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
杨恒均之[百日谈]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读了《“红色特工”身后六十年——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设立背后》,感慨良多。中国共产党善于使用间谍和特务,蒋介石败走台湾后,一度认为自己就是被潜伏在身边的中共间谍和特务打败的。这虽然有些夸张,但没有中共特工,国民党绝对不会那么容易败走台湾。
   
   
   
   可为红色江山立下汗马功劳的中共特工却大多并没有得到很好的下场。在台湾戒严、“白色恐怖”那段时间里,蒋介石宁可错杀一百而不放过一个,确实大面积地清除了中共派遣的特工。而这些特工的牺牲,并没有换来应有的“荣誉”,甚至没有能够保护他们在大陆的家属和亲戚朋友。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除大陆出现了“红色恐怖”——一场一场政治运动和“文革”之外,也因为情报工作的特殊性。例如,为了保密一个曾经的秘密任务,为了保住情报操作方法,为了保护还没有暴露的同志等等,都不得不对牺牲的间谍“死不认账”,反正情报工作是单线联系,一旦不认账,你也没有办法。


   
   
   
   共产党如此,国民党也一样,中国大陆1949后的历次政治运动折腾的对象千变万化,但有一个始终不变:国民党特色。有些只要有“特嫌”,就会被折磨得半死,刘少奇的罪名之一就是“特务”、“叛徒”。我估计历次政治运动中死去的上百万受难者中,其中确有一些是真的国民党特务。他们的家属和亲戚朋友在台湾的遭遇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一些能够活着出狱,回到台湾的前“特务”,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
   
   
   
   记得几年前还有被大陆释放回去的国民党“特工”在台湾闹场,说为国民党政府冒着生命危险去大陆工作,坐牢多年,回后台湾后却不被承认。当他们看到当年派遣自己去大陆工作的国民党领导人笑嘻嘻地朝拜北京,双手亲人般热情地抓住共产党领导人的手时,心里的滋味真不好受啊。于是,他们要求台湾当局补偿自己为“党国”工作而遭受的损失。
   
   
   
   现在也只有“金钱”才能补偿他们了。台湾大概派遣了太多“特工”到大陆,自己都搞不清了,担心一旦开口补偿那些“无名英雄”,估计军情局门外会有成群结队的失散“特工”来领补贴,那可是一大笔钱啊。于是台湾的情报机关从一开始就抱着死不认账的态度,说什么不是正规“特工”,找不到档案等等,弄得那些特工宣称要回到大陆爆料或者继续坐牢,让台湾当局难堪。后来估计是给了钱,没有声音了。
   
   
   
   “红色特工”一文里说,大陆的“特工”家属几十年后终于知道父辈是牺牲在台湾的中共特工,如今想去收拾遗骨却无法申请到政府的补贴,让我想起了他们台湾的“同事”。可别以为这些中共和国民党的特工就是为了钱,他们当初还真不是为了钱。不管是共产党特工还是国民党特务,大多是有理想有追求的意识形态战士——共产党特工是为了实现共产主义理想和解放全世界受苦受难的穷苦大众,国民党特务则是为了自由中国和宪政民主之类的。
   
   
   
   如今一说起间谍特务,大多数人都会对他们嗤之以鼻,就象大家对当今的“告密者”和“五毛”一样,但我想说的是,那个时代的间谍特工可绝不象现在的“五毛”,现在的五毛几乎都是为了五毛钱连良心都可以出卖的。
   
   
   
   那个历史条件下出现的间谍特工至少应该得到国家的认同与尊重。记得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国安部的领导多次聊天中感念这些牺牲的“无名英雄”,说要在西苑办公楼内开辟一间房,布置成一个秘密纪念馆,把这些人的名字都刻上去,甚至给每一位烈士都做一个小铜人。就像中央情报局那面牺牲特工的纪念墙一样。但好像后来并没有做起来,不知到是因为房子太紧张,还是担心有人潜入到这个房间暴露了那些特工的名字。要知道,那些特工虽然牺牲了,他们身份却依然需要保密,否则也许会牵连到依然潜伏的上下线,或者担心影响国际关系、两岸关系。
   
   
   
   在北京西山设立的“无名英雄”纪念碑让我想起了往事,据说这个纪念碑还是集资建的,其实,没收一个贪官谷俊山中将的财产,一个“将军府”的造价就远远高于一个纪念碑啦。这个西山的纪念碑纪念的还都是“有名”的那些,其实还有更多无名,或者至今不能公布名字的“无名英雄”。纪念碑让后人不忘他们的功绩,对于家属,给一些钱算是一点“补助”与安慰,但对于那些牺牲生命甚至死得不明不白的特工,实现他们为国为民的理想,才能让他们死得其所。而如果他们的牺牲换来的是谷俊山这样的害群之马,恐怕会死不瞑目吧?!
   
   
   
   我在2003年写的间谍小说《致命弱点》里有一个故事,现在不妨可以直说,这个故事是一位资历非常老的情报首长对我讲的真实的事。当时写小说为了“保密”,不得不换了地点等多个细节。当然,对于大多数年轻读者来说,这个故事里的“文革”、“白色恐怖”与“红色恐怖”,以及两岸残酷的情报斗争等等都离他们很远了,对他们来说,这仍然像虚构的“小说”。
   
   
   
   我也希望这些从来没有发生过,尤其是当我发现中国人对付日本人时都没有牺牲几个特工,可中国人互相干起来,成千上万的特工特务被枪毙、被活埋、被人间蒸发,作孽啊!我更希望这样的事永远不会再发生了。
   
   
   
   杨恒均 2014.1.20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