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杨恒均之[百日谈]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冯氏春晚不但没红起来,还在网友一片吐槽声中降下了帷幕,一台试图集宣传、教育、娱乐于一身,让领导高兴又要群众满意的政治文艺晚会在互联网时代是“不可能的任务”。三十多年来,春晚的质量其实一直没有下降,只不过国民的政治觉悟与文艺欣赏水平大大提高了,再加上以前他们唱啥民众都只能当观众,不得不听,现在多了一个可以吐槽的互联网平台。
   
   
   
   冯小刚并不冤,就算请好莱坞头号导演来,春晚照样是一部烂片。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取消春晚或降低春晚的政治级别,不要试图一锤定音、一统江湖。站在当政者的角度看,春晚不知不觉已经成了一种负资产:越来越多的网民通过这样的文艺晚会认识到政治与文艺完全不分的弊端,以及联想到他们成长的环境,从而吐槽春晚渐渐发展到对当局的不满。降低级别或者直接废除春晚,同时鼓励各大电视台办更多形式与内容的春节晚会,丰富文化,符合十八大精神。成龙说过很多不靠谱的错话,但这次春晚上口误说出今年是“最后的夜晚”,靠谱。


   
   
   
   今年最高领导人没有在春晚拜年,大家可能注意到了,其实,领导人还可以在春节上进一步“改革”,春节有如国外的圣诞节,都是阖家团聚的宗教或传统节日。一般来说,国外领导人这几天都是同家人一起过。但往年中国领导人特别忙,不同家人一起,到处慰问,让人看得又心疼又别扭,一年到头都占据了电视的黄金时段,春节了也不休息?那得让安保、新闻媒体和各地花费多少纳税人的“加班费”啊。所以,春节前我就建议:今后每年春节,领导人携家人给群众拜个年就行了。几天不上电视,大家不会忘记你们的。
   
   
   
   冯氏春晚没红,各级官员在反腐倡廉之下听说也过起了艰苦奋斗的日子。2013年有很多期待没有实现,但已经实现的也很多,只是被淹没在人们的焦虑之中。正月初八,当我开车从广州南前往广州北途经天河路时,突然发现了前面一辆别克凯悦车挂着军牌,我这才意识到,这是两天来,我在广州开车第一次碰上军牌车,而仅仅在两年前,只要开车一小时左右,保准你会碰上好几辆横冲直撞的豪华“军车”。
   
   
   
   现在据说连官二代们的红包也大大缩水,而微信的网络红包却红遍网络、满世界飞。看到发了一年牢骚的、忧国忧民到眉毛眼睛都分不清、便秘口臭一大堆毛病的“公知”朋友在微信朋友圈里为几块几分的红包争抢得不亦乐乎、煞有介事,我觉得生活充满了阳光与希望。
   
   
   
   中国绝对没有电视上歌颂的那么和谐,但也不至于像一些有识之士描述得那么可怕,调整心态,便于做事,乐观比悲观更能成事。罗素说过,除了社会系统的问题和那些不可避免的个人灾难之外,我们日常生活中绝大部分的快乐与不快乐,都是由我们对世界的解释和自身的行为习惯导致的。
   
   
   
   真希望所有人都像老杨头一样幸福、快乐又乐观,虽然只抢到不到十个红包,但一位网友的话让我自满得一塌糊涂。他通过微信给我发来一个红包,让我很不好意思,我说,你年龄比较小,应该我给你发红包才对吧?他说,您已经给我发了一年的思想红包,谢谢您啦……
   
   
   
   在人人都有想法,思想却不停贬值的互联网时代,传播理念的写作——发“思想红包”越来越不容易了。人类迄今最伟大的两项东西一是科学技术突飞猛进地发展,二是人权观念的普遍觉醒与广泛传播,这两项一起推动人类奔向自由王国。如果说技术变革让个人的力量变得渺小甚至微不足道,那么人权意识的觉醒则让每一个人都成为大写的人。在这个时代,能够在互联网上坚持写作而不被淘汰的,还真不容易。
   
   
   
   互联网信息时代的到来与人权意识的普遍觉醒,让往昔的英雄与名人一个一个原形毕露,更容不下不学无术或者不与时俱进的文人了。以前的各类挂满光环的“VIP”在人人都有麦克风和发声平台的时代,也就和所有网友一样,变成了一个“IP”地址,如果你太把“I”(我)当回事,最后在众人眼中,你很可能只剩下一个“P”,甚至连“屁”都算不上。
   
   
   
   但你却不能放弃那份坚守,有所为有所不为。常常有人带着嘲讽的口气质疑:你以为上面会听你的?你以为你写的东西有用?他们对自己的鄙视让我心疼,其实,听不听根本不是问题,我也压根儿不在意。但作为一名知识分子,我更关心自己是否顺应了潮流,做了正确的事儿。
   
   
   
   中国“奴才”和麻木不仁的人实在太多了,记得两年前我提出大年初二的春节警察晚会不应该再办时,他们像被挖了祖坟一样跳出来骂,结果今年政府宣布取消了,他们马上没声了。一些网民要求政府取消劳教时他们也是这样。在这些人眼中,只有一个标准:掌权者啥就是啥。这样的人在中国是如此之多,有时连我也有些垂头丧气。
   
   
   
   当然,也有一些过于敏感和激动了,以致连我这位“民主小贩”也开始被越来越多据说是受我曾经启蒙过的网友骂为“五毛”,还有一批读者一看到我的“老生常谈”就痛心疾首,希望我去学习勇士和斗士们,去制造事故而不只是讲故事……唉,我要解释多少次,我只不过是一名小学教员,你总不能因为自己读到大学、硕士和博士,就回头来责怪自己的小学老师无知吧?
   
   
   
   我不是五毛,也不是勇士或斗士,虽然你说的民主自由知识我都能用他们的原文背诵,但我始终认为自己的水平只能当一名小学教员,自己的智慧只允许我当一名战士。战士的任务是打败敌人,哪怕有时你不得不趴在战壕里积蓄力量、跪在麦田里瞄准敌人。中国历史和现实中有太多一夜之间成名的勇士,还有更多站在安全距离之外的斗士,我都很佩服他们。但我做不到。
   
   
   
   我认为中国的转型与巨变都必须是以大多数民众观念的变革与思想的解放为前提的。所以,身为“小学教员”,我虽囊中羞涩,依然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地分发着小红包……你愿意收下吗?你会打开我送给你的小红包吗?
   
   
   
   杨恒均 2014.1.9 大年初十, 老杨头给各位读者拜年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