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杨恒均之[百日谈]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杨恒均按:下面是朝中社报道的张成泽判决书,我读到一遍就发现这是“天下头号”奇文,但当今文明世界,能够读到一个国家发出这样的判决书,实在不容易,所以我顺手点评两句。蓝色字体是老杨头的有感而发。]

   
   
   
   据朝中社报道,朝鲜军民获悉党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公报后,要求以革命的名义对反党反革命宗派分子进行严厉审判。在冲天的憎恶和愤怒震撼全国的时候,朝鲜国家安全保卫部特别军事法庭于12日开庭审判千古逆贼张成泽。[“千古逆贼”?]

   
   
   
     张成泽作为现代版宗派的头目,长期纠集不纯势力形成分派,怀着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野心,通过种种阴谋和卑鄙手法犯下了试图颠覆国家政权的穷凶极恶的罪行。特别军事法庭对被告人张成泽的罪状进行审理。[“宗派头目”,“形成分派”,“夺取最高权力”——这些在现代文明世界里,不就是搞两党制、多党制,和平竞争赢得执政权吗?但在朝鲜这个独裁专制国家里,现代文明政治中最基本的运作方式,成了“穷凶极恶的罪行”!]
   
   
   
     在审理过程中,张成泽的一切罪行百分之百得到证实,被告人对之全部供认不讳。法庭上宣读了朝鲜国家安全保卫部特别军事法庭的判决书。判决书的每句是朝鲜军民给予反党反革命分子、恶毒的政治野心家、阴谋家张成泽的狠狠的铁锤。[从逮捕到认罪、枪毙,短短四天时间,“被告人对之全部供认不讳”?——照片上看,张成泽有被殴打折磨的痕迹,但对于这种人来说,拷打与折磨不太可能让他如此快地认罪——一旦认罪就是死路一条啊,那么,朝鲜军事法庭用什么办法让他“全部供认不讳”呢?只有一个——当局用他的家人和亲属来威胁他。只要不认罪,这个邪恶的政权完全可以把他的亲属甚至朋友一个一个折辱至死,在这种情况下,谁能不认罪?在这里,出于人道关怀,我呼吁,国际社会,尤其是中国政府,密切关注事态发展,严防人道灾难发生,防止这位三十出头的暴君对张成泽的家属进行屠杀!这是一直以来庇护朝鲜的中国当局的责任,也是中国人做人的责任!——我想起了中国文革时,如果国际社会担负了一定的道义责任,对中国当局进行警告,也许刘少奇不会被活活折磨死,也许彭德怀、邓小平、习仲勋等老一辈革命家不会被无端关押那么久。将心比心,中国当局应该警告金三,不能把自己的人民与同志当成小老鼠一样,说灭掉就灭掉!]
   
   
   
     罪不容诛的叛国贼张成泽为颠覆党和国家的首脑部及社会主义制度进行了反党反革命宗派行为。
   
   
   
     张成泽从早得到金日成主席和金正日总书记高度的政治信任,被器用于党和国家的要职,比任何人都享受了两位大元帅莫大的恩德。他尤其托金正恩第一书记的更大信任,担任了比以往更高的职位。
   
   
   
     对张成泽而言,白头山卓绝伟人们的政治信任和恩惠实在是超过本分的。
   
   
   
     以道义报答信任、以忠贞报答恩惠,是做人起码的道理。但是,狗不如的人间渣滓张成泽背叛党和领袖天大的信任和深恩的栽培,犯下了令人发指的大逆行为。[“狗不如的人间渣滓”?这位张成泽老人,服务金家三代,鞍前马后,真的是像一条狗一样,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结果说抓就抓,说杀就杀,竟然比杀一条狗还容易!亏金正恩当局还有脸谈报答“信任”、“恩惠”等“做人起码的道理”,如此心狠手辣地几乎没有经过审判就屠杀了自己的姑父,还做人的道理,你连人都不配做啊!]
   
