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杨恒均之[百日谈]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随着香港2017年“双普选”(直选行政长官、直选立法会议员)临近,香港各派势力躁动起来,“一国两制”又成热门话题。目前的主要争议在于:一些香港政党与港人坚持要“真正的选举”,不对行政长官候选人做“小圈子”提名,希望基本法能够与时俱进,像宪法一样,根据实际情况与民意做些修改;另一批港人包括北京部分官员则坚持不照搬西方的候选人提名方法,对候选人进行某种资格遴选,确保选上的行政长官是拥护共产党的爱港爱国人士。
   
   
   
   双方各执一词,听上去却都有自己的一套道理。香港实行“一国两制”,一国是前提,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明确规定中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如果不尊重这个前提而选上一位爱港却不那么爱国,甚至反对北京政权的行政长官,确实是破坏了“一国两制”中的“一国”。


   
   
   
   另一方面,为了避免少数反对北京的人士当选而“防患于未然”,用变相遴选候选人的方法确保某些“刺头”或者北京不喜欢的人不能成为候选人,那小平早就应承的香港“普选”同内地目前各级人大与政府官员走过场式的选举又有什么区别?“一国两制”的“两制”又体现在什么地方呢?
   
   
   
   目前双方对立情绪渐趋火爆,部分要求实行真直选的港人声称如果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就会参加、支持“占中”(占领中环)进行长期的抗争。与此同时,另外一些坚信“基本法”占在自己一边的港人和大部分涉港的大陆官员则主张针锋相对,绝不能退让。
   
   
   
   本人对中港两地都比较了解,从1992年开始至今已经断断续续居港八年之久,且对北京政治生态也算是一知半解,我下面试图从独立写作者的立场出发发表一点个人看法,希望对双方尤其是北京决策者有些许的帮助。
   
   
   
   对于港人来说,必须意识到,在“一国两制”下,北京绝不会允许香港选出一个反对中央政府与执政党的行政长官,中央政府有合法权力干涉行政长官选举。谈到香港问题时,北京一位大内智囊告诉我,与其等香港选出一个“不合法”的行政长官,北京再去干涉,从而必引起香港混乱,势必严重损害北京形象,不如早做准备,从对候选人的资格限定入手,让那些不合格也不合法的香港政客无法成为候选人。
   
   
   
   这个听上去不无道理,但有意思的是,担心民主选举出现不利结果,从而预先改变民主选举规则,是不是恰当呢?不利的选举结果并不一定会出现,但破坏民主程序与规则则一定会造成恶劣的后果,对双方都不利。下面我根据自己的观察与认识,设想一下香港关于“双普选”的两种前景。
   
   
   
   第一种前景:通过“基本法”和“选举委员会”之类的机构成功限定了香港行政长官候选人的资格。虽然是香港全民选举,但候选人是经过一个几百人或者几千人的团体预先审查、认定的。这看上去解决了长期得不到解决的问题,然而,在我看来,这才是新的大问题的开始。
   
   
   
   过去几任香港行政长官不可谓不努力,实事求是的说,也做得不错,但为什么民众动不动就上街抗议,且都灰溜溜下台,民意基础如此之低?很显然,大部分港人始终认为这些行政长官是“圈养”的,是御批的,没有合法性。目前民众对2017年“双普选”的期望如此之高,你还以此方法遴选候选人,不是为未来港人的不满埋下了导火线?
   
   
   
   随着大陆进一步改革开放,香港无论从政治、经济甚至社会上的地位都将继续下降,在这种情况下,香港人的不满本来就会越来越多,你再埋一个引爆不满的导火线,怎么会是明智的选择呢?可以预见,这种被港人认定是操控的选举之后,不管他们遇到什么不如意的事,都有可能走上街头,不是就事论事,而是把矛头直接针对这位行政长官,甚至直接对准中联办与北京。北京怎么办? 除非剥夺香港人长期享受的法治与自由,好像别无他法。
   
   
   
   那么,再让我们看看另外一种场景:那就是放手让香港人率先实行真正的“双普选”。这又会生出两种情况,一种是选出了符合法律且北京也能接受的行政长官。另一种情况就是选出了北京不喜欢甚至与北京对着干的行政长官。
   
   
   
   港人长期浸淫在法治与自由的环境里,不但早就培养出了较高的民主素质,且对自己的地位尤其是与大陆的关系有比较清醒、务实的认知,真放手让他们选举,以我对港人的了解,选出一位同北京对抗的行政长官的机会恐怕会很小。当然不是完全没有这种可能性。
   
   
   
   但不管他们选出了什么样的行政长官,只要选举不受限制,选举程序合法,那么从选举诞生新行政当官的那一天始,北京中央政府一边卸下了迎合香港市民的重担,同时手里却多了对港事务的决定权。因为从此以后,香港好也罢、坏也罢,都是港人自己的选择,游行示威恐怕也无法再针对北京,中联办门口恐怕也清净了许多。
   
   
   
   对于北京政府来说,自由选举出的香港行政长官如果真的反对中央政府,北京完全可以不予承认,甚至宣布废除他,再严重一点,可以按照宪法与基本法,名正言顺的提前结束“一国两制”,接管香港。可这个行政长官如果被港人认为是小圈子选举产生的,那么,香港无论出现什么问题,北京要面对的将会是整个香港市民。哪个容易哪个难,一目了然。
   
   
   
   放权与收紧,管与不管,都是北京的选择,造成的结果可能适得其反。为了几乎不会出现的“严重后果”而提前设限,损害选举、阻碍民主,恐怕会破坏北京的形象,且留下长期不稳定的祸根。放手让高素质的港人率先在中国大地上实行真正的民主选举,北京不但掌握了主动权,且赢得世界各国与中国民众的尊重,何乐而不为呢?
   
   
   
   杨恒均 2013.12.25 圣诞节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