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杨恒均之[百日谈]
·《叛逃》(十四、十五)
·《叛逃》(十六、十七)
·《叛逃》(十八、十九)
·《叛逃》(二十、二十一)
·《叛逃》(二十二、二十三)
·《叛逃》(二十四、尾声)
[百日谈]其他
·我的母亲(散文)
·《我的老师》(散文)
·《台风,来吧!》(小说)
·《最后一个汉奸》(小说)
·《祥林嫂》(故事新编)
·《我最忠实的读者》(散文)
《百日谈》之《恐怖档案》(小说)
·《恐怖档案》一至四
·《恐怖档案》五至八
·《恐怖档案》九至十二
·《恐怖档案》十三至十六
·《恐怖档案》十七至二十
·《恐怖档案》21至24
·《恐怖档案》25-28
·《恐怖档案》29-32
·《恐怖档案》33-36
·《恐怖档案》37-40
·《恐怖档案》41-44
·《恐怖档案》45-48
·《恐怖档案》49-52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公务员朋友来信:
   
   
   
   杨兄:您好。


   
   
   
   小女到悉尼留学,要全仰仗您和嫂子了,她还小,又一直在我们身边,是个乖乖女,她妈担心她不太习惯澳洲生活,我说有杨兄在就没问题。我和您弟媳都在清水衙门,是无法做裸官也不想做,送孩子去澳洲读书一是开阔眼界,学点新知识,二也是为了暂时避开北京的空气,我们无所谓,早习惯了这种空气,可对正发育的孩子的身体,就说不准了。等过两年北京的空气质量改善了,她也毕业了,我们还是希望她能回来北京发展。中国的发展机会多,一个女孩家,在父母身边也有一个照应,二胎放开了,你弟媳也过了生育年龄。
   
   
   
   杨兄,这些年一直看您在网上风起云涌,暗中为您高兴也有些担心,好在您都把握得很好,上次一起吃饭的X说他注意到你从来不在西方媒体和网站上发表文章,相当有智慧,不过,别怪我多言,我还是要强调,不能跟西方太紧,推荐您看“较量无声”这部片子,国内看不到了,国外可以吧?还想说一句,你最近对公务员和官员多有批评,有几位老哥们对我说了,我觉得您得注意分寸,您也是公务员出身,知道我们其实挺辛苦,最近日子也很不好过,有两位都要辞职了。你的影响力大,没必要让这么多老朋友难堪。
   
   
   
   您说澳洲政府规定连方便面都不能带进去,那我和弟媳给你准备的一点土特产也就不能让小女带过去了,等您回中国再说。出版社给我寄了你的新书,等你回来给我签名。
   
   
   
   祝兄长及家人春节快乐、万事如意。
   
   
   
   小弟XX 北京
   
   
   
   
   
   老杨头答复:
   
   
   
   XX老弟:孩子的事,没有问题。我很惊讶现在中国孩子的能力。过去几年有好几位亲戚朋友送孩子来悉尼留学,父母担心得要命,千嘱咐万嘱托要我要照顾好,可这些孩子过来后,第二天就如鱼得水,根本不理我了,一个月不到,简直比我还熟悉与适应这里了。不知道是我老了呢,还是这里自由的环境与干净的空气很对孩子们的胃口。
   
   
   
   你送孩子来读书的理由很特别,为了发育期间能呼吸新鲜空气,哈哈,不过,我很欣赏你让孩子读几年书就回北京的想法,更多的家长送孩子出来留学就是为了让他们留下来发展。既然打算要孩子学成归国,就不宜让他们在外太久,否则回去后多少会有些不适应的。当然,到时在哪里发展,还得征求孩子的意见。
   
   
   
   你说北京的空气过两年就会好转,有什么根据吗?我看到新闻说中央领导对北京领导说,过两年空气污染不减缓,就要“提头来见”。虽是玩笑,但也沉重,空气污染对发育中孩子们身体的影响,恐怕同“提头来见”同样沉重。
   
   
   
   说到北京的空气污染,我想到2010年底我们在北京聚餐,当时有一位参加了哥本哈根气候谈判的领导同席。他在席间慷慨激昂谈中国代表团如何在气候谈判中击败西方对手,成功捍卫了我们不随他们标准减排的“权利”。你还当场引用了一段环球时报的评论,说西方在中国的能源消耗和减排上持双重标准。西方在发展时期不是也有过空气污染吗?现在他们走过来了,反过来指责、苛求中国?这是嫉妒中国的发展,要打趴中国。
   
   
   
   我还记得,当时餐桌上洋溢着中国人打败了西方帝国主义“阴谋”的气氛,中国人扬眉吐气,终于可以减排污染物,保护环境时不按照发达国家强加给我们的标准。不知道你是否记得,我当时一句话都没说。各国“减排”是否对全球气候真有影响,尚未定论,但一个国家是否认真严格减排污染物则同自己的空气质量绝对密不可分的。西方指责中国不加速“减排”,肯定不是为了阻止你发展,没有这么蠢的西方人,毕竟气候会议本来就是松散的组织,所有协议都是靠各国自觉执行。
   
   
   
   北京的雾霾与空气污染虽然有多种原因,但最大的原因就是同“减排”有关,北京是纬度最高、人口最多又离海边最远的大城市,空气不流通加上废气污染物、碳排放量过大造成空气质素严重下降,最重要的治理办法就包括“减排”(另外的办法只有迁都,或者迁出部分人口),如果回想一下仅仅三年前你们一帮北京官员如何兴高采烈地击退西方攻势、成功保持了中国按部就班“减排”的权利,是不是觉得有些滑稽?
   
   
   
   中国在环境治理上不但要吸收西方的经验,而且因为人口多,还必须得比人家做得更好,否则直接后果就是个大城市空气质素迅速下降,影响中国人的健康,不得不考虑把发育中的孩子送到蓝天白云的澳洲、加拿大。不过,如果三年前我言辞驳斥各位说,中国必须严格执行“减排”指标,你们一定会说我为啥占在西方人一边吧?所以,我什么也不说,毕竟我孩子没有生活在中国污染严重的大城市。
   
   
   
   谢谢老弟关心我,我早就百练成精,不会左右摇摆,更不会被利益驱使而做一些对不起国家民族的事。我专门抽空看了你推荐的《较量无声》,还写了一篇长博文《中国如何在无声的较量中击退美国》,希望你抽空看一下。
   
   
   
   我知道北京目前的空气对孩子的健康可能会有影响,我也发现北京的“空气”对公务员不是太有利,但我是真心以为,中国的公务人员和官员已经从八十年代的“改革领头羊”变为最大的利益集团,也把中国几千年来的官本位制演绎到极致。中国要想继续深化改革、进一步发展,必须得从惩治贪污腐败、限制公权力入手,让民众能真正感觉到他们是国家的主人而不是一群被管理者,这样才能激发社会活力。
   
   
   
   正因为我是公务员出身,很多像你这样的朋友还是公务系统中的中坚力量,我才不得不说出来,希望大家都能把朋友关系、个人私利与国家大事区别开来。
   
   
   
   好了,希望北京的“空气”能够尽快好起来,我知道,现在你们出国审批比较难,但还是趁孩子在在这里时过来玩一次吧,我请你到唐人街吃包子。
   
   
   
   杨 2014.1.26 悉尼 (征得朋友同意公开发表此信)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