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中国人爱乡重迁,视“背井离乡”为一种比较悲惨的生存状态,以此类推,那些几乎没有离开过家乡的中国女性,怀孕后却离开亲人,只身来到异国他乡的美国待产、坐月子,无论怎么看都应该是挺不幸的吧?
   
   
   
   在急剧变化的中国,有父有母、身体健健康康的孩子都可能在竞争中处于下风,沦为爹不疼、党不爱的吊丝,更不用说无父无母,身体一度被界定为“有问题”的女孩子,对于她们来说,来到这个世界能够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生活充满了常人无法体会的不幸。


   
   
   
   在洛杉矶期间,我才知道自己有好几位朋友都当了美国人的爸爸妈妈,我来到洛杉矶位于罗兰岗Colima 路(我的GPS念出的是“靠尼玛”路)上的“月子中心”,也去到美国人的家庭,有幸接触到上面两类“不幸”的中国女人和中国女孩,让我感动、受到启发。
   
   
   
   要暗访“月子中心”的想法来自我被洛杉矶移民局扣留四小时的观察。那四个小时里,至少有三位被带进来讯问的中国旅客是和来美国生孩子有关的,其中一位孕妇被审问一个多小时,从包里翻出了一万美金和信用卡也不能说服移民官她有足够的钱支付生孩子的费用。另外一位男士被讯问半个多小时后突然告诉移民官,他的老婆在美国生了孩子,他是来看孩子的。移民官立即停止讯问,放他入关了。
   
   
   
   美国就是这样一个国家,你想进来时他百般刁难,因为你是“他们”,而当你进来后,而且生下一个美国公民,当了美国人的“爹”时,你可能就成了“我们”中的一员。当然这只是好处之一,在这里生孩子也许需要一两万美金,可如果计算一下拥有美国公民身份的孩子未来读书、出国、定居而省下来的费用,恐怕这投资要比买北京的房产划算十倍都不止吧?难怪我有朋友卖了一套北京的房子,移民美国,还当了美国人的“爹”。等于是抛弃了迟早泡沫要破的房子,买进了更坚挺的潜力股。
   
   
   
   虽然这些我都知道,但当我进入洛杉矶一个“月子中心”时,还是像小朋友一样惊呆了:一撅一跷来来往往的都是挺着大肚子的中国女性,让我仿佛有置身外星人星球的错觉。这真不能怪我,我搜索大脑的记忆库,意识到人类历史上只有在古希腊的斯巴达才出现过把孕妇集中在一起管理与生活的事情,为的是确保她们生出一些没有父亲溺爱、强壮的斯巴达婴儿。这些中国孕妇是自愿集中在这些看上去有些像外星基地的“月子中心”,她们的目的和斯巴达人也差不多:生一个自由、强壮和不用呼吸雾霾的美国人,至少这辈子不用为“中国向何处去”而苦思冥想甚至担惊受怕。
   
   
   
   美国的国籍法是出生地制,凡是出生在美国领土(包括领空与领海例如美国的飞机、轮船上)上的婴儿,都是天生的美国公民。虽然二十年前我的朋友就开始偷偷来这里生美国人,但大规模的孕妇入美还是这五、六年的事,一些人受到中国孕妇到香港生孩子的启发,认为与其花那么多钱在香港生一个享受了一定自由却没有选举权的“港人”,还不如一步到位,干脆养一个“人人生而平等”的美国公民?美国不但不受中国“计划生育”的限制,孩子长大后随时可以回到美国学习、生活、工作与享受各种福利。
   
   
   
   美国当局虽然严格控制来美产子,但多年来对中国“计划生育”的负面报道,让投奔自由世界的中国孕妇的形象越来越高大。记得十年前来纽约时,那些非法入境的中国人在忙着贴标语牌,找机会带上摄像机到中国大使馆门前举牌抗议一次,这样做,就有可能让美国移民局同意他们的绿卡申请,总不能让他们回国后遭受迫害嘛。现在这样做不再灵了,最有效的办法是:怀孕。你不给我绿卡,难道让怀上二胎的孕妇回到中国去眼睁睁看着肚子里的婴儿被计生委谋杀?
   
