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杨恒均之[百日谈]
·《恐怖档案》37-40
·《恐怖档案》41-44
·《恐怖档案》45-48
·《恐怖档案》49-52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随着香港2017年“双普选”(直选行政长官、直选立法会议员)临近,香港各派势力躁动起来,“一国两制”又成热门话题。目前的主要争议在于:一些香港政党与港人坚持要“真正的选举”,不对行政长官候选人做“小圈子”提名,希望基本法能够与时俱进,像宪法一样,根据实际情况与民意做些修改;另一批港人包括北京部分官员则坚持不照搬西方的候选人提名方法,对候选人进行某种资格遴选,确保选上的行政长官是拥护共产党的爱港爱国人士。
   
   
   
   双方各执一词,听上去却都有自己的一套道理。香港实行“一国两制”,一国是前提,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明确规定中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如果不尊重这个前提而选上一位爱港却不那么爱国,甚至反对北京政权的行政长官,确实是破坏了“一国两制”中的“一国”。


   
   
   
   另一方面,为了避免少数反对北京的人士当选而“防患于未然”,用变相遴选候选人的方法确保某些“刺头”或者北京不喜欢的人不能成为候选人,那小平早就应承的香港“普选”同内地目前各级人大与政府官员走过场式的选举又有什么区别?“一国两制”的“两制”又体现在什么地方呢?
   
   
   
   目前双方对立情绪渐趋火爆,部分要求实行真直选的港人声称如果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就会参加、支持“占中”(占领中环)进行长期的抗争。与此同时,另外一些坚信“基本法”占在自己一边的港人和大部分涉港的大陆官员则主张针锋相对,绝不能退让。
   
   
   
   本人对中港两地都比较了解,从1992年开始至今已经断断续续居港八年之久,且对北京政治生态也算是一知半解,我下面试图从独立写作者的立场出发发表一点个人看法,希望对双方尤其是北京决策者有些许的帮助。
   
   
   
   对于港人来说,必须意识到,在“一国两制”下,北京绝不会允许香港选出一个反对中央政府与执政党的行政长官,中央政府有合法权力干涉行政长官选举。谈到香港问题时,北京一位大内智囊告诉我,与其等香港选出一个“不合法”的行政长官,北京再去干涉,从而必引起香港混乱,势必严重损害北京形象,不如早做准备,从对候选人的资格限定入手,让那些不合格也不合法的香港政客无法成为候选人。
   
   
   
   这个听上去不无道理,但有意思的是,担心民主选举出现不利结果,从而预先改变民主选举规则,是不是恰当呢?不利的选举结果并不一定会出现,但破坏民主程序与规则则一定会造成恶劣的后果,对双方都不利。下面我根据自己的观察与认识,设想一下香港关于“双普选”的两种前景。
   
   
   
   第一种前景:通过“基本法”和“选举委员会”之类的机构成功限定了香港行政长官候选人的资格。虽然是香港全民选举,但候选人是经过一个几百人或者几千人的团体预先审查、认定的。这看上去解决了长期得不到解决的问题,然而,在我看来,这才是新的大问题的开始。
   
   
   
   过去几任香港行政长官不可谓不努力,实事求是的说,也做得不错,但为什么民众动不动就上街抗议,且都灰溜溜下台,民意基础如此之低?很显然,大部分港人始终认为这些行政长官是“圈养”的,是御批的,没有合法性。目前民众对2017年“双普选”的期望如此之高,你还以此方法遴选候选人,不是为未来港人的不满埋下了导火线?
   
   
   
   随着大陆进一步改革开放,香港无论从政治、经济甚至社会上的地位都将继续下降,在这种情况下,香港人的不满本来就会越来越多,你再埋一个引爆不满的导火线,怎么会是明智的选择呢?可以预见,这种被港人认定是操控的选举之后,不管他们遇到什么不如意的事,都有可能走上街头,不是就事论事,而是把矛头直接针对这位行政长官,甚至直接对准中联办与北京。北京怎么办? 除非剥夺香港人长期享受的法治与自由,好像别无他法。
   
   
   
   那么,再让我们看看另外一种场景:那就是放手让香港人率先实行真正的“双普选”。这又会生出两种情况,一种是选出了符合法律且北京也能接受的行政长官。另一种情况就是选出了北京不喜欢甚至与北京对着干的行政长官。
   
   
   
   港人长期浸淫在法治与自由的环境里,不但早就培养出了较高的民主素质,且对自己的地位尤其是与大陆的关系有比较清醒、务实的认知,真放手让他们选举,以我对港人的了解,选出一位同北京对抗的行政长官的机会恐怕会很小。当然不是完全没有这种可能性。
   
   
   
   但不管他们选出了什么样的行政长官,只要选举不受限制,选举程序合法,那么从选举诞生新行政当官的那一天始,北京中央政府一边卸下了迎合香港市民的重担,同时手里却多了对港事务的决定权。因为从此以后,香港好也罢、坏也罢,都是港人自己的选择,游行示威恐怕也无法再针对北京,中联办门口恐怕也清净了许多。
   
   
   
   对于北京政府来说,自由选举出的香港行政长官如果真的反对中央政府,北京完全可以不予承认,甚至宣布废除他,再严重一点,可以按照宪法与基本法,名正言顺的提前结束“一国两制”,接管香港。可这个行政长官如果被港人认为是小圈子选举产生的,那么,香港无论出现什么问题,北京要面对的将会是整个香港市民。哪个容易哪个难,一目了然。
   
   
   
   放权与收紧,管与不管,都是北京的选择,造成的结果可能适得其反。为了几乎不会出现的“严重后果”而提前设限,损害选举、阻碍民主,恐怕会破坏北京的形象,且留下长期不稳定的祸根。放手让高素质的港人率先在中国大地上实行真正的民主选举,北京不但掌握了主动权,且赢得世界各国与中国民众的尊重,何乐而不为呢?
   
   
   
   杨恒均 2013.12.25 圣诞节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