   
   
     张成泽虽然早有肮脏的政治野心,但在金日成主席和金正日总书记在世时不敢兴风作浪而察言观色,在幕后同床异梦、阳奉阴违。到了革命的班交替的历史转折期,他认为时机终于到来,开始暴露出了自己的原形。
   
   
   
     按照全党、全军、全民的一致意愿推举金正恩同志为金正日总书记的唯一接班人的重大问题提到日程时,张成泽心怀二意,犯下了明里暗里地妨碍领导的继承问题的滔天大罪。
   
   
   
     自己的狡猾阴谋未能得逞,历史性的朝鲜劳动党第三次代表会议根据全体党员、人民军官兵和人民一致的意愿,宣布拥戴金正恩同志为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的决定,全场以热烈的欢呼沸腾的时候,张成泽不情愿地站起来勉强拍手应付,表现出傲慢不恭的态度,从而引起了朝鲜军民的冲天愤怒。[“张成泽不情愿地站起来勉强拍手应付,表现出傲慢不恭的态度”,竟然也成了罪名?——我的老天啊,这不分明是奥维尔《1984》里著名的“脸罪”吗?——以脸部表情定罪。张成泽当初的表情,是从录像上看到的,还是金三用眼角瞥见了?《1984》里最荒唐的“脸罪”竟然在今日的朝鲜上演?]
   
   
   
   
   
     他招认,当时他的这一不经意的行动,是因为生怕如果金正恩同志的领军基础和体系一旦巩固起来,将给他篡夺党和国家的权力造成巨大障碍。[他竟然连“这一不经意的行动”都记得如此清楚,且这么快就招认了?]
   
   
   
     后来,金正日总书记太突然地、太早地不幸逝世后,张成泽开始全面着手实现蓄谋已久的政治野心。张成泽利用经常陪同金正恩同志进行现场指导的机会,试图向对内外显示他是同革命的首脑部不相上下的特别存在,以造成对他的幻想。[他陪同金正恩,鞍前马后,不经过金正恩同意,能做到吗?现在为了划清金正恩同他的关系,竟然描绘成张成泽为了抢领袖的风头,“以造成对他的幻想”?这种指责也能想得出来?让我想起了林彪出事后,媒体丑化他高举“毛主席语录”,同毛主席走在一起检阅革命群众是为了“搞臭毛主席”以达到“篡党夺权”一样。其实,没有毛泽东默认和支持,林彪能这样独自把毛泽东推上神坛吗?]
   
   
   
     为了纠集将来为他颠覆党和国家首脑部所用的反动集团,张成泽以狡猾的方法把曾因不执行金正日总书记的教导、奉承和追随他而受严重处分、被撤职或免职等的不纯分子和异己分子带进党中央机构及其下属单位。
   
   
   
     张成泽主管青年工作部门时,同被敌人收买叛变的分子沆瀣一气,严重损害朝鲜青年运动。在他们被党的果断措施揭发和肃清后,张成泽也把他们的余党继续包庇并安插到党和国家的重要岗位。[通篇胡说八道,作为二号人物,启用一些人,竟然都成了罪行?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这种体制的任人,本来就是随意性的,如果任命一些有问题的领导干部成了罪责,这种体制下的干部,哪一个不是犯罪?这种体制本身就是犯罪!]
   
   
   
     从1980年代起,张成泽每逢调到别的职位,都带走善于阿谀奉承的李龙河。李龙河曾因拒不接受党的唯一领导的宗派行为而免职,可张成泽系统地把他提拔到党中央第一副部长,当做自己的心腹走狗。[全朝鲜,还有比金正恩更喜欢阿谀奉承的人?一个国家,没有一句对金正恩爷孙三代的不利之言,何其悲哉!]
   
   
   
     近几年来,张成泽巧妙地把因同样的重大问题被撤职的亲信和献媚分子调到自己主管的机构及其下属单位,在其周围系统地纠集有前科、经历暧昧、心怀不满的人,骑在他们头上自居为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这完全是为了清洗张成泽的部下布下一个大局,残忍的清除异己和屠杀为此可以冠冕堂皇地开始了。]
   
   
   
     张成泽大幅扩大其机构和下属单位的编制,图谋一手掌控国家全盘工作,向各省、中央机关伸出魔爪,把自己所在的机构变为任何人不得进犯的“小王国”。
   
   
   