   
   
   相比那些被强迫引产,砸锅扒房被惩罚的农村父母们,以及生了孩子被罚款七百多万人民币的冤大头张艺谋来说,这些跨过太平洋安顿在阳光明媚的洛杉矶“月子中心”的中国孕妇,实在是幸运的。
   
   
   
   从“月子中心”出来,我突然觉得洛杉矶也因为这些中国孕妇的到来而充满了活力与阳光。中国大陆比较富裕的移民以及一飞机一飞机孕妇的到来,带动了洛杉矶华人社区的繁荣昌盛:购物中心一个接一个,超市里的物价大多低于收入远远比不上这里的北京、广州——而更重要的是,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将会扎根在世界各个角落,中国有了越来越多“美国人”的爸爸和妈妈。想起刚刚看到那些“大肚婆”时的不敬想法,我有些不好意思,祝福这些孕妇、妈妈们。
   
   
   
   有中国人当了美国人的爸爸妈妈,也有中国人找到了美国的爸爸妈妈。她们的故事比“月子中心”更深地触动了我。
   
   
   
   她们是生出来后就被亲生父母抛弃的中国女婴,她们大多还被诊断为有一些身体缺陷(有些其实不严重,有些长大后就痊愈了),抚养在政府的福利机构里,六岁的时候被我做慈善的中国朋友收养。朋友的机构养育她们,供她们上学。 由于朋友同时是一位具有国际眼光的学者,他想为这些孩子寻求到更好的前途与可能性。
   
   
   
   经过一番努力,为近十名孩子联系到美国愿意收养她们的家庭,于是这些女孩在初中时来到了她们美国父母的家里。下面的故事大体是:刚来美国的孩子一开始不适应,有些还哭闹了一阵子;不久她们开始喜欢上这里的生活、学习与教育;很快,她们同新的父母交上了朋友……我的朋友仍然不放心,担心孩子们受到什么委屈,所以,我们专门驱车前往住在洛杉矶附近的两个女孩。
   
   
   
   这就是她的故事:虽然只来美国三年,但这女孩无论从待人接物的礼仪还是谈吐、气质上,都很难让我想起她中国孤儿的背景。通过观察,我发现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她都是快乐的,她是一位真正的幸运儿。正如她自己所说,看到那些来洛杉矶生孩子的中国母亲,她感到自己是幸运的。
   
   
   
   她只看到前来洛杉矶产子的中国孕妇,都感到自己幸运,如果她知道像她一样的中国女弃婴长大后的坎坷命运,她该知道自己有多幸福。
   
   
   
   这个收养家庭的女主人是一名环境科学家,父亲是一名高级工程师,工程师和我同龄同月生,生日只相差一天,但即便没有这层关系,我也觉得这是一对称职的父母。在母亲的亲自辅导下,中国女孩——虽然这位女孩已经拿了美国和加拿大双重国籍,但她的美国父母告诉我们,她心里永远是一名“中国女孩”——门门成绩都是全班第一,还参加了网球、钢琴等兴趣班。
   
   
   
   离开时,女孩悄悄递给我们两封信,一封是写给“中国爸爸”的——我那位把她送出来的朋友的,另一封是给曾经在国内学校里负责她生活起居、饮食的阿姨的,上面写着:谢谢你们送我出来,给我这样的机会,感恩……
   
   
   
   加州的阳光和煦温馨,两天之内我竟然在“最不幸”的两类人身上都感受到如此大的正能量与前行的力量,实在有些让我顶不住。但我知道,这里是加州不是广州,她们也是最不幸人群中极少数的幸运儿,如何让太阳温暖的光辉映照在每一位中国孕妇的脸上,如何让幸运降临那些天生不幸的孩子们身上,路,还有很长,很长!
   
   
   
   杨恒均 2014.2.18洛杉矶 《2014旅美日记》之二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