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杨恒均之[百日谈]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天空


   
   
   
   同一帮北京媒体朋友来到西班牙——嗯,你猜猜大家的第一个印象是什么?让我提个醒吧,西班牙是除“美国特例主义”与“中国特色”之外的另一个比较特殊的国家,民族众多,文化多样,古迹遍布,风景秀丽,一直是欧洲排名第一、第二的旅游大国……

   
   
   
   我们下飞机的第二天就赶到马德里南边70公里的托雷多小镇,哇,实在是美轮美奂啊,我在微博里写下“这里适合度蜜月”的感叹,你看,连老杨头都春心荡漾了。整整一天的游玩还不能尽兴,旁晚登上旅游大巴时大家还余兴未了,连导游都看出来了,他说,各位,美吧?
   
   
   
   北京那些见多识广的媒体朋友们异口同声地回答:实在是太美了。随即大家不顾行车安全,纷纷移到窗边举起相机、手机,隔着玻璃噼里啪啦照起来。导游更是自豪了,继续描述着小镇,而北京来的朋友们也继续附和着导游的夸赞。
   
   
   
   直到天空渐渐暗下来,车厢里才安静下来。随后北京来的媒体朋友把刚刚在车上拍的照片都上传到微信群互相分享。结果,没有一张是导游夸赞的小镇风景,几乎全部是美丽的天空,从蓝天白云到火红妖娆的夕阳——
   
   
   
   原来,导游以为游客离开时在对小镇拍照,原来,北京来的媒体朋友以为早就见怪不惊的当地导游也像他们一样在赞叹干净得想让人跳进去的美丽天空……
   
   
   
   托雷多小镇确实很美,不过,中国也有,虽然有些是破坏之后“修旧如旧”的。其实第一天来到西班牙,最吸引北京这帮媒体人的,还是清澈的天空——这东西在北京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传说了。
   
   
   
   古镇可以修复,天空被破坏了,如何修复?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火腿


   
   
   
   在托雷多古城,我们受邀参观了一家诞生于1806年的甜饼店。名为Elfoeo,如今的店主是创始人的第六代传人,他的顾客据说也多是代代相传的熟人。北京来的媒体人果然厉害,问他:你比旁边的麦当劳赚钱吗?——很显然,他赚钱远远不如麦当劳。不过,如果他愿意,只要结业,把场地租出去,都比开这个流传了两百年的传统甜饼店赚钱,但那位第六代传人却希望继续做下去。
   
   
   
   结论:你品尝的不仅仅是甜饼啊,还有一个国家和地方的风味、文化与历史传统!
   
   
   
   今天又在格拉纳达参观一家120年历史的火腿厂,同样是祖辈传下来的,受他邀请我们到他的店里试吃,果然味道不错啊……一百多年了,他这些年生意依然兴隆,不过,他始终保持了一年只卖25000只的规模,自产自销,保证质量,让自己的顾客满意。
   
   
   
   中国作为美食之乡,不是做不出这种品牌的东西,而是一切都被我们的贪欲与对效率的迷信搞乱了。我们应该在食品安全与品牌安全上下功夫,为了暴利不注意安全或不保护原创者的品牌,动不动就被冒牌,最终毁的是大家。西班牙一些家传食品店之所以能延续百年甚至几百年,就是保值限量不求暴利,値得我们学习啊。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邮局


   
   
   
   到了马德里,马不停蹄地赶到总理府观摹每周五举行的总理与内阁部长们举行的记者招会。路过“欧洲之门”与哥伦布广场,但最吸引我的还是这座辉煌的邮政大楼,这恐怕是除宫殿、教堂之外那个时代最辉煌的建筑吧?知道为啥吗?
   
   
   
   因为西班牙曾是世界上第一个日不落帝国,当时没有微博、微信,邮局就成了链接世界各地亲人的唯一工具。嗯,真怀恋那个时代,哪里像现在,十个媒体人从北京来考察旅游,大家在一起时,都在默默低头玩电话……
   
   
   
   一大早路过塞万提斯广场,他的“堂吉诃德”几乎和西班牙一样有名,也是我唯一看过兩遍的长篇巨著。对西班牙来说,他好像远远超过了成年后才离开的毕加索,写下”第五纵队”的海明威,以乃参加西班牙内战而触动他最终写下“1984”的奥威尔。提起奥维尔,我就有些黯然伤神,这位曾经预测到西班牙内战后会出现独裁的伟大作家,怎么也没有想到,如今的西班牙,顺利地完成了和平转型,而他的忠实读者与粉丝老杨头却在担心另外一个同样伟大民族的和平转型……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教堂


   
   
   
   这里有太多教堂,有更多关于教堂的故事。我大概去过世界上大大小小上百个著名的教堂吧,常常被它们的恢宏与肃穆震住。大家可知道,几乎所有给我们印象深刻的教堂都不是一日也不是一年建成的,它们动不动就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才建成啊!这个设计师死了,那个建筑师又来了;父亲没有修好,儿子继续,儿子死了,还有孙子;这个世纪教友没有钱了,下个世纪的教友在省吃俭用后又捐钱继续修;后人看到前人的作品不够大气,继续虔诚地修修补补,直到把每一个教堂都修得让你能够感受到上帝的荣光……
   
   
   
   嗯,我们一些人常常抱怨追求民主与和平转型百年而不得,可你能告诉我,十几亿中国人中有几个人像人家那些有信仰的人修建教堂一样孜孜不倦、锲而不舍?不要说几乎没有出现过父子两代人一起追求的先例,连大多的个人,不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吗?
   
   
   
   这样不行嘛!你多久没看老杨头的博文了?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杨恒均 2013.12.2 巴塞罗那 “西班牙日记”之二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