     张成泽竟敢阻挠大同江瓷砖厂建立金日成与金正日的马赛克壁画和现场指导史迹碑,故意回避朝鲜人民内务军将士要把金正恩致部队的亲笔回信刻在天然花岗石建立于指挥部大楼前的一致要求,最后勉强指示在一个背阴处建立亲笔碑。[一个朝鲜,屁股大一块的地方,到处是三代伟大领袖的雕像和纪念碑,金正恩一个屁大的孩子亲笔信竟然也要刻在“天然花岗石上”,一个屁大的大同江瓷砖厂也要用马赛克为金正日搞壁画——还有比这更变态、更恶心,更违背人类历史文明的丑陋行为吗?金家三代领导人的雕像与纪念碑已经远远多过这个国家的公共厕所了!张成泽作为一位见多识广,从中国比的过去与变革中学到破除个人崇拜等等不少好东西的老同志,不让一个厂为金家建壁画,减少对金三的崇拜,也节约一些国家资源,这不正是为了朝鲜的未来,也为了金家少做些孽?竟然也成了一条大罪?NND ,这是个什么鸡八国家?有了这样的国家,人民,就是一个屁!]
   
   
   
     张成泽迄今系统地违抗党的路线政策,出于令人将其视为也可以推翻党的结论和方针的特殊存在,助长对其极度幻想和偶像化的蓄意的阴险意图。为了制造对自己的幻想,张成泽甚至贸然中途劫夺凝聚朝鲜军民对党和领袖纯洁的忠贞和炽热的至诚的物资分发给心腹,以抬高自己。[朝鲜军民为了表现对领袖的“纯洁的忠贞的至诚”,还送给金三“物质”?这些物质被张成泽送给部下了?让我想起当年毛泽东收到非洲国家领导人送的芒果,老毛把芒果转送给群众,结果群众舍不得吃,硬是到处举行盛大活动,围绕芒果载歌载舞,结果芒果都发臭了。金三显然无法使用那么多进贡给他的“物资”,由自己的姑父兼第二把手,转送给部下,不正是亲民且顺便笼络人心的最好办法?竟然也成了一条罪状?金三也太贪心了。]
   
   
   
     结果,其所在的机构和下属单位的阿谀奉承、追随份子将张成泽吹捧为“一号同志”,甚至违抗党的指示来讨好。
   
   
   
     张成泽建立自己的机构和相关单位比党的方针更重视和接受其指示的不正常的工作体系,令其心腹走卒和追随份子不惜干出了不服从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命令的反革命行径。[这些都没有任何具体的证据。]
   
   
   
     不管他是谁,凡是不服从最高司令官的命令者,革命的枪杆子绝不容忍,而且在祖国疆土上死无葬身之地。[恶狠狠的话语,揭示出握有“枪杆子”的独裁者的蛮横无理与穷凶极恶。]
   
   
   
     张成泽梦想作为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第一步,窃据内阁总理职务,为此策划使他主管的机构独揽国家经济的重要领域来架空内阁,从而把国家经济和人民生活推入无法收拾的破产局面。
   
   
   
     他无视金正日在第十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上树立的新的国家机构体制,把内阁所属检查监督机构纳入他的旗下,全部掌握和肆意主宰设立和取消委员会、省、中央机关和道、市、郡级机构,成立贸易及创汇单位和驻外机构,适用工资等原由内阁负责的一切有关机构编制工作,导致内阁无法圆满发挥作为经济司令部的职能和作用。
   
   
   
     他未经同内阁和相关省协商,企图向党虚报关于国家建设监督机构的问题。而碰到相关干部提出这违背两位大元帅制定的建设法的正确意见,悍然妄言:“那么,修改建设法不就完事了吗?” [朝鲜要生存,要走下去,一定需要改革,而所谓改革,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就是改变一些不适应新形势的法律与规定。全世界的改革者都是这样做的,也必须这样做。这并不是说改革者就背叛了制定这个法律与规定的前领导人。张成泽说改变建设法,也是为了改变朝鲜僵化的“两个凡是”——凡是金日成说的都不能动,凡是金正日决定的都不能碰。从以上三段,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张成泽是一位改革者,试图追随中国改革变法的脚步,把朝鲜带出近似人类渣滓的泥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