法为“无后”的自己留下巨大财富。
   
   
   
   可我们也看到,中国历史上恰恰有很多宦官太监专权,做出了令人发指的恶行。其实这并不是说太监就比“正常人”坏,而是在皇帝体制下,皇帝身边的人天然地被赋予了各种巨大的不受限制的权力去使坏。设若过去中国两千年历史上伺候在皇帝身边的“秘书帮”不是太监而是正常的人,中国历史别说可能会更乱更遭,很可能早就像太监们的根一样被一刀截断了,咱们的“文明”也就无法连续至今啦。
   
   
   
   从冀文林这类秘书们我们不难看出,一位干过十年左右的省部级领导如果愿意,他们就可以把自己的“秘书”派到好多个重要县市与岗位任职,而一位更高级级别的领导例如常委,仅仅靠秘书帮就有可能控制某一个关系国家命脉的石油等垄断产业。
   
   
   
   正因为这样,中国秘书们的命运也就同他们服务的官员密切交织在一起。一个领导倒下,一帮秘书进去,而一个秘书进去,也就往往预示一个领导将要倒下。秘书帮同领导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体制,造就他们成了一个一个强大攻守同盟的“利益集团”。在一个没有了理想、信念与原则的时代,秘书帮们大多把领导的权力当成自己的权力而肆无忌惮,而领导们也把秘书们当成了家人或者家奴一样信任有加,领导不但对秘书们放任纵容,还听任他们干自己不便出面的各种脏活与非法勾当。
   
   
   
   在这样的环境下,秘书们自然而然都学到了一门新的秘而不宣的“秘书学”,不是为领导安排日常工作、写稿子与及时提供资讯,而是如何把领导的权力更大化,为领导和家人,也顺便为自己捞取最大的利益。秘书们从上任的第一天起,就不再对国家、党和人民负责,而只对领导和领导的家人忠心耿耿。即便秘书们犯罪了,领导也会百般包庇、听之任之,继续任用不说,还能不停升职。
   
   
   
   单单从这方面来说,现在的领导还真远远比不上毛泽东时代,毛泽东任用秘书不是看谁听话,也不是看他们是否为自己谋利益,而是有自己的政治标准,看他们是否符合自己的意识形态标准,所以,毛泽东的十个秘书,就有九个是被他开除或者整死的(包括自杀的那些)。
   
   
   
   不管是被纪委和法律整死,或者被领导亲手弄死,“秘书帮”现象都极其不正常,冀文林的垮台暴露出只不过冰山一角而已。这届领导人反腐要想彻底,也不能不触及到“秘书帮”。当然,要想彻底解决“秘书帮”现象,最终还得在用人制度上做出变革,要在滥用权力上对那些当权者“去势”,要把绝对的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否则,就只有恢复太监制度,把冀文林种之类一定会专权与贪赃枉法的秘书们阉割掉,恢复我大清朝的太监制。
   
   
   
   老杨头 2014.2.19 温哥